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不离不弃, 即便你的头发剪成了钢盔。

馒酱 2018-12-05 16:42:05

最近回想起了一部血泪史:馒酱是如何变狗腿的。

我这么“善解人意” 又这么会夸赞男朋友。 还不是因为那些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理发师让他刚剪完头心里极度敏感?


我有个朋友叫奥利, 95后的,英年早婚。她老公,80后,遇事不惊,像个踏实的老干部。

有次我们在咖啡厅,奥利突然接了个电话。向我作嘘的手势。 紧张的捂着话筒: 啊真的吗?剪得很糟糕?我是看了给女生剪的都挺好的呀。没事的没事的。回家看看吧不能太差了真的你放心啦……

隐约感觉电话那边都是哭腔了。

放下电话说,哎是我老公,说头发剪坏了。

我顿时心里平衡了很多。 原来不只我一个人会狗腿。


自从和派大星在一起后, 我才逐渐看清楚了理发和男人的关系。

理发对于男生如同女生买口红。都带着不切实际的光芒:他们一般抱着变帅的心情去理发。然后心情越理越差。

刚剪完头的男生极其敏感,生活的不顺这几天都有了额外的借口。

重新面对直逼心灵的三大终极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我要做什么?

就这样的。沮丧,无可奈何。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派大星的男子气。

遇事不惊,温柔,懂得安慰人,总是从我的角度出发想事情,从来不把自己置身事外。

从一个温柔又manly 的男人变成迷失自我的小盆友。只需要一个无拘无束的理发师。

而我,只能安慰咯。


我的鬓角呢?

前段时间,派大星开始去一家新的韩国理发店。理发店老板暂且叫她 “不屌你” 欧尼好了。不屌你欧尼对剪头有执着的审美。她可以顶住来自客人的压力,给客人剪出自己心里最喜欢的样子。

面对剪完头后迷茫的客人, 露出饱含深意的姨母笑。

之所以说这个事情呢, 因为派大星向来为人随和,凡事都可以商量。唯一坚持的,是出门擦防晒和留住自己的鬓角。

随手翻他照片,每张都有鬓角。 自力更生的长出金庸武侠的假发套。

我也是通过他理解了爱一个人,也要爱他所坚持的。

即便他坚持向“猫王”致敬。

可是理发店 欧尼不理解。

第一次去那里,

派大星在椅子上坐下,按照惯例说自己的要求:Just cut it short, but keep my sideburn. 鬓角留着。欧尼笑着说好的。

理发后一睁眼, 鬓角没了。

那几天里,他像是突然失去了美颜相机的女孩。

活在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自救又放弃的过程里。无法接受自带前置镜头里的自己。

依然是愿意自拍的, 举起手机自拍🤳。不再立刻发出去。 仔细看着照片,然后说:"我头发好丑哦,我不喜欢。再来一次“

然后又照了一张。

"ah 好丑哦"

又照了一张。

"没有一张好看,算了!我老了。"

“Baby 你哪有! 你还是很帅啊都没什么变化!哎呀真的很帅啦”

我是史上最狗腿的人。

第二次去剪头:Just cut it short, but keep my sideburn.

鬓角又没了。

派大星回家像个被欺负的孩子。

第三次我也去了。虽然我真的很想致敬这位执着的不喜欢他的鬓角的理发师。但如果再剪坏,我真的已经江郎才尽找不到夸他的词了!

保不住我会发火说你拍照丑和发型没关系,然后我们会吵起来他会自暴自弃暴饮暴食身材走形。

所以派大星带着自己的鬓角回家了。


Asian mom success perm

有一次,崔始源迷妹心切,神奇的说服他去剪崔始源的发型。而他,并不认识崔始源。

一个小时过后他很迷茫的发短信说: 理发师给我烫头了。 这个发型一定要烫头才可以。

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烫头了。。

我说:那效果怎么样呢?

他说:像 asian mom success perm! 应该不是你想要的:(

asian mom success perm

我也觉得是怪我的。可我除了笑得掉脑袋没有办法夸他了。

因为接下来一个月他都戴着帽子。

摘掉帽子,是这样的。

理发师欧尼你过分了昂。

我的安慰人技能逐渐跟不上你的理发手艺了!!!


致永远也不会看到这个文章的亲爱的派大星:

崔始源发型事件,鬓角事件都发生了一年多了。最近,你的头发看起来刚刚好。女友甚是宽慰。

昨天跟你爬山,朋友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

看到照片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又舒缓一下。

咯噔是,你的新发型师也不太好。 舒缓是,幸好在后脑勺。

爱是不离不弃。 即便你的头发剪成了钢盔。

你可能还会喜欢看:

如果我的母语对你来说是个巨大的谜团

我已经闻了一年多的树叶了。

你爱我的一些小事

“我不想听到关于你前任的任何一件事”

型男养成记——男生的皮肤管理 其实很简单

型男养成记:从路人到小哥哥可能只需要打理下发型

馒酱
作者馒酱
143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79 条

查看更多回应(79) 添加回应

馒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