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酒瓶

白眼 2018-11-27 22:35:15

01

李青发现,郑山约她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从每天一次,变成三天一次,而后一周一次,到如今,一个多月没有任何联系。

这么快就腻了?李青这样想着。

可是她也不能抱怨什么,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有时候他约她,她也因为有事去不了,那时候,他是不是会找别人呢?也许吧。

说不喜欢郑山,不想跟郑山好好地谈个恋爱,李青觉得太虚伪,但是真走到那一步,她又不确定自己能跟他腻歪多久。

况且现在,郑山好像已经先于她,厌倦了这种“打炮为主,谈心为辅”的男女关系了。

玩弄了半天小聪明,装睿智,装不在乎,礼貌地尊重着对方所有的私人空间,与此同时在床上尽量耍花样,探究各类姿势和角色扮演……然而终究,还是输了这场游戏吧。

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也有因为厌倦,解释都懒得解释,直接拉黑一个男人的经历啊。

就像一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竞赛一般。

不管什么男女关系,约炮也好,比炮友多一点也好,谈恋爱也好,结婚也好,都会有个人先厌倦的,不是吗?

只不过跟不上节奏的那个人,更容易耿耿于怀。

想到这些她心里一空,仿佛有风穿过。

偏偏今天没加班,这么早回家,一个人待着会有点难熬吧?不如去酒吧?

她的大衣口袋里刚好有一张小卡片,是今天走在街上的时候,一个男人发给她的。

她本来想扔了,但看是酒吧的卡片,觉得也许用得着,就随手放包里了。

可能收卡片的那一瞬间,她已经想喝酒了。

从地铁口出来,经过一家7-11,就能看到酒吧的彩灯招牌 “Trouble Maker”。

Trouble整个字母的灯已经坏了,只闪烁着“Maker”。

招牌下是一条通向地下一层的楼梯,拐角处亮着粉色的光,有音乐声传出。

就是这里了。

李青站在7-11门口吃完一个饭团,下了楼梯。

02

楼梯很窄,但进去之后里面很大,墙面都做成了巨大的酒架,从地面通到天花板。

架子上密密麻麻摆满了酒瓶,酒瓶上贴着标签,标签上写着人名。

李青走到吧台要酒,酒保却像认识她似的,说了句,怎么一个人来了?

李青不明就里,刚要问回去,酒保了然地笑了笑,说,也是,郑先生的存酒没了。

郑先生?

对啊,郑山先生,上次您跟他一起来的。

李青有点记不太清了。

第一次见郑山,他们去看了一个小众乐队的演出。演出结束的时候,李青已经喝得不知东西,她隐约记得又和郑山去了一家酒吧接着喝,难道就是这里?

酒保见李青不说话,继续自顾自地说,刚好,郑先生的酒瓶空了,你帮我们还给他吧。

不等李青说话,酒保转身进了后面,不一会拿出一个空酒瓶递给李青,酒瓶上贴着标签,标签上写着“郑山”。

一个空酒瓶子,需要还?李青问道。

酒保有些诧异,随即又淡定地说,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个酒吧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酒吧?怎么了?

酒保一边擦拭着酒杯,一边告诉李青,酒吧里所有的酒,都是有主人的,所以每瓶酒上都贴着名字。

而只有当酒瓶的主人喜欢上某个人之后,才能打开瓶盖,分享美酒。

有的人从没打开过瓶盖,有的人一次性喝光了瓶里的酒,有的人开过一次酒瓶后再没来过,瓶子上落满了灰。

更多的人开过几次酒瓶,最后只剩空瓶。

李青打开郑山的酒瓶,底朝下使劲倒了倒,果真一滴也没有了。

他和你来的那次,瓶子里只剩最后一滴,你喝光了它。酒保摆好擦拭的酒杯,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么,每个人在这里,都有一瓶酒吗?李青问道。

酒保正要回答,一个梳着油头的男人带着两个女人坐到旁边,酒保给他们开了一瓶酒,三个人开心地喝起来,酒保回到李青身边,拿出抹布擦起桌子。

你觉得呢?酒保反问李青。

03

李青举目看去,有的酒瓶子大,有的酒瓶子小,有的瓶子是深色的看不清里面的酒是什么品种,有的瓶子是浅色的,一眼就能看清里面装的什么酒,还剩多少。

我不知道,我好像没来过这里,也许我在这里没有酒瓶。李青说道。

酒保笑了笑,说,你来过几次,不然我怎么认得你?这种酒啊,喝过之后,时间久了,也会忘,你大概是忘了,常事。

李青一下觉得脑子有些乱,随即摇了摇头,说,别逗我了,我要的酒怎么还不上。

酒保像没听到一样,指着旁边的油头男,继续说,你看,他那瓶酒啊,同时给两个女人喝,我看他很快就要喝完了。

李青看过去,酒瓶里确实不剩多少了。油头男盖上了瓶盖,招呼酒保过去,酒保收回了酒瓶,小心翼翼地放到架子上。

说的跟真的似的,那我呢,我的酒瓶呢?李青挑着眉问酒保。

酒保抬起头定睛看着李青,倾斜着身子向她靠近,李青这才发现他的睫毛很长,投在下眼睑上的阴影,像热带雨林。

呵,这是什么烂比喻,李青这样想着。

酒保越靠越近,她也不躲,最后是酒保有些不好意思,将身体收回,说了一句,你等着。

04

酒保拿出一瓶酒,果然像模像样地贴着写着“李青”两字的标签。

瓶盖密封着,这瓶酒还没被打开过。

李青笑了,怎么可能,酒瓶还是满的?

酒保也笑了,说道,你啊,很会占便宜,每次来,都是喝别人的酒。

你的意思是,我从没喜欢过谁咯?

酒保问,你说呢?

李青说,瞎扯淡,我谈过5个男朋友,主动追过男人,也被劈腿过,痛哭过,你说我没喜欢过谁?

酒保没回答,旁边油头男领着两个女人走了,酒保走过去,低头收拾他们的杯子,一边收拾一边说,这个男人虽然同时喜欢两个女人,但他的喜欢是真的,可你的喜欢,都是你自以为。

李青冷笑,你怎么知道,你又不认识我。

酒保说,我说过,我认识你,只是你不记得我而已。

李青怔怔看着酒保,他的睫毛挂了点粉色的光,整个人似乎英俊了起来。

酒保抬起头看李青,说,你只是希望别人喜欢你而已。

李青一愣。

酒保接着说,人呐,习惯了喝别人的酒,就忘了,自己还有一瓶酒,动都没有动。反正有酒喝,何必开自己的瓶子?喝光了怎么办?瓶子摔碎了怎么办?你啊,很会保护自己,无论如何,要留着自己那瓶完整的酒。

李青有点不服气,说,好,今晚就开了我的酒!

酒保笑了,说,你打得开吗?

李青看着酒保的眼睛,说,我试试吧。

李青正要打开自己的瓶子,突然停了手,说,不对,你骗我呢,你的瓶子呢?

酒保歪嘴一笑,说,好,给你看看。

05

酒保的瓶子上贴着“王西”二字,瓶子很大,是深色的,看不清里面还剩多少。

原来你叫王西啊!李青双手抱着瓶身摇了摇。

之前只开过一次,还有一大半。酒保垂着眼睛说道。

难得啊,李青笑着说。

酒保夺过自己的瓶子,说,好了,开你的瓶子吧。

李青说,我不确定能不能打开。

试试呗,酒保一脸淡定。

李青拿过自己的酒瓶,拧了拧,纹丝不动,又拧了拧,还是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酒保大笑,笑得有点太夸张。

李青也笑了,她觉得有些热,解开了领口的纽扣。酒保看过来,神情一定。

这样吧,来开开我的瓶子。酒保说。

他盯着李青,右手抓住瓶颈,左手捏住瓶盖,逆时针轻轻一拧,瓶盖掉在了吧台上,脆脆的一声。

开了!李青拍手道。

酒保拿出五个杯子,都倒满,一直到酒瓶里一滴不剩为止。

一起喝吧,酒保说。仍旧面无表情。

李青甜甜一笑,点头说,好。

第二天,李青在酒店里醒来,一旁的酒保还没醒,她这才看清他的睫毛是浅棕色的,微微抖动着,是在做梦吧。

李青甜蜜地亲了亲酒保的眼睛,酒保醒了,看见李青愣了愣。

怎么了?李青问。

没什么。酒保翻过身,问,几点了?

管它呢,李青搂过酒保的脖子,撒娇道,王西,你的酒都给我喝了哦!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人了哦!

酒保推开李青,说,王西?王西是我女朋友。

什么?那你怎么能打开她的酒?

她给我开过,就没拧紧啊。

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酒保笑了笑,说,逗你的,你不会真信了吧?

哪部分是逗我的?酒瓶的故事,还是,王西是你女朋友?

你信哪个?

白眼丘比特,一个疯情万种的故事号

白眼
作者白眼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0 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添加回应

白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