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人尽皆知的《理想国》,究竟在说什么?

我是一只小小鸟 2018-12-19 20:21:09

转载自知道人文微信公众号

英国哲学家怀特海曾说:一部西方思想史不过是对柏拉图的一系列注脚。而在相当大的意义上,其实一部西方思想史正是对《理想国》的一系列注脚。这部深刻决定了人类思考方式和生活形态的巨著,堪称西方文明的“压舱石”。什么是善、什么是美,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好的生活方式、什么是最优良的政治……几乎所有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我们都必须回溯到《理想国》的讨论中。在这本书里,柏拉图为我们展现了整个世界,以及世界之外的世界……

《理想国》这本书有多重要?我觉得不妨这么说,在我们所选的100本书中的全部西方经典,我们假如要说单单某一本书,是整个西方文明最重要的经典,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其他书可能都没有这个资格。我说《荷马史诗》是最重要的,那可能有些人就不以为然;我说莎士比亚是最重要的,那也不好说圆过去。但如果我说《理想国》是最重要的,别的都比不上,那这个恐怕就没有多少人能反对,不管什么背景、什么立场,那你都得承认,《理想国》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一本书。 我们再打一个比方,如果说《荷马史诗》构成了整个西方文明的“源头”,那《理想国》呢,就是这条西方文明的“三峡”。经过这道三峡之后,西方文明才真正成为了浩浩荡荡、一泻千里的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江。同样地,如果有同学问我,老师这100本书实在还是太多了,能不能中西方各挑出一本来,我非读不可的。那如果一定要这么“百里挑一”的话,我想中国经典是《四书》,西方经典那就是这本《理想国》。假如你说你大学四年太忙了,什么书都看不进去,只能看一本书,那我也推荐你、希望你看的是《理想国》。 那为什么这本书这么特殊呢?原因一言难尽,不过我们可以先首先有个概念:那就是《理想国》是柏拉图的整个思想的集大成之书。几乎柏拉图所有的重要学说,我们都能在《理想国》里看到,包括他的灵魂学说,他的政体研究,他的伦理思想,他的诗教观点,他的形而上学,他对当时许多现实问题的看法,一一囊括其中。 我们基本上可以透过《理想国》来了解柏拉图的全貌,我们读其他任何一篇柏拉图的作品,都需要把它放在和《理想国》加以对照、加以比较的语境里。20世纪著名的英国哲学家怀特海说,“整部西方思想史就是一系列对柏拉图的注脚”,那么在非常大的意义上,我们把这句话也可以改写成“整部西方思想史,就是一系列对《理想国》的注脚”。 那么大家就要问了,这本书真的这么伟大?它是讲什么的?《理想国》,是不是讲理想的,做人要有理想?还是说,它像莫尔的《乌托邦》,或者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一样,是个架空的科幻小说,讲了一个完美的理想国里的故事?都不是。其实,这是这个书名《理想国》给大家造成的一种普遍的误会。我们就先来说一说这个书名的问题。 《理想国》这个书名的希腊语叫作politeia,那么这个词是从哪个单词来的呢?是polis,城邦这个词。这个词其实我们很熟悉,英语单词里比如“政治”,有politics,political,还有police警察这样一系列单词,那么都是从这个古希腊单词“城邦”polis变过来的。politeia是给polis加了一个后缀,变成了它的一个派生名词,那是什么意思呢?字面上说,就是“关于城邦的事情”。 那什么是关于城邦的事情呢?我们想想,一个城邦都有什么,它有自己的人口、土地,对吧,它还有自己的地理环境、文化风俗、历史传统、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以及政治制度,这些合在一块,差不多就是一个城邦的全部,这就是politeia这个词的含义。我们把它统称起来,给了一个说法,叫做“政制”,作为politeia这个单词的翻译。 但是我们要清楚,这个“政制”不仅是指政治制度这一个方面,它包括了上面我们所说的这个城邦里的风俗、信仰以及人民的生活方式。而在古希腊人那里,政治制度与人的生活方式之间是密不可分的,有什么样的政体,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民。而这也正是《理想国》中探讨的一个关键问题。 所以说,politeia这个书名,直译的话就应该叫做《政制》,或者复杂一点,《城邦政制》。书名中是完全找不到“理想”这两个字的。因为在这本书里,涉及到了各种政体的比较,评选“最佳政体”的问题,哪种政体是最好的,所以在近代引进中国的时候,译者就把它意译为了《理想国》。 到了近几年,许多学者都有提出,这个书名实在是太跑偏了,给人造成了错误的印象,于是也有新的译法将它称为《王制》,那这个就有点复杂了。总之,《王制》也好,《理想国》也好,说的都是这本书,而这本书politeia的含义,就是“城邦政制”。 2 用“333341”这六个数字串联整个《理想国》 既然“城邦政制”几乎是一个无所不包的概念,那么这本书将所有这些内容都有涉及到吗?答对了,还真有。 柏拉图的全部作品都不是论著,也不是小说,而是比较接近戏剧的“对话体”。那么大部分柏拉图对话,都比较短小,不会很长,翻成中文,普遍在两三万字左右。所以我们看市面上柏拉图的书,比如《会饮》啊,《泰阿泰德》啊,《蒂迈欧》啊,基本上都是薄薄的小册子。但是《理想国》是个例外,这本书一共分为十卷,非常的长。今天翻成中文,我们以我们推荐的王杨译本来说,接近50万字,是一部长篇小说的体量了。 我们国家现代有一位著名的翻译家王太庆先生,今天我们能买到他翻译的《柏拉图对话集》这一本书,但是他没翻译完,只翻译了大概七八篇,为什么呢?原来王太庆先生发愿要译柏拉图的全集,把所有他的作品都译出来。然后前面推进得都很顺利,一篇一篇的都攻下来了,结果到了《理想国》,因为《理想国》实在太长了,译不动了,只译了两卷,王先生就很遗憾地就去世了。 《理想国》是不是柏拉图最长的作品呢?还不是。柏拉图最长的作品,是他晚年撰写的《法律篇》,也称为《法义》,比《理想国》略长一些,这两本书双峰并峙,如今认为,分别代表了柏拉图在中年他的全盛期以及老年他的总结期的思想成果。所以在《法律篇》里面,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和《理想国》不太一样的说法,或许是柏拉图对他之前思想的一定修正。我们在这一期“知道经典”中,先来介绍更出名的《理想国》;如果明年我们继续开“知道经典”第二期的话,可以再和大家来说一说《法律篇》。 《理想国》分成十卷,但这十卷应该不是一次性直接写成的。大概来说,它是分这样几块: 第一块是第一卷,可能是柏拉图之前单独写成的一个短篇对话,就叫《忒拉叙马霍斯篇》,后来放进了《理想国》里来,它是全书的一个引子,也相对比较独立。 第二块是二、三、四卷,这三卷是一个整体,苏格拉底和格劳孔集中探讨“什么是正义”的问题。 第五、六、七卷是第三块,在第五卷的开头有一次突转,话题被引到了另一个问题上,那么这三卷主要探讨的是“哲学”和“哲人”的问题,非常著名的“洞穴喻”,就出自这个部分。 第八、九卷又是一块,主要进行的是“政体比较”,探究“最佳政体”的问题。所以我们说,用“探究什么是最优良的政体”这句话来概括《理想国》全书的主题,是不够合适的,因为严格来说,只有这两卷在实际探讨这个问题。 最后,第十卷是一块。第十卷也非常特殊,和第一卷一样,它也具有比较大的独立性。 大家听完这个整体结构,肯定会觉得晕,这第几卷和第几卷,我哪哪知道它谁跟谁啊。不过不要紧,在这里,我尝试用另外一种方法,来帮大家把《理想国》给整个串联起来,我们用“333341”这六个数字,就可以掌握它的核心关键词:“三问正义”“三个城邦”“三次浪潮”“三大比喻”“四种政体”“一个神话”,合起来,“333341”,我们记住这个数字,知道这六个关键词,就能把握住《理想国》最核心的脉络和最主要的内容。 我非常想在今天的课程里,把这几部分内容都一一和大家介绍明白,大家听完就知道这本这么耳熟能详的书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经过几次尝试,我发现这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单课的时间有上限,不能给大家造成比较大的学习压力。所以我只好走马观花,浮光掠影一些,简明扼要地把它们过一过。不过大家也不用觉得遗憾,我们可能很快就将开出专门的“《理想国》导读”的小课,或许是7天,那样就可以很从容地帮助大家掌握它的内容了。 3 三问正义 我们先来说一说《理想国》的开头。《理想国》的第一个词是kateben,意思是“下到”。什么叫下到?全句是“昨天我和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起下到比雷埃夫斯港”,汉语的语序,不可能把动词“下到”放在开头,但是希腊语是可以的。 这个“下到”,很有深意,比如,它让我们会想到《奥德赛》里的“奥德修斯下到冥府”的故事,事实上,我们能在《理想国》与《奥德赛》之间找到许多微妙的呼应之处。这里的“我”,是苏格拉底。和其他柏拉图作品一样,柏拉图是隐身的,主角都是他的老师苏格拉底。 那么这个“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是谁呢?这就更有意思了,他就是柏拉图的二哥,是个真实人物。后面紧接着还会出场另一位主角,阿德曼托斯,则是柏拉图的大哥,他们三兄弟,都是阿里斯同的儿子。比雷埃夫斯港是哪里呢?是雅典的海港,离雅典不远,类似于东京和横滨,或者北京跟天津的这种关系。 苏格拉底带着格劳孔,到这个比雷埃夫斯港做什么呢?去看一场演出。说话的这个时候,演出已经结束了,他俩就准备往回走了。但是这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另一队人望见了他们,领头的叫珀勒马库斯,以及格劳孔的哥哥阿德曼托斯,还有其他一些小跟班。 珀勒马库斯是个挺霸气的年轻人,他瞅见苏格拉底和格劳孔,就站过来说,老苏啊,你瞅瞅,你们人多我们人多啊。苏格拉底说,我看你们人多。你想走是吧,可以,要么你干的过我们这么多人,要么你就别走。 于是就这样,苏格拉底就被“劫”到了珀勒马库斯在比雷埃夫斯港的家里,准确地说,是他爹的家里。他爹是谁呢?叫克法洛斯,是一位外地人,但是来雅典做生意,做得挺成功,知名商人。在家里呢,也已经有了一些宾客,但是这些人在后面基本上都一句话也没说。大家就纷纷坐下,围拢起来,准备听苏格拉底和大家高谈阔论,讲一讲人生的经验。这就是我们说的《理想国》的第一个关键词:“三问正义”。 那这么多人来了,首先,东道主要过来说两句,致个词,也就是这位年老的大商人克法洛斯,他先出来跟苏格拉底唠嗑。他说老苏啊,我现在年纪大了,贪生怕死,老是觉得内心不安,很是忧虑,所以你说什么是正义啊?我觉得正义就是“欠债还钱”,谁也不亏,谁也不欠,一身轻松,老苏你说是不是?这就是给正义下的第一个定义。 那苏格拉底就说了,你这个定义恐怕有问题。但是呢,还没说上几句,克法洛斯就觉得自己招架不住,找了个借口就开溜了,给儿子珀勒马霍斯说,来来来,我不聊了,你代表我接着跟苏老师掰扯掰扯。 珀勒马霍斯,正如我们刚才说的,这么一个刚强好勇、作风霸道的人,他就给正义下了第二个定义:正义就是“扶友损敌”,认清是非,要讲义气,对我的朋友要像阳光一样温暖,对我的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这就是给正义下的第二个定义。但是又被苏格拉底两句话给问倒了,你怎么能真的知道谁是你的朋友、谁是你的敌人呢?比方说万一有人,他假装对你好,其实在害你,但是你被蒙在鼓里,那你对他好还是不好算正义呢?这珀勒马霍斯脑筋比较粗,哪想过这么复杂的问题,所以也不到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这时候,客厅里的另一位宾客,忒拉叙马霍斯,实在忍不住了,他就站了出来,接着来大战苏格拉底。各位注意,忒拉叙马霍斯和前边两位就不一样了,克法洛斯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生意人,珀勒马霍斯只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小伙子,他们都是业余的,但是忒拉叙马霍斯可是专业的,他是一位职业智术师,专门教人修辞、论辩、演说这些知识的人。那么苏格拉底可以说遇上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我们听听,忒拉叙马霍斯给正义下了一个怎么样的定义呢?他下了一个在他看来无懈可击的定义: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正义不是谁怎么说哪好哪坏,正义就是谁强谁有理,胜者即是正义。大家一听,哎呀好像挺有道理,这你怎么驳呢?最后,苏格拉底用了一连串巧妙的招式,一步一步把忒拉叙马霍斯绕到了坑里,最后让他自相矛盾,无地自容。这个论辩的过程是非常有意思的,不过在这里我们就没法复述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找一本《理想国》的书,看看自己能不能不被绕进去。 以上,就是我们说的第一个部分,“三问正义”,是《理想国》第一卷的内容。这一卷在内容上相对比较独立,而且主要的对话发生在苏格拉底与忒拉叙马霍斯之间,所以被认为可能原先是单独的一篇对话。 总之,这一卷构成了《理想国》全书的开头。我们看到,苏格拉底虽然三次推翻了其他人给正义下的定义,但是他自己还并没有给出一个对于正义的准确说法。那么接下来,苏格拉底就要从事这项艰巨的工作。 4 三个城邦 接下来,就转入了苏格拉底和格劳孔、阿德曼托斯,这两位柏拉图的兄弟的对话,后面九卷,都是他们三个人在聊天。在场的其他人,就几乎再也一句话没说过。格劳孔和阿德曼托斯,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可以说是“一阴一阳”:格劳孔给人的感觉比较像子路,他是那样一个勇敢的、英俊的,但是有一点点莽撞的血气方刚的一个青年的形象。而阿德曼托斯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温和、比较儒雅,是一个聪明内敛的形象,可能比较像子贡。 那么格劳孔就不悦了,苏格拉底啊,刚才人家说了那么多,你都说不对,给人家怼回去了,那我现在就问问你,到底什么是正义,我们把这话说清楚,说不清楚,你别走,咱们今天晚上啥事也不干了,就说什么是正义。于是他们就整个聊了一晚上。 于是接下来,苏格拉底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叫做“大字和小字”。苏格拉底说,我们现在探讨的正义是个体灵魂的正义,就是个人道德层面的正义。那么如果在这个层面上我们探讨不清楚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先把眼光放的大一点,去探讨一下城邦层面的正义? 什么是大字和小字?这是一个比喻。我们有人说远处墙上有一个字,这墙上我有一个字,我看不清,然后现在我拿一个放大镜去看这个字,我就看清了,一个是大字,一个是小字。两个字是一样的,大字和小字是平行的,但是我看不清小字,我可以去看大字,我看到了大字就看到了小字。 所以他拿这个例子来比喻灵魂的正义和城邦的正义。就是说我们现在在个体层面上探究什么是正义,估计怎么掰扯也掰扯不清楚,那我们不如先看一看大字,城邦的正义。如果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城邦的正义,我们可能就明白了什么是灵魂的正义,他就做了这样的一个类比。 其实整个《理想国》的结构,就是建立在第二卷的这个“大字和小字”的类比上的。这两门学问,灵魂的正义发展出来的,是所谓的伦理学,而城邦的正义发展出来,就叫做政治学。 而我们知道,这在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那里,就构成了他的“实践智慧”这个部分最主要的两门学问。而以后我们还会专门再介绍亚里士多德的这两本书,《尼各马可伦理学》和《政治学》。不过在柏拉图那里,城邦的正义和灵魂的正义,政治问题和和伦理问题,二者是合在一起讲的。 那么接着他们探讨城邦的正义,怎么来探讨呢?苏格拉底说我们构建一个“言辞中的城邦”。我们现在要探讨什么是城邦的正义,那么我们最好是从起源开始探讨。什么是城邦的起源?我们就在话语中想象一个城邦的起源,我们通过言辞构建起来一个城邦的历史。这样的话,我们或许就能明白什么是城邦中的正义。于是他们就先后在对话中虚构了一个城邦从起源到发展的演变史,先后构建了“三个城邦”,这就是接下来2到4卷里的内容。 首先是基础的城邦。城邦是一个政治共同体,是一群人共同生活在一起而组成的。那么人为什么要生活在一起呢?那是起源于人的自然需要。人生在世,基本的需要是衣食住行对不对,但是你要一个人自己过,完成全部这些需求,那你可累死了,你得自己种粮食,你得自己做衣服,你还得自己盖房子,这才能满足你最基本的生活需要,那人人都不是“十项全能”。更好的办法是什么呢?是大家住在一起,有分工,我专门负责种粮食,你专门负责做衣服,他专门负责盖房子,对不对?所以,城邦起源于人的生存的自然需要,基于劳动分工而形成了最初的城邦。这个最初的城邦就这样被他们在言辞中创建了起来,其中只包括“三种人”:农夫、织工和建筑师。 但是大家想想,只有这三种人,对于满足人的所有生存需求来说,依然是不够的,举个例子,万一你生病了怎么办,你还得自己给自己瞧病吗?所以说,基础的城邦还必须扩大,社会分工还要更进一步细化。我们还得有一个医生,还得有一个鞋匠,衣食住行,行你得有个做鞋的人,我们还得有一些木匠、铁匠这样的工匠,比如说给农夫提供劳动工具。再下来呢,可能还有一些东西,比如说稀缺资源,在你这个城邦里是没有的,但是别的城邦有,那你就还得跟别的城邦去打交道,这就需要商人。最后,还需要一些劳务人员,杂工,承担一些体力劳动。那么到这里呢,苏格拉底和阿德曼托斯觉得就差不多了。这是第二个城邦,叫做健康的城邦。 但是到了这里,格劳孔就出来说了,你们这个城邦不行啊,你们这是一个“猪的城邦”,生活简直是太单调了,一点意思没有。你们构建这个城邦的时候,是“光吃干饭,没加佐料”。苏格拉底说是是是,那咱们得构建一个奢华的城邦,把这些个职业都给它加上:猎人、艺术家、诗人、歌手、演员、舞蹈家、合同承包商、各种手工艺者、佣人、教师、奶妈、保姆、理发师、厨师、烹调师……这些千奇百怪形形色色的,那都得有。于是,这就有了第三个城邦,叫做“发烧的城邦”。 这就是我们在《理想国》中看到的第二个部分,“三个城邦”。其实,很像今天我们玩得“模拟城市”游戏。 5 三次浪潮 大家或许会注意到,在这三个城邦当中,有一个职业在前面一直没有被我们提到,那就是军人。到了这个“发烧的城邦”的时候,这个城邦的生活就已经相当丰富、相当奢华了,也积累了相当多的财富,那么,就要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万一有别的城邦过来抢劫怎么办?于是,就需要一支强大有力的军队,换句话说,有一个城邦的护卫者阶层。所以在接下来的部分,苏格拉底转入了关于“护卫者的教育”的讨论,这部分就是著名的“柏拉图删诗”的段落。 苏格拉底说,我们怎么教育好这些护卫者?要靠两手抓,一手是体育教育,强身健体,让他们武力高强,这没得说,另一手是音乐教育,还要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三观”,对人民绝对忠诚。那么苏格拉底就说,在我们如今流传的荷马、赫西俄德这些诗人的作品里边,充满了太多不健康的内容,比如诸神之间的猜疑、嫉妒和色情,英雄们的嗜血、杀戮,这些能教好我们的下一代吗?是不能的,所以我们必须“删诗”,好好改造改造我们的教材。在思想史上,这被视为挑起了“诗与哲学之争”的标志。 经过了这样一番迂回的讨论,到了第四卷临近结束的时候,苏格拉底带领格劳孔和阿德曼托斯,终于给正义找到了一个定义。正义就是城邦和灵魂中各个组成部分的和谐。什么意思呢?城邦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居于上面的管理者,居于中间的护卫者,和居于下面的普通民众,这三个阶层处于正确的关系当中,管理者治国理政,护卫者保家卫国,普通民众勤于生产,大家各得其位,各司其职,这就是城邦的正义。 同样,个人的灵魂中同样有三个组成部分,居于上面的是理智,对应于城邦的管理者阶层,居于中间的是血气,我们在《美狄亚》中介绍过这一概念,对应于城邦的护卫者阶层,居于最下面的是欲望,对应于城邦的普通民众阶层。灵魂中的三个部分,同样需要处在一种正确的关系中,理智,支配人的灵魂,血气,引导人奋发图强,欲望,则在理智和血气的严格监督下,被限制在合理的范围内。那么这就是灵魂的正义。所以到这里,第四卷结束,“什么是正义”的问题,其实就已经迎来了一个比较圆满的回答。 但是为什么全书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呢?原来在第五卷的一开头,阿德曼托斯又突然向苏格拉底发难,说苏老师啊,你刚刚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你把它绕过去了,就是关于女性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事关重大,不能等闲视之,你最好再讲一讲这个问题。在这个地方,被苏格拉底打得七晕八素,前面一直沉默的忒拉叙马霍斯也出来起哄,说是啊是啊,老苏,这个问题你可得讲讲。然后他就继续沉默过去了。 于是从这里开始,就进入了我们说《理想国》的第三个关键词,也就是第五卷的内容,“三次浪潮”。所谓“三次浪潮”,指的是刚才他们构建的这个理想城邦,将会面临的三次重大考验,一浪高过一浪。这“三次浪潮”分别是:男女平等、共产共妻和哲人王。 首先,苏格拉底讨论了有关男女平等的问题,妇女同样应该接受同样的体育教育和音乐教育,男人和女人在城邦中原则上地位平等,这是第一个浪潮。紧接着,苏格拉底说,我们还应该实行妇女和儿童的公有制,拆散自然的家庭,安排公婚,子女由整个城邦共同抚养。这是第二个浪潮。最后,一个理想城邦必须由哲人来统治,这是实现这个城邦幸福的保证。这是第三个浪潮。 在整部《理想国》中,“三次浪潮”刚好处于最中间的位置,是整本书的高潮,也是历来为人们所争论最大的部分。之所以会产生这样大的争论,主要是取决于我们怎么判断柏拉图写作这“三次浪潮”的态度。换句话说,柏拉图到底认不认同这三次浪潮。 第一种看法,是把这三次浪潮就看做是柏拉图自己的政治学说,是他的理想城邦的建设蓝图,他所设想的这么一个“理想国”,就是一个男女平等、共产共妻、最后是一位伟大领袖、一位哲人王来统治的。于是,在20世纪特别是“二战”以后,以卡尔·波普尔为代表的一批美国学者,就对柏拉图发起了极为尖锐的批评,他说你柏拉图搞这么一套鬼东西,简直是极权主义、共产主义的鼻祖,是两千多年来最黑最黑的幕后黑手,贻害无穷! 但是这种看法,未免把柏拉图就看得太简单了,把《理想国》看得也太“理想”了。实际上,在第五卷中的这三次浪潮,不仅未必是柏拉图心中构想的理想城邦,甚至恰恰相反,是柏拉图对世人提出的一种警告,一种预言。 理由何在呢?在这一卷的文辞中间,苏格拉底明显使用了一种相当不同的语调,这种方式被称为“苏格拉底的反讽”,他是整个在用反讽的语气,讲述这个理想城邦的构建的。那么换句话说,苏格拉底在这里是指出,任何一个政治共同体在达到这个步骤以后,它都会面临着一种潜在的危险。这种危险,在根本上来自于人的政治狂热。 人们总会试图用一些看起来非常美好,非常有道理的学说,试图不切实际地改造现实政治,把人间改造成为一个玫瑰色的梦幻般的乌托邦。但恰恰相反,这种政治狂热最终往往给城邦带来巨大的危险甚至是灾难。在经过了戏剧性的20世纪的今天,柏拉图在两千多年前的这种预言或警告,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6 三大比喻和四种政体 不管“三次浪潮”是柏拉图的真心还是假意,还是真真假假、真假参半,《理想国》的讨论都进入到了一个更深刻的维度:关于哲人、哲学及其在城邦中的位置。在接下来的段落,苏格拉底讲述了哲人的特征、哲人的职能,以及对于哲人的培养和教育、哲人所要经历的学习过程。那么在这一部分,就进入了我们说的下一个关键词:“三大比喻”。 “三大比喻”,首先是“太阳喻”。柏拉图用太阳和可见实物之间的关系,来比喻“美好”本身和美好之物的关系。我们能够看清各种各样的东西,这是因为有着太阳的照耀,在太阳的照耀下,这些东西才一一呈现出它们的样子;但我们则是无法直视太阳的。这就好比我们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美好之物,但这些美好之物得以存在,是因为在它们之上有着一个美好本身,换句话说,美好的理念,而这个理念,我们是不能直接看到的。这个比喻,向我们点出了理念和可见事物之间的关系。 接下来是“分线喻”。柏拉图说,我们假想有这么一条线段,把它分成不相等的两个部分,一半代表可见世界,另一半则是不可见的理念世界。再把这条线段的两个部分,按照相同的比例,再各自分成两个部分,也就总共得到了四个部分。属于可见世界的两部分,分别是事物的“影子”和事物本身;而属于理念世界的两部分,则分别是数学和纯粹的理念。如同影子是一个东西的投影一样,数学是纯粹理念的投影,而整个可见世界又是理念世界的投影。 最后,是最广为人知,也最复杂深奥的“洞穴喻”。在第七卷的开头,苏格拉底说,你们以为世界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的?其实不是的。这个世界是好比什么呢?有一个山洞,黝黑黝黑的山洞。在这个山洞里,有许多人面对着墙壁,他们的头被固定住了,没办法扭头看,只能盯着这个墙壁看。然后这个墙壁上有什么呢?有各种各样的东西的影子,这些影子走来走去。 这些影子是哪里来的呢?在这些人的后面,另外有一些人,他们举着这些东西的雕像,在走来走去。在更后面的高台上,有一个火把。所以火把的光照到这些举着的雕像上,就投影到墙壁上,形成了这些影子。因为洞穴里的这些人只能看到这些动来动去的影子,所以它们就认为这就是整个世界。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前面的“太阳喻”和“分线喻”的话,其实洞穴上的影子,就是在说我们所能看到的整个世界。整个洞穴就是一个巨大的城邦,就是我们所处的人类世界。而我们所信以为真的这些东西,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墙壁上的影子罢了。 可是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一个人解开了身上的束缚,找了一条通道,走了出去,走出了这个洞穴,他看到了洞穴外的世界,看到了蓝天白云鸟语花香,他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在一个洞穴里面,自己所以为的全世界,都只不过是一些幻影罢了。 然后他做了一件事,他要返回洞穴,他返回洞穴试图告诉大家,你们看到的只是幻影。但是,洞穴中他的同胞们并没有人听他的,相反,他们会觉得这个人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他告诉你们洞外的世界如何,外面有太阳,外面有真实的山,真实的树,真实的牛羊和马,而这些人只觉得他在说胡话,世界不就是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洞外的世界,于是这个人就会很不受待见。这就是洞穴喻的故事。 这位出了洞穴,见到了真实世界的人,其实就是哲人。而哲人为什么不出了洞穴就干脆待在洞外,却还要下到洞穴,试图拯救自己的同胞呢?这意味着哲人的一种特殊的责任,他不仅需要自己得救,脱离了这个世界的幻影的束缚,见到了真善美的理念,他还需要再次返回洞穴,而这样的返回,终究是一件悲剧性的使命。他反而要背负被他的蒙在鼓里的同胞们所误解、所排斥甚至是被杀害的命运。 毫无疑问,这让我们想到苏格拉底的故事。柏拉图以这样一个比喻,向人们讲述着他的老师苏格拉底的生命,也对他的老师寄寓着最深刻的理解与同情。而这里的“下到”洞穴,正呼应着全书一开篇的那个“下到”。 “洞穴喻”是《理想国》中最引人深思、耐人寻味的一个段落,其中所涉及到的各种微妙复杂的比喻,直到今天依然在被人们广为讨论。而以“洞穴喻”为原型,派生出了后来思想史上的许多著名探讨。例如,笛卡尔对于这个世界是否是真实的怀疑,著名的思想实验“缸中脑”,以及电影《黑客帝国》中的设定,无不可以追溯到这个“洞穴喻”。“三大比喻”,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中心,那就是理念世界与可见世界的二分,这一点是我们抓住柏拉图思想的核心。 7 第十卷 在接下来的第八、九卷,结束了由“三次浪潮”所引出的关于哲学与哲人的探讨,苏格拉底和格劳孔、阿德曼托斯再次回到第四卷的结尾,继续城邦政体问题的讨论。有了正义的城邦,那就要说一说不正义的城邦,换句话说,不完美的城邦政体。在这里,他们一共讨论了“四种政体”:荣誉政体、寡头政体、民主政体和僭主政体。四者之间是逐渐下降的关系,一个坏过一个,最差的是僭主政体。 最后,我们来到了全书的最后一卷,第十卷。和第一卷相似,第十卷看起来跟整整本书的关系也稍微有点脱节。第十卷讲什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在第二卷护卫者的教育时谈到“删诗”之后,苏格拉底又回到了关于诗歌的讨论。不过这一次主要是在理论层面上进行的,苏格拉底指出,诗歌或一切艺术作品的本质,是对真实事物的“摹仿”,而真实事物又不过是对理念的“摹仿”。这就形成了西方文艺思想史上最重要的一大思想“摹仿论”——艺术是对现实的摹仿,是对现实的表现。直到文艺复兴之后,“创造论”兴起,才冲击了“摹仿论”。 但是第十卷更有意思的地方,是在后半部分。苏格拉底向大家讲述了一个神话。这便是整部《理想国》的结尾,“厄尔神话”。我们无法复述这个神话的完整内容了,但是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去读一读这个完整的故事。 如果说整本《理想国》到最后希望告诉我们什么,在最落实的层面,其实是一句非常朴素的话,说来毫无特殊之处,那就是你要做一个好人。但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其实恰恰正是做一个好人。什么是好人?这并不容易说清楚,许多人以为自己是好人,但其实是选择了一种错误的生活道路,还浑然不自知。 选择正确的道路,最终需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内在于自身的美德,而这样的美德,本质上来自于对自我的反思,换句话说,哲学。如果说苏格拉底为我们揭示了一条哲人的道路,并且在柏拉图和许多古代哲人看来,这是一条最幸福的人生道路的话,那么这条道路的含义,其实就是启发了苏格拉底的那句德尔菲神庙上的铭文:“认识你自己。” 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但许多人一辈子都从来没有认真地反思过、认识过自己的人生,以为自己在任何时候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选择,就像“厄尔神话”中的许多人一样,因为缺乏美德,在选择自己的来世生命时,作出了错误的选择,而看到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将是多么不幸时,不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可是为时已晚。我们用《理想国》最后的结尾,来作为今天这一讲的结尾: 就这样,格劳孔,这个故事被保存了下来,没有销声匿迹。如果我们能够听从它的劝告,它就能够拯救我们,这样,我们不仅能够顺利地度过遗忘之河,并使自己的灵魂不受污染。如果我们听从我的劝告,相信灵魂是不朽的,它能承担一切祸福,那么,我们就能永远走在那条向上的道路上,在理性的指引下,追求正义。这样,我们不仅能成为自己的朋友,同时也能成为诸神的朋友。当我们驻留在这里,以及当我们获得了诸神的奖品,如同手持冠军的胜利者那样,我们都会获得幸福的生活——无论是现在,还是在那未来的千年旅途中。 (本讲内容由知道人文总编辑迟暮君撰写) 总结 关键词 三次浪潮、哲人王、洞穴喻、厄尔神话、向上的路与向下的路 关键句 1.《理想国》是柏拉图的整个思想的集大成之书。 2.通过知道“三问正义”“三个城邦”“三次浪潮”“三大比喻”“四种政体”“一个神话”这六个核心关键词,就能把握住《理想国》最核心的脉络和最主要的内容。 3.在柏拉图作品中,柏拉图是隐身的,主角都是他的老师苏格拉底。 4.其实整个《理想国》的结构,就是建立在第二卷的这个“大字和小字”的类比上的。 5.其实整个《理想国》的结构,就是建立在第二卷的这个“大字和小字”的类比上的。 6.苏格拉底认为正义就是城邦和灵魂中各个组成部分的和谐。 7.“三次浪潮”,指的是他们构建的这个理想城邦,将会面临的三次重大考验,分别是:男女平等、共产共妻和哲人王。 8.“三大比喻”,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中心,那就是理念世界与可见世界的二分,这一点是我们抓住柏拉图思想的核心。 知道秘笈 在论辩和情节中阅读《理想国》。 《理想国》是西方哲学、政治学的第一部大书,但与其他所有后代的名著不同的是,《理想国》并没有采用通常的论述体,而是以一种戏剧的表演方式——对话体——展开了全部的观点。因此,我们在阅读《理想国》时,不能把它当做论述体来阅读,而应像阅读戏剧一样,注意其中的人物关系、措辞、语气、情节和反复论辩的过程。如有条件,也可与二三小伙伴举行“分角色朗读”的活动,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形式。 思考题 在《理想国》的“三次浪潮”中,苏格拉底通过逐步论证,最终得出结论:只有哲人成为城邦的统治者(哲人王),才是最完美的城邦。理由之一是:城邦的统治者对应于人的灵魂中的理智部分,而唯有哲人是拥有最发达的理智的人,因此,最合适的人应该摆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哲人必须成为王。你认为这样的论证是否有道理?我们应该拥立一位最有智慧的人成为国家的管理者吗?如果是,我们如何找到这样一位哲人? 推荐资料 《柏拉图的<理想国>》【法】阿兰·巴迪欧著,人文科学译丛,河南大学出版社,2015 《苏格拉底的再次起航:柏拉图<王制>疏证》【法】伯纳德特,经典与解释丛书 2015 《人应该如何生活:柏拉图<王制>要义》【美】布鲁姆,经典与解释丛书,华夏出版社,2015 《柏拉图<理想国>剑桥指南》【美】费拉里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我是一只小小鸟
作者我是一只小小鸟
36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我是一只小小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