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来最刺痛的青春片:我们终于活成了听话的狗

一条 2018-12-20 15:43:54

这部尘封了5年的片子,终于重见天日

电影《狗十三》,被誉为十年来国产电影里最好的青春片,先后斩获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国际评委会特别推荐奖、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尘封5年后,今年12月终于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

电影讲述了一个13岁女孩的成长故事,她得狗、丢狗、找狗并且又获得了一条狗,整个过程她都处于无力的被动地位,大人们掌控、规划了她的生活,想要顺利长大,唯有安静服从。观影后许多人都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人们在片中看到了自己的青春真实的影子。一条请来了导演曹保平和编剧焦华静,听他们讲《狗十三》创作背后的故事。

自述 焦华静 编辑 石鸣 徐聪

电影《狗十三》,2013年拍摄完毕,之后音讯全无。直到今年12月7日,121分钟无删减版终于在影院与观众见面。

5年来,影片关注度一直不减,上映前豆瓣已有6000多条评论,评分8.4分。片名为《狗十三》,讲述的是一条狗和一个13岁女孩的故事。

女主角李玩(张雪迎饰)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小孩。父母离婚,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爸爸(果靖霖饰)和后妈又生了一个儿子,不知道怎么告诉女儿这个消息,决定先隐瞒。为了安抚李玩的情绪,爸爸给李玩买了一条狗。

李玩一开始并不愿意接受这条狗。可是当她发现小狗和她一样可怜、“没人要”的时候,她接受了小狗,并且和小狗建立起了感情。

就在这时,小狗不小心被爷爷给弄丢了。大人觉得是平常事,哄哄就过去了,李玩却伤心欲绝。家人觉得不能理解,为了解决这个麻烦,就又买了一条狗,并且集体哄骗李玩说,这条新狗就是她丢了的那条。

李玩拒不接受,与家人的冲突越来越激烈,最后招致爸爸的一顿暴打。暴力之后,李玩终于屈从于成人世界的秩序,开始扭曲自己的个性,学着去接受成人社会的谎言和规则,变成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英文片名叫做《Einstein and Einstein》(爱因斯坦和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是片中李玩给小狗取的名字,因为她爱好天文和物理学。这个片名可以说更直接地揭示了李玩和她的小狗的命运相似性。

影片没有以往青春题材电影中惯用的堕胎、叛逆、离家出走的狗血剧情,讲述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琐碎片段。却极其真实地拍出了一个13岁小女孩在成长过程中的挣扎,向观众展现了一个自由的灵魂如何被强迫、被规训的惨痛过程。

片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爸爸打女儿的那一场戏。这场戏血淋淋地展示了家庭暴力,在拍摄中曾经差点被拿掉。

许多人在看过电影后,都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狗十三》被称为国产电影十年来最好的青春片。有人说,这是中国版《成长教育》,是中国人自己的“青春残酷物语”。

曹保平导演

导演曹保平,华语犯罪类型电影的领军人物,以风格冷硬著称,代表作有《光荣的愤怒》、《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等。

2010年,他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答辩上看到了《狗十三》的剧本,受到了很深的触动,决定把它拍出来。

他把《狗十三》定位为“另类青春片”,“其实我拍摄时并没有拿它和其它青春片对标。它不是在讲青春的那点儿事,它是讲通过青春折射出来背后,这样的社会或是一个文化传统下面,我们经常会忽略的那些东西。”

《狗十三》放映会

提及为何五年之后才上映,曹保平回答说:“我在等这一批80、90后的观众成长,成长成一批能够看懂这个电影,或者喜欢这个电影的观众的时候,我再把它拿出来,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

在很多放映会上,他问年轻人,会不会带自己的父母来看这部电影?他们会喜欢这部电影吗?

许多观众的回答是:“不喜欢,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嘴脸”。

“在中国社会的家庭结构里面,随着年龄的增长,子女和父母之间曾经的阴影会慢慢弥合、遗忘,甚至会慢慢地原谅。但我们不是通过沟通的方式,我们是通过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把它咽下去。这种和解,导致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

你可能只是因为你自己也为人父母,于是可以体谅一部分东西,但是曾经留下的伤痕并没有完全消失,其实它还在。”

在视频采访曹保平导演之外,我们还请来了《狗十三》的年轻编剧焦华静。她根据自己的成长经历,写成了这部自传性质的剧本。以下是她的自述:

《狗十三》编剧焦华静

解剖一颗情感的肿瘤

《狗十三》是我的本科毕业作品。可以说,我用这个剧本分享了我成长中印象最深的故事。

所有故事的生发都来自我自己小时候养的一条狗。它无征兆地来,无征兆地丢,无征兆地又出现一只长得不一样的狗,大人们非让我说就是它,找到了……我不承认就是让大家下不来台。

这个过程中,每个成年人有各自的推波助澜,背后都藏着自己的立场,但没有一次有人问过我的态度,更不要说感受。

那时候很多疑问和复杂的感受交织在一起,囫囵吞枣咽下去了。等到了大学时代,生活平静下来,这些东西开始反刍。

剧本的准备期比较长,在大三上课时候想到什么会在笔记本背面写下来,或者写别的剧本过程中也会突然想到什么。

但正式的大纲只写了一晚上,写完整个剧本也就十来天。那是我体力最好的时候,专注时间非常长,激情写作效果显著。

创作时萦绕我的,就是当时复杂的疑问和感受交织在一起的氛围。没有理性地想要取材或什么的,只是想把当时那种强烈的感受复刻下来,做成标本。

因为我觉得这个感受背后的很多成人角力是有问题的,在我当时就知道。就像很多肿瘤会被作为医学标本留下来供人学习,情感的肿瘤也是一样吧。

《狗十三》的诞生

我和曹保平导演的合作,其实先是《狗十三》,然后才是《烈日灼心》。

剧本原名叫《爱因斯坦和爱因斯坦》,是两条狗的名字。后来这个名字不被允许通过,导演取了《狗十三》。我个人对这个片名没有感觉,觉得导演高兴就好。

拍摄时,整个剧本没有被修改,只有少部分的删减。一些是因为长度,原剧本的确过长;一些是表演没有达到导演的要求,被剪掉了。

还有一场戏是李玩李堂游泳,李堂抑制不住荷尔蒙,脱了泳衣裸泳,演李堂的小演员不愿意拍,就也没有了。

遗失的部分都是一些针脚细密的细节,在叙事层面不伤及骨干。

片中那场家庭暴力的戏,当时果靖霖老师很抵触,他说他不打女人,更别说是小女孩。我觉得道理很简单,你不打,有别人打。你在演一个打女人且打小女人的人,就该打。

其实重要性很明确,一打一道歉,一动一静两下压住李玩,让她彻底认输,接受第二只狗就是爱因斯坦。

电影里有很多我的东西和导演的东西在拉扯,例如方言的问题。剧本里写的是,父亲和女儿说话是普通话。普通话是父亲和女儿之间一条私人的桥梁,一切伤害和爱只有站在这座桥上才能到达彼此两端。

但是探班现场我看到父亲对女儿说陕西话。后面我提出能否重新配台词,被否决了,这是一个遗憾。

但是总体而言,《狗十三》是一个对剧本一字未动,但看到成片,仿佛看到另一个好故事的好例子。

就好像一个女孩子被剪了头发、穿上男装。

这故事里都是小孩,没有大人

我很同情影片中的大人。原剧本里其实还有更多的同情,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枝杈里被别人错误地爱着。错位一定是相互的,不会只有一方。

因为各种原因,也有导演的意志,故事最后聚焦在李玩一个人身上。但我同情里面的每个人。每个被错位对待的人都是一个结果,顺着结果可以想得到原因。这故事里都是小孩,没有大人。

右一:李堂

人和人之间,没有比较级

堂姐李堂比李玩更迅速地识破并接受了大人的谎言,她们俩的区别其实不是成不成熟,而是较不较真。

人和人侧重点非常不一样,一群朋友聊天之中也会有人就是喜欢辩论,有人要拼命圆场,这里面没有比较级。

片中隐约也透露了重男轻女的社会现实。传统社会认为,男孩比女孩更重要、更有价值。我经历过一些重男轻女的对待,很困扰。

然而,一胎政策让我同代的每个家庭之间相互隔离。一些受到良好对待的女性朋友,完全无法想象其他家庭会因为性别问题区别对待孩子,我觉得这才是有趣之处。

为人父母,说到底是个能力问题

早几年我对父母比较严格,认为为人父母,你就要负责。

现在比较松弛了,觉得家长怎么面对小孩,说到底是个能力问题。和做饭不好吃一样,有人就是做不好家长,也懒得学,后面肯定要偷懒。

我现在如果重做小孩,会对这样的大人忍让一点。毕竟每个年龄段都有差生,人的能力参差不齐。如果你的父母不怎么会当父母,做小孩的就多担待一点。父母自己知恩图报就好了,反之亦然。

现实例子里最强烈的感受,是在受到父母尊重的环境里长大的人,成年后情绪最稳定,普遍对人对事更柔和,工作更有责任心,对伴侣更专一。

他们在长久找不到另一半时,常常保持单身,甚至到三十岁还是母胎单身,我猜原因主要出在儿时关爱饱和,成年后对情感没有太多渴求。

成长就是你停止发问的那一刻

我从很小就是不提问的人。

我很理性地打理了我的青春期,过得很丰富,交到了这辈子最好的几个朋友,找到了后面喜欢的工作,干了些很疯狂又很傻的事,且没耽误学习。基本上没落下什么,感谢我自己。

我想“成长”就是你停止发问的那一刻。原来你以为成年人都知道答案,但不告诉你。

有一天你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答案,甚至听不懂问题。突然会很心疼他们,然后自己去想办法获得答案。

一条
作者一条
471日记 47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一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