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生--颓废三个月后的决定

长安居大不易 2018-12-07 22:52:54

一个月前写了人生路上改变三观的事情,这篇日记看的人也很多,有些点赞收藏,在这里先感谢大家的喜欢。但在下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了。

我宣布这场潇潇洒洒的对抗现实要暂时结束了。

首先从现实困难上来说,我对影视行业的热爱可能并不能战胜我自身的惰性。我想得太多,做得太少。大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浮躁。喜欢什么却迟迟不行动,被可能的失败和反面吓退,怎么好意思说喜欢。我这样的人,如果心态不改变,是很危险的。就是说这样的生活,会让我失去作为人的核心。现在并不是找工作的好季节,更不是找影视类工作的好季节,最不是我这种只有热爱没有相关经历的人转行的好季节。 再加上现在的社会,大家都在焦虑,都在挤破头往上爬,搞得我赋闲在家都感觉不能安心,感觉对不起党和人民。时刻要和自己作斗争,要压下去我这样选择是不是错了,是不是错过什么了这样的念头。这样实在太痛苦了,我宁可结束。

接下来就是意义层面的:这三个月颓唐教会了我什么呢?

首先会封闭自己。不管什么工作,闭门造车都是不行的。要与外界有一定的关联和互动,才能了解更加深层次的东西,虽然从电影,书和文章里也能见到世界,但毕竟是片面而平面的,而人,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世界,永远是有趣的,也许可能会觉得无聊,但只要转变心态,其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假如你一直只有你自己作为你唯一的世界,其实你会陷入一个死循环。我的三观,我对事物的看法,从来都是一样,没怎么变过,没有输出,也没有被输出,这就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事,因为你没有成长,虽然没有人知道怎样的成长是正确的最好的成长,因为没有所谓的”正确“的成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停滞不前是非常可怕的。而和一个立体的人交谈,能聊到很多自己没想过的并且在哪里都读不到的东西,比如:可能女人比男人更容易由性生爱,因为有贤者时间;为什么男人嫖娼报导的多,因为女人有性别优势,想约就能约,但有些男生是约不到的。

其次你和整个世界是割裂的。人虽然有内向外向之分,我也曾觉得自己可以挑战人作为群居动物这一属性,但其实很难。我已经算是特别能闷在家特别能独处的人了,有的人闷一天可能就受不了,但就这样我都闷不了三个月,何况我每周必然出去吃饭至少一次。我怀疑闷得再久一点,我会彻底和世界失联,而那是很可怕的,因为我既然决心不结婚不生孩子,就必须有朋友,况且我其实是内向外向双重人格,偶尔朋友叫我出去玩一天我能特别开心。其实割裂很久之后,不只是对于你的社会属性来说你是废人,你自己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因为你是真的没有在产出和吸收。你的什么都是递减的,包括智商和情商。想要认识厉害的人的唯一途径,就是自己变成一个厉害的人。不能心存侥幸。人还是要去不断认识新的人。

十一月中旬我飞去了别的城市一趟。很久不曾思考过的为什么找不到好的工作,甚至可能的因为错过电话而错过的机会,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这么失败,在接近失眠的夜里这些念头就冒出来了。飞机旅行恐惧症开始发作。旅行前习惯性失眠。以前那些做过的关于迟到错过飞机的梦也清晰,我发现我其实接受不了失败,才会宁可什么都不尝试。

在机场时焦虑发作,带着一种离别的伤感,对于长途旅行的隐隐逃避,晕车的痛苦,让我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惯着自己了,太不敢踏出舒适区了。

差不多就是今天,和男朋友分手了。其实早就发现不合适,他也不愿改变,只是我这个一向不愿迁就的人,愿意磨合一次,至少,我不能说我没有努力过了。之前都狠不下心,但想想自己只是因为习惯性逃避问题而已。拖延不会让问题消失,只会变成一个炸弹。不过我还是得到一些教训的,比如顾及男人自尊心,学会撒娇,不要太强势,不要在事情出错时数落他,帮忙解决就好。(虽然确实是他不听我劝告惹出来的事。)

最后,人啊,还是不能任性的。

不知道走哪个方向是很迷茫,是有走错的可能,但你不能原地踏步,你不选择一个方向开始走你永远不能知道那条路适合不适合你。最重要的是,开始走。

是时候振作起来了。

Whatever it is we're afraid of,one thing holds true.That by the time the pain of not doing a thing gets worse than the fear of doing it, it can feel like we're carrying around a giant tumor.

找过三个月暂时的工作目前又在租的房子里蹲了。六月初我因为怀疑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以及面对未来的迷茫又抑郁了。整天什么都没力气做,最喜欢睡觉做梦。

在我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的那几周,我往床上一瘫就昏迷不醒。我另一双眼看着天光从下午到傍晚到黑夜,不是以往的恍如隔世感而是有种病了的感觉,那一刻觉得自己病入膏肓,行将就木。

这是六月八号写的:

从前有一只海底的扇贝,他抑郁了。别的扇贝都在海底一张一合的游泳,重复着一张一合的动作,在安静的冰下制造自己的运动漩涡和洋流,她只静静躺在海底的沙上,偶尔张开壳看一眼外面,就闭上了。有时候张开壳,海是蓝色的,能看到远处薄冰透下冰蓝色的天光,闭上再张开可能就是一片黑暗,像失明一样的午夜的海。

她就这么躺着。

朋友觉得她阴郁无聊,很少来找她玩,很多时候外界的资讯是身边路过的海胆和水母聊天她顺便听到的。父母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他们分开很久了,已经没了联系。

她就这么躺着。

自我厌恶感和自我救赎感交替发作,她时常觉得自己病了,但无药可医。

梦到参加高考,那一瞬间没有紧张,只是觉得我可以重新选择了,可以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

好在这段噩梦一样的日子是结束了。我遇到了一个人,被拯救了。

长安居大不易
作者长安居大不易
22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长安居大不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