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下旬,在台湾

虎克天酱 2018-11-14 15:52:17

行走在长镜头里。

非典型游记/攻略,仅作为个人纪念。

在11月看完资料馆的台湾影展后有感而发:)


淡水(Tamsui)

淡江中学:

周杰伦的母校。《不能说的秘密》取景地,算好了校园开放日(周六日),但没想到可以在桃园机场下飞机后,磨蹭四个小时才到淡水...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四点,只好绕着学校走上两三圈作为纪念了。学校很好看,红砖绿树,墙上的倒影,一看就是能发生不少故事的地方。

校门口的宣传栏

PS:到达中学前需要走一段上坡路,路边有很多餐厅,看起来像是在这边读书的小同学经常会去的地方。几乎每一家的招牌上都有“周杰伦套餐”的字样,于是和屁崽点了一份试试看:一份阿给,一碗鱼丸汤,一个包子。吃了半天选择放弃挣扎:他吃得也太多了吧?

传说中的阿给:大概是裹着酱的豆腐粉丝包?

真理大学:

离淡江中学很近,走几步就到了。可能因为去的时候不是旺季,游客寥寥无几,周日的校园里空空荡荡的。只听到远处操场那边一群同学拿着麦克风(可能是在排练什么)的声音,但也稀稀落落的。是啊,谁愿意在有阳光的周日下午呆在学校哦?

真理大学的英文名是 Aletheia University,Aletheia 来自希腊语 αλήθεια ,为“真理”之意。

Aletheia

因为是一所教会学校,所以学校里的建筑都很有宗教感。

礼拜堂

真理大学靠海,经常在校园里走着走着,一回头,就看到一片令人平静的蓝色。

藏在校园某个的角落的一片海

红毛城:

和真理大学/淡江中学都在一块,一个依旧能满足我“红墙绿树”执念的地方。

超好看的手绘门票

看到这栋楼前面一排别的国家的红旗时...还是有点愧疚的。

从红毛城的二楼一出来,远处的青山就映入眼帘,不时有湿润的海风吹来,真好。

渔人码头:

如果要给本趟台湾之行总结几个关键词,“追逐落日”肯定能算一个。在抵达淡水的第一天,阴晴不定的天气和海面上突然冒出来的浓雾,使半小时前还是4K原画的日落景象突然印象派了起来...这让两位对“在海边看日落”有着执念的大陆游客朋友走向了更深的执念(于是在此后的每一天,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们总要问对方一句:今天我们有机会看到日落吗?

假装看了日落

一个小Tip:如果是坐公车去渔人码头,前几站有个站叫“观景台”。如果不喜欢人多,可以在该站下车。独享一大片海滩的感觉太好了。只是可惜去的时候是白天,如果是在黄昏,我猜看日落的观感肯定会比渔人码头要好得多。

假装在垦丁

去往海滩的路旁有一条小岔路,通往的可能就是字面意义上的“观景台”?

观景台?

总而言之,很喜欢淡水。尽管空气里永远是黏糊糊的热,只是走上一小段路,后背就会不自觉地冒出汗来,但小小的不适哪里能比得上走着走着,一回头或是一侧身就看到一片海的惊喜。更别说老街里还藏着那么多好吃的了。


台北(Taipei)

桃园机场:

就像法国人把电影资料馆建在宫殿里一样,台湾人在桃园机场也开辟了一个电影主题的候机厅...有电影年历,金马奖的前世今生(...)以及其他一些看上去都很官方的东西。(但别说还真挺有仪式感的

“地行莫如马”

金马奖杯

光点台北/光点华山:

可能是每个小影迷到了台湾都会去圣地巡礼的地方吧。光点被称为“侯孝贤的天堂电影院”,有两家,一家在中山北路,一家在华山文创区。先成立的是光点台北,只有一个影厅,84个座位。到后来成立华山分馆时,就有了两个影厅。值得一说的是,这两个影厅,一个叫 A One,一个叫 A Two,而 A One and A Two也恰好是《一一》的英文名。

A One and A Two

这两家影院的排片表都可以在网上查到:

台北:http://www.spot.org.tw

华山:http://www.spot-hs.org.tw

(PS. 觉得台湾的译名都好好玩,北影节看的关于北斋的纪录片《葛饰北斋:穿越巨浪》,发现台湾叫《葛饰北斋:画狂老人》...)

华山分馆建得非常有设计感:见下面的背景。电影相关的书籍/周边也特别多,抢钱程度基本和MOMA的库布里克书店持平。

小周边

这次最能记入“有生之年”系列的就是在华山馆买到了《戏梦巴黎》修复版的电影票(骄傲地出示了已经成年了的身份证)。买的时候小哥特意嘱咐了迟到20分钟不得入场,想到有几次在资料馆,开场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有人举着手电筒进来...真是很羡慕了。

The Dreamers

还想起了一个好玩的事情:在影厅旁的宣传栏上,《戏梦巴黎》下面的副标题是明晃晃的几个大字:爱做爱做梦。(可以说是很传神地道出了它的精髓了。

除了光点外,在台北还有许多放映艺术电影的地方,例如诚品、真善美、国宾长春等。就不多介绍,可以在http://www.atmovies.com.tw/showtime/这个网站上查询。多翻翻,说不定就有机会在一个影院的早场或是晚场遇到某部老电影的修复版或是三大的竞赛片放映了。

剥皮寮:

电影《艋舺》的取景地,现在是一个历史街区。两边的老房子里有不少展览,挂的画也很有年代感。

仿古看板

遇到了有两个有意思的展览。一个是台北诗歌节,今年的主题是“诗的异托邦”。在福柯的定义下,“异托邦”是区别于“乌托邦”的真实空间,以此为主题,则是想要去探寻在由“异托邦”所构建的真实世界中,诗歌所具有的“荒谬但诗意”的意义。在剥皮寮街区的是一个VR体验展。

另外一个则是台北电影节15周年纪念展,里面有很多电影的分镜稿/剧本/片场记录,以及当年台湾新电影那一批人用过的摄像机/场记板/导筒,还有一个小厅放回顾混剪。进门处有给观众自取留作纪念的海报,我拿了最喜欢的《大佛》。

大佛普拉斯

牯岭街:

太难过,太难过了。光是远远地望见“牯岭街”三个字就有想哭出来的冲动。

没有一家旧书店留了下来,只有街头墙壁上零零散散的几处涂鸦小声地讲述着曾经和书的渊源。

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家旧货币/邮票流通交易店。抱着“想和当年在这里的人聊聊”的想法,随手拉开了路边一家店的门帘,老板是个老爷爷,特别好玩。我问他,“这条街还是以前那条街吗”,他和我拽他的英文:当然是啦,只是因为旧书店都out-of-date了,profit不能cover掉他的那个management了,而且现在一切information和knowledge都可以在网上search到,旧书店早都已经没有market了……你们是mainland来的吧,我跟你讲喔,现在没有几个台湾人会到这里来淘书了啦...

之前沉重的心情被老爷爷连珠炮弹一轰炸,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邮币社

意料之外地遇到了一个小剧场,英文名叫:GuLing Avant-garde Theater,但是去的时候还在装修,明年才会开张...(太不开心了

尽管知道电影的真实取景地是在屏东,但走在这条街上,还是忍不住想起一些难过的事情来。牯岭街的旧书店消失了,屏东的糖冰店也重新装修了,或许只有小明和小四曾经倚坐过的那颗老榕树还是以前的样子。这个世界和我,都变得好快啊。

从牯岭街回到民宿的那晚,刷手机看到了李银河给王小波的回信,信里写到,“你走后,我常常思考生命的意义这个无解之谜,思来想去,答案竟是,生命从宏观视角看,是不可能有意义的。但是从微观视角,可以自赋意义”,“你生前,我和你讨论过,你当时写到,我会老也会死,但我不怕,在什么东西消失之前,我们先要让他存在啊”。我一下子感到宽慰不少,至少这条街,街上的那群孩子,以及当年在街上发生过的故事,都曾经真实而具体地存在过呀。

影像店:

诚品/茉莉二手影音店/以及各种淘碟的地方...

去之前请告诫自己“这些大部分都是能在亚马逊上买到的”,不要萌生“在台湾就是要买台湾电影的碟子”这样既占行李箱又夺人钱财的愚蠢念头,谨慎和老板聊天,不然下一秒,他就会把你最喜欢的电影的限量蓝光碟拿到你面前说:朋友,要吗?限量版喔!

(还没有蓝光放映机却激情购买了蓝光碟的)你天现身说法

PS:这套碟还附赠一个纪念包(左边),拆了封以后,发生了如下对话:

我:(把包举起来)这个包也设计得太好看了吧。

屁崽:(像听到了什么鬼故事一样)你的粉丝滤镜也太厚了吧??请你告诉我这个包除了在红布上印白字以外别的需要设计的部分。

我:(不服气但有点虚)至少这几个字很有美感...

屁崽:服了服了。

其实台北还有好多值得讲的地方,比如师大夜市里回北京后朝思暮想的卤味;在欣叶台式料理尝到的人生前19年最好吃的三杯鸡;会三国语言、退休后开计程车的台大政治系毕业的老爷爷;当然也有一些小遗憾,最遗憾的就是没去成师大附中找找当年《蓝色大门》的印记,前段时间看到新闻说游泳池已经要拆了...以后只能在影像里缅怀了吧。


平溪线 (Pingxi Line)

在瑞芳站买了一日游的通票,在始发站上车,终点站下车。是很有年代感的小火车,每个小时只有一班,每次下车后都得在车站的时刻表上看看下一班车到的时间,要不然就得再等一个小时啦。

黄皮小火车

去的那天下了暴雨,虽然不停撑伞收伞是有点麻烦,但当在车厢里,看着雨中别有一番韵味的山间小村落,以及下车后所见的雨后独有的生机勃勃的绿色时,还是很开心的。

途径的小村落

真实的绿色比这个好看多了quq

途中会经过不少隧道,所以一上车就和屁崽溜到了车头的位置,和驾驶员叔叔同款视角。

一个偷瞄

感觉自己在《恋恋风尘》开头的长镜头里。

十分车站,《恋恋风尘》开始也是结束的地方。

终点站是菁桐,有一段被废弃了的铁路。

向着这条锦鲤许了个愿,保佑老师不会点名。(结果真的没点诶哈哈哈!

平溪站,《那些年》里面沈佳宜和柯景腾放天灯的地方。记得这里有一位阿婆的芋圆很好吃。如果时间凑巧的话,可以看到火车从头顶经过。

火车开走了才想起拍照

可能因为去的那天暴雨吧,街上店铺几乎都是关门的。没有体会到别的游记里说的“在老街里寸步难行”的感觉,但别说,尽管吃了闭门羹,但自由自在地闲逛也挺惬意的。

下午三点就打了烊的老街

还在猴硐站下了车。以前是一个矿区,现在被改造成猫岛。猫咪很多,但都有点凶凶的不想理人的样子。(不放凶猫的图了)现在回忆起来,觉得整个平溪线最喜欢的部分,大概就是坐在摇摇晃晃的小火车的车头,看着眼前交替出现的隧道和车站的时候吧。

临走的时候再次经过了十分车站,在心里默默和阿远阿云道了再见。


九份(Jiufen)

九份是山城,房子都依山而建。

起得早的话,可以一睹无人的盘山公路,真是很漂亮。

买一个红豆饼,在阿婆那吃一碗热腾腾的芋圆,走到观景台。游客还没来,四周静悄悄的,感觉自己身处《悲情城市》开头那片浓雾中,远处的海面上什么都看不见。

山脚有个升平戏院。上面挂着大幅的《恋恋风尘》的海报。

看来是有一定年代了

戏院里依旧像当年一样放着台湾老电影,我当时看的是一部讲矿区变迁的纪录片。戏院两侧还陈列着当年的老物件。

宣传电影的推车

电影配套唱片

宣传板

DVD

“今日影讯”

更有心的是,影院外还保留了当年的小卖部的原貌。听到一位阿姨指着里面,和自己的儿子讲:你看,妈妈当年真的有买过那个牌子的饮料耶!

影院小卖部(当时好像不卖爆米花)

九份是一个越到深夜越是迷人的地方。灯笼下的阿妹茶楼像极了《千与千寻》里面的油屋。

虽然宫老爷子说并没有参考啦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看到一家名为《悲情城市》的店。(下面的图拍到了一点点儿)没错,就是曾经四兄弟唱《流亡三部曲》的地方。

左下方的“悲情城市”

以及另外一家名为《戏梦人生》的咖啡店。

credit侯孝贤

《悲情城市》里那种“A City of Sadness”的氛围是无法在喧闹的九份白天感受到的,只有到了深夜,等游人都散去,等海浪拍打岸边岩石的声音变得清晰可闻,在空无一人的盘山公路上走时,这个古老村落深处的气质才会真正显露出来——没有了让侯孝贤后悔在这里拍电影带来的的“现代化”、“商业化”气息,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只有九户人家的小村庄。

我忍不住哼起《红蜻蜓》来。


台中(Taichung)

东海大学:

很难过,大二有机会来这里交换的...当时抱着不想学经济的念头就没有申请,现在想来太后悔了quq,能在台湾待一年就算是学经济我也认了...

《一一》的开场,第一幕在这里的林荫大道取景。(虽然晚上也看不出来...

标志性建筑是贝聿铭设计的路思义教堂,教堂前有一大片草地,有三三两两地坐在上面聊天的同学。在校园里走的时候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屁崽确认了一下之后,我们同时达成了“和北语竟然惊人地相似”的共识...

路思义教堂

彩虹眷村:

从战争前线退伍的老兵爷爷们,用画笔与颜料创造了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真好。

爷爷们使用过的工具

简单的线条与图案,可能有点过于鲜艳的色彩,却依旧叫人感动。

这些印着老爷爷们画的灯笼,到了晚上的时候肯定更好看吧。

宫原眼科:

我一定要安利一下这家店。

屁崽在里面买了多少东西?我觉得很难回忆清楚。但我清楚地记得,在买回来的当晚,一盒绿豆糕就结束了他的使命。以及第二天早上,民宿的垃圾袋里又出现了一堆精美包装纸...(依稀记得我们买的时候都说是要给朋友带的)有多好吃?好吃到回了北京的屁崽朝思暮想,于是又在淘宝上激情下单了三盒...(厦门代购,发顺丰,在下佩服。

伴手礼天堂嗷

店里很有霍格沃茨的感觉,卖的冰淇淋也十分好吃(记得要加蛋卷!

台中高铁站:

是见过的最好看的高铁站,莫名想起了《风柜来的人》里面13楼的“彩色大银幕”。

PS: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听说在台中,有个必去行程是看高美湿地的日落。(执念依旧很深)于是当我们兴高采烈地到达民宿后,打开地图,想要搜一下怎么去的时候,才发现去那边居然要2个小时??(这意味着现在出发,到了那边,太阳已经完美地落了...哭泣。


台南(Tainan)

观夕平台:

遭遇了在台中依旧看不到日落的打击后,这次我们吸收了教训,提前问了房东姐姐,终于在观夕平台了却这桩心愿!

脱了鞋子在沙滩上走,看海面和天空的颜色变化,一直到太阳完全沉入海平面,真好。

全美戏院:

李安小时候的电影启蒙地。在去的路上就听计程车司机得意是“全世界唯一还在使用手绘看板”的影院,到了橱窗外看到那些手绘的东西依旧激动得不行。

楼外的手绘看板

影厅的售票处,依旧是老台南时候的样子。

小偷家族都上映了三个月了还没下映...

下映了的电影的手绘都会被做成明信片以作纪念,于是和影院里的老奶奶说“想要买李安所有作品的手绘明信片”,老奶奶拿出了一个铁箱子,一张一张帮我找,最后竟然每一部都找到了,开心地满载而归。

在大厅买明信片,里面在放《碟中谍》,不时传来观众一边尖叫一边鼓掌的声音,顿时觉得观影气氛也太好了吧...

台湾国立文学馆:

在这里看了两个超级有趣的展览。一个是台湾鬼怪文学特展。看的时候在想,这些传说之所以存在,可能说明:人们是需要鬼怪存在的。当面对无法掌握的事物,或是物质层面无法满足的需求,死后的世界/灵魂/来世今生等概念就应运而生。而不同国家/地区之间,民间所创造的鬼怪也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例如,上古时代的洪水成灾,台湾原住民各族流传的相关神话,就和同样受洪水威胁的黄河流域的民间传说很像,而“地牛”的恐怖传说也在台湾和其他受地震纷扰的地区(例如日本)不约而同地出现。

虎姑婆

亡魂

另外一个展览是在文学馆的二楼。可以动笔写一封信。可能是被台南慢悠悠的生活节奏感染了吧,逛到这里,居然也能静下来坐在这里写一写。

明信片/样片

旁边有印章:

我组的句子是:相信自由,相信文学。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台南什么都好呀,遇到了两个最可爱的计程车司机:一个在大陆工作了九年,一个劲儿要和我们展示他学会的类似“牛逼啊”“瞅啥儿”这类的大陆人用语,一个在我们上车后,听我们讲了几句话(用方言)以后,默默地把车里的台湾rap换成了英文歌,问我们“可以吗”,半晌又蹦出一句“所以,你们是哪个国家来的呢……”,在我们说是大陆来的以后又茫然地沉默了一下,说“那为什么我听不懂你们讲话耶”……太可爱太可爱了。

那种不慌不忙的节奏真是能在生活的每一处体会到的。房东是一对小姐姐,在小巷子里开着咖啡店,只下午一点到六点营业,卖的鲷鱼烧也都是固定口味。和屁崽想找银行取钱,结果上午10点上街,还有很多银行没有开门(还是工作日……)。起晚了(接近11点),抱着“会不会关了门”的忐忑心情,去了最有名的那家卖鱼粥的老铺子,结果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这个时候来吃早餐的……下公交找不到悠游卡,在包里四处翻,急得和司机连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烦您再等等,结果把司机给逗笑了,说,你别急呀慢慢找,又不赶时间...对于一个每次在北京,下车刷卡刷慢了都要被师傅凶一句“你干嘛呢,快点儿,看没看到大家都在等你啊”的小同学来说,此情此景,真实落泪了。

哎,太喜欢这里了。


高雄(Kaohsiung)

美丽岛捷运站:

带上耳机循环了好久胡德夫的《美丽岛》。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怀抱着自由的土地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照耀着高山和原野

想到马世芳说:“大概有二十多年,我在任何演唱会听任何人唱这首歌都会掉眼泪。”

想到他们能把“二·二八”纪念馆修在台北市中心,能以“美丽岛”来给高雄最繁忙的捷运站之一命名,很敬佩。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了。

也是蔡明亮《爱情万岁》取景地
我们摇篮的美丽岛,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骄傲的祖先们正视着,正视着我们的脚步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唉,感慨万千,祝台湾越来越好吧。

高雄电影馆:

爱河边上。之前和同学吐槽过,自己目前的学术水平是:看到CFA,想起的不是大名鼎鼎的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枉读了两年金融专业),也不是资本和金融账目(Capital and Financial Account)(枉上了一学期国际金融),居然是地处文慧园路小西天的中国电影资料馆(China Film Archive)。嗯,所以看到KFA也很亲切。

KFA

在黑暗中艰难辨认着馆外地上的人名,发现了两位:

可惜没有找到Edward Yang

那周他们在做小枝的主题放映,明天是《步履不停》。(居然和资料馆莫名同步了)

当时看到要放这部可羡慕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就发现欧盟影展也要在UCCA放,顿时又开心了!(看完以后表示还是更喜欢《打扰伯格曼》一点点。

才注意到是15+诶


唔,借着台湾影展梳理了一下回忆,没想到一下子就写了这么多,可能真是太喜欢这片土地了。去过的地方不算少,但台湾真是第一个让我在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想再来的地方了。这次只来了西部,期待下次再来东部探险,再吃几次芋圆和三杯鸡。

画外音: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虎克天酱
作者虎克天酱
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52 条

查看更多回应(52) 添加回应

虎克天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