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咖喱

跑跑猪瞎嘚瑟 2018-11-14 09:48:48

这样一位老爷子,在自己的古稀之年,

没有坐在家乡的土地上,悠闲而自得的和身边的朋友或者邻里的大爷在街头巷尾杀一盘将军棋或侃一侃当年的风光风流糊涂事

当然,他也没有喜的屁颠颠在午后夕阳的余晖中满心欢喜的接送肥嘟嘟的小孙子,让孩子雪白粉嫩藕节子一样的小肉胳膊搂着自己,嗲声嗲气的叫着爷爷。尽管腰上吃了劲,手臂也抱的酸痛,可是这个小雪团一样的宝贝带来的快乐才是老年余晖中那最耀眼的金光,晃的平静如水的日子里带起了叫幸福的涟漪。

当然,我说的可能是中国老年人的一些生活场景,他们有可能在广场舞的夜色中绽放出夺目绚丽的风采,看过自己妈跳的动次打次,我再也不敢疑惑老年人的健康体格啊,那叫一个健壮,一个生猛,一个虎虎生风,一个热情洋溢。

当然,也可能是清晨菜场里的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碧绿的韭菜根是要细头的,这样新割出来的第一茬,冬瓜上的霜要灰的,这是新鲜的,角瓜要圆的,这品种好吃,大闸蟹的肚皮要鼓的,这才是上了膏。肉皮的颜色当时是要是亮的,肥瘦得宜,红烧起来,才滋味够足。

也许这些看起来是那么的不打眼和微小如丝,但正是这些微小如丝的小智慧和小经验,才串起来风雨相随一路白了头的日子和油盐酱醋浸泡下的百味人生

到头,到头,老的们买洗打烧,累了腰疼,嘴巴干,一座的好菜在煎炒烹炸中变戏法式的爬上了客厅的大桌,等着回来的孩子惊喜的欢呼:哎呀,姆妈,有老母鸡汤啊,真香。哎呀,还有有我最爱吃的蒜香茄子,真好吃,快点,快点,愣着干啥,洗手吃饭。

你可曾回头,悄悄注意起,你那辛勤的老母亲或者老父亲,眼角眉稍里盛着的犹如小星星一般闪闪发亮的光芒,可比你手头上曾经宝贵的很的名牌钻戒要贵的多,当然,还有他们已经驼背的腰和布满老茧的手。

快吃吧,吃吧。

父母说的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话语了

我的父亲母亲这辈就是这过下来的的,可能我身边的人的父母也是这样如此。

我会在酒足饭饱后讨人嫌的不停的说这个菜好吃,那个菜有滋有味,

也会眼角一撇,注意到他们腰里还扎着围裙在悄悄的洗碗,

这时候的我,懒腰一横,会大笔一挥的从淘宝上定走一台洗碗机,

然后又跳起来,夺过他们手里带着泡沫的湿抹布。

所以,有时候,我真是发自肺腑的喜欢这句话:科技改变生活,让懒人从此就安心的的靠在沙发上啃薯条子,

当然,这句话是我的,因为不光是我,是无数个人到中年,疲倦如狗的我们,一分一秒的时间都不想浪费在

可是前几日,在武汉绿树成荫的学府一条街上,

我却看到了这样一位老爷子,还是个外国人,祖籍日本,七十一岁了,不在自己的土地上喝喝茶啊,插插花啊什么的,跑到了中国的土地上,开了一家餐馆,起名叫做顶屋。

为什么叫做顶屋,可能是觉的屋顶上的最漂亮,可是它是临街的一楼,跑到屋顶上还没有旁边的树高,也可能是觉的自己做的东西好吃,够得上屋里的最顶级。

当然,这都是我瞎猜的,在中国的辽阔的土地上,叫板吃的,就不说别的,武汉饮食界第一把交椅热干面分分分钟钟会像拍蒜泥黄瓜一样拍死个外来的物种,

但这个老头,也可能是个倔种,他认为屋顶,就是最好的意思,最好的是他开的餐馆里有他做的咖喱饭

咖喱这个品种,本来是印度货,穿着长跑,光着手指,沾着混混沌沌的咖喱大酱,撵动一切可以卷的蔬菜,就着薄饼,想也是一种山东的别样吃法。

但是到了日本,就不一样了,日本的可以专研一切的精神就着咖喱,走出了别样的一条通天小道。

那金灿灿的闪着光的藤黄色的酱汁,细腻圆润,光滑如泥。那可是是经过高汤熬煮24小时的精华做底,滋味自然是十足的风韵,而日本菜,重视出汁。讲究味道的本味,来自食材天然的味道,才鱼的鲜甜,昆布的带有一点海水味的咸,都在浸泡和熬煮中把大自然的滋味慢慢的还原到了汤里,

端着这样一碗不放味精,不放鸡精,只是由食物慢慢浸润而出的高汤,它不是假劣的浓香,也不是鲜到嗓子眼发干,它就是一种淡淡的,甜甜的,像及了小时候妈妈熬的汤的味道,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槐子花的香甜,可能这香甜是我记忆力的美好。因为最美好的东西都是来自于最本源和最真实,

老爷子的咖喱就是这样用一种最笨,最吃力的功夫把味道藏进了煮咖喱的高汤里,搭配着用食物油煸碎的紫皮洋葱,能嚼出一股子带着少许辣味的鲜甜

所以说星爷的销魂饭一定要配着洋葱呢,这个最家常的食材本身就是那样浓烈直白,用不好,辣味横生,像及一个你根本就掌控不了的人,带给你的都是暴脾气和心底被气的肝肠寸断的撕裂声。但要是用好了,驾驭得当,它又浓酒柔香,烈马痴情,返还给你最甘的甜和一点点余味的辣。洋葱永远是配菜,但是缺了它,就缺了那么点让人魂牵梦绕的记忆的味。

当然,主角还没上场,配角依次亮相。好咖喱,是一定要配饭的,好酒配美人,好马配好鞍,好的大米饭就应该是就着浓香咖喱啊,红烧肉啊,一起糟蹋糟蹋,慰问人间灶台的

大米看出处,东北五常米粒小有糯香,弹牙而不粘,色白又玉透。当然,这是我给出的官方唯美的修饰,最好的米,一定是张在最好的水里,水清则米香,东北最好的米,一定是出在盘锦,清水里看的见泥鳅和河蟹在水里张牙舞爪的斗来斗去,没成熟的时候,一片绿油油的像及了一片绿色的荷塘,等成熟时,米花重重的垂下了头,打下的新米,搓去了包衣,泛着点绿莹莹的光,煮出来,满屋飘香,粥腻而润,月光下,还是泛着绿意,这样的米,已经不多见了。

老爷子这里可能没有,但是我尝一口,加起来的米饭颗颗晶莹,我就知道,这米啊,虽然不是一等一的高货,也是一等二的能够找得到的最好的了。

为这份诚意,一定要干了这一大碗的米饭,

店里最出名的招牌菜是纯子咖喱盖饭,为啥叫纯子呢,好像一个日本姑娘的名字。老爷子做在屋里嘿嘿的笑,小眼睛亮堂堂的,就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啊,15岁的时候,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我都不敢偷偷的看她一眼,那时候,看见她的背影,心口也是砰砰的跳个不停啊,

听老爷子聊起15岁的初恋,我好想笑啊,亲,您现在已经是70多岁的大爷了,牙都没几颗真的了吧,怎么能那么可爱,聊起15岁,怎么还能表演那个怦怦心动的少年,怎么还能笑的如此迷人,那些开了花的脸上的褶子啊,在明黄的灯光下像一朵摇曳的花儿绽放,

我也很希望当我老了的时候,满头银发,做在日光灯下,一脸幸福的的回忆那个都交不出名的少年,那种怦然心动小鹿乱撞的青春的滋味,

真美好,

老板,再干一碗咖喱大米饭

跑跑猪瞎嘚瑟
作者跑跑猪瞎嘚瑟
3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跑跑猪瞎嘚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