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带给了我什么?

秦娇娇 2019-01-01 22:17:57

01

2014年底,我和猴先生领了结婚证,次年在老家举办了婚礼。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相识两年了。

2016年夏天的一天,忙的灰头土脸的我从衣柜里找出最漂亮的连衣裙,和猴先生一起去一个教堂参加朋友的婚礼。

当新娘在牧师的指引下说出“ 我愿意xx成为我的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这段话的时候,在自己的婚礼上都没有落泪的我,却在别人的婚礼上泪如雨下,哭得不能自已。

是的,这段话婚前也听过很多次,只觉得它是一个誓言,甚至觉得人人都在说,走个形式而已。而这一次,有了婚姻的经历,第一次觉得这句誓言是那么庄重,那么神圣不可侵犯,一字一字,都沉甸甸地砸在心坎上,融化在心窝里。

结婚前后的两三年,猴先生包容了我一切的不讲理和坏脾气,在曾经困顿的日子里,他心无旁骛地守护着我。当我遇到事情,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遇到重大困难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拿出自己全部的财产和我共度难关,甚至还负了债,在那阴沉煎熬的一日一日里,他从没有过一句怨言。他用自己有限但全部的力量保护着我。

02

我和猴先生几乎是白手起家,在北京这个壮丽繁华的大都市里,一点一点地扎下根来。我们是再寻常不过的夫妻,一粥一饭,一哭一笑,都不足为外人道也,我们自己却甘之如饴。很多小事,经岁月风尘却历久弥新,夫妻两个人每次私下里谈论起来,都是回味悠长的记忆。而那些经受过的辛苦,也渐渐蜕变成了记忆里的甘甜。

刚结婚的时候,由于经济紧张,我们夫妻俩租住在郊区,每个月付2000元租金。一套独立的一居室的小房子,已经令我们足够欢喜。猴先生工作忙,租房子的时候,我更多地考虑了要让他交通方便,自己上下班则需要漫长的通勤时间。

我们住在3楼。我上班早,每天出门的时候,猴先生从睡意中爬起来,把我送出家门。等我走到楼下,抬眼往上看去,总能看到他支起了窗户,穿着睡衣歪着头发,朝我笑着挥挥手。这个画面,在我的记忆里,数不清出现了多少次。

北京那令人无力吐槽的晚高峰,我常常是站在公交车上,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一路走走停停颠簸一个多小时到家。猴先生常常算着时间,在家附近的公交站台上等我。隔着老远,我就从车窗里看到他仰着脖子朝这边张望,手里提着菜市场买来的食材,有时是大饼和鸭架,有时是豆角和里脊。下雨的时候他会撑着一把雨伞,刮风的时候他会缩着肩膀,紧着衣服。我便从车上跳下来,歪在他身上靠着回家,心里全是满足。

03

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住房,买家具的时候,正是猴先生项目忙碌期。我就自己坐着公交车,一遍一遍地跑各个家具商场,收藏了好几个网上的家具店铺,货比N家。定做衣柜的时候,为了确保最好的使用效果,我一次次地修改图纸。

那段时间,房子的格局,每个房间的尺寸,每一件意向家具的长宽高(精确到厘米)、材质、价格,房子布置成型图等,我都做了认真的笔记。以至于后来,我再不需要看这些笔记,所有的一切都在脑子里。暖气、门窗、洗衣机位的尺寸等,都记得十分准确。

现在搬进来几年了,我当时选的家具,大到衣柜、沙发,小到边桌、镜子,全部都使用率非常高,用到现在也全都没有换过。兼顾了美观、舒适、实用,我们俩都非常喜欢家里的布置。猴先生常常赞扬我家具选得好。怎么会选不好呢?这是港湾、是归宿,是春雨、是阳光,是暗夜的灯塔、是浪涛的彼岸——是我们的家啊。在这个家里,日复一日,我们渐渐地互为彼此的血肉,互为彼此的骨髓。

有时候想,形容夫妻最贴切的词语是什么?是爱人、亲人?我想,应该是“伴侣”二字吧。一生相伴,一生携手,互为彼此,不离不弃。我们常说情义和恩爱,那么我觉得,婚姻里不仅有情,更重要的是还有义;不仅有爱,更重要的是还有恩。

我的婚姻给了我什么?它给了我生命的归宿,让我懂了生命里的生长、守候和爱。它使我从一个争强好胜、爱慕虚荣、向外索取、追求物质的小女孩,变成一个向内探索、关注自己内心和成长需求的成熟女人。

它给了我最踏实的底气,最笃定的意志。它让我体会到了一个普通人精神世界的丰盛和欣喜,它让我明白了做一个普通人就可以是何等的幸福。

广告
秦娇娇
作者秦娇娇
1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26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6) 添加回应
广告

秦娇娇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