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要不要有文化?

青豆看电视 2018-12-16 23:25:12

昨天看到微博上马思纯和燕公子的争论,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一来一回的,实在太生动,太真实了。

让我忍不住脑补出了一个故事,现在,把时钟拨回到十……十五年前吧,假设有这样两名少女,小红和小黄。注意,是小红,和小黄,不是马思纯和燕公子,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小红和小黄是同班同学,小红是著名校花,宣传委员,文艺积极分子,小黄是著名文青,语文课代表,每天埋头看小说。她们互相看不顺眼,小红嫌小黄土,丑,假正经,小黄嫌小红蠢,吵,脑袋空空,但她们不会撕破脸的,而是在各自的小世界里相安无事。因为他们都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自己是比对方更优秀的存在,小红是人群焦点,通过在大大小小的学校活动里当门面确认存在感,通过亲自谈恋爱来感知他人和世界,小黄有书本相伴,通过更好的成绩确认存在感,通过看小说里的人谈恋爱来见识世界和人性。她们也不需要向对方证明谁胜谁负,因为她们的世界几乎没什么交集。

时间到了十年前,小红进了演艺圈,成为了一名演员,小黄也半只脚踏进演艺圈,成为了一名编剧/作家/编辑/编导,同时是社交媒体上的KOL,两个人都想表达,都想输出自己最厉害最引以为豪的东西,小红的是脸,小黄的是脑子。

但问题来了,演艺圈有很多女演员,很多很多,大家都好看,一个比一个好看,美剧《Smash》里女主角去面试,走廊里排排坐了十几个面梦露的,每一个都五官精致,都金发白裙,这就是演艺圈。小红一下子,也不是说被比下去,而是生平第一次,不鹤立鸡群,不特别了。这个时候,小红怎么办?小红需要一些加分项,来提醒别人,她是特别的,那个加分项,就是脑子。

她要让自己配得上那句流行语:“明明能靠颜值取胜,偏要……”,但怎么证明自己有脑子呢?再考学位?不现实。成本最低,最易于操作的,就是装有文化了。

谈谈佛啊,抄抄经啊,输入法换成繁体字啊,引用一下亦舒啊,提醒一下二十四节气啊……至少社交媒体上,一个有文化,有追求的演员形象就树立起来了。

这么干吧,其实有点挤压到小黄的生存空间了。怎么说呢,有文化,是小黄的安身立命之本,是她对抗世界的武器,她是谁?她有文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是童子功,是资深玩家,小红在微博上玩的文字游戏,她中学就在博客大巴上玩过了,像小红这种初级玩家,她一眼就看穿了——但大众不一定能看穿,大众觉得小红文艺,小黄也文艺,是平级的文艺,并且小红还漂亮,小红的文艺也不刻薄,总是温暖,从前慢那一套,那还是选小红吧。

你是小黄,你气不气?你想不想拆穿小红?

我们再假设一下,俩人不幸又在工作场合碰上,要共事了,那对小黄来说就更辛苦了。假设他们要做一个影视项目——就当是改编《半生缘》好了,小红是演员,小黄是编剧,小黄读了两百斤背景资料,又啃了第八遍张爱玲全集,好不容易捣鼓出一个故事大纲。一起开会,小红把簇新簇新,一看就没怎么翻过的大纲往桌上一搁,张口就来:“我觉得这个故事讲了,爱,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

嗯,你开心就好。

BTW,现实中,小红们还没那么有人性,讲一句就结了,往往要用八百种方式把一句话翻来覆去讲一个小时,以强调她/他真的有文化。

你也不能说小红错了,她没错,她全部的人生经历,生活经验,造成了她对文艺作品没有那么敏锐的感知力,她也可能不是矫情,不是假装,而就是这么觉得的。文艺作品里的痛苦、不甘、失望,她没有办法共情,主要原因就是,她没经历过,这对她来说太陌生了。

小黄就不一样了,她不受欢迎的,只能埋头读张爱玲的青春期,这个时候终于派上用场了。她从小受过的冷眼,坎坷的情路,可观的阅读量,长期使用文字的表达习惯,注定了她对于文艺作品有更敏感的共情,更准确的判断。

而竟然,要在灯光下诠释作品的,是小红,是说出“爱是收回手”的小红,这怎么让人放心?

然后,这又涉及到一个专业精神的问题了。

本来,小红读不读《半生缘》,甚至不喜欢读《半生缘》喜欢读《何以笙箫默》都没关系,是她自己的事,她和她的团队聪明点,就藏拙,别在社交媒体上讨论什么文学,绝对能岁月静好。可一旦事情变成小红要演《半生缘》,那她就必须要做功课了。她的读后感,也就不仅仅是读后感了,而是character study。当然也可以不做,反正国内的小红们大部分都不做的,但大家别忘了设定,别人可以不做,有文化的演员一定要做。小红做了,说,“爱是收回手”,真是一个糟糕透顶还不自知的presentation,放在主创会议上,就是会让大家沉默不语心里骂娘,放在社交媒体上,就是会被正宗文青群嘲——自由解读是一码事,瞎解读是另一码事。大家现在都太宽容了,觉得感受嘛,没有对错,都是平等的——不,有对错的,有高下的。

《柯明斯基理论》的第一集很好笑,做表演老师的老头給大家上课,一个女孩试演了一段悼词,悼词里提到“我很生气”,女孩第一遍演,大哭大喊,老头给了她一些指导,第二遍,她没有哭喊,而是强调了愤怒。

老头请学生们判断两段表演的优劣,他为了鼓励大家发言,说,没有对错,畅所欲言!一个男生举手说,我喜欢她哭的那段,老头马上打断,说嗯,错了。

是的,就是有对错的。悼词里提到了“我很生气”,白纸黑字,说明要强调的并不是悲伤,而是愤怒地诘问,所以第二遍演的才是对的。

这件事,无关自由解读。

再说到做character study这件事。《罗曼诺夫后裔》第三集,18岁就出道的女明星临危受命,要演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妻子,她志得意满来到片场,换上古装,说出台词,一条过。她觉得奇怪,就去问导演(于佩尔演的),说哎呀,我今天是第一天,刚刚是第一条,我状态……导演反问,再演一遍你就能演好了?你什么也不了解,只是在敷衍了事。

女明星被当头棒喝,总算振作起来准备钻研剧本,她去男演员房间里对戏,男演员要演的是沙皇身边的著名神棍拉斯普京,于是,女明星发现他的房间是这样的:

这,才叫character study。

但女明星只觉得太over,也没对词,就和男演员睡了。第二天,她想恭维导演,结果导演跟她说了下面这段话:

这一顿暴击,让女演员回房间以后,总算开始看书了。

虽然这一集剧情到后面,有点批评滥用体验派,摧残演员的意思,但前面这几段,我觉得对我们的影视业现状,还是有参考意义的。

小红们就跟剧中的女明星一样,一直在选更轻松的路走,靠做行活的套路,靠嘴甜,靠人缘,甚至真的靠睡(极少数!绝没有影射任何人的意思!),来应付本职工作,来蒙混过关。

我们的现状,绝没到矫枉过正的阶段,而是远远不够。

当然,也不是说认真做功课的演员就肯定是好演员了。

演员演不演得好戏,仍然是门玄学,也有人完全不需要做功课,不需要有文化,只要导演点拨或示范一下,马上就能准确调动起她/他生活中对应的经验、情绪,传达出到位的效果。这种能力有好几个名字,什么天赋,灵气,悟性。总之,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

所以,小红和小黄的分歧早就存在了。这个分歧在学校里时,体现为不同的语文成绩。在豆瓣上,体现为两条画风不同的短评。语文成绩和短评,本可以相安无事地共存着。巧就巧在这一次,对立双方有了更具体的身份,其中之一有可能真的要演张爱玲的小说了,那character study还做成这样,对广大真正的爱好者来说,是伤害了相关利益的,是没法忍住不说的。马思纯现在被燕公子说两句,本来也没什么,因为一来在开放的平台燕公子确实有这个自由说,二来燕公子偏偏说得挺对,要演《第一炉香》的人错得离谱,正确的人凭什么不能指出呢?马思纯立正挨打就好了,她最不应该恼羞成怒,因为心虚的人才会恼,因为意识到对方说的其实是正确的才会怒,痛痛快快承认一句没把书读对路子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现在那些不具备灵气,悟性这种东西的小红们,到底该怎么办?

我觉得是这样,要么,就老老实实从头补文化,从搞清楚诺贝尔到底有些什么奖开始,从放弃qq签名式表达开始,从真的看完一本书开始,从搞清楚最近的“文艺范儿”长什么样开始,日积月累,量变到质变,感受力跟表达力总会加强的。

要么,继续转着圈丢人也行,丢人了,被骂了,受伤了,觉得痛了,也算是往情绪档案里增加了一种情绪经验,下一次表演的时候,也许可以调动起来吧。

青豆看电视
作者青豆看电视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39 条

查看更多回应(639) 添加回应

青豆看电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