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兔子的头顶上

Pony 2010-05-04 23:03:18
     4月27日晚上和小荷花到德芭,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书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和可爱的店员妮妮打过招呼后,我和小荷花便靠在吧台边挑选着德芭自制的精美的小卡片,小荷花靠过来,递给我一张印制着红花绿叶的卡片,快活地对我说:“这张照片是在我们学校拍的,你记没记着,这是哪里见到过的?”我认真地看了看卡片,又看了看她,她眼里满是花开时的春意。等不及我回答,她迫不及待地说:“这是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前面台阶那里开着的花。”我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春意抱了个满怀,笑着应声道:“是的是的。”

 

   是的,是的吗?我是什么时候见过它们的?好像是三月?不对,四月吗?这一连串的疑惑让我感觉心中有一阵微痒,却怎么也够不着这痒处似的。我都有好久没注意过校园里的花木了吧?还有自然中不息的变幻······

   清晰记得大一刚来到这里时,我会在桂花开的时候告诉最亲密的朋友,我尝到的那一点浓郁微甜的气息,急切地希望对方也能感受到。而现在要是我见到有人这样,我一定会认为这姑娘可真矫情得紧。我一直认为三年的时光,凿去的只是我的幼稚和满脑子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留下的是要用来支撑以后的主干。而这中间总存在着矫枉过正的危险,就像我小时候从头发上拿掉我那花花绿绿的头饰时,绑得很紧的发箍和齿牙很利的发卡使我常常需要以顺带揪下一撮头发的代价来卸下它们。朋友也说我写的东西风格变了好多,似乎一下从极度的感性走到了理性的那一头。也许,只是类似理性。或甚至是,渐变世俗?我越来越不懂了

 

   前天在德芭购得一本乔斯坦·贾德著的《苏菲的世界》,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本哲学书(听上去含义很深刻意义很重大的样子),确切的说,它应该是一部哲学小说。其实这本书我之前就翻阅过,当时没留下什么印象,草草看了几眼,觉得没什么多大意思就置于一旁。当时那情形就像是在戏班儿里跑龙套一样:这场戏的锣点刚歇,几分钟换装,赶着下场戏的锣点,装出另一副声色形态心肠。每个角色对于他来说就是匆匆的过场,心里想的是多跑几场多赚几块钱,哪里能切身体会到舞台人物应该有的心理?我当时浮躁的模样绝对是一小跑龙套的。

 

   一个人心若不静,再美的景色于他也是一片废墟。诚然,废墟也有废墟的美,然而一颗焦躁的急功近利的心哪里会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发掘废墟的美上?或许他只会庆幸为自己刚喝完的可乐瓶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去处。

 

   我害怕自己终会变成一个庸俗、无聊的成年人,所以我无比珍视我现在剩下不多的“非功利性”的并且真正于心灵有益的爱好,比如说越剧,昆曲,文艺片,当然,还有阅读。可是,大三下学期一到,这些东西全都让道给我的考研复习了,我只能挤时间来做这些事。安排在这些上面的时间清瘦得紧, 最主要的是人也已经渐渐变得世俗并且浮躁,很难静不下心来看任何一本书。可奇妙的是,德芭于我有一种神秘的磁场,我总觉着她不是静止的,而是跳动着的,这律动,一定是与我胸口那团东西有着一样的频率,从而产生奇妙的共振。在德芭安宁而快活的磁场中,我仿佛能清晰地听见自己内

心的声音,这长久地被湮没在城市喧嚣中而越来越嘶哑的声音。

    

   所以,当我在德芭看到它亮眼的绿色封皮时,不消待我翻开内页,只是在那封底上轻轻一瞥,那段介绍文字便使我的心微微动了一下。“《苏菲的世界》即是智慧的世界,梦的世界。它将会唤醒每个人内心深处对生命的赞叹与对人生终极意义的关怀与好奇。”

  这本书不难懂,对于我这种从未接触过哲学课程的人来说是极好的。才刚读完头两节的内容,我合上书,闭上眼睛稍作休息,却不自觉想要隐藏嘴角的笑意,生怕被别人发现我找到了宝藏似的。想来真是好笑。

 

   接下来我需要解释一下我这篇文章为什么会有这个看似没头没脑的标题。在《苏菲的世界》里,作者将世界描述成魔术师从他的帽子里变出的一只兔子。因为许多人对于世界的种种有着不可置信的感觉,就像我们看到魔术师突然从一顶空空如也的帽子里拉出一只兔子一般。他说:“所有的生物都生于这只兔子的细毛顶端,他们刚开始对于这场令人不可置信的戏法都感到惊奇。然而当他们年纪愈长,也就愈深入兔子的毛皮,并且呆了下来。他们在那里会觉得非常安逸,因此不愿再冒险爬回脆弱的兔毛顶端。唯有哲学家才会踏上这一危险的旅程,迈向语言与存在所能达到的顶峰。”

   就像呆在兔子顶端的生物一样,孩子们眼中的世界是新鲜而令人惊奇的,而对于大人则不然,也就是居住在兔子皮毛深处的那一群。大多数成人都把这世界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所以,我们常常忽视自然中不息的变幻,生命真正的意义。一言以蔽之:大多数成人已经习惯或者是开始慢慢习惯这个世界。

   当我们成长时,不仅习惯了地心引力这回事,同时也习惯了这世界上的一切。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似乎失去了对世界的好奇心,也正因如此,我们丧失了在孩提时代曾有过的某种重要的能力,这也是哲学想要人们恢复的一种能力。因为在我们内心深处,有某个声音告诉我们:生命是一种很庞大的、什么的存在,这是我们在学会从事这样的思考前都曾有过的体验。

   两千多年前,一位古希腊哲学家认为,哲学之所以产生是因为人有好奇心的缘故。他相信,人对于活着这件事情非常惊讶,因此自然而然就提出了一些哲学性的问题。哲学家从来不会过分习惯这个世界,对于他或者她而言,这个世界一直有些不合理,甚至有些复杂难解、神秘莫测。我们需要哲学家,不是因为他们可以为我们选拔选美皇后或告诉我们今天蕃茄的最低价。哲学家们总是试图避开这类没有永恒价值的热门话题,而努力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永远“真”、永远“美”、远“善”的事物。

   这是第一次,我深深感觉到哲学是如此有魅力的一门学科,它帮助我们重回兔毛的顶端来看待和思考整个世界和人的生命,这远比广受人们关注的诸如“xx门”之类的新闻重要得多。以前我总对哲学有着诸多误解,可能是跟我们的教育一开始就把马克思那套理论搬上来,再冠之以诸多的“中国特色”陈述(诸如建设社会主义之类的)做法有关。一个国家成型以后,与之相关联的所有知识和智慧都无可避免地会沦为这个国家的菜谱,凭它去选择合自己胃口的那些,那些不合胃口的,统统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们自然无缘得见。这本书以小说的形式,通过一名哲学导师向一个叫苏菲的女孩传授哲学知识,揭示了西方哲学史发展的历程。由前苏格拉底时代到萨特,以及亚里士多德、笛卡儿、黑格尔等人的思想都通过作者生动的笔触跃然纸上,并且还加上了当时的历史背景来解释,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应该是没有门槛的。我本身不具备任何哲学方面的知识(除了政治应付考试的那一套),读来并不很费劲。因为这本书不是在探讨哲学上的某一特别思潮或历史,而是尝试对每一派别做概论式的介绍,并说明它在今日的地位。可以说是一本集"学术界一般看法的摘要录"。读完这本书应该能对整个西方哲学史有一个框架式的粗略的了解,就相当于是你在一个好老师的课堂上学习了一门有趣的选修课一样。

      

    回到我要说的主题上来,我在自己正朝着兔子温暖舒适的皮毛深处向下滑时,而被一个力量中途拦住,将我往兔子的头顶拉,启发我去以仿佛乍见的眼光来打量这个世界,而不是变成一个没有感觉,无动于衷的大人。这也是我的愿望。

   看到德芭可爱的店员们的豆瓣,我总是会被惊喜和感动包围,他们总能发掘身边细小的美好,用或活泼或理性的文字向读者传达着兔毛顶端的风景。这次提笔写些东西也是受到其中一些启发。只是有大概半年没有写过东西,实在是笔拙得紧。还有我亲爱的小荷花,谢谢你带我去这间美丽的书店,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情景。关于德芭,下篇再续······
Pony
作者Pony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添加回应

Pon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