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状元毕志飞

毒眸 2018-12-10 13:30:14

文 | 张锐、师烨东

“生活中除了电影有什么爱好吗?”

“这几年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在电影上了。如果说有什么爱好的话,就是高尔夫吧。”穿着休闲西装、运动裤和李宁鞋的毕志飞在采访开始不久,还有些拘谨。听到这个问题后,他想了一会才回答。

但是在回答了“高尔夫”之后,他似乎有些后悔,紧接着又向毒眸记者解释:“高尔夫其实并不贵,我在北大开始读书后经常和同学一起去玩。2007年前后在北京,我们人均花几十块钱就能打半天了。”

在这次聊天之前,他坦言并不敢和别的人聊起这个爱好。“怕他们误解,以为我要装富人、装贵族,所以说喜欢高尔夫”。

专访毕志飞:拍电影之前,其实我想做北大的老狼_腾讯视频

点击观看毒眸对话毕志飞:拍电影之前,其实我想做北大的老狼

毕志飞口中的“他们”,指的是在他“成名”后攻击他的网友。他成名的原因并不光彩。在处女作《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拿下豆瓣史上电影最低评分2.0分之后,他公开质疑豆瓣,“一个导演花十二年认认真真给中国拍电影,被豆瓣一天就毁了”,并且要求豆瓣道歉。这让豆瓣网友炸了锅,并且对于毕志飞的愤怒情绪从豆瓣开始往外蔓延。等到他在微博宣布梦中影片要冲击戛纳后,毕志飞已经沦为了全网的“笑柄”。

毕志飞的戛纳梦想

“无耻之徒、智障、碰瓷人、洗钱者、神经病、地主家的傻儿子、今日笑料”。毕志飞一一给我们说出网友对他的评价。一开始,毕志飞对于这些评论很愤怒,和网友吵架、把他们在微博上拉黑。而如今提到这些的时候,他显得很是平静,“关注我的人更多的是带着看戏和嘲讽的心态。我开始逐渐能理解网友们的语言和玩笑”。

这种平静让记者感到意外。在采访毕志飞之前,毒眸编辑部里的记者推测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毕志飞,猜测他是否还会耿耿于怀于豆瓣的评分或是网友的嘲讽。但是没人想到,他能面对镜头面不改色念出一连串网友侮辱他的词语。

毕竟他过往的言论实在让人印象深刻。无论是状告豆瓣、给国家电影局写信,给豆瓣扣上“境外势力”帽子,“整个事件揭示出‘豆瓣系’对中国电影评论业、网络社会舆论强大的操控能力”,还是“我在等待来自戛纳的消息”,都向人展示出了众多网友描述的荒诞形象。

但是在毕志飞自己的讲述中,在上千万的众筹款项背后,他试图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努力、坚持、有人格魅力的形象。前后有超过100人参加了毕志飞电影的众筹,在毕志飞的描述中,很多投资人甚至告诉他:“我们之所以投资电影,看中的就是你这个人。”

电影的首次股东招募会议

我们试图在更多的采访中去验证毕志飞“努力而坚持”的形象,但是几乎所有之前面对过媒体的人,如今已经不愿意再谈起毕志飞。

不过,别人的看法如今对于毕志飞来说似乎没那么重要了。毕志飞仍然告诉毒眸记者,他的第二部电影,已经开始了。

复读三次的“学霸”

如果不是毕志飞和他的亲友告诉毒眸记者,我们不敢相信他当年曾经是县城的高考状元。北大的那场研讨会之后,毕志飞成了一个有“背景”的人,博士论文也被翻出来群嘲,一度被认为博士都是靠“关系”才完成的。

毕志飞的博士论文

实际上,如果回看毕志飞的求学履历,学霸,乃至书呆子,可能是30岁之前更契合他的一个身份。比起电影失败欠债几百万的“6分程度的‘痛苦’”,第一年冲击北大失败被毕志飞认为是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大型失败。而2005年,硕士毕业无处可去、宿舍空无一人,他也曾在半夜无法入睡、坐起来哗哗流泪,“这两个时候的痛苦才是10分”。

毕志飞的成长地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的赞皇县,位于太行山中段,以嶂石岩地貌闻名。这座城市也像华北地区的省份一样,被传统观念包裹着:教师、公务员是父母眼中体面、稳定的工作。23年后,通过绝食而走上非“体面”电影路的毕志飞,把原因归结为一种内心的展示欲望,“我从小喜欢唱歌、武术,有一个舞台梦”。

2003年长发的毕志飞(图片来源:毕志飞自传)

在“纯洁心灵全国网友”微信群里,群内的粉丝告诉毒眸,他的确会唱点歌。“逢年过节的时候,他偶尔会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演唱的歌曲,“其实歌唱得不赖”一位群里的粉丝告诉毒眸,“看起来他好像除了电影,什么都行。”

在毕志飞的同代人中,周围的大部分人选择去石家庄工作,只有毕志飞一路向上读,最终留在了北京,拿到北京户口。“从小到大,在学习成绩上,他一直都算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毕志飞的表弟告诉我们。

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毕志飞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他因此受到全家人的宠爱。尽管父母也很少在意他的成绩,但是毕志飞认为自己小学高中“肯定算学霸”,而且“还是擅长考试的”。

毕志飞考取县城理科状元(图片来源:毕志飞自传)

毕志飞有点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学霸的身份。“一开始接受媒体采访时我还会说起之前的成绩和求学经历,但是没有媒体写这些东西。媒体可能只需要一个负面的我”。他觉得网友和媒体对他的形象已经固化,再到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便不怎么说这些事情。

1995年,老狼的个人专辑《恋恋风尘》卖出了40万张,红遍全国。这一年,毕志飞刚上高二,成绩很快从单科第一冲上年级第一,之后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名次。等到高三的时候,老师已经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厚望,他也定下目标:“破一个赞皇县十年没清华北大的记录。”

“这个目标在我们县城里边是比较难的,即便报考可能落榜,但是我愿意搏一下”。他很快在清北之间做了一个决定,“清华已经有了老狼,北大还没有老狼这样的人物,我想着需要PK一下,可以成为北大的老狼,于是就把目标定在了北大。

当年长发飘飘的老狼(中)

实际上,毕志飞决定的基础是个美丽的“误会”,虽然老狼经常和清华的高晓松挂在一起,但是老狼的学校是北京联合大学。更加巧合的是,博士毕业后的毕志飞曾在那里短期执教。在陷入“烂片风波”后,尽管执教的学校已经不再是“秘密”,但这一次,他只是告诉记者,“他博士毕业后短暂任职于北京一所普通高校”,不想说具体名字的原因是“这件事已经有太多人卷入了”。

尽管只是误会,毕志飞仍然为这个北大梦努力了两年。高考第一年,他高考志愿只填报了北京大学一所学校。失败后,他为此复读了一年,在第二年成为赞皇县的理科状元,但是仍然没有达到北大的分数。“万念俱灰。”他形容那时梦想破灭的感觉,“北大是我那时候唯一的梦想。”

1997年,他不情愿地进京、来到了他的第二志愿,北方工业大学。

年轻时的毕志飞,对于人生的规划似乎总是巧合和莽撞碰撞后的结果。如果说一个关于老狼的巧合让他树立了北大的目标,那么一张黄晓明的照片则让他误打误撞地步入了电影行业。

大一的时候,同学指着一张俊美男性的照片问他:“帅不帅?”同学很骄傲地告诉他,照片上的人是他的同学,名字叫黄晓明,在北影读书。少年时代曾被《少林寺》《南北少林》带来过视觉冲击的毕志飞突然意识到,也许做导演能实现他长久以来的舞台梦。

就像当初选择考北大那样阴差阳错,毕志飞大二直接就开始复习考研,目标直指北京电影学院,并由此开始了苦行僧的学习。他告诉毒眸记者,他为此放弃了一份爱情,“有一个差点谈上了”,因为他认为这样会占满他的学习时间。“为了考电影学院,我可以什么都不干”。

”,毕志飞如是评价自己。这种轴,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学习之中,即使是打街机游戏或是电脑游戏,毕志飞也会在别人厌倦后乐此不疲,直到完成他想要的目标。

毕志飞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住宿证(图片来源:毕志飞自传)

因为报考当年北影导演系恰好不招生,毕志飞考电影学院第一年考的是表演系。失利后,毕志飞仍然希望再考一年表演系,这招致了父母的反对。最终,以绝食相要挟,毕志飞换来了父母的2.5万学费支持。父母、哥哥等家人的反对声甚至成为了他“一定要考上”的动力。他在各个课堂旁听、排练小品,他称“第二次考不上也会考第三次”,甚至“我有了目标,5年或8年都会去考,目标就是要成为电影导演”。

反对的声音也同样更加坚定了他考博的意志。硕士毕业前,他参加了北影和北大的博士招生,最终通过了北影的考试,但再次失利于北大。“有个亲戚说我不可能考得上北大”,于是他决定再来一年,这次连家人也觉得莫名其妙,“你不能老这样任性”。毕志飞则发狠努力,“他们觉得北大更好,所以我考不上。我要证明给我的亲戚看。”

毕志飞的这种轴,也让他获取了求学路上的贵人。硕士导师在走廊中偶然遇到了他,告诉他“对他印象深刻”,后来他成为了导师唯一的研究生;博士导师看到他成绩后,打电话鼓励他考第二年,毕志飞认为“我们之前没有见过面,可能他看重了我专业课的成绩”;考博士之前,他在剧组给导演鲁晓威做助理,导演给他提供了一间屋子,允许他一周工作三天,并且给了他半年假期让他专心备考。

“在电影剧组每天都很兴奋”(图片来源:毕志飞自传)

在北大读书期间,毕志飞与妻子相识,直至结婚,这可以说成为了毕志飞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她可能觉得我是一个简单和纯粹的人,我觉得她也是这样的人”。被问及夫人看上他什么的时候,毕志飞如是回答。

毕志飞妻子的父亲岳父滕威林前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的身份曾为他的电影带来巨大的帮助,也让他饱受质疑,他更一度被网友猜测为中金总裁毕明建的儿子。按照毕志飞的描述,妻子家里有点钱,“但其实也算不上富豪”。但在书中,他又同时提到,谈恋爱后才知道妻子家里条件还不错。

在北大读博士期间,他加入了高尔夫球协会,取得过个人第四名的成绩。在毕志飞看来,钟爱高尔夫球的理由也颇具哲学意味:“高尔夫是自己挑战自己的运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杆是好球坏球,所以努力要把每一杆打好。前面好可能后面就会差,前面差也许后面会变好。我觉得这代表了人生的起伏。”

梦碎演艺圈

对于广大网友来说,他们没见过毕志飞的“起”,毕志飞一出场,就是“伏”。从网络爆红开始,毕志飞人生的主旋律不再是“轴”或者小人物发奋努力逆袭人生的励志故事,而是一场蹩脚喜剧——豆瓣2分、100%差评的电影,让导演毕志飞成为了全民笑话。

豆瓣2分、100%差评

在毕志飞读博的短短四年时间,中国的电影市场开启了飞速发展的黄金年代,票房市场从2007年的33亿,直接翻了四倍跃升至2011年的131亿——131亿这样的数字只是一个开始,到2017年毕志飞的电影上映之前,全年票房已经开始奔向500亿。资本的买单,让“电影”成为了一个炙手可热的词,也让很多非科班出身的人可以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电影梦,何况毕志飞这样2005年硕士毕业就决定拍电影的“圈内人士”。

2017年9月22日,毕志飞前后筹划了12年、写了整整8年剧本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正式公映。毕志飞饰演一位电影学院的老师,带领班级的同学纯洁追梦,拒绝演艺圈的潜规则。电影一开头,毕志飞借助一名演员的话说:“文老师,您现在可火了,电影好感人的。”

毕志飞的确火了,却不是他在电影中想象的方式。看到了只有2分这个史上最低分的评价之后,毕志飞感觉非常的沮丧和非常的难过。时至今日,毕志飞仍然难以承认这个分数:“再低也不可能全是最低分啊?这么可能所有人都打最低分?我们遭遇到了不公正评分。”公映当天,《纯洁心灵》和豆瓣的交涉函中提到:“一名十二年用心打造电影,决心给中国电影做贡献的优秀青年导演可能就被你们毁掉了。

《纯洁心灵》和豆瓣的交涉函

怀疑豆瓣背后“故意操纵”和“锁分”,交涉后没有得到“正式详细的回复”,今年一月,他做出了将豆瓣告上法庭的选择,并索赔1元。而豆瓣内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后,“哄堂大笑”,一名经历过该事件的工作人员描述说,“因为自己电影评分低而去告我们,大家当时说,我们会不会遇到了一个傻X?”

毕志飞毕业以后的最大“困境”由此来临,他对于电影最美好的回忆也永远停留在了公映前。

尽管一名试映会的观看者告诉毒眸,去年大学强制要求参加这部电影的试映会,看完后大家都觉得烂,没想到土剧情、烂演员的东西也能够上映,但是毕志飞向毒眸描述了另外一番场景:“试映的时候,全场的笑声,有很多称赞的话语和肯定的答复。”,而这些内容组成了迄今为止他“最美好的回忆”。

每一场试映,毕志飞都要求全程拍摄观影反应,即便演员后来逐渐变得疲惫,不想再参加,他仍然没有丧失新鲜感。“你看到他们在那一边看,一边悄悄抹眼泪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毕志飞坚持认为,看完电影后,观众的好评多于差评,但是当毒眸问到具体比例时,他却称“具体每一场多少比例记不清楚了,但每场肯定好评是多的。到现在我们还留有匿名调查问卷,纸质电子的都有”。

河北师大路演现场

而参与过试映会的观看者则如此向毒眸解释“好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人家千辛万苦花了12年给你做了道鱼香肉丝还一脸赔笑地给你端上来,满脸期待星星眼地等你给个评价,你一尝!好嘛!鲱鱼塑料丝儿味儿!再怎么样也要按住翻涌的胃酸说句‘还可以’啊!”

更富戏剧性的画面出现在2016年的一次中国电影资料馆专家研讨会上,诸多有名望的专家和学者给出了电影肯定的意见,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许柏林称赞说“商业与艺术气质俱佳的电影”,并鼓励他参加金鸡奖的评选。这件事情在毕志飞与豆瓣的纠纷之后被翻了出来,众多学者的背书被当成了毕志飞“背后有人”的证据,很快网友就扒出了其岳父曾经是中金前高管。

专家观摩研讨会

在采访中,毕志飞始终不承认研讨会和自己的岳父有关系。“这样的研讨会在北大十分常见,这是学术圈子里经常举办的活动。虽然一般不太会为年轻的导演举办这样的研讨会,可能他们比较好奇,所以支持和鼓励年轻人”。

在毕志飞看来,无论是研讨会,还是电影上映,都是团队努力付出的结果,而他过往二十余年的读书经验告诉他,付出就会有收获,哪怕只有一点点。因此对于豆瓣2.0的评分,他始终认为不是正常的评分。“我真心实意制作”,而且“做了那么多事情,把能修改的都修改了,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能修改的都修改了,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并不是虚假陈述。毕志飞的博士同学回忆说,读书时候,他经常提到在写的剧本,并且说起那些剧本就很兴奋,后来才知道他真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毕志飞曾经在2007年为陈坤写过电视剧《朱家花园》的剧本,之后按照陈坤的形象设定,结合着发生过学生爱老师故事的黄磊以及毕志飞身边的事情,毕志飞开始创作剧本。在陈坤和林志颖(也许是他们的经纪人)接连拒绝出演主角后,毕志飞认为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演员,遂决定自己成为电影的主角。

《朱家花园》

剧本虽然解决了,经费却成了最大的问题。研究生毕业时曾赞助毕志飞6万元拍摄毕业作品的企业,他联系了多年,却没有能拉到第二笔投资。最终他借遍身边的亲戚朋友,凑了几十万,执意开机。

毕志飞认为自己身上有老派的价值观,他也试图在电影中模仿一些老派导演的做法。在采访中,他不止一次提到87版《红楼梦》中挑选完演员后超过一年时间的学习,并且表示向往80年代拍戏的样子,“那时候大家应该特别纯粹”。

毕志飞说自己做了很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对演员的选择标准是在校、能吃苦。他包下宾馆,花了几十万为学生集训,甚至邀请自己博士导师来给他们上理论课;他喜欢测试,半夜曾叫这些学生爬起来去天安门,观察哪些人不愿意,这些人会被淘汰。这让被挑选的演员很困惑,因为“之前都是直接开机演的”。演员也变动频繁,大半学生退出集训,当初参加集训的一些演员并没有待到最后开机。

毕志飞与演员们的合照

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毕志飞借钱借到无人可借。2014年,拍完电影后,毕志飞兜里只剩下两百块,但是他没想到,此时离电影上映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我只拍电影,不懂市场。没想到宣发到上映还要花那么多钱。”无路可走的毕志飞,最终选择了众筹。

众筹最快的时候,仅仅一天就有人决定给他几十万的投资。经过一年的时间,到了2016年的11月23日,毕志飞从121位股东手里众筹了1900万。回过头来看,这样的数字对于这样一部影片来说,不可思议。做过《残缺影像》的美术工作、体验过小导演穷酸窘迫的潘西西告诉毒眸,“我很想向他当面请教,这些钱到底是怎么筹来的,他有什么经验?”

毕志飞表弟认为他是一个善于社交的人,他的博士同学Ariel也认为毕志飞性格活泼,“他很容易让人有印象”。毕志飞自己则认为,众筹投资者看重了他身上“真实、坚韧”的品质:“我和投资人实话实说,不去掩饰,讲自己的感受,他们会觉得我真实;第二个就是,他们觉得我是个很能吃苦的人,愿意为一个东西往前走;第三是,与网友相反,他们会觉得我是个聪明人。”

众筹到资金后,毕志飞重新换了国内顶尖的后期制作公司,曾要求制作公司把天空“抠蓝”;一句话配音207遍,配音时长打破配音公司的记录,制作预算更是超出3倍,力求完美。毕志飞前后修改了超过十次电影,他将自己的反复修改归结为认真。每次试映会结束,他会发放调查问卷,对于别人的修改意见,“能改的会尽量修改”。电影中有一场教师被打戏,当时毕志飞没有画受伤的妆,等到别人给他建议时,他又通过后期加上了“伤”,并且支付了高昂的后期费用。

毕志飞回收的一些调查问卷

SNH48为电影唱了主题曲,毕志飞为此支付了280万。他想做一个“神曲”,让人印象深刻。他找到一个“特别好”的音乐老师,价格昂贵,“已经写完了”,也付了钱。最后,毕志飞还是使用了自己编写的词曲:“逐梦逐梦逐梦演艺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圈。”

时间跨度延长和反复修改不断增加着这部电影的成本,两三年的反复宣发、上映、改档、撤档,资金也在不断消耗。最后,这部只有600万制作的电影,达到了1900万的宣发费用。毕志飞自己承认说,那段时间过于“疯狂”,并且“幸好没有再融到资”,不然的话,“一定也会再投进去”。

尽管知道可能会亏损,毕志飞仍然决定让电影硬着头皮继续上。“这是我唯一的一个电影,如果不成功的话,可能将来没有机会拍第二部了,我只能尽量想办法把他做好了。”

“你后悔告豆瓣吗?”

“您要觉得自己的片子拍得好,是被人害了,那您倒是再拍一部来证明你的实力啊?”今年5月14日下午五点,一个年轻人在“纯洁心灵全国网友群”里发脾气,并且不希望毕志飞将过多精力浪费在豆瓣身上。

“我还导什么?职业生涯可能已经被豆瓣葬送了。”毕志飞一时无言,甚至有点愤怒,最后在网友退群之后,悻悻地说出这句话。

一年前的他,认为豆瓣在故意“黑”自己。在粉丝群里,一些人会分享网上批评他的文章。这时候,粉丝说他会常常出来解释说“这些都是豆瓣派系”,或者是“他并没有真正理解电影”在微博上,他态度强硬:“我会反击‘黑幕’到底!要不就不是拍《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毕志飞!”

被移出群的“粉丝”

最愤怒的时候,他在微博拉黑过几百个攻击他的网友,针对网上的文章进行解释、回复留言,甚至微博置顶有关文章。“2013年我就有微博了,但是去年我才开始真正接触互联网,慢慢熟悉这些网络话语。最初很多‘调侃’都被我当做了‘攻击’。”毕志飞告诉毒眸。

他把“嘲讽”当成“称赞”

后来,他把拉黑的网友全部放了出来,但是仍然言语攻击他的网友又被他再次拉黑。现在,他已经学会开始辨别了“调侃”和“攻击”的区别,并且会狡黠地使用一些技巧经营和网友的关系。在一些节日中,他会发出话题以带动网友讨论,“今天感恩节,把你的感恩词语写下来吧”。

毕志飞最新微博

如今记者再问起他是否后悔告豆瓣、怎么看待一些豆瓣评论,他显得有些犹豫,没有直接回答。“豆瓣平台里有一些评论确实不错的,但是也有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他们平台监管的问题,低俗的人混进来,把原本好的东西稀释了很多,而且很多人不看电影就能直接评分,这并不公平。我知道豆瓣也挺努力了”。

不再是尖酸刻薄形象的毕志飞,甚至开始有了自己的粉丝。认为自己作品影评不合理,他今年7月开始写影评,在微博上发的第一篇影评是《邪不压正》。知乎上,一些评论认为他的有些影评质量“很高”;毕志飞的微博粉丝上涨到6万,开始有粉丝鼓励他。在采访期间,他向记者展示他当天收到的私信:“毕导,加油!”。

微博上发的第一篇影评是《邪不压正》

他认为他在网友心目中的形象开始有变化,从碰瓷者、炒作者,变为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因为“很努力却把电影拍成这样”,并且还要继续。但他的亲戚朋友却现在已经不太愿意接受采访,一些此前对他多少有些了解的人,听到他的话题也不愿和毒眸记者多谈。

毕志飞在微博上的自嘲

而围绕在他身上的焦点更多的还是“热闹”和“猎奇”。上述粉丝群里,很少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他的粉丝,而更多的是“抱着好奇的态度进来看看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当毕志飞在群里说“是真爱粉就去转发和截图”的时候,群里的人几乎全部选择性忽略。毕志飞自己也怀疑,“那个群是网友建的,开始可能就是一个黑粉群。”

蔡小马进群后,因为编写过《逐梦演艺圈入门试卷》《进阶试卷》两套卷子,每份100道题,调侃电影中的“知识”,被称为“毕学家”。他曾是群里“极其活跃的那部分人”,对毕志飞的印象是“思路很清晰,有礼貌和见识,但是审美认知审美认知属于独此一家难觅知音型”。

入门试卷的部分试题

每当毕志飞在群里发言后,群里的人都会高呼“毕导牛逼”“这辈子值了”。他们还自发形成了“祷告”的传统,“早上好,感谢毕导赐给我们一部绝佳的电影,让我们乐对人生,阿毕”“各位毕友晚安,筑梦路上有你们,有毕导,阿毕”。这时候,毕志飞会开玩笑说:“你们这么闲的吗?”

这些仪式感逐渐成为一种群友间的默契。有些粉丝觉得他不知道这是反讽,他反问毒眸,“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认为这只是年轻网友的“淘气”和“找乐子”。然而这种网友集体的调侃和嘲讽,一度被媒体解读为“邪教”,毕志飞看到文章后十分生气,直接将作者移出了群。

毕志飞的粉丝群

尽管开始逐渐认知网友们的玩笑,并且尝试与豆瓣和解,但是毕志飞仍然不觉得自己拍了一部烂片。他认为态度是衡量烂片的最重要的指标:“表演什么的特别假,制作特别对付的片子,其实能够看得出来,那些都是烂片。我的电影可能策划有问题,但这个电影是我认真拍的,所以我觉得它可能没那么好,但是也不会是倒数第一,2分。”。

潘西西认为,相对于普通人和圈内人,也许他们这些小导演会更加理解他。“我拍完第一部电影的时候,也会在朋友圈转发,觉得自己是个大师”。毕志飞却告诉毒眸,私信骂他最多的就是小导演,“他们觉得我拿到这么多钱却把电影拍成这样,对他们来说很不公平”。

他对于这样的质疑也并不服气。在高尔夫中悟出的“前面好可能后面就会差,前面差也许后面会变好,我觉得这代表了人生的起伏”似乎激励着他,立志要“拍好下一部电影让他们看看,堵住他们的嘴。”

“你拍了一部这样的电影,下一部还会有人投资你吗?”

“我的新片已经开始了,并且不缺投资,甚至有之前第一部的投资人。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坚忍不拔的人,也有人会觉得我能翻身,有的还知道我现在是个热点人物。我不怕别人说我没天赋,但是怕别人说我不努力。”毕志飞如是回答毒眸。

不知道是不是新电影筹划过程中受挫,还是终于想通了自己没有天赋这件事,亦或是在偶尔的咒骂中突然想起了自己被网友集中大规模的攻击,11月22日,他一本正经地发了一条“退出演艺圈”的微博:“今天萌生一想法,想退出演艺圈,还没想好,你有什么建议?在线等。”

他向毒眸解释这是他小小的“恶作剧”,“我想测试一下大家的想法”毕志飞说,“那天大家很踊跃,我删除之前都截图了。我挺感动,鼓励的居多。”

几个小时后,毕志飞删除了那条微博。

眸爷注: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给了很多怀揣梦想的人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机会。这三年来,无数新人第一部作品就拿到10亿+的票房,甚至有人处女座就能拿到30亿+的票房。但是,市场光鲜亮丽的背后,也有人12年拍出一部评分网站倒数第一的作品。

去年9月,《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上映,导演毕志飞成为“史上最烂片”的导演,引来一片骂声。而邀请毕志飞参加“Sir电影首席文娱大会”后,读者的反应比我们想象的激烈得多,这更加引起我们的好奇:一个真实的毕志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能在北大读博士,是靠关系吗?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作品如此“自信”?

12月20日,Sir电影与毒眸联合主办的首届文娱大会中,将有一场特殊对话环节:影评人battle制片人&导演——影片评分低究竟该由谁负责?

在这场高亮圆桌论坛中,毕志飞将与《绣春刀》制片人王东辉、著名影评人、编剧鹦鹉史航、资深电影媒体人法兰西胶片等嘉宾“严肃”讨论电影评分与影片质量等问题。如果你想认识一个更加真实的毕志飞,欢迎来文娱大会现场。

毒眸
作者毒眸
34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毒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