记忆中的他

猫帆 2019-01-07 15:14:01

今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不一样,跟往常一样,我坐着同样的巴士去上班,路边同样的景色,同样的路程,只是空气里还有着昨天高温留下的味道。但是,就在那一瞬间,我愣住了。在那穿着白色衬衣的小哥上巴士的时候,我仿佛看见曾经的那个他站着巴士的门口,拿着我的伞站在面前。透过空气我似乎看见那个让我一辈子无法忘怀的眼神,那个眼里只有我,只看着我,告诉我他爱着我眼神。我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发型,以及那个黝黑的脸庞。我身边的一切似乎一下子就回到年少,空气透过肌肤传递着当年的记忆。那个青春年少,那个我想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他。

我是初三下半期转到B校的插班生。第一天,老师让我坐在他旁边,第三排。他的书桌很整齐,白色的校服很干净,散发着有种洗衣粉的清香味。他笑着介绍了自己,但是,我却突然间脸红。因为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深沉,忧郁,明亮。我被他的眼神吸引,或许后来我也就是因为那个眼神,喜欢上了他的吧!

他很瘦,皮肤黝黑,中分的头发有时会掉下来遮住眼睛。那个年代的男生,大多都有点《情书》里藤井树的感觉。他喜欢站在班房门口的走廊上,拿着本书,阅读。我从来都不知道他在读什么,但是我喜欢坐在教室里,静静的看着他。当他转身看见我的时候,我的眼神就开始慌乱周围四处乱跑,我想他早就发现我暗恋着他。

我曾总幻想着和他偶遇,最好是在巴士上。我总期待着,我上车那一秒可以看见他站在巴士上,然后我可以跟他说一声:“没想到你也坐这班车。” 现在想起,真的傻的可以。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和他偶遇过。事实是,他住的很近,他不需要坐巴士。他也很宅,他家里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

为了和他多接触,我曾想方设法的拿到他家的电话,然后想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打电话给他。那个时候的我还真有勇气,或者说,我的勇气也许在那时就已经用尽了吧。

从问他功课,到约他一起和同学去游乐场或者打羽毛球,我们从同学,到同桌,到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的朋友。我们可以什么都聊,从同学八卦到考试,再到音乐漫画,我从未想过我如此的健谈。其实谈任何事都无所谓,只要他声音在我身边,我也就满足了。

朋友曾叫我不要和他太近,因为他并不爱读书,他偶尔来上课无非也就是为了熬过九年的义务教育拿个中学文聘。朋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不曾来过晚自习,也时常不交作业,上课时眼圈也时常是黑的。假如,不是电话那头的啜泣声,或许我永远不会知道他不来上课的实情。

事情发生的那天是台风天,突然消除的红色暴雨警报,让来上课的人很少。但是我和他都在。他的样子疲惫,曾经眼睛里的光在那天显得特别的灰暗。他趴在桌子上,低着头,谁都不想理会。我没有和他多说话,拿出数学题目做着等着老师来上课。老师一直没来。在到学校的一个小时后,老师出现了并打发我们回家,理由是上课的人太少了,不好教学。

我收好书包,准备离开。但是他,依旧如此,趴在桌上。我看着他,有些担心,便问道:“你不回去吗?”

他没有出声。我不知道他怎么了,心里有些不安,但是也有些无可奈何。

“那我走了。”我想就算离开,还是要打个招呼。

这个时候,他突然拉住我的手。我的心跳的飞快,似乎心要从心口飞了出来。这时,他抬起头,用那疲惫,暗淡的眼神望着我。

“我的伞被风吹坏了,能送我回家吗?“

我的脸像火烧一样,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我的害羞。

“那你送吗?其实送到士多店附近就好,我到那里买把伞就好。”

“哦,哦,好啊, 好啊,我送你。”

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虽然说有些不好意思。现在想起,真觉得那个年代的自己真的是很单纯,只是一起回家,共用一把伞都可以幸福到不行。

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平时电话里了得好好的,现在到无声无语了。

雨时大时小,他离我的距离也是时远时近。雨大时,他离我远一点,雨小时,他离我近一些。他时而望着我,眼神有一种坚定,那时不自信的我又怎么知道他眼里的故事。他把我送上车,准备离开。我把手里的伞拿了给他,他拿着我的伞看着我,说不清楚的感觉。

电话是在我到家的半个小时后想起的,他打来,道谢。我想起他耷拉着头趴在桌上的样子,实在有些担心,就在电话里问了出来:“你平时很忙吗?你的样子总很累。”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然后说:”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那你为什么有时候不来上课?你不想考高中吗?” 他没有回答,两秒钟之后,电话那头就是啜泣的声音。我听着他哭,在电话另一头沉默,假如可以当时真的很想给他一个拥抱。之后他告诉我,他父亲一直重病,需要洗肾,妈妈早已筋疲力尽,唯一的哥哥还在外地读书。所以家里大小之事都是他的部分功课。不是不想读,但是真的很累。没有办法变化的成绩让自己迷茫,害怕。

或许是出于爱,又或许出于怜悯。我劝他别放弃,我跟他说,我希望他来晚自修,我希望他和我一起做功课。或许是出于爱,又或许是出于感恩。在中考前,他来了晚自修,也和我一起做着功课。他的成绩也变得越来越好。

我们在一起,是在中考完之后。去书城的路上,他牵着我的手,我没有挣脱,就这样一起了。

高中的时候,跟一开始预计的也是一样,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去了更好的学校,他升上本来中学的高中部。我寄宿,星期一到五三点一线,朝七晚十,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回学校。我们相聚变得越来越少,维系感情的唯一途径就变成了每周的一封信。后来,忙碌的学业,我变得没有时间顾及他。而他,因为在信中感受不到我在乎他,他变得不自信。

或许,那时我真的不在乎他了。在圣诞前之前,我在信里提出了分手。他打过电话去我家,我不想接。

圣诞节那晚,同学把一封信和一条围巾交给了我。是他给我的。他在信中说:“假如你还喜欢着我,请你回信。假如已经都成为过去,那就让曾经成为过去。圣诞快乐,别着凉,多穿点衣服。”

那次,我没有回信。

再次通话是在我出国前的一个月,我打了电话给他。我说,我要走了。他说,到那边害怕时可以打给他,只可惜不能在身边。他还说,他去不是为了陪我,只是为了去扫大街赚点外快,那边的钱比较值钱。我笑了,到了那时我们都分手一年半,感情究竟还有多少,我又怎么知道。

出国后,我并没有少打电话给他。在电话这头,我哭过,抱怨过。他从来都是听着我说,然后想着办法逗我笑。再次见面的时候,是我回国度假的某个冬天。依然在书城,那个我们曾经开始的地方,他走了过来,依然黝黑,眼里依然有光,只是暗淡了许多。我们一直聊了些有的没的,就像很熟悉的朋友一样。直到我问起他的父亲。

他很平静地说,他父亲在他高一的时候走了,圣诞前。

那一刻,我沉默了。

其实那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他,后来我们还一直有联系。直到他结婚前夕,我的QQ突然被人盗了,我就再也没找到他。也曾尝试打给他的旧电话号码,电话那头,是那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或许,有些感情只能留在某个时刻。但是,我相信,在他记忆里,一定有着我,因为我还记着他。

或许我和他不会再相逢,但是至少他在我身边停留过。

猫帆
作者猫帆
30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猫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