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多了,写少了,所得却多了——2018影展小结

benau 2018-12-30 23:18:02

例牌的年末总结,豆瓣给每个用户推送了2018年的书影音报告。我对这些数字仍然是这个看法,它仅仅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你今年看得比去年多,但未必你所得到的就比去年多,而有所得才是最有价值,非那些数字。

例牌的年末总结,豆瓣给每个用户推送了2018年的书影音报告。我对这些数字仍然是这个看法,它仅仅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你今年看得比去年多,但未必你所得到的就比去年多,而有所得才是最有价值,非那些数字。

于我而言,2018年看的确实比去年多,幸好所得也自觉比去年多,但在博客、公号和社交网络上的写作却少了,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写的影评无论长短都比以往少。因为年初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减少刷社交网络的时间,回头看自己无论在豆瓣还是推特还是脸书,发布的状态都比以往少,也自认为这一年刷少了社交网络。

减少了网络写作并不代表放弃了自我表达的方式,网易博客关闭我一点不意外,我也很久没有更新过博客(尽管博客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写作平台),公众号只是佛系更新,有时一个月才更新上一次,那两百来个粉丝,感谢你们竟然还在关注。今年大部分时间,我把平台移到观影手账上,尤其是下半年开始,看的影展几乎以手账记录观感和评论,仅有几部影展看的片事后写了长篇影评。

尝试了半年,觉得这种方式更纯粹,不停的刷社交网络发短评,除了可以骗赞(呃like党)能获得别人认同满足一下成就感,似乎也没其他意义了。所以2019年我仍然会这样做。

2018年下半年看的影展也比往年同期多。如果要问下半年看影展最大的感受,它与今年的社会大环境又有什么联系。我的感受是,我们的社会环境越变越差,而电影也是。这个差不只是华语地区和华语电影,甚至世界范围内亦然。

当在影展上有机会大银幕重看那些伟大的电影修复版,越看你会发现从这些电影里吸收得越多养分,越看就会觉得为什么当下的电影与那些伟大电影的差距。前不久看《深焦》专访香港资深电影人舒琪,聊到近些年的电影节,有一半参展的导演还是上一代,其中印象很深一句“ 新的又难看,得奖的又不可思议。”

这不是我今年才有的感受,而是几乎每一年去看各类影展,在大银幕重看或补看这些经受过时间沉淀的名作杰作,都会有这种感受。只是今年这种感受更加强烈。

比如于我来说《小偷家族》荣获金棕榈简直就是最大的不可思议。7月到8月先后在百老汇电影中心看了是枝裕和回顾展和夏日电影节上展映的黑泽明《影武者》和今村昌平《楢山节考》4K修复版,你可以感受到《横山家之味》(《步履不停》)和《谁知赤子心》(《无人知晓》)是枝裕和的创作力和敏锐给你的惊喜,但到《小偷家族》你只能感受到是枝裕和创作上的算计,尤其是他几乎与他的影迷达成了某种共识,剧本斧凿痕迹太重。

如果把它跟之前4部荣获金棕榈的日本电影比,单是拍摄的技艺就更见差距。就拿《楢山节考》来说,今村昌平越是对真实世界的捕捉,越展现出他的技艺,和影像所传递出的力量。尤其结尾接近半小时辰平背着阿玲婆上山的戏没有一句对白,全程靠画面,靠摄影和周围环境推进,让人看得揪心。

Netflix的大行其道改变了电影制作和放映的生态,今年威尼斯金狮奖得主阿方索柯朗的《罗马》就是Netflix出品,并在流媒体和大银幕同时放映。然而我始终认为,大银幕必定是电影呈现最好的方式,四周漆黑,只有放映机一道光投向银幕,你可以完全沉浸当中不受干扰,寻找瞬间永恒。看影展得以大银幕重看一些电影,甚至会让你重新审视和评论这部电影。

这就是下半年看影展的一点感想,也纯当一个年度小结。以下是今年下半年在影展上看过的影片,以及节选三两句手帐评论:

是枝裕和回顾展(深圳)

时间:7月

《横山家之味》

《无人知晓》

那时的是枝真好,我可以设想,假如《无人知晓》放到现在才拍是枝会怎麽处理。常说为什麽一些导演后来的作品都回不到过去水准,其实你可从导演这些年的言论和经历寻找到答案。

夏日电影节(香港)

时间:8月

《影武者》

《楢山节考》

《全金属外壳》

《飞越疯人院》

在中环“大馆”看疯人院4k修复版,没有比大馆看这部杰作更合适的地方了。连看两部荣获金棕榈的日本电影,均是能经受时间考验的杰作。再查回资料,《楢山节考》参展康城那年的主竞赛阵容是有多“恐怖”:布列逊的《钱》、大岛诸的《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塔可夫斯基的《乡愁》,还有史高西斯的《喜剧之王》,对于已离开电影圈3年的今村昌平来说,《楢山节考》在当年怎么看都不算热门,今村昌平也索性没有前往康城,但意外的是最终荣获金棕榈。

日本影展(广州)

时间:10月

《有熊谷守一的地方》

树木希林的遗作,没有比在大银幕观看这部片更好的缅怀方式。很喜欢最后一场戏,原来我们艺术的视野不够大,有时是因为你没有选准一个更好的视点。

“岁月留声,港影港乐”影展(广州)

时间:11月

《虎度门》

《南海十三郎》

《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

大银幕重看《虎度门》,更加坚定认为它应该获得更多的肯定,角色写得好不在话下,演员不仅是萧芳芳,还有king sir 李子雄的演绎我想不论当年还是今日都是耳目一新。90年代中那几年,杜国威的舞台剧被高志森搬上银幕,在《虎度门》前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和之后的《南海十三郎》之后都被重提的次数很多,倒是中间这部《虎度门》在内地影迷中鲜有提及。

香港电影展映週(广州)

时间:11月

《赞先生与找钱华》

邹文怀逝世,做了6年的展映周今年显然选片以嘉禾的旧片主打。看的唯一这一部,故事简单直接,单刀直入,编剧是粤语片时期大名鼎鼎的司徒安(《如来神掌》),许冠文式的谐趣和清末民初功夫片结合的代表,也是嘉禾带起的谐趣功夫片风。

亚洲电影节(香港)

时间:11月

《三夫》

陈果的妓女三部曲终于迎来终章。尺度确实大得有点难以接受,整体处理有点随便,中间也有点“”红van式的小聪明,但在当下欢迎还是展现出创作者的勇气,希望曾美慧孜能拿下金像奖影后。

benau
作者benau
4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benau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