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暴,随便说两句

囧之女神daisy 2018-12-24 23:27:35

我自己是在非常严重的家暴下长大的。当然,比起最近深圳西乡那个一把扯住头发往地上呼的那种,程度还是要轻些。一般一个月挨一两顿重的,几顿轻的。重的时候是用工具打,持续10分钟至半小时不等,我父母最常用的是粗铅丝自制的晾衣架,这东西比塑料的结实几百倍,都打坏了好多个(打坏的定义是彻底扭曲很难复原),更严重的时候,拿过实木做的小凳子砸,包括砸头。用竹制拖把杆打,打到裂,还用这个杆使劲戳你,戳到过脖子,现在觉得好险。

挨一顿重的,要满身都是淤青好久,夏天去学校非常难堪。轻的就是抽巴掌,拧你身上的肉。这种就局部淤青。

什么时候开始这种生活的的呢?回想起来,几乎从能记事就开始挨打了,更小的时候,用织毛衣的金属棒针抽手心,后来不自己织毛衣了这东西丢了,才不用的。小时候打的不算频密,一个月一顿左右,到了上学,尤其到了青春期,人更耐操了,一巴掌不至于打残了,就到上面说的那个频率了。

我十八岁生日还在挨打。十九岁去上大学,在学校报名时,所有新生都挤在一个大礼堂排队注册,我爸跟我就该先排哪个队伍产生了争执,又是一拳头打在我下巴上,淤青了好久。周围很多新生围观,甚至包括一位我未来的同班同学。这个连我妈都觉得太过分了,毕竟大庭广众下。报道之后他们回家,我留在学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跟我爸说话。而在以前,敢用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会引来另一顿打。我已经成人了,终于不用在他的家里和他朝夕相处了,要不顺眼我可以立刻回学校,终于有点出气的机会了。但我妈还是把我痛骂一顿:“他是老辈子,你怎么能跟老辈子斗气?!”

如上所示,我父母打我时,并不会像有些父母那样怕把孩子打傻了,刻意避开头部,而是怎么高兴怎么来。拳脚不长眼,中学时有一次差点打到眼睛,眼角处一个大疤。当时是周末挨的打,到了周日晚上,我妈轻描淡写地说:“明天去学校,要是同学问起,就说是隔壁小孩用石头丢的。”成年人的自私虚伪,可见一斑——即使在那个很少有人谈家暴的年代,他们自己都知道这个按照公序良俗,是不对的,但就是毫无节制地做,且尝试掩饰。

我挨的打在我们那一带赫赫有名,所有人都知道,但没有任何人尝试过阻止此事,包括我的外公外婆,住在我们隔壁的姨父姨妈。他们可能会在打完之后心疼地安慰一下你,也劝一两句“好好说嘛不要打”,但在事发途中绝不会阻止:尝试阻止一对父母管教小孩是莫大的罪孽,比小孩挨痛殴可罪孽多了。

我身边有完全不挨打的同学,也有比我挨得更厉害的同学。我妈就经常说“我打你哪算重,郑XX他妈打他真是一巴掌打到墙壁上粘着。”还有以前在日记里提到的我爸一个酒鬼同事的儿子,一位英俊少年,经常被酗酒的爸爸打到滚下楼梯,而他妈妈这个时候一般蹲在旁边很少女地哭,她没有权力阻止丈夫虐待儿子。

郑XX和这位英俊少年,成绩都差,他们有一张冷漠的脸,和不合群,不会交流的性格,在班上坐在角落里。偏偏我是个学霸,另外还有几个学霸也是被打的鬼哭狼嚎。这下好了,身边不少父母理直气壮找到了家暴的理由:“曾XX就是家里管教得严,才有出息。”“姚XX成绩比你好多了还不是照样挨打,你挨打算什么?”

我几乎从懂事起最大志愿就是逃离这个家庭,远离我的父母。等我成年后,这个主意随着上大学,找工作的志愿地越来越远离四川,才被我父母所察觉。当然他们完全不理解,开始想当然以为问题出在四川上:“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四川?四川哪一点不好?是没那么发达但是轻松啊,家人也在这边。”等他们明白我想逃离的就是家人时,就出离了愤怒了:“我们哪里对你不好?!我们对你真是巴心巴肝(四川话,呕心沥血之意)的,对你真是好的不得了!”等他们再发现我逃离他们的原因是挨打挨太多了时,又陷入了深深的困惑:“我们打你还不是为你好,为什么你这么介意?”“何况我们打你哪算打得多?郑XX家更多!他妈打他真是一巴掌打到墙壁上粘着。”“哪家孩子不挨打,我们小时候还被打得更惨,我怎么不恨你外公外婆?”

只有这最后这一句,倒真是不假。我外公脾气极其暴躁,四个孩子小时候,是被他往死里打。我姨妈五十多岁了,自己女儿都结婚了,在我外公家和他打麻将,估计是为牌吵起来了,被七八十岁的外公揪住一顿打,她的体力不至于对付不了一个老朽,但不能还手,只能哭着跑开到我家来,跟我妈诉苦。

我妈从来没有觉得我外公做错了什么。甚至她一直觉得,四个孩子中,外公最疼她,对她最好。她也是一直这么骄傲地对我们宣称的。但我们私底下都认为外公最疼的是小舅,他最得意,出色的小儿子,相对而言,他挨打最少。外公去世时,我妈因为癌症,走路都很困难,但葬礼那天她一靠近灵堂,就蹒跚着跑过去抱着棺木嚎哭,用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喊破了嗓子的声音。到她去世前夕,我们谈起外公,她还很骄傲地说:“我爸最疼的是我。”但我爸在旁边很残忍地笑着说:“少来了,你爸临死前昏迷时,嘴里一直喊的是“小华”“小平”(两位舅舅的名字)。”我妈难过极了,掉下泪来,半天才说:“不,我爸最爱的是我。”

她是真的很爱他,也非常渴望得到他的爱。我知道这么一件事,但我很难理解——我自己大概已经彻底放弃了希望,并不希望得到两个老是打我的人的古怪的爱了。有人在家暴中还渴望(或者幻想着)父母最爱的是自己,但我因为很多年的被家暴经历,从很早就知道了很多家庭里的所谓爱,是一个古怪的,成分可疑的混合体,绝对没有课本或是舆论中宣传的那么纯粹,不然你怎么解释人类会有这么精神分裂的行为:一边宣传着自己的伟大,一边毫不节制地伤害着别人,甚至当他们也偶有后悔,但下一次依然像个吸毒的瘾君子一样,毫无阻碍地进入到了暴怒的施虐者角色。

我妈就经常说:“你不要以为我打你我不难过,我每次打完你我回房间要偷偷哭。”我第一次听到时简直觉得匪夷所思,问她:“既然你这么不想做为什么还要做?”但我也多少接受了她也是难过的这件事,不说多少原谅她吧,至少心里好过了那么一点——虽然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古怪。

但如果到今天,以我对于一个人的愧疚之心的了解,我能分析出她的哭里很可能不完全是心疼我,还混着对自己失控的羞愧,不喜欢自己失控的那个状态,以及把哭作为一个证据,去合理化家暴:你看我也有损失啊,我都哭了。所以下次咱们再继续吧,我那会儿再哭一场。

我知道所有的家暴者,都会把这一切暴力包装为爱。但我们经常说“如果一个东西长得像鸭子,走路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它就是鸭子”。同理,如果一个人殴打你时表现得不像爱你,羞辱你时表现得不像爱你,冷暴力折磨你时表现得不像爱你,那他应该大概率不怎么爱你——最起码不像他宣传的那样。

关于我父母是不是真的爱我,或者爱到什么程度,我其实不怎么纠结这个问题了。我觉得我妈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承认父母没那么爱你,或者再退一步,承认他们的爱是糟糕的,可能是个更简单的办法。前面说了,这些父母表现出来的爱,是一种太古怪的混合体,打个一个恶心巴拉的比喻吧,像一堆奇怪的呕吐物。他们觉得他们把心都呕出来给你了,而我得去在一堆自私,冷血,暴力,虚伪的粘液中去扒拉。相当大一部分父母,因为生活的压力,认知水平,素质等问题,染上了一堆一堆的病,他们呕出来的这堆粘液,还特别脏特别多,扒拉起来那叫一个困难。这个时候你还一直在强调里面有宝,是不是先承认下这堆东西真的乏善可陈更智慧点。

我已经30多岁了,对还在这堆呕吐物中打滚没什么兴趣了,在未来可控的人生里,我更想寻找和建设的,是一种至少闻起来不那么恶臭的爱,更想成为和遇见的,是一个当无可避免要呕出一些东西到别人心上时,不要那么理直气壮,会自省,努力更健康的人。

我还在继续,并且会一直努力。

囧之女神daisy
作者囧之女神daisy
126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694 条

查看更多回应(694) 添加回应

囧之女神dais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