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疯魔,不成活!《霸王别姬》里的五个细节,你看懂了吗?

神经猫与挨千刀 2018-12-20 21:29:53

被《时代》评选为全球百大不朽电影的《霸王别姬》,是华语影史上最不容错过的一页。

电影由李碧华同名小说改编,时序从1920年代走到文革后,跨越50个年头。

故事叙述程蝶衣自幼被卖到京戏班,与师兄段小楼合演《霸王别姬》而轰动北平。段小楼是假霸王,娶了花满楼的头牌菊仙,而程蝶衣却是真虞姬,身陷遥不可得的虚凰假凤情感之中。

透过京戏绝世名伶的身世与爱欲,去诠释中国那段走过民国、抗日与内战的动荡岁月。

从电影成片到现在,25年过去了,为什么中国再也没有出现另一部《霸王别姬》?答案只有六个字:不疯魔不成活。

陈凯歌导演,集合张国荣、张丰毅、巩俐共同演出,疯魔的导演与演员,遇到极好的剧本,遇上中国电影的好时候,不仅戏里戏外都是故事,电影中极富意涵的5个疯魔细节,如今看来,也越发凄绝了。

1. 要命的糖葫芦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霸王别姬》偏偏就在描述妓女与戏子的乱世情义。在影片开头,妓女艳红带着年幼的小豆子(幼年蝶衣),前去投靠戏班班主,班主的一句话:都是下九流,谁嫌弃谁呀?

揭开整部戏无可奈何的基调。

戏班里有一个缺乏天份、老是被打的小癞子,心愿就是一尝街边红艳艳的冰糖葫芦。一日节庆,门外飘荡着五彩缤纷的彩缎风筝,不堪班主长期打骂的小癞子,拐了小豆子逃离戏班。

拿了小豆子的三块大洋买了冰糖葫芦,两个孩子挤进戏厅,台上搬演着《霸王别姬》,第一次看见师父口中的名角粉墨登场,小癞子边看边流泪:这得挨多少打啊。

在回到戏班后,吞完糖葫芦,完结了自己的生命。

想要人前显贵,您必定人后受罪,戏班班主曾说。熬过来的程蝶衣成了当代名角,成为全城拥护的程老板,拥簇的人群之后传来一声冰糖葫芦的小贩叫卖,程蝶衣回头,如同小癞子的幽魂飘过。

2. 一双绣鞋,江湖来去

为了投奔武生段小楼,花满楼的头牌菊仙砸了大钱为自己赎身,把脚上的鞋也拎上桌给了老鸨,光着一双脚来到段小楼的院里,她是那个时代,少数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女性。

穿着红鞋嫁进段小楼家,无奈最后文革时不堪被丈夫批斗,心灰意冷而寻短,走的时候,一双鞋也是整整齐齐摆着。象征她从头到尾,对每个选择的确信而坚定。

还有一双扮演插曲的鞋,是初次见面,程蝶衣扔给光着脚的菊仙的,这双鞋菊仙并没有穿。嫁给段小楼的菊仙,成了蝶衣最痛恨的情敌,但菊仙这个角色最精彩的,却也是她与蝶衣之间,因为爱着同一个男人,而同时存在的对立与理解。

我很喜欢菊仙这种胸怀很宽广的女性,这个剧本写得好,尤其是在她最后对程蝶衣的那种理解,饰演菊仙的巩俐说的,是文革批斗时,菊仙为蝶衣从火堆中救起的那一把剑。

3. 一把剑,最深情的一厢情愿

电影中,张国荣绝美呈现程蝶衣的人戏不分,雌雄同在,一双眼睛目流连而横波,再现一代名角绝代风华。

戏中的一把剑,牵起了程蝶衣的深情与不幸。第一次见这把剑,是程蝶衣与段小楼的《霸王别姬》,在清朝退休太监张公公府邸的初次登台。项羽要是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宰了。我当上皇帝,你也就是正宫娘娘了,段小楼随意的一段话,程蝶衣谨记于心。

在段小楼成亲那晚,程蝶衣怀怒投向戏痴袁四爷的怀抱,带回那把剑,扔给段小楼,程蝶衣才发现师兄已将旧事全忘。

讽刺的是,这把剑唯一被珍惜的时刻,都是在情敌菊仙手上,一次是程蝶衣在抗日之后被控汉奸,菊仙拿着剑去激袁四爷救援蝶衣;另一次就是三人在文革遭批斗时,菊仙拚命从火里救回这把剑,只因她知道这是程蝶衣的性命。

最终,在程段二人最后一次试演《霸王别姬》时,程蝶衣用这自己一厢情愿的信物,终结了生命。

4. 小英雄的石砖头

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主题,导演陈凯歌说。而背叛的主角,就是霸王段小楼。段小楼的乳名是小石头,石砖头是小石头出场时的一大亮点,用额头碎石砖是小石头的拿手好戏,常被他拿来在观众鼓譟、胡闹时震慑全场,把嘘声变成掌声,屡屡奏效。

段小楼曾用这招在花满楼替菊仙解围,也在小豆子在戏园子里惹火重要客人时,秀这一手来转移注意力。然而文革时,段小楼遭批斗,不禁折磨出卖了菊仙与程蝶衣。红卫兵们也拿了块石砖,要段小楼碎,而这一次段小楼终于做不了英雄,没有成功。

5. 虞姬总为霸王勾脸

电影中,总是程蝶衣扮好虞姬,为段小楼勾脸上妆。段小楼娶了菊仙后,师兄弟二人拆伙,上戏前菊仙不顺手地帮段小楼勾着脸,段小楼口里嚷着:师弟说眉要立起来,才好看。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文革时京戏被列为四旧,程段二人被迫穿上扮相游街,段小楼的霸王脸谱被画成了恶作剧的鬼画符,这时完妆的蝶衣款款走来,不疾不徐地拿过笔,帮段小楼细细勾起脸来。

一个勾脸的小动作,不管是在上戏前还是游街前,在程蝶衣手里,总是细细缓缓地来,如同程蝶衣对京戏与爱情的从一而终。

就像两人小时候,戏班班主讲戏时说的: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剑。尔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啊!

小小的程蝶衣,是完完整整地听进去了。

25年过去了,这部政治上没人敢拍的戏,人性上没人想到的戏,也变成虞姬手中的剑,把中国电影挥向高峰,也中国电影斩成断崖。

如今,我不时想起自己初看《霸王别姬》时石破天惊的惊艳感,那时我很高兴,我以为我们终于起步了,但没想到,那就是终点。

又怎能不叫人凄绝呢。

自从发明了电影,人类的生命就延长了三倍——扫一扫,延年益寿

神经猫与挨千刀
作者神经猫与挨千刀
253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神经猫与挨千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