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性欲加一点好感

欧阳十三 2018-11-20 16:17:52

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须争的,

且须以生死力争。

余美颜

2018年初的朋友圈,被两个人刷屏了:一个是被爆出轨的李小璐,一个是晒戒指结婚的苍井空。

出乎意料的是,对已婚的苍井空,网友们几乎是一边倒地送上真诚祝福,顺带感慨了一下苍老师老公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有人说,苍井空的幸福,在于这个时代的进步,也在于这个女人活在当下,不为过去所累的勇气。

而在九十年前的今天,一个自称睡过3000个男人,并把她和情人之间的来往故事写成《摩登情书》,一跃为千金难求的畅销作品,被封为民国第一欲女的女人,却投海自尽了。

有人说,逼死她的是那个时代的偏见。

“我就要露”

在那个年代,女子只要穿着低胸露乳、裸露胳膊、小腿的服装,就将面临牢狱之灾,她却大大方方地穿着吊带泳衣,在公众海滩上“招摇”,而她穿泳衣下水游泳的事情成为当地的一段佳话,令她声名鹊起。

“我就喜欢裸睡”

她曾经因为喜好在酒店裸睡而被人拒绝入住。她将酒店的公共地方视作展示身体的舞台,沐浴之后,赤身裸体睡在卧室门口,令来往旅客瞠目结舌。她旁若无人、谈笑自如。对于那些见她裸体便惊愕不已的人,她是颇为不屑的。在她眼中,自然裸露的身体,是一般人无法欣赏的一种美丽。

“我有钱”

她喜欢骑马,而且是穿裙子骑马,把白皙的大腿炫耀地露在外面,招惹了很多人来一睹芳容,当地政府认为有伤风化,限制她“裸奔”骑马,她却豪爽地一笑,随手掷下几千元罚款,然后骑着马扬长而去。

“我要公平”

有人指责她放浪形骸,她毫不示弱地跟旧制度叫板:无论古今中外,只有男子可以玩弄女子,女子不能玩弄男子,这是什么游戏规则?所以我和数千男子性交,这不过 是我玩弄男子的一种把戏,虽然不能说是开世界的新纪录,但也是爽快十余年,男子原来是很笨的,玩弄不是一件怎样的难事,这就是制度所造成的啊。

就是这样一个率性妄为的女子,甚至让电影明星杨耐梅排除万难、不惜牺牲色相筹措资金、自主公司也要将她的故事搬上银幕,而她,就是杨耐梅无声电影《奇女子》的原型,余美颜。

在同一时代,大谈“性欲本是娱乐的一种”,倡导裸体行走、裸体游泳、裸体睡觉的张竞生,可以去中山大学演讲,而以“余美颜”为原型的这部电影却因为淫秽而不能放映。

当时有人不平,难道就因为张竞生是男人,是博士就可以到中山大学演讲,而余美颜淫的资格不够?

1926年,张竞生公开出版了《性史》

林语堂曾经描述过《性史》开卖的盛况:买书的卖书的忙成一团,警察要用水管子冲散人群。被禁后,坊间盗版翻印不计其数。

性解放意识的最早觉醒

余美颜别号梦天,1900年出生,广东台山县荻海人,小小年纪被冠以美女之称。

她爸爸是当地的典当商人,是个封建传统的老头子,因经商需要,常和洋人打交道,所以从小便让余美颜学习英语。原本余爸爸的打算是,把她培养一个名门淑女,偶尔帮衬一下自己的生意,到时再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

但是这孩子长得太漂亮,每天放学回家,总是被一些荷尔蒙涌动旺盛的少年或猥琐大叔尾随,余爸爸见不得这情形,让她高小毕业就回家自学不得外出了。但是余妈妈却是个大家闺秀,饱读诗书。余美颜在母亲的教育下,自修了国文和英文。

接受过“西洋文明”学校开放式教育的余美颜,对西方的“自由开放”思想情有独钟,非常憧憬西方人的性观念。这注定了她当不成个相夫教子的传统女人。

果然,没多久,抱着对性和爱满腔热情和憧憬的余美颜,偷偷与一名叫做渤海九少的少年相恋了。两个人天天出去私会,写情书念情诗演绎了一番朦胧初恋。

当时正值新文化运动,她幻想着能够改变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世界,幻想西方的思潮能够给予她想要的自由,现实却毫不怜香惜玉地给她扇了一巴掌。

两人恋情被家人觉察后,余爸爸火速为她订了一门亲事,而当初信誓旦旦的初恋小情人也消失不见,全不顾当初答应带她私奔的允诺。

这个跟她订亲的男子是当地首富之子谭祖香。在余美颜十七岁那年,代表母校参加台山县的联合运动会时,早就被他一眼看中,谭家很快就上门提亲。

初恋夭折在父权之下的余美颜哭哭啼啼地嫁过去了。这位谭公子从小就跟随父辈经商,经常游走于欧美等国家,见多识广,思想新潮,和余美颜很有共同语言。一开始余美颜虽然很不情愿,但不多久后也爱上了自己的丈夫。

婚后夫妻俩的生活非常恩爱,算得上浓情蜜意。可是不长时间,谭家经济出了问题,由于生意需要,老公要到国外去经营事业,当时的条件有限,余美颜无法同往,新婚燕尔,依依不舍地分别。

接下来,就是旧社会恶婆婆跟新思潮小媳妇的战斗。十八岁的余美颜,满身的精力和对生活的向往,全不把老一套的三从四德放在眼里。

谭家斥责她的思潮,企图用旧社会时代对女子的那一套妇道规训来约束她的行为。余美颜气不过回娘家,却也是被告之“女人就该这样”。

丈夫常年未归,家中礼数严格,余美颜感觉心里十分不痛快。这种不痛快的生活数百年来都被像她婆婆,她母亲这样的女人,一日复一日地煎熬过去,直到心中再无半点活气。

但是余美颜不干了,她“复因种种关系, 感觉婚姻不自由之痛苦”离家出走,浪迹广州、上海、香港等地,开始了她长达10年的情欲之旅。

若为自由故,什么不可抛?余美颜说,去你的三从四德!

斩断最后一点家庭羁绊

1918年2月27日,余美颜离家出走,只身来到广州。当时的海军总长程壁光刚刚被刺杀,她被巡捕误当成凶手抓了,投送到了监狱。

照理,她一个弱女子人生地不熟,实在跟命案扯不上干系,只是当时警察见她穿着暴露张扬,出言大胆,故意为难她。

因为此次拘留,谭家与余家解除了婚姻,余爸爸认为此乃奇耻大辱,于是干了一件至今都让我匪夷所思的事:他追至广州,将自己的女儿告进了当时广州新式监狱“习艺所”改造一年。

“习艺所”是个什么地方?就是现在的劳动改造所。当时为广州政府开办,在收监犯人的同时,培养他们走上社会、自力更生的能力。只有犯了错误或者没有父母的孤儿才会在这里被强制劳改。

余美颜是如何挨过这一年的监狱生活的,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团,无人知晓。但是牢狱之灾并没有让余美颜顺从于传统道德,反而激起了她彻底的反抗之心。

正是在牢房里看到诸多人间百态,让她认清社会制度不过是男人设立的本质,更让她学会了娴熟运用身体追求理想、反抗社会的本领。

余美颜出狱之后,从此坚定了自己的自由道路——身体的自由、感情的自由、金钱的自由、性的自由和家庭的自由。

从监狱出来以后,余美颜成了一个无所挂念的女人

她出入于舞厅、赌场、酒会,穿着艳丽的服装,头上戴着大朵的鲜花,就跟现在的“红花教主”一样。由于她生得美貌,性格也泼辣大方,所以,她结交了各类公子哥们,她让他们给自己花钱,她陪他们跳舞,得到一些小费。

当时很多人把她看做“奇女子”,余美颜不屑于去妓院廉价地出卖色相,她遇到可心的男人,就陪他过夜,而遇到不喜欢的,无论多么有钱,她也不会和他过夜。

当时,奇女子余美颜成了小报的谈资,很多头条新闻,都是由她而起。

譬如闹市的“一掷千金”。有一位富商想要跟余美颜同居,余美颜要求对方带三千元过来,但是来的时候那位富商只带了一千五,感觉受到侮辱的余美颜一气之下将一千五悉数从阳台扔往闹市,说是帮他“行善”,为寒冬腊月里的穷苦百姓做点好事,引发了人群的骚乱。

她的酒店裸睡习惯,以及关于爱情的言论更是惊世骇俗。“情欲的迸发,犹如银壶炸裂,加之于相互的好感,即是爱情。”用她的话说,我想睡你,对你有好感,这不就是爱情吗?

她在沪港穂三地漂泊着,穿梭于军界、商界各路达官显贵之间,很多人骂她淫荡,她置之一笑,有人说她是妓女,她依然笑笑,我行我素。

此时的余美颜已经没了家庭,没了亲情,所以,她也不会在乎人们说什么,在她眼里性欲就跟吃饭一样,是必不可缺的。她还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自由之身,对于世俗礼仪,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爱情的幻灭

有一年,余美颜跟着一个香港何姓商人吃饭,酒酣之际,这个商人问起了余美颜的身世。余美颜悲从中来,谈到了父亲的薄情,谈到了家庭的遗弃,还谈到了原夫的不归。

何商人很同情余美颜的遭遇,他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有稳定的事业,也有家庭,余美颜当年刚刚二十岁,美艳如花,尽管遇到的男人不少,但是论婚论嫁,没有一个男子是合适的人选。随后余美颜答应了何商人的求婚,做了港商的二房。

自古商人重利,不久,何商人就受不了余美颜铺张浪费的生活习惯,对余美颜的身体也厌烦了,他登报说余美颜:“放荡不羁,挥霍无度”,和余美颜解除了婚姻。

也就是从这段婚姻之后,余对婚姻不再抱以希望。1925岁年,余美颜结识了南海县县长的儿子。这位“官二代”长得潇洒倜傥,不仅给余美颜送钱送鲜花,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和余美颜结婚。

起初余美颜并不相信这个“官二代”,但在对方坚持不懈的追求下动了心,两个人开始恋爱,“官二代”还在乡下给余美颜租了一处“乡村别墅”,两个人在里面过起了“试婚生活”。

没多久,这位县长大人立刻派人把自己的儿子拘禁起来,并且要求余美颜归还儿子为她花掉的两万元钱。

县长夫人对余美颜说,只要还了两万元,就允许他们结婚。余美颜奔走于上海、天津和北京之间,凭借着以前的人脉,很快就筹备了两万元,当她拿着钱交给县长太太之后,县长竟然要按照“土娼”的罪名,将她归案

于是县长太太说只要以后不骚扰她家的儿子,就不再治罪于她。余美颜受此打击,心灰意冷,于是远走他乡。

余美颜去美国疗伤散心,竟然遇到了前夫谭公子,她憧憬两人能够再续前缘,因为,她还爱着他。然而一切物是人非,过往不再。谭公子对前妻的不堪之事略有耳闻,冷漠地拒绝了她。

失败的恋爱能把荡妇变成烈女,亦能使烈女变成荡妇。余美颜显然属于后者。回来后的余美颜更加放荡不堪,如同行尸走肉。

“军界官长多识之,莫不被玩于股掌之上”,报纸更是盛传余曾经和三千名男性发生关系。

逐渐的,她开始厌倦这个世界,可是总不能就这样离开,一定要留下点什么。于是,她开始写日记,里面记叙了每个男人给自己的性感受,与每个男人的姿势和体位,那段感情,是在什么状况下发生的等等,堪称为民国第一位「身体写作」的先锋。

她给这本书取名叫《摩登情书》,里面收录了她跟男人之间的各类中英文信件等,据说,短短几年时间,和她有关系的男人多达3000多人,这个数字显然是不太严谨的。

不过在那个时代用身体写作,余美颜可谓是先锋写手。这本书,当时引起抢购热潮,人们争相购买。至今,还能在市面上见到《摩登情书》的民国珍藏版。

无处可逃

交往、把玩的男人越多,越让余美颜了解这个男人主宰的世界。她发现,无论自己“玩弄”过多少男人,这个社会仍旧在以它不变的规则运转,在她以为自己玩弄了男人的同时,男人也以玩弄了她而沾沾自喜。

自由理想无法达成,感情挫败日益痛心,阅历的男人越多,她越觉得自由之理想行将幻灭。

回不去家庭,亦无法收获爱情的余美颜,试图遁入佛门,以寻得灵魂上的自由。她曾在香港九龙青山佛寺落发为尼。但谁知道消息泄露出去,众多相好跑去青山寺看她。

寺庙主持意识到余美颜乃是“有无限前尘往事”之人,遂将她逐出佛门。至此,余美颜已经清楚地知道,侍佛之路是走不通了。

此时的余美颜,想到了自杀。

早在1927年夏天,余美颜去上海的时候,就有了自杀的打算。具体怎么个死法,她还特意咨询过一个叫做马浪荡的记者。马浪荡将自己对自杀方法的研究心得分享给余美颜。

他告诉美颜:“你如果真是要死,我可以告诉你两个艺术的死法,这是很容易的:其一是投美妙的西湖,其二是投身茫茫无涯的碧海。前者,以你这样的人,能够埋香葬玉于西湖畔,可供骚人墨客的题咏,留心社会问题的研究;再就是伟大的毁灭,艺术的自杀,永远不留一点痕迹在此污浊的人间。”

马浪荡的分析令余美颜颇为认同,最终她选择了投海这样艺术的自杀方式,来追求自己人生最后的自由。

走上银幕,是余美颜自杀前最后的心愿。1927年她前往上海,想联络朋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投身大银幕。

她说:“我放荡十年,负孽深重,此行来沪,拟投身银幕,留一纪念,使社会一般青年得识余之真面目,或者不至于重蹈覆辄。目的达后,余将投身大海,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人都有执念,想留下一些存活于世的痕迹,在现在可以说是一种自我表达。但是余美颜等不及,在电影上映前几天,她就选择了自我了断。

1928年4月19日夜晚,一艘名为“加拿大皇后”号的邮轮,正从香港开往上海。一位华服女子面色憔悴,自言自语“大地龌龊,吾将投海以洁吾身”这样没来由的话。

同行的女友怕她出事,她又忙不迭让人不用担心:“哪有人跳海前先告诉别人的,我是说着好玩来着,别担心。”

女友稍微交代了下便回船舱休息了,她双臂环抱胸前,将自己静静地藏在黑暗处,沉默不语。

这女子把随行的佣人叫到身边,嘱咐说:“等船到了上海,你要是寻不见我,就自己回香港吧。”说完拿出100元钱,吩咐佣人将其中的50块打赏给帮过自己的买办,剩下的回香港后分发给家中其他侍役。之后便不再言语。

午夜2时30分,当邮轮经过温州出海口时,这女子纵身跃入大海。等船上众人发现动静,她已经被波涛吞没。

其后,人们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两封绝命书,均委托船长寄回香港,一封是她写给全国女同胞的,一封则留给她的情人——渤海九少(另有一说,余美颜只留下一封告全国女同胞的绝命书)。

“颜 不幸生于此青黄交接时代,自小凭媒妁之言,听父母之命,嫁夫远适外国,数年未谋一面,少识之无,误解自由,竟任性妄为。在此污浊万恶之社会,浮沉十载有 奇,虽阅人甚多,终未能结朱陈之好,前虽钟情渤海九少,奈为家长所阻,终失所望。终失人生乐趣,留此残生亦无所用,决然立意毕命,离此污浊世界,还我清净 本来。”

这个试图以一己之力对抗男权社会的女人,最终走上了绝路,并且将自己的一生,解释为“误解自由”。

不论是余美颜,还是那个时代的萧红,她们都走上了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的道路,也都不得善终。

她们反抗这个由男人制定规则的世界,却又不得不依附于男人生存,她们追求自我、自由,却又质疑否定自己的人生,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苍井空的幸福,不仅仅是这个时代的包容,更源自她那句“我喜欢自己的工作,不后悔”吧!

全盘接纳自己的一切,以及自主选择带来的后果,才是真正的自由之路。

广告
欧阳十三
作者欧阳十三
9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5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510) 添加回应
广告

欧阳十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