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这么炸裂,漂泊了10年,他终于爆红

电影派 2018-11-21 13:09:50

《无名之辈》,口碑,爆了。

豆瓣评分,不降反升,从亮分的8.0,到现在8.4

2018华语片,它仅次于《我不是药神》。

排片,从开始的13%,到今天的22.4%。

这部影片上映前,派爷就安利过。

看到好电影取得这样的成绩,感到非常开心。

《无名之辈》,用喜剧的方式写人间悲剧,手法高明。

影片里的小人物,个个生动,

他们被生活逼到谷底,仍旧拼了命地维护着最后那点尊严

影片的人物形象如此鲜活,离不开一众演员们。

派爷今天想说其中一个,他演技很高超,行事太低调。

他分寸感把握得极好,收放自如——

章宇

在不同影片,收与放各有用心处理。

在《无名之辈》里,章宇演的是憨匪眼镜。

他打劫,为的是捡起自己的骄傲。

章宇成功地演绎出了这个人物身上鲁莽之下的坚持、愚昧之下的单纯。

这个人物的性格,一个字,

派爷在看《无名之辈》时,有一场戏,大家笑得最凶。

眼镜的腿被钉子刮伤。

眼镜用言语威胁着马嘉旗:“现在是哪个在掌握局势?”

大头突然把伤口中的钉子拔出来。

章宇的反应,抬枪、侧身、摸腿,面部扭曲。

第二次,大头涂红花油,身体开始抽搐。

再一次,酒精消毒。

猛烈踢腿,腹部上倾,面部扭曲加剧。

痛感层层升级,看着不难,要用身体与表情展示出疼痛的层次感,绝非易事。

章宇用撒药时不同程度的激烈反应动作,来塑造人物的笨拙。

而这种最直接的反应,也促成了喜剧效果。

应和着前半程的喜剧调性,章宇是“放”着演,这是肆意的憨

当故事转向悲剧底色时,章宇的演法立即变了,

来看这场戏,马嘉旗一心求死,眼镜撒谎说打开煤气,并给马嘉旗戴上耳机。

眼镜趴在马嘉旗腿上,深情地望着她。

眼里充满柔情,连那一下缓缓的眨眼,都分外动人

在这个眼神里,你读出了什么?

派爷觉得,至少有发酵的爱、眷恋、与告别的痛苦。

这是柔情的憨

章宇为大众所知,是因为《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

36岁的他,出演20岁的角色,毫无违和感。

在外形上,竭力靠近。

在表演上,还是在“收与放”上做文章。

电影里,他饰演一个山里来的孩子。

因为生病,他不想连累家人,才跑出来。

黄毛有情有义,但也莽撞彪悍。

山穷水尽了,会向山撞出一条路来;

看见世间不仁不义的事,会第一个冲上去

黄毛的角色性格,一个字,

为了呈现出这种“冲”的性格,自然是放着演

章宇用肢体刻画人物,他一遍一遍地摔,即便是一个背影镜头,也力求完美。

《药神》里,他是受伤最重的那个。

而到了情感层面,章宇选择“收”着演。

收,人物的塑造更加细致入微,有血有肉。

黄毛很孤僻,用眼神中的冷漠当做自身的盔甲

最开始,导演让章宇参考的表演方法是《亲切的金子》。

章宇深入研究过角色后,对导演文牧野说,希望可以演得更加内敛,台词能从15句,变成11句。

对白越来越少,更加依靠眼神与嘴里发出的声音去呈现人物与世界的冲撞和融合。

凭借这个角色,章宇顺利入围第55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实至名归。

黄毛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少人知道演员真正的名字。

演员王传君曾经为此特意发了微博。

章宇参演的另外一部影片,知道的就很少了。

《大象席地而坐》

胡波导演遗作。

一部剧情长片处女作,在刚刚结束的第55届金马奖上摘得头奖——金马奖最佳影片

章宇饰演的于城是个混混头子。

与前两部作品中的角色不同,这次他扮演的是冷峻的中产形象。

演法,就更加倾向于“收”

他爱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说跟他不是一路人。

爱情无望,生活无望。

于城用一些无关乎爱的性,来给破烂的人生开脱

他睡了朋友的老婆,亲眼看见朋友跳楼。

后来,他又要面对废物弟弟的死亡。

他的生活和生命,逐渐被堆积的压抑鼓胀着,寻不到出路。

他随意调笑小区楼下的人,被情人嫌弃。

这时的章宇,扮相落拓不羁,做出的事情没有原因,也不用管后果。

面对情人与朋友,他眼神空洞,动作幅度小,章宇用“收”的演法,来承载了人物绝望而空虚的灵魂。

在这个故事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深觉生命无意义,

他们把生活的寄托放在一个传言上——

满洲里有一动物园,有一只大象, 它他妈整天就坐那, 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也可能它就喜欢坐那。 然后很多人就跑过,抱着栏杆看。 有什么人扔吃的过去,它也不理。

这些人,都想去看这只大象。

说是看大象,实际上,是借一个虚妄的寄托逃避人生的虚无

故事最后,于城碰上误杀弟弟的凶手韦布。

当得知韦布也要去看大象,他决心放他一马,还给他买票。

实际上,是想通过放过他人的方式放过自己。

章宇在《大象席地而坐》里,气质、言行举止,又焕然一心

章宇是派爷最喜欢的那类演员,戏路宽、可塑性强,而且勇于改变。

那么,章宇如此收放自如的演技是天分么?

不是。

章宇曾说他接戏有个标准——

我是一个笨拙型的演员,不管演谁,首先我要相信他,喜欢他,认可他,否则我演不来。

因为他自觉笨拙,所以他不会什么角色都接,他会挑剔。

所以他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研究故事与人物,吃透了人物才进片场。

比如在《药神》里,他甚至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动物形象,以此作为标准。

程勇与黄毛在海滩一番交心后。

章宇对导演说,一会别停机,我送你个礼物。

远景,黄昏。

黄毛突然学起狗叫吓程勇,徐峥反应过来,随即应和:“走前面,黄狗。”

本来不在剧本里的一个细节,为《药神》添了一层温馨的暖色,也为人物的牺牲增添了悲壮。

但这个狗叫,并不简单,同样含有章宇对于角色的理解。

据导演的回忆——

章宇自己给彭浩这个角色找了一个人物图腾,一只流浪的野狗。

这是属于“笨拙人”的创造。

章宇,曾经在贵州某个话剧团工作,因为厌恶一成不变,2008年,只身来到北京。

10年时间,终于有了巨变。

2018年,他在大银幕露面的这三次,豆瓣评分都是8分+,他的表演也受到了专业的认可。

种种精彩的表现,让章宇成了今年华语圈绝对的新人王

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新人能够多一些像章宇这样“笨拙”的演员,时刻用一种谦卑的学徒心态,去迎接和对待他的每一个角色。

在这个人人都争相抖机灵的时代,章宇毫不掩饰自己的“笨拙”,这样的演员,该火。

电影派
作者电影派
4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电影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