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书吗?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malingcat 2018-12-16 09:42:08

一个锥形的烛台,外加四本书。完全平视的角度,左后方有光打过来,在黑色的背景上烘托出它们的质感——温和的岁月感。书都是精装本,但是都已破旧,页缘软化,棱角坍塌,显然是经年摩挲翻阅所致。最下面的一本,书脊绽裂,下缘坏的厉害。可就是这种古色斑斓,拉近了人与书的距离,它们并非供奉在书橱里的书,而是案头之书、人的生命中的书。画家使用了深橙、暖棕、深褐,加一点姜黄,传统中用来表现焦糖、朱古力和香料的颜色,使这些书看起来像某种美食,引人垂涎。

约翰·弗雷德里克·皮托(John Frederick Peto, 1854-1907),出生于费城,就读于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三十余岁开始参加费城美术学会的年展(1879-1888年)。自1880年开始,皮托开设了自己的画室,为费城的商人们提供那种“欺骗眼睛”的画作,为了生计,他同时也画肖像,并以“像照片一样”而赢得声誉。

转折始自1887年,他结婚了,夫人是有才艺的小号手,热衷于复兴布道会。他本人也陪同夫人为新泽西的宗教复兴团体演出。不久,夫妻二人索性移居到新泽西的高地岛,在那里建了所小房子。后半生他基本处于隐居状态,默默无闻地继续作画,出售给游客以补贴收入。1907年,他在岛上辞世。

被美术史遗忘的画家数不胜数,皮托是其中一个,但又是幸运的一个。在被遗忘半个世纪后,他的很多画作被混同为他的朋友、另一位静物画大师威廉·哈奈特(William Harnett)的作品。命运如此,二人是同一所学院的毕业生,画作主题也类似,甚至还是好友,皮托有多落魄,哈奈特就有多腾达。直到1949年,终于有研究者系统区分了二人的作品,皮托这才重归人们的视线。

哈奈特笔下的书

皮托画笔下的书

此后,随着美国静物画研究的发展,皮托鲜明的艺术个性逐渐为人所知,他松散的笔触、温暖的色调,皆与哈奈特画出界限。单从“欺骗眼睛”的技术上看,他似乎不如哈奈特,但是他的构图更抽象、色彩更具表现力,重要的是,他营造了一种幽闭而暖的梦幻一般的气氛,在他的画中,不透明的、粉质的肌理感,常常令人想起静物画大师夏尔丹。皮托同夏尔丹一样,偏爱那些日常的、便宜的、锈蚀的、磨损的、带有包浆的老物件,那是怀旧的况味,那是平常之物中的神性。后者,正是静物画的灵魂。

旧书中的老灵魂

构图其实很讲究

若论“欺骗眼睛”的技巧,皮托其实技术也不差,以下几张经典风格的画作可以为证:

但是,我更偏爱他画的后窗,岛上破败的小杂货店和小书店,姜饼小狗,糖棍,甜甜圈,而堆在一起被当作废纸清理的旧书,在油漆斑驳显得寒酸的窗子后,这又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不是欣欣向荣的,在破败中维持着温暖,这是他的风格,这是他的贡献。

2011年,皮托美术馆在新泽西高地岛他的故居开放。现在,他是公认的美国静物画大师了。

皮托故居

皮托本尊

画作尺幅很小,迷你而丰富的小世界

malingcat
作者malingcat
119日记 19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malingca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