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友谊纪念手册

疯疯爱 2019-01-06 04:25:14

他的朋友们都叫他,侠。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可能因为他比较够义气吧,说话做事比较干脆。

我不可置否地笑了,心想,什么够义气,做事干脆?你就是一个烂俗老好人,谁找你办事,你都不假思索地说,好好好。

不然我给你介绍我的同事认识,隔两天,他居然敢开口找你借钱,而不敢和认识多年的我提起?话说,这种同事也够渣的。

不过话说和侠由”认识“到”熟悉“再到”铁腿“,也都是因为他对我不可思议地好,好到我怀疑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我亲妈曾经描绘大学时候的我:男人婆中的男人婆,谁能和你对上眼,不是眼瞎就是缺乏雄性荷尔蒙。

所以我把”侠对我有意思“这个理论迅速推翻。

那他干嘛要在火车上给我让座?时不时帮我把行李从家里背到学校?每周三天在宿舍楼下等我吃完饭,帮我提水、在图书馆占座?考试考砸了,他能和我聊一个晚上,给我做心理按摩?借实验室,给我放电影看,第一部一起看的电影应该是意大利的《丽拉说》,现在想来,Lilia Says 简直是《那不勒斯四部曲》的前传。有一次,我们一起看泰国那个片叫《初恋那件小事》,我憋足了尿意,问侠:你是不是喜欢我?他错愕的脸比他的答案更靠谱——姐,我说你疯了吧?

侠那时还会刻录很多他喜欢的歌到CD里,送给我,也常常画满满一本子我喜欢的漫画人物供我涂色,手工版的《秘密花园》有没有???!!!

没错,侠的画工了得,他后来去考建筑系的研究生,考了几次未果,自己成立了个设计工作室。很快,在我完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真的,至今坐拥好几套房产的侠,如何快速积累财富,对我而言,还是个谜。不是说好的同甘共苦?老司机,居然不带带我!

当我浑浑噩噩在学校里读不知所谓地小说时,他已经开始筹划开自己的餐厅、咖啡馆、Bakery。我还记的临大学毕业的时候,他问我”什么是你的理想生活?”

我说:开一个小咖啡馆,一个小客栈,每天遇到有趣的人,听他们讲故事。

世俗地我,其实从来没有试图靠近过“我的理想生活”,而那时一个劲嘲笑我“伪文艺女青年”的侠,却在以万马奔腾地方式,把这种生活变现着。


我第一次遇到侠,是在去学校的火车上。他在人群中还蛮醒目的,可能是因为身高比较高的关系,或者他的皮肤够白皙,身材够纤瘦?

恩,我17、8岁的时候对纸片男,有迷之执着,所以即便现在完全不记得第一次遇到侠的样子,但仍记得,我当时很快把他归类为——会让一小部分女生心碎的小白脸。

现在,他身上这种斯文败类的气质还是没变,不过发福的身体,的确帮他阻挡一些暂时不够理智的追求者。

那天,他在火车上给我让了个坐,下了火车,还帮我把行李提到宿舍去,然后就,就消失了。

没错,我们没有留手机号码,我也忘记问他,是哪个学院,哪个专业。不与小白脸为伍,是我的人生要义之一。

再遇到侠,是两年过后大四毕业的社招宣讲会,他穿了一件白Tee,一条白色短裤,一双白匡威,身上唯一的“污点”就是那副黑眼镜了吧?我们都觉得对方好脸熟,又十分确定,我们不认识,所以在现场,也就笑了一下,各干各的事去了。

事情的转折点是——当天晚上6点多左右,侠跑到我宿舍楼下开始蹲点,等我从楼里出来。

他还真的蹲点等到我了,一见我就说,我想起来了,两年前,我帮你搬过行李到这栋楼里!同宿舍的室友,给我抛来十分暧昧地眼神,好像不相信我能有一个像侠这样有小白脸气质的追求者!

室友的眼神是对的,侠确实不是来再续前缘,脑门一热来追求我的。

他激动地说要和我一起办一本杂志,有关国外的绘画和艺术的杂志,他觉得我是那块料,因为他记得我说过我喜欢达利,而那时候,他身边的女孩子都喜欢梵高。

什么鬼???

虽然我很是诧异,但从那以后,侠就正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开始充当我的跑腿哥、垫背侠、冒牌男友(陪我参加高中暗恋男生的婚礼)、电话快捷菜单里的No.1,电影电视剧指南、请我吃好吃的人肉钱包和未来老公来中国的司机。


我在读研的时候,因为不好好学习,脑子太空,就很容易被孤独填满。

我打电话告诉侠,在这个大学,我没有交到什么好友,城市太大,没人陪我,我都没勇气逛街。

侠说,那我去找你吧。

然后,侠就来了。我们伙同其他几个已经上班的大学同学,开始了为期半年的黑暗料理合家欢生活。

侠那个时候应该是工作很不顺心,跑来武汉散心,一散一散就不想回去了,开始潜心钻研厨艺,然后我就成了他的小白鼠。

武汉的冬天,无比难熬。我们一起读《恋爱的犀牛》、《收信快乐》、《暗恋桃花源》的剧本,读完一遍,再读一遍,只因为那是我们手头上唯一几本纸质书。我们在光谷看午夜场电影,去Vox听Live,出了门,就到了狂躁的夏天。

夏天,我决定去北京,侠反而成了那个站在公交站里,送我走出这座城的人。


在英国的日子,常使我想到侠。

他读书,他画画,他做设计,他对当下的情况有清楚的认识,他尝试各种机会,赚钱的、赔钱的。他还是那个传说中的老好人,同学们出国、回国免费的专属司机,长期饭票,卡拉永远OK的歌神。

可是,关于他的爱情事,却丝毫没有风声刮过我的耳边。

距离上一个让侠断肠人在天涯的恋情,我们在他家楼顶的天台里认真的讨论过。那个女孩貌美如花,家里财大业大,笑起来脸上的酒窝趁着红扑扑的脸颊,那是一片晚霞。

侠说,我也自己也不差啊,为什么她不能和我谈婚论嫁?

我问他,姑娘和你分手的理由是什么?

他答,因为他经常错过她的电话,短信、微信也没及时回复,你知道,我打字很慢,一激动,就一团乱麻。

她说,她没办法找一个像侠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朋友,他没办法给她安全感。

我说,侠啊,你真的时常上演“失踪人口”的戏码,根本原因就是你经常毫无目的地帮助别人,在做事的过程里,太过专注,忘记做事的初衷。

真的吗?他问。

真的。而且,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有办法让人长寿的,比如活100岁,却能做200岁的事。

哦?什么办法????

就是找你这种人当朋友啊,用你的生命来完成我生命里的事,我的生命从技术角度看,就完美加倍延长了啊!

从那天起,侠打算不当一个好人。


2019年,侠要结婚了,我做梦的时候,不再会时常梦到他。

以前想着,如果生命里,没有侠,一定会很悲伤。

现在,我和他可以一年不见面,但会一起为《收信快乐》的词条点赞。

我独立了,不再会因为没有他在身边出谋划策,端茶倒水而感到无助,侠的“非好人计划“在潜移默化里走向成功。

隔着手机屏幕,我说,祝福你,我的侠,早点当爸爸。

他说,会的,我还会告诉TA,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和我牵绊又牵挂。

疯疯爱
作者疯疯爱
11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疯疯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