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我们其实是哈日族

洛阳小流氓 2018-12-22 21:25:23

以往画作的硬朗线条被暧昧、轻蒙的色彩取代,铺叠的风景如时间般侵蚀意气风发的人像,在那里,我们仿佛可以窥见:沧海横流、被随意摆弄的命运和不断流动的的浮世风情

渡边信一郎在日漫《混沌武士》中虚构了一个情节:悔改的画师菱川师宣坐着小船离开日本前往荷兰,之后他影响了一位伟大画家,而女主角继续去寻找身上带有向日葵香气的男人。

向日葵、荷兰的伟大画家,应该猜出来了,梵高,后印象派三杰之一,菱川师宣,浮世绘的创始人。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浮世绘开山祖师和后印象派集大成者,广而推之,浮世绘、乃至日本文化,对19世纪中叶的法国,是完全覆盖式的影响。

那年间,不了解点日本文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学画画的。

从梵高说起,来巴黎前,作品带一股抑压、阴冷气氛,早年作品卖不出去,生活穷困潦倒,令人纳闷的是,他居然还藏有两百多幅浮世绘作品,还和弟弟一起办了浮世绘展。

梵高《鞋》

梵高是歌川广重狂热粉,发了疯在法国四处旅行,就是为了找有“日本气质”的住所,一直跑到阿尔勒,然后写信给高更,“我发现一个地方,就跟浮世绘一样。”

创作上,有明显受影响的:

梵高《阿尔的朗卢桥》

暗地里致敬的(背后是全是浮世绘作品):

梵高《唐吉老伯》

这类事可多了,塞尚的《圣维克多山》简直就是复刻版《富岳三十六景》,莫奈的《睡莲》组图同样如此,但莫奈疯魔多了。

他在吉维尼(法国小城镇)买房子,建日本桥,修池塘,引流放水,载睡莲:

莫奈《睡莲》

莫奈美术馆仍然有浮世绘作品售卖。他甚至让妻子换上和服,手持扇子做模特:

莫奈《日本装的莫奈夫人》

最后他又以相同构图致敬葛饰北斋:

莫奈《圣安德雷斯的花园》

葛饰北斋《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印象派作家受浮世绘影响如此之大的原因往前追溯:

在意大利求艺的写实派风景画画家柯罗,四年里大大小小画了四百幅,受过新古典派的米夏隆指点,虽然放言自己最喜欢达芬奇,但技法里却很难看出来。

柯罗靠父母的资助生活,喜欢旅行,在不同时间、早晚的山林中,以不同距离观看世界,远近切换,俯仰角度都是他关注的对象,他热衷于户外作画——就像印象派宗师莫奈高呼的那样,“走出画室!”,户外风景和光影效果就是他的代名词,和一群朋友:特瓦永、杜普雷、卢梭在巴比松村一起画枫丹白露森林,后来他们被称为巴比松画派,风与树在柯罗的画里,青白灰蓝盈盈流转,流云、阳光和风被细腻的笔触一一描绘出来。

柯罗正是在旅途中结识米夏隆的:

柯罗《枫丹白露平原上的风暴》

莫奈、毕沙罗、西斯莱、雷诺阿、巴齐耶一众巴黎年轻人把柯罗的技巧奉为圭臬,外出作画,不断旅行,描绘眼睛所见,摒弃幻想。后来他们也成了印象派里最紧密的团体。

与此同时,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四处游历创作浮世绘历史上的最伟大的组画。

在印象派的年轻人成名前,先是马奈震惊了官方,原来还能够这么画?

像浮世绘那样描绘,观察和展现同时进行: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德加是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的簇拥,不断疯狂地从他和安格尔那里学习构图和线条——画无数条线才是真正的素描:

葛饰北斋《士卒英气养图》

德加《盥》

《北斋漫画》其一

德加《起床》

德加《起床》

德加如此称赞:“北斋并不是众多浮世绘作家中的一人,他便是岛屿、是大陆、是世界本身。

德加画了一系列的芭蕾舞女,而芭蕾最初和浮世绘女像最初本就是同一目的——花花公子们的“菜单”。

鼓吹“形体之间只有色差、没有线条”现代绘画之父、后印象派三杰之一的塞尚最初也在努力学习线描:

达芬奇《水之素描》

葛饰北斋《大浪小浪》

同样,欧洲绘画在日本引起共振,受达芬奇《蒙娜丽莎》影响,日本开始出现半身肖像:

喜多川歌麿《吹玻璃喇叭的女孩》

东洲斋写乐《大谷鬼次的江户兵卫》

说来,印象派和浮世绘的艺术追求能够达到如此高度一致,可以大致归结为:

世界绘画发展大多先描绘人物:记录历史场面、歌功颂德,再缓慢转向风景山水,魏晋仕女、唐朝美人随后才被山水花鸟取代,日本浮世绘原是演员画像、歌女特写,随后葛饰北斋的富士山系列、歌川广重的东海道系列真正集聚了大量粉丝——画大家没见过、到不了的、无法随时观看的风景,就像十九世纪大家都通过浮世绘了解日本。欧洲就要晚很多,直到文艺复兴,拉斐尔仍然对画风景没兴趣,米开朗基罗认为风景画是给没能力画人的家伙预备的,由此可以想见柯罗那类风景画家去意大利时的无所适从,但北方的版画已经出现风景了。

艺术中心在转移,之前巴黎的艺术家们会嚷嚷着回罗马,但是19世纪后期,欧洲的艺术家都想去巴黎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所以在那里能够产生强烈、集中的审美重合和凝聚力强的流派团体。浮世绘最早是江户的町人被来往的客人当作“土特产”而风靡全国的。浮世绘画家和俳句诗人一样是旅行创作的,

体现在画作上的是:他们开始画组画,莫奈画《麦垛》和《睡莲》,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江户名所百景》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和《富岳百景》......以往画作的硬朗线条被暧昧、轻蒙的色彩取代,铺叠的风景如时间般侵蚀意气风发的人像,在那里,我们仿佛可以窥见:沧海横流、被随意摆弄的命运和不断流动的的浮世风情。

所以梵高才会在1888年,画出《向日葵》:透视不精通、浮世般的平面感、色彩明亮狂放、向日葵叶片摇曳如火焰,似要引燃画布:

梵高《向日葵》

正是那年,高更答应梵高,去那个如浮世绘般的地方一起生活。两个月后,梵高永远地失去了高更和一只耳朵,接着,他生命的最后岁月如向日葵般在这里燃烧殆尽。

洛阳小流氓
作者洛阳小流氓
7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洛阳小流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