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日常

白眼 2018-11-13 22:44:30
来自话题 细思极恐的故事

1

每次阿辽讲完个笑话,朋友们都会安静几秒,只有阿辽独自乐呵着,我们把这个时刻叫“阿辽时间”。

接着阿辽会解释笑点在哪,自己如何觉得好笑,结果越解释场面越冷。

这样的情况没有一次例外。

所以,当阿辽告诉大家,他遇到了能听懂他笑话的女人时,我们都觉得那是个骗局。

“三熊能跨过阿辽时间,和我同步思维,一起发笑!”

阿辽挥舞着手中的糖葫芦,像挥舞着一面党旗,党员就是他和三熊。

三熊是阿辽新认识的女孩,用阿辽的话说,那简直是世界上另一个他,去网上做灵魂契合测试,能拿到满分的那种存在。

“能听懂你的笑话,不可能!”

“真的?你确定她不是装的?”

“肯定是装的,我也可以装给你看!”

朋友们这样七嘴八舌地议论,质疑声远大于祝福声。

“诶,你们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替我高兴吗?”阿辽的糖葫芦已经吃完,他就挥舞糖葫芦棍。

“坚决不信!你带给我们看一看!别是个傻子吧!”黄毛奇调侃,大家哈哈哈笑起来。

但是,笑闹过后,“带给我们看一看”的提议,得到了朋友们的一致响应,我们都对三熊很好奇。

没想到阿辽脸上却有些不自然,说,现在还不方便。

怎么?人家不喜欢你?

不是,她很喜欢我!只是……

阿辽看着大家,想了半天,没说出话。

“还没表白?”

“能听懂你笑话的女孩子都是人类奇迹,赶紧表白吧!”

“对呀,男生应该主动点!”

阿辽却只是苦笑了下,说,你们想的太简单。

“怎么,是长得不好看?”

“不是……”

“那是怎么回事?”

阿辽看大家都望着他,叹了口气,扔掉手中的糖葫芦棍,点上一根烟,说:“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2

阿辽和三熊是因为约炮认识的。

他在豆瓣发了贴,三熊私聊回应,结果两个人根本无心谈性,聊不过三句就开始探讨存在与虚无,拯救与逍遥,话题直逼灵魂生死,觉得对方发言句句阐述我方论点。

刚开始阿辽只是觉得,这是因为他和三熊有相似的成长环境。提到流行话题“原生家庭”,两个人能喷出同样的槽点,流下同样的泪水,还能交流走出阴影的心得,颇像革命道路上的战友。

可是,接触更多以后,阿辽才发现这个女孩真是不简单。

不仅能海侃文史哲形而上,还能讨论音箱接口与电子产品的匹配性,复古自行车的零件生产原地,日本特殊动作片的题材发展史……

阿辽惊呆了。

一方面怀疑屏幕对面的人性别是否真的为女,一面将三熊列入阿辽乐园的一级珍惜保护动物。

他选择不跟她约炮,而是在一个风物迷人的时空相见。

当然是一起去旅行啊,在东海某个小岛上的灯塔下汇合,颇为复古的仪式感,久违的期待与悸动。

三熊款款来了,是美的,但和阿辽想象的不太一样。

他看到的画面,是一颗美丽的头颅悬空飘向了自己。

“我们去餐厅吃饭,其他人见到三熊神色如常,我想,是只有我看不见她的身体,脖子以下都看不到……”阿辽猛吸了一口烟。

“穿的衣服也看不到?”黄毛奇认真发问。

“脖子以下只有空气……”,阿辽吐出一丝烟。

“背脊发凉……”黄毛奇双手环抱自己。

三天以后,阿辽渐渐适应了这件事,他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三熊的大脑上。

“因为跟她在一起太开心了,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

“那能摸到吗?能摸也不错啊!”黄毛奇毫无同情心地提出了这个疑问,遭到了大家的白眼,阿辽苦笑。

3

和三熊在岛上待了15天,阿辽一直没碰她。

“这是我对女孩最规矩的一次”,他自嘲道。

第15天,三熊突然说,阿辽,跟我做爱吧。

他看着她的眼睛,有一种可爱的坦荡,他不忍说出真相。

三熊脱衣服,阿辽要装作兴奋激动,三熊卖力地呻吟,阿辽就要跟一团空气战斗到底。

“整个做爱过程就是单人瑜伽”,阿辽吐出一口烟,“她的呻吟声就像瑜伽指令,我只能听声音来确定自己的姿势对不对。”

“操作难度很大啊!”黄毛奇脑补着那个场景,我猜所有人都在同步脑补。

“她叫我拍屁股,我可能拍到大腿上。她叫我吻她胸,我可能吻到肚脐眼里”,阿辽说道:“到最后,我不得不骗她说,这是我的第一次。”

黄毛奇笑作一团:“不是还有头吗?她可以用嘴啊!”

他总是能提到无比猥琐但又十分重要的点。

“没有触感,没有任何触感”,阿辽说道:“接吻的时候,我就像只狗,对着空气吐舌头,好像在跟屏幕里的女主播谈恋爱。”

“什么,你跟她恋爱了?”黄毛奇很惊讶。

“我没有办法拒绝她,没有办法让她难过”,阿辽低下头,我将手放到他肩上。

“你们不是异地吗?大多数时候影响也不大”,我这样安慰道。

阿辽摇了摇头,说道:“刚开始我也这样想的,可是事情的发展,远超预期。”

4

从小岛回来后,阿辽松了口气,隔着屏幕跟三熊相处,他要自在得多。

他们像普通情侣一样谈起了异地恋。

在这期间,阿辽开始装修新买的房子,三熊通过网络帮他选材料、选家具、选电器,和他一起憧憬着新家的样子。

可是,三熊也会想各种办法搞到两三天假期,飞来阿辽的城市看他。每次见面,三熊都会抱怨:“你这么久见我一次,怎么做爱次数这么少?”

这种时候,阿辽就抱歉地笑笑,说:“有好多话跟你说,顾不到。”

阿辽喜欢手机里有三熊,三熊却渴望能和阿辽一起真实地生活,她产生了一个想法——辞职来阿辽的城市工作。

看着三熊的眼睛,有一种可爱的坦荡,阿辽再次不忍说出真相,只得说:“新房得明年才能住,能住了你再来吧。”

三熊甜蜜地抱住阿辽,一颗头飘到他肩膀上,阿辽却笑不出来。

“告诉她真相啊!”黄毛奇嚷道。

“你觉得她会信吗?这种理由”,阿辽的脸埋入灯光下的阴影中。

就在阿辽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米莉出现了。

5

米莉是阿辽同事的老婆,虽然不算美,但贵在有优点,用阿辽的话说是,“腰臀比简直完美,弯腰捡东西的时候,男人们看着都受不了。”

她和阿辽上过床,后来米莉有些动情,阿辽及时抽身,两人很久没联系了。

没想到某天晚上,米莉突然发来消息,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离婚了,来找我吗?

看着米莉的头像,那是一张没有露脸,只有身体的艺术照,一种久违的热量在阿辽胯间翻腾,他想去,又觉得对不起三熊。不去吧,又觉得对不起自己。

虽然是谈着恋爱,却像禁欲的僧人一般,三熊不在的时候靠手,三熊在的时候,还不如靠手。

“我在谈恋爱,我的小弟弟在单身”,阿辽苦笑着说。

他在复杂的情欲中痛苦挣扎了三分钟。

三分钟后,米莉发来的照片彻底击垮了他。

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她穿着连体紧身皮衣,背面的拉链,在腰部处凹陷,然后越过丘陵般的臀部,一直通到下体。

6

阿辽只记得,事后他趴在米莉光滑的背上喘息,透过窗户看到对面高楼的灯光零零散散,像怪兽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打了个寒颤,转过脸来时,发现米莉的头不见了!

他打了个更大的寒颤,爬起来揉了揉眼睛。

“喂,我跟你说话呢,看着我呀!”米莉抱怨道。

米莉还在说话,但阿辽看不见她的脸。

他赶紧从床上弹起来,急匆匆穿上衣服,米莉骂骂咧咧他也不管,像一只老鼠一样嗖地一下从米莉家逃窜出来。

“一个没有身体,一个没有头,我选没有头的,关了灯至少能做啊!”黄毛奇一本正经地点评道。

阿辽仓皇地回到家,三熊打来语音,他却没心思跟她聊天,以加班为借口,第一次挂了三熊的电话。

“以为是爱情片,不行的话,情色片也不错,结果成了惊悚片,到最后,剩我自己演默片”,阿辽叹道。

因为不信邪,他在米莉之后,又睡了好几个女人,无一例外,都在睡完之后,就看不见女人的头了。

另一边,三熊充满期待地计算着,还有多少天,可以和阿辽结束异地恋。

阿辽问道:“你们说,我还能带三熊见大家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连黄毛奇也不例外。

7

年后,阿辽搬进新家,我们去暖房,房子的女主人成了喜宝。

喜宝胸大腿长,机智幽默,待人又大方,我们都很喜欢她,也庆幸阿辽此前邪门的经历告一段落。

“你们知道吗,做爱后,我能完整看见的女人,只有喜宝一个!”趁着喜宝进厨房,阿辽喜滋滋地跟我们汇报。

那天我们玩到很晚,都喝了不少酒,横七竖八地睡满了阿辽的客厅。

半夜,一阵凉风把我吹醒,我隐约听到阳台上有人说话,打着光脚走了过去。

喜宝和一个人站在月光下,夏夜的晚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在她瘦削的肩膀上乱舞。

“我真的很喜欢他,可是他的那个地方,我看不见,摸不到……我该怎么办,真的,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她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可就是那点哭腔,特别有女人的娇媚。

“没关系,我安慰你”,黄毛奇抱住了喜宝。

白眼丘比特,一个疯情万种的故事号

白眼
作者白眼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2 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添加回应

白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