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

蒂娜刘 2018-12-19 11:30:43

今年秋天是个多事之秋。

我服装工作室开在一间老民房里,冬凉夏暖,只有每天下午四五点钟能晒到太阳,是“西晒”,保险门沉重且锈迹斑斑,开门的时候会发出一声巨大而缓慢的“咯——吱——”,是的,它很破,但我舍不得退租,因为它便宜。在这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我仅需付五千元月租就能换取一爿之地,很划算了。我的前任助手无数次跟我抱怨工作环境,我理解她的抱怨,但我没能力租更好的房子,今年八月她辞职了。

一时之间招不到人,大小事宜都只能我一人包办。有天我出门看面料,房东忽然给打电话喊我回去看看。原来是老房子水管爆裂,六万多块钱的货全泡了水。我站在没过脚面的水里,狠狠地想,一定要搬个像样儿的工作室。

那天中午我叫了史上最豪华外卖,一个人坐在泡过水的货里,慢慢吃光所有东西,然后给房东打了个电话,要求退租,我听着她在电话里的咒骂,点一根烟,吸完,按灭烟头,挂掉电话,然后在朋友圈发出了一条招人的告示就出门找房子去了。很快,小周来应聘了。

小周是一个朋友的表妹,我和她约在新工作室旁的咖啡馆——新工作室离商圈有些距离,但房子采光通风都很好,房租也不算贵了——小周一头绿发盘成一个丸子,很是醒目,我一眼便认出她。寒暄入座后我问她喝什么,她很认真地看了饮品单然后问我,是不是多贵都能点,我说可以,她指着一杯188元的猫屎咖啡对店员说:“我要这个”,店员面无表地回答:“不好意思猫屎咖啡要提前三天预定。”

小周今年19岁,卫校毕业后一直没找工作,“本来想玩几个月放松一下,后来认识了男朋友,就和他私奔了”,她瘫坐在椅子上抠着斑驳的指甲油,可能突然想起来自己正在面试,忙又收敛了坐姿,正色道:“不过我现在收心了,要找一份正经工作。”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敷衍我的说法,她找工作是因为她偷父亲的钱去养活男朋友,被父亲发现了暴打一顿,无奈只得出来打工。

10月初开始搬工作室,扔掉泡水货、处理库存、理货盘货、置办新家具等等琐事,着实忙乱了一阵子,幸好有小周帮忙,她挺能吃苦,顺利通过试用。

小周的日常工作主要是发货、处理退换货,平时替我看着工作室,偶尔回一下顾客的咨询。这份工作没什么技术含量,我能体谅她的枯燥和无聊。有空的时候我就带着奶茶鸡排去工作室看她,每次推门而入都能看到小周半躺在椅子上刷抖音,偶尔坐直处理下订单,但又很快躺回去。我看她这么躺着不舒服,就买了个躺椅,这下她可以完全平躺着办公了。由于办公室空间有限,躺椅只能放在一进门的地方,于是,每当我推开工作室的门时,迎接我的就是一头绿油油的头发。

小周的姿态看起来很懒,但人还挺勤快,出单发货的速度都快,手脚利索,也会帮我留意库存和新款,时不时提醒我某款改补货了。相处久了我开始和小周聊些私密话题,她总聊她男朋友,一开口就是“鹏哥说了”“鹏哥说了”,她男朋友比她小一岁,但她习惯叫他鹏哥,因为他看起来老。我在手机上看了鹏哥照片,他看起来的确是挺老的,连我都想叫他一声哥。她说她感觉鹏哥不爱她了,我作吃惊状,她说鹏哥迷恋抖音上的网红L哥,我反问:“你男朋友开始喜欢男人了呀?”她说我老土,说现在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都喜欢自称“哥”,显得豪爽。她翻出抖音里的L哥给我看,是个白白净净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小周问我:“你觉得L哥好看吗?”她认真地看着我,我说:“好看。”她不死心,又问:“有我好看吗?”我说:“有。”她脸凑过来问:“L哥和我,谁好看?”我说:“你想听什么答案?”她泄了气,躺回躺椅上翻手机,过了一会幽幽地说:“我要是我男朋友,我也喜欢L哥!”

做女装生意的都知道秋末冬初特别忙,要上架的衣服种类多。广东客户还在穿薄风衣,东北客户要买加厚羽绒服,我们开门做生意的,谁都不敢得罪,只能起早贪黑上货卖货。小周起初还能跟上我的节奏,后来总出错,每周总有五六个发错货的单子,有时还漏单。以前我进工作室就能看到她盆栽一样的发型,但现在,基本上是我到了工作室她还没到。货架上成堆等着发货的商品,门口堆着客户的退换货,而她还能气定神闲地刷抖音。我想,我和她的缘分可能就要结束了。

前几天有个单子发错尺码,客户退货回来,一周之后小周这边还没将补货寄出。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脸面请客户谅解,一件衣服,来来回回10天了,再说什么都是借口。我把钱退给客户,同时也喊小周把衣服发掉,这单生意做不成了,只希望客户不要生我们的气,下次还来我家买衣服。客户人很好,没要我的退款。但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挑了一个不太忙的周二下午,带上小周最爱的四季奶绿和爆浆鸡排,准备和她推心置腹。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吮一口奶茶,装作漫不经心问到。

“没有啊。”她心不在焉地答着,对着手机拨了拨刘海,然后向后躺去。

“那家里有什么事吗?”

“家里,家里还能有什么事?我爸喝多了砸桌子算不算事?如果算,那我家每天都有事。”她被自己的幽默逗笑了。

我看她这样,只好单刀直入:“那你最近工作好像不太上心啊!”

她翻个身,眼睛还是盯着手机说:“没有吧,最近太忙了,姐你也知道每天出单量有多大,我一个人加两个小工根本忙不过来……”接着是一大段抱怨。她抱怨之后我们都住了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说话,我不时“呼噜呼噜”吸一口珍珠奶茶,她则看手机。

忽然她翻身起来,一脸兴奋地问我:“姐,你觉得我能当网红吗?”

我一时间没想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

她又问:“姐,你没发现我最近瘦多了?我在减肥。”

这倒是真的,最近买给她的外卖和下午茶她都不怎么吃。

她又说:“姐,我觉得咱家店可以做成那种网红店,我看人家左岸潇一件衣服卖几万件,我好好减肥、学学化妆,我也每天穿着咱家新衣服拍视频……”说着说着她跳了起来,拿着店里的样衣在身上比划着,一会跑到窗前说:“这里,这里装一面花墙,当拍照背景”,一会跑到墙边说:“这里放张电脑桌,我就在这直播”,我听着她构想的美好未来竟然有点心动,感觉自己马上要发大财了。这次谈话以我给她转账5000元购置费为终结。

当然,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小周。

我一直隐隐觉得,小周会拿着这5000块钱开启她的网红之路,我这也算助她于微时。但前几天我开车去工作室的路上,一辆电瓶车和我擦身而过,车后坐着的那个姑娘头顶一颗绿油油的丸子。

我曾经很多次和小周聊未来,问她想不想学点什么,她说想学表演,将来可以当明星。我的那句“你知道什么是表演吗”始终没有问出口,而且,我也一直没有告诉小周,那188元一杯的猫屎咖啡,肯定是假货。

蒂娜刘
作者蒂娜刘
208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蒂娜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