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2018】在台灣,重新發現誠品;在香港,再结识小书店

阿布 2018-12-30 14:46:20

章诒和《伸出兰花指》签售会,我却找她签了《四手联弹》。

“签,还是不签?” 12月3日下午,我急匆匆地坐快船从大屿山赶回铜锣湾,为的是作家章诒和在诚品书店的新书《伸出兰花指》发布会。还是晚到了几分钟,咦,怎么演讲还没开始?原来只是给读者签售。我的纠结在于,自从大学时代读过她的《往事并不如烟》等书,毕业次年托以前带我实习的记者田老师在香港书展买过《顺长江,水流残月》后,就不再接触她的作品,觉得她怨气未免太重。这次的新书又是写伶人,我翻了翻放下了,走去看其他书。签售会预定在16:30分结束,诚品香港的图书一般对非会员不打折,我挑了本牛津大学出版社版《四手联弹》,以原价刷卡后拿给她签。那时是16:32,工作人员小声对她说:您今天签了(四?)百多本吧?面对我这最后一个读者,拿的又是旧作(签售会声明只要是她在牛津出的书都可以签),她爽快签名并说“谢谢”,我也轻声道谢。而如果这场签售会是在台湾诚品书店举行,多半会把它列入“诚品选书”,对所有会员与非会员一律“当月优惠79折”,这也是台湾书业的通行做法。

11月11日,诚品中山地下书街店最后两本精装本《余英时回忆录》被我买走。

我11月份的台湾之行以观影为主,但也抽空逛了台大、公馆、士林、中山地下街、台北车站、南京西路、敦化南路、西门町等地,这些商圈无一例外都有诚品书店,我偶然发现:限量3000本、在网店已售完的精装本《余英时回忆录》在它的中山地下书街店和馆前店还有若干本,于是辗转三次买下4本——自己留一本、送两位朋友各一本、带一本给网友;另外还买了2本新书,全部都是79折!这也是我自己破天荒第一次在诚品书店买书,以前只托到台北出差的香港好友买过《二二八真相考证稿》(黄彰健)《叛乱·遗嘱》(施明德)等书、自己在台中勤美诚品也只买过送人的礼物。因为此前诚品给我的印象只是环境舒适、充满中产小资文青读物又不怎么打折。这回可能逛书店的时间不充裕,所以索性多次走进播放“亲爱的读者朋友,今天你幸福吗?”广播的诚品书店。

我在联经书房听了作者讲座却没找她签名,这本是后来在诚品馆前店买的。

不过,也有新发现:全面进驻中山地下街的诚品,在折扣上不如以前75折的那一家优惠,也不大可能淘到极便宜的二手(日文)书,但它的分类极其细,如中国现代史类目下有各运动、事件的专柜;而毗邻电影街的诚品西门町店的影碟异常丰富,远胜敦南旗舰店。最出奇的是开业不久的诚品南京西路店,摆了一大面墙的高棉文、泰文、印尼文、越南文、他加禄文及英文等语种的时事时尚报纸杂志,目标读者应该是台湾的东南亚移民/工人,不过现场并无人翻看。我在台北地下街就见过几十米范围内都是东南亚人在用餐购物的商铺。在台湾艺文界,东南亚势力也有不少。除了上篇提到的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新科导演父是大马华人、母是印尼华侨外,联经出版社总编辑胡金伦也来自马来西亚,该社的全球视野丛书,9本中有4本是向台湾读者介绍东南亚国家(柬埔寨、缅甸、印尼、越南),另外还出版了黄锦树、张贵兴等马华作家的小说。不过,联经也不忘出版属于传统强项的中国题材书籍。11月9日,我参加了联经书房举办的赖慈芸新书《当古典遇到经典:文言格林童话选》发布会。主持人胡金伦提到:明年(2019)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一百周年,也是…………,更是………………似乎暗示联经会在这些题材发力,至少已预定了赖慈芸关于翻译家林纾的一本新作。当晚讲座结束本可以买书找赖慈芸签名,但我不清楚这本刚刚上市的书是否打折,就先走了;几天后,才在诚品79折购得。

诚品以外,我还逛了茉莉二手书店台大店和影音店,但均空手而归,虽然有韩国作家李文烈《人的儿子》联经版、李昂《北港香炉人人插》及一本戒严时期为避免被查禁的叶圣陶著却只署开明书店出版的旧书均放在49元(台币)一本的特价书架上,令我一时心动,但又担心买了会令行李有超重之虞,遂作罢。在附近的古今书㾿,我只挑了一本冷夏写的《金庸传》远景版,此版比在诚品台大店摆卖的傅国涌《金庸传》好,至少采访了传主且在关键时刻无删节,有一张金庸余英时合影也是初次见到。我在这家二手书店留的是大陆手机号作为会员卡,没想到两年多没来台湾依然可用。而与已结业的“总book记”二手书店为邻的胡思二手书店,还好屹立不倒。我和朋友留连约两小时,淘得王昇《访美纪行》、《都是李敖惹的祸》及无译者署名的精装本《动物农庄:权力的挑战》,盖因这些数十年书龄的二手书在特价之上还可享受会员折扣。至于老牌的旧香居、小高的店、兰台艺廊,新开的竹风书苑公馆店、茑屋书店等,只能留待以后造访。

淳久堂书局免费取阅的《近刊图书情报》。

不过,倒是去了两家日文书店瞅了瞅:位于台北光复南路“大巨蛋”烂尾工程对面的淳久堂书局,在双十一晚上颇为冷清,偌大的店里顾客只得三个,比店员还少。我因当晚急着要去诚品敦南店,用十分钟扫描全店后拿了份《近刊图书情报》就出门了。后来在该店FACEBOOK 看到,一个请日本写真女星来店签售的活动因参与人数不理想而取消了部分收费环节,可见经营之不振。另一家是专卖日文杂志、写真及轻小说的杂志疯,西门町分店在一间大楼高层,面积不足十平米,但有些过刊写真在特价出售,不过我没问。这次台湾行买的书数量远不及以前,主要是我想找的书差不多都有了,二手书店如果书源枯竭,对寻书人吸引力自然下降。不过,台湾很多新旧书网站都提供便利店取货付款服务,我这次支出的大头就是这在这里。

尖沙咀博势力无人书店。

11月13日从台北飞香港后,次日我又逛了香港的几家书店。上次在尖沙咀首都商场没找到的博势力无人书店,这次进商场乘升降电梯(上次是手扶电梯)一出二楼的门就在右手边看到了:书店新、旧繁简中文书都有,也有少量英、日文书,旧书定价不高,摆在显眼位置推荐的《活在书堆下》和九龙西立法会议员补选传单则体现了作者的趣味和政治偏向。书店印的卡片背面是“2+2=5”,读过《1984》的人一定会对这个反讽会心一笑。

在香港台湾买的奥威尔作品,“2+2=5”则在博势力无人书店名片的背面。

说起《1984》,有人以为我只要出去逛书店就会刻意找各种版本收集。其实,我想要的是奥威尔的作品,并不限于《1984》,而且不是刻意去找。到博势力书店前,我在太子“我的书房”二楼检索一番无所得、正准备离开时,发现楼下有本企鹅出版社Animal Farm,这部平装本吸引我的是封面设计,翻开才知是1989年增印了奥威尔研究权威彼得·戴维森A note on the text的版本,于是便拿下买单,看店的应该是店主的母亲,她见书后又从书架上找出一本当下市面最常见的Signet classics平装本《1984》介绍给我说“还有呢本”,我有点尴尬地笑道:这本已经有了。回来中英文版对照,我才确认那本台湾解严十年后初版三刷的精装版《动物农庄》把结尾最后三段删了,这和1990年代修法保护版权后却无译者署名,原因真令人好奇。不过,此台版引言、后言写得颇有水准,完全不是随便敷衍读者了事,年谱整理详略得当,真是三刻拍案惊奇了!

大屿山英文书店imprint已经易主改名VIBE。

话说回来,12月3日我去大屿山不是为了欣赏香港离岛风光,而是找那家慕名三年多的英文书店imprint。走出梅窝码头,先找家餐厅吃个午饭,google 地图显示书店就在离此不远的汇丰银行旁边。饭毕出门一转头,眼前赫然出现一家店玻璃橱窗内摆满英文书,应该就是它了!但等等——为什么店名是四个红字VIBE?我记得之前报道说原店名imprint经风吹雨淋后逐渐湮灭,店主Terry Boyce索性让书店保持无名状态。进店前,我留意到门把手上方有一张中文打印的贴纸——“我们出售中文书籍”,这就更奇怪了,只听说Terry Boyce是港大退休教授,2006年起在梅窝开设的书店售卖英文书籍,尤其是一些价格令访者咋舌的Rare books,所以到访前我就有心理准备,何况之前一天我就领教过了:

我穿着这件T恤,差点被香港珍本書博覽會拒之门外。

12月2日是为期三天的2018香港珍本書、老照片、古地圖博覽會最后一天,我从Apple Daily得知可以免费参观,便穿着牛仔裤短袖T恤背着双肩包前往博览会所在地——中环八号码头上的香港海事博物馆二楼,但一进门,身着行政套装的秘书小姐看到我一脸错愕,她指了指“购票入内交易”的标识,我有点慌了,脱口而出一句文法不太对的英语:Does this visit free? 她犹豫半秒:er, it’s free,随即贴了一张藏书票胶纸在我T恤领口,我猜可能是表明我只是参观者而非交易商的身份吧。

香港珍本書博覽會导览小册子介绍的新发现的奥威尔剧作打字稿,标价550000港元。

展出的1938年伦敦初版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标价港币135000元。

事实上,展厅只有约五十平米的空间,但除我之外,几乎人人穿西装打领带,加之事前我从博览会网站得知展品很多叫价六七位数港币或英磅,我便尽量避免与别人眼神交会,只找无人注视或交流的展品参观。过了几分钟,我见身旁有人对着展品拍照,便跟着拍下了此次参观的唯一室内照片——1938年英国伦敦初版奥威尔《向加泰罗尼亚致敬》,标价港币135000元;我又在一家英国古书店摊位看到新发现的奥威尔1932年创作的剧本《查理二世国王》,但不好意思对着标价550000港元的这几页纸拍照。在场内绕了几圈、拿了本展会导览小册子后,我便离开了这不自在之地,全程不到半小时。

大屿山梅窝的VIBE音乐与书店布局。

言归正传:我进了vibe书店,用英语向我打招呼的是一位看起来40多岁的光头白人男子,我回礼后他便埋头于电脑后,一边收听BBC英语广播。在进门后的左手边,确实有不到两个书架的中文书,以文学、历史为主,我发现了十多年前就读过电子版的雷音《杨宪益传》,按捺住惊喜,翻了翻,我决定先留它在书架待一会儿,然后花一个多小时摸清了书店的构成:目测全店约五千本书,英文书占八成,以类别和作者字母排列,另各有一个书架的法文、德文书,剩下的就是旧杂志、CD、vcd和DVD等。英文书中,又以大众口味为主,珍本书籍可能只有约一千本,而且标价并没有想像中那么贵——一两百港币的不少。最后我取了《杨宪益传》结帐,并借机问店主有没有奥威尔的书,因为在小说书架没找到。他又去到那书架前,很快抽出一本品相较差的《1984》,看来是店内唯一的奥威尔著作了。我要了这两本书,原本标价共126港元,他只收了我100元,因为他说《1984》太破旧了。我告诉他,我是为此书店而来大屿山的。他说:really, it’s great! 并称他6个月前才来这儿。我没有细问,经他允许后拍了些照片便走了。回来我关注了他给我名片上的书店Facebook,才知道这家vibe书店代替Terry Boyce的imprint于2018年6月2日在原址重开,而Terry Boyce两年前接受采访时便流露去意,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媒体上,是今年1月在书店外为救治一只受伤的狗设立募捐箱——我猜,书店是在今年春天完成交接的吧。这本《1984》早于1984,它是1983年美国为应对1984年出版的推荐版本之一的大众平装本,由心理学家弗洛姆写的后记至今仍为多个版本采用,并请美国名主播克朗凯特特别作序。不过,最令人叫绝的是扉页用146个英文单词撰写的奥威尔小传,笔力千钧、一针见血,刻画出奥威尔看似矛盾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伟大一生。难怪版权页为这则短文也申告了著作权,但只署名the new American library inc,不知执笔者何人。这样简洁有力的文字,不要说对奥威尔的中文介绍中绝无仅有,就连英文也往往长篇大论、不得要领。

中环皇后大道中189号的Lily&Flow Books主售英文二手书,也有影碟和部分中文书。

在香港,类似的英文书就不好找。12月1日,在香港九龙城书节,我发现一本与今年年底刚被判无期徒刑的spymaster同名的作家写的向奥威尔致敬的小说,卖家特别强调:这是最后一本了哦,我拿起翻了翻,最后捡起掉在地上的“港币200元”的标价纸,夹进书中放回原位,我嫌售价几乎是原价两倍,贵了;后来,遍访五家英文书店都找不到此书。此后,又见有艺术家在展示她的一本历史书籍再创作:徐中约的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一书先出了英文版,2001年在香港出了繁体中文版,2008年在大陆出了删节11章的简体中文版,她现在将“新版The Rise of Modern China(2018) 抽選在簡體中文版中,被刪節內容之英文原版對應頁數,同時以蓄意塗污及覆蓋絕大部份內容、只清楚保留當中西元年份之方式,重新印刷出版”。年轻一代香港人主动关心中国历史颇为难得,这项创意只印了50本也显珍贵,但我觉得只保留西元年份仅有行为艺术的象征意义,一般人若不了解背景可能会不知所谓。我翻了翻这几十页散装纸,没问价就离开了。后来,在该艺术家网站上看到它售价25欧元

上环威靈頓街14號Parenthèses | 歐陸法文圖書公司选书选书视野开阔。

铜锣湾写乐堂日文二手书店在恩平道的44-48号财富中心地库,面积颇大。

香港唯一韩文书店寻韩者主打韩流偶像及学韩语书籍,也有《82年生的金智英》这类畅销小说中文版。

而我寻访到的外文书店中,位于上环威靈頓街14號的Parenthèses | 歐陸法文圖書公司是香港唯一的法文书店,选书视野开阔,除了以童书、DVD等照顾大众口味外,还有不少译成法文的中国小说及中国、朝鲜题材的非虚构严肃作品,品味比尖沙咀那家香港唯一韩文书店寻韩者、铜锣湾恩平道的写乐堂日文二手书店、sogo百货11楼的日文书店高,当然这跟书店定位、读者需求与素质有关。因为,现场所见,这家法文书店顾客除我之外都是讲法语的白人,连亚裔面孔的女店员也说一口流利法语;而写乐堂日文二手书店虽然在结帐时说日语、寻韩者在我进店时用韩语打招呼,但顾客多半是买写真集、小说或语言学习用书的香港人。

村上春树小说《刺杀骑士团长》英文版也被香港中华书局机场店塑封并标明为“18禁”图书.

即使国际客流汇聚的香港机场书店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原先的page one全线结业,机场十间书店由法资书店delay和中资香港中华书局平分市场。11月这次从香港飞台北,中华书局就在T1航站楼里,我发现不但没有如两年前在delay所见的中文八卦秘辛书,连英文书的选择也较少,更荒谬的是:村上春树小说《刺杀骑士团长》英文版也被塑封并标明为“18禁”图书,要知道,此书虽然在2018夏天因被香港淫审处评为不雅而从香港书展下架,但那针对的是台湾繁体中文版,并不是英文版,看来这是香港中华书局自行为之。

布局舒适、选书精细的上环见山书店令人惊喜。

失望之外也有惊喜,其一是在上环半山新开的见山书店,11月那次自台抵港后去找它,抵达时已是晩上七点多,已打烊一个小时;12月2日下午再去时,店外正有人坐而谈诗,还有一个小型摄影展。推门所见,这是一间上下两层的精致书店,或者说更像私人书房。女主人选书有特色,图书摆放陈列不求用尽空间而是尽量展现风格,如一楼有一排香港藏书界达人许定铭等人的书话集,二楼有张爱玲专柜包括一些珍本,连陈映真主编的、停刊快三十年的《人间》杂志也有十多期,而且空间留白,斗室虽小却设桌椅供人坐下慢慢品味——它与同在中环的中英文二手书店Lily书屋形成鲜明对比,那里书堆得满满的,虽然可能珍贵书本更多,但给人逼迫感。我在楼上挑了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松本清张《日本的黑雾》,下楼连同早已看中的一本居港匈牙利人编的苏联笑话集一起结帐,盛惠80元港币。见山书店是我目前见过的香港最优雅朴实、从容不迫的书店,定价亦颇公道,在instagram 专页经常更新美景及活动信息,比一众还在Facebook 勉力宣传的书店更新潮。

北角Booska古本屋,或许能淘到意想不到的书,比如我买的这两本。

另一间就是当天随后去的Booska古本屋,它坐落在北角英皇道294號五洲大廈地下E舖,因店主不时有事在身,開放時間仅限星期四、五、六、日下午3點至晚上8點,临时变动会在Facebook主页通知。书店主打漫画和电影,我挑的四本书就颇有代表性:First they killed my father 是改编为同名美国电影的回忆录原著,仅售20元港币;《媒体的出神状态》是台湾影评人迷走1990年出版的文化评论集,现在台湾书市也未必找得到,店主标价70港元比原价170台币高,但我认为是合理的。此外,1971年版夏济安选注的《现代英文选评注》和一本香港本土作家的谍战小说均只售20元,十分值得。在我进店时,一名说普通话的男子正和店主结算,他买了六千多元的书(想必不少珍本),表示要是能刷卡就更好了,不过此店和香港绝大多数二手书店一样只收现金。待他付完款,店主突然挑了好几本其他书递给他:“啊?这是……送我的?!这么好,谢谢谢谢!”男子整理好书后满意而归。

里人文化在九龙城书节上的摊位选书很有水准。

里人文化仓库入口及开仓的特价书,这些小说仅售20港元一本。

另一既喜且忧的就是前所未见的图书打折促销:香港中资书店平时对非会员不打折,香港书展期间最多打八折;其他楼上的独立书店一向以港版八折台版七折销售,但12月2日,我造访荃湾西一工厦内的发行商里人文化的仓库,发现除了众多港台出版社的书标价6-8折外,还有一个特价区,从2元到20元不等,而且不少是未开封的新书,我最后挑了5本小说一本图书设计书才120元!

香港角川书店开仓更受欢迎,尤其是宅男。

这是里人文化为期一个月的开仓优惠,无独有偶,我从仓库出来,偶然瞥见电线杆上有“角川开仓”贴纸,便顺着箭头所示方向走,路上遇见三个看似也是赶开仓的宅男,干脆尾随他们入工厦上电梯,才知是为期三天的香港角川书店开仓优惠的最后一天。不到一百平米的仓库,播放日本动漫音乐,围聚了四五十个宅男,女性只看到三人,各种角川漫画、精品多以半价出售,还有福袋抽奖,我待了半小时空手而出,但看到一个约五十岁的大叔拎了至少三袋印有角川logo 的战利品满意而归。相比之下,在里人文化仓库逗留近两小时,才看见两三个人来寻宝。可见,宅男的文化消费力比一般人高。

油麻地中华书局五折出售初版《亦狂亦侠亦温文:金庸的武侠世界》。

修订版多了一份6页的《无敌仙童》漫画特刊,但定价上涨十元,而且全书只打85折。

后来,12月5日晚在城邦书店(香港灣仔駱克道193號東超商業中心1楼)又见到不少五折特价台版书,可惜我怕行李超重并没下手,以后倒是可以留意下。这股打折风潮甚至蔓延到了中资书店。以前去百老汇看电影时就顺道逛过对面的油麻地中华书局,但看见它櫉窗里部分图书五折促销还是第一次,其中就有2017年4月初版的《亦狂亦侠亦温文:金庸的武侠世界》,在书店三楼的五折特价区,与此初版并列的还有三个月后出版的增订版——多了一份6页的《无敌仙童》漫画特刊,但定价上涨十元,而且全书只打85折。权衡一番,我最后买了初版。

12月1日第十届九龙城书节书业论坛,主题是“问你点顶:香港书业何去何从?”

总的来说,在台湾买新书旧书都比香港优惠,一些二手书店会员还可以折上折。但香港书店就语种、国际化而言仍胜过台湾。不过,12月1日香港九龙城书节书业论坛上,有前独立书店店长提到,香港的小书店习惯单打独斗,不像台湾的独立书店能组织书店协会,至少在发行上可以互利互助、节约成本。

预告

12月31日 【行路2018】我的七天,在台灣,我的7天,在香港

2019年1月1日 【读书2018】回顾与展望2019

阿布
作者阿布
30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阿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