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大利电影十佳

林与子乔 2019-01-06 05:35:48

今年好莱坞的电影不大对我的胃口,所以看了很多欧洲电影。欧洲电影里,意大利电影以其舒展、温暖、浪漫、梦幻、给人以希望的风格特点独树一帜。

总结了一下我看过的意大利电影,从中选出10部我最喜欢的。意大利早期的电影我看得不多,尤其是著名大导演费里尼的作品我基本上没看过,所以这个单子只代表我个人的喜好,难免有疏漏的地方。

如果有人要我说出一部最温馨感人的电影,第一个想到的就会是这部《天堂电影院》。我知道有很多的好电影,其温馨感人程度不逊于此,也许更好。但是每次一说到温馨感人,我的脑子里立刻就会出现那个聪明伶俐,痴爱电影的小Toto的机灵可爱的模样,耳边就会响起那首优美的电影主题曲,这么多年来,这首曲子无论是乐队、钢琴、大提琴,每每带回一个自己童年的梦。

二战刚结束的一个意大利西西里小镇上,有一个名叫“天堂电影院”的小小影院,影院里有一个叫Alfredo的放映员大叔,放影室里有一个叫Toto的六岁小男孩,惦着脚帮Alfredo装胶片,趴在放映室的小窗口上,如痴如醉地把每部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30年后,这就是已经成为意大利著名导演的Salvatore还常常在梦中重回的梦想开始的地方。

电影中,Alfredo给小Toto讲了一个士兵和公主的故事:

国王的士兵深深地爱上了公主,他对公主说:得不到你我只能死去。公主被感动了,她告诉士兵:如果你能连续一百个昼夜守在我的阳台下,我就在第100天结束的时候属于你。10天、20天...…,无论狂风暴雨、风雪交加、蚊叮虫咬,士兵都纹丝不动地守在公主的阳台下,到了第90天,士兵变得苍白虚弱,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他虚弱的无法睡觉,公主每天看着他。到了第99天,士兵站起身来,走了……

Alfredo告诉Toto:“别问我是什么意思,你有了答案告诉我”。

人生有很多种解释,爱也有很多种解释,你的答案呢?

意大利著名导演托纳多雷(Giuseppe Tornatore)编导的《天堂电影院》(Cinema Paradiso,1988),《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1998),《西西里的美丽传说》(Malèna,2000),被称为时光三部曲。他用新现实主义手法,带领观众在过去和现在、现实和幻想的时空之间穿梭往返,每部都堪称为经典之作。如果说《天堂电影院》是青春梦想的时光回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是美在黑暗的漩涡中被撕碎被毁灭,那么《海上钢琴师》则很有一点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是一场神秘的浪漫人生旅程。

“In all that sprawling city, there was everything except an end. There was everything. But there wasn't an end. What I couldn't see was where all that came to an end. The end of the world. ”

“看看钢琴,只有88个键,却可以演奏出无限曲美妙的音乐,这是我热爱的,这是我为之生存的。如果我走到那个岸上,等待我的将是有无限个键的钢琴,我却无法弹出一首乐曲。那是上帝的钢琴,不是我的。It's music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I can't get off this ship. ”

她在那条滨海大道上姗姗而行,海天一色,阳光普照,她仿佛遗世而独立。

她走过小镇最热闹的中心广场,在人群里踽踽独行,像一道流动的风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的表情沉静美丽,她的气质高贵神秘,她不疾不徐、从容不迫地走着,对人们的目光似乎视若无睹,毫无察觉。

这是意大利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一再出现的镜头,漂亮神秘的玛莱娜每天从海滨的家里出来,穿过小镇的广场,去照顾她生病的父亲。她衣饰精美,身姿动人,美得几乎令人窒息;她每一次短暂的出现,就像一个小小的节日,她令人们心头发紧,眼神发亮,她成了全镇男人垂涎、女人忌妒的对象,她在不知不觉中已冒犯了所有的人。

电影有一个温馨的结局:洗尽铅华、衣着朴素、剪短头发的玛莱娜提着篮子去买菜,一个男孩对她说:早上好,那声问候真是天使的声音,就像从人世间伸来一个橄榄枝,搭建起被毁掉的人情联系。玛莱娜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似乎不敢相信这是问候自己的,她惊魂稍定地回答:早上好。周围的人对她露出善意的微笑,仿佛接纳她重新回到人群里。玛莱娜有了归宿,有了家庭角色,她不再对周围有威胁了;只是她从前那遗世独立、令人屏息的美不复存在了,她变得普通了,和其他人一样了,于是生活也和她和解了。

电影最后一个镜头,是玛莱娜远去的背影,她正渐渐消失;实际上,那个风情万种、颠倒众生的玛莱娜早已消失了,她那惊人的美再也不会呈现于街市,小镇的日常生活终于恢复了平静。

托纳多雷这三部电影虽然被称为时光三部曲,但互不关联,表达完全不同的人生哲理和审美观。有意思的是,《天堂电影院》在西方观众中评价最高,而《海上钢琴师》在中国观众中最受欢迎,一个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有趣折射。

“我26岁时来到罗马,不自觉地迅速地陷入了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漩涡。但我不仅仅想过上流的生活,我想成为上流社会之王者。我不只是想参加派对,我想要拥有击败它们的力量。”

《绝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是一部看许多遍都不一定能完全看懂的电影。影片开头,一位日本游客在罗马古迹的壮美前,倒地淬死;不远处,一个女声合唱团在帕欧拉喷泉后的古堡里唱着圣歌;然后是长达7分钟的极尽奢靡的狂欢舞会。当幻觉中,女高音的咏叹调声起,一个白衣修女带着两个孩童在花园里奔跑,象征着生命的纯洁美丽的初始的画面出现,电影已经过去了20分钟。这首女高音咏叹调贯穿着整个影片。

天才导演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以他那独特的、跳跃的、意识流式的蒙太奇艺术表现手法,将二十多个看似不关联的、光怪陆离、杂乱无章的生命碎片,用一条暗藏的主线,拼接成不同侧面的生命整体,而生命就流动在寻找美,寻找绝美,寻找美的终极意义的过程中。

电影里的每个镜头都精美绝伦,每句对话都耐人寻味,每个情节都别具深意。“绝美”这个主题,是关于罗马这座古老隽永的城市,还是关于短暂脆弱无常的生命?

当你看到电影《年轻气盛》(《Youth》)的海报的时候,你是不是有些浮想联翩?是不是有些想入非非?是不是有些意乱情迷?那你就错了,全想错了。这是一部唯美而梦幻的电影,一部深刻有哲理的电影,一部关于生命与死亡、青春与衰老、爱情与背叛的电影。

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是意大利新生代导演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另一部唯美精致、广受赞誉的电影。

两个已至暮年的好友弗雷德和米克,结伴到瑞士阿尔卑斯山中的疗养胜地度假。弗雷德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和指挥家,自认为年老体弱,与喧嚣的世界格格不入,心灰意懒,了无生趣,一心退隐尘世。米克是一位电影导演,一生中拍过无数的电影,但是总觉得还少那么一部,一部能够证明自己的、令世人刮目的最后的那一部。

坐落在瑞士高山上度假胜地,风景如画的,与世隔绝,雪山环绕,绿草如茵,一片世外桃源的田园风光。两位老男人,泡着温泉,谈论着已逝的时光,旧日的情人,儿女的烦心事,毕生未竟之志。难道生命到这个阶段,就只剩下在桑拿蒸汽中消失的记忆,和漂浮在泳池里衰老的身体?

我花了六个小时把电影《灿烂人生(The Best of Youth)》一口气地看完了。在现在这个年代,能够找出六个小时,并愿意花六个小时去看一部电影,一部意大利语电影,我自己觉得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与其说是我的成就,不如说是一部伟大电影的成就,何等的饱满而深情,能让观众沉浸在六个小时的悲欢离合之中,完全没有感觉怠倦和冗长。

这是一部史诗,关于一个家族的史诗,关于这个家族里的人物在巨大的社会变革时期的选择和命运的史诗。电影讲述了从1966年至2000年发生在一个意大利家庭里的故事,讲述了俩个感情笃厚的兄弟完全不同的人生。

Nicola和Matteo是这个家庭里的兄弟俩。Nicola是医学院的学生,刚刚顺利通过毕业考试。Matteo喜爱文学,在大学里专攻诗歌。Matteo高大英俊、冷峻忧郁,面对社会的不公和丑恶,只会激烈对抗或者消极逃避。Nicola清秀儒雅、开朗善良、以一颗同情仁义的心温润着周围的人。

那是1966年的夏天,因为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他们同时爱上了一个叫Giorgia的患有自闭症的少女。他们决定在原本去挪威的旅行中,带Giorgia回到她的故乡。那趟旅行,从罗马出发的那一刻起,注定了他们的人生将从此改变。

电影的结尾是那么的温馨美丽、动人心弦。生命的轮回延续,爱的息息不止,带给我们绝望之后的希望、狂风暴雨之后的安宁。

所有的生命都终于有了它的归宿,而那逝去的,就是我们曾经拥有过的最好的人生。

青春是那么的遥远,再美好的记忆的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日渐模糊,十七岁那年的夏天,有没有爱情?

我仿佛穿越到1983年的盛夏,看见17岁的Elio,一头卷发随意地散落,聪慧敏感、若有所思、漫不经心,清澈的目光里是幻想和探寻,偶尔浮上嘴角的笑容,调皮中带着羞涩。

意大利乡村的夏日,杏黄色的别墅掩映在鸟语花香的果树丛中,空气中飘荡着混合着水果香甜味道的悠闲浪漫的气息,青翠围绕的湖水上漂浮着玫瑰花瓣,骑着自行车的少男少女,铃声夹着欢歌笑语。像风一样自由、像音乐一样悠扬的Elio,还有什么比爱情更值得期待?

Elio的夏天结束了,“他来了,他走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我没有变,这个世界也没有变,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留下的只有梦的残片和似曾相识的回忆。“。

“所有的美好,都刻在了那年夏天流行的每一首歌里,刻在了与他在一起时我读的每一本书里,刻在了热天里rosemary的香味中,刻在了午后疯狂的蝉鸣声中。那些伴随我长大的熟悉的气味与声音,被那个夏天里发生的事情永远地染上了美丽的色彩。”

借用豆瓣的电影介绍: 犹太青年圭多(罗伯托·贝尼尼)邂逅美丽的女教师多拉(尼可莱塔·布拉斯基),他彬彬有礼的向多拉鞠躬:“早安!公主!”。历经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周折后,天遂人愿,两人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好景不长,法西斯政权下,圭多和儿子被强行送往犹太人集中营。多拉虽没有犹太血统,毅然同行,与丈夫儿子分开关押在一个集中营里。聪明乐天的圭多哄骗儿子这只是一场游戏,奖品就是一辆大坦克,儿子快乐、天真的生活在纳粹的阴霾之中。尽管集中营的生活艰苦寂寞,圭多仍然带给他人很多快乐,他还趁机在纳粹的广播里问候妻子:“早安!公主!”

法西斯政权即将倾覆,纳粹的集中营很快就要接受最后的清理,圭多编给儿子的游戏该怎么结束?他们一家能否平安的度过这黑暗的年代呢?

借用豆瓣的电影介绍: 二战过后,罗马同许多城市一样,充斥失业和贫困,人们常常为一个工作机会争得头破血流。已失业多时的里奇(Lamberto Maggiorani)费劲千辛万苦获得一份海报张贴的工作后,却为这份工作需要一辆自行车犯愁,为了以后的日子好过,他用妻子的嫁妆--床单从换回已经当掉的自行车,不想,他的自行车在上班第一天就被盗。里奇同儿子布鲁诺(Enzo Staiola)寻遍罗马大街小巷,也没能找到他赖以活命的自行车,眼见无指望的日子又要降临,里奇决定以牙还牙,可是他的运气却没有别的小偷好。

第一次看《巴黎最后的探戈》一点都不喜欢。电影给人带来色情、压抑、扭曲、颓废、孤独、绝望的情绪。整部电影没有太多的故事情节,也没什么对话,两个互不知姓名的萍水相逢的人,一个50岁的中年男人和一个20岁的年轻女子,一次又一次地在阴暗空旷的公寓里,疯狂地做爱,各种姿势、各种怪癖,甚至性虐。电影结束的时候,男人对女人说:我爱你,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女人手中的枪响了,男人从阳台上跌入巴黎的深沉夜幕中。忧伤和孤独、绝望和伤害、情欲和爱恨,随着探戈舞曲的最后一个音符,嘎然而止。

贝托鲁奇导演的《巴黎最后的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并为他赢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提名,成为他导演生涯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巴黎最后的探戈》被称为20世纪最重要的电影之一。但是因为电影中的大量的性爱镜头,被批评为“色情、淫蕩和心理不正常”,电影在意大利遭到禁演,贝托鲁奇更被判处剥夺公民权5年以及4个月的监禁。

贝托鲁奇最让人诟病的是在拍摄《巴黎最后的探戈》的时候,在没有告知女主角的情况下,为了让电影中的强奸镜头更真实,与马龙·白兰度合谋,对当时年仅19岁的玛丽亚·施奈德实施了一次实际意义上的强奸。这件事的真相,由玛丽亚于2007年首次披露,直到2013年,贝托鲁奇才承认确实没有提前告知玛丽亚,因为他“想让玛丽亚去感受,而不是去表演,那种愤怒和羞辱”。贝托鲁奇和白兰度的行为引起一片愤怒的声讨,成为他终身不可宽恕的道德污点。

林与子乔
作者林与子乔
2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林与子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