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消失后的世界:切尔诺贝利,基辅废墟及苏联未来主义建筑之旅

张一方 2018-11-11 23:18:52

人类相信预言吗?信仰都来自无知,因为无知而有信仰。而实证是不需要信仰的,但所有的实证,其实都是为了深入那更深广的无知。人类文明正因为不断的实证试错而发展,但试错的代价也在不断增大。

And the third angel sounded, and there fell a great star from heaven, burning as it were a lamp, and it fell upon the third part of the rivers, and upon the fountains of waters; And the name of the star is called Wormwood: and the third part of the waters became wormwood; and many men died of the waters, because they were made bitter.Revelation 8:10-11
第三个吹响号角的天使

第三位天使吹响号角,就有燃烧的流星,好像火球从天而落,落在三分之一的江河和众水的泉源上。这星名叫苦艾。众水的三分之一便为苦艾。饮下苦水的人莫不死去。—— 《圣经·启示录》七天使的号角 世界末日

《启示录》描述了末世将要发生的灾难性事件。在第八章中,有一颗叫做苦艾的大星被抛入地球。

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发生在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当时属于苏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是俄罗斯词Wormwood苦艾的意思。看来切尔诺贝利灾难似乎是《启示录》第8章天使吹响第三个号角的结果。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一件发生在前苏联统治下乌克兰境内的核电站反应堆事故。该事故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也是首例被国际核事件分级表评为第七级事件的特大事故(目前为止第二例为2011年3月11日发生于日本福岛县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乌克兰普里皮亚季附近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第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连续的爆炸引发了大火并散发出大量高能辐射物质到大气层中,这些辐射尘涵盖了大面积区域。这次灾难所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是二战时期爆炸于广岛的原子弹的400倍以上。

“福岛”纪念碑 Fukushima memorial

4号反应堆前的纪念碑,可以看到已搭建完成的新石棺。

列宁石像 Statue to Lenin

为了阻止辐射从反应堆进入大气。 50万名工人在这里修建了世界最大的钢铁混凝土石棺。封存了20万吨放射性物质、30吨高放射性粉末,以及16吨铀和钚。据报道,发生爆炸的4号反应堆原本是被钢筋混凝土掩体“石棺”仓促封存,如今在“石棺”之上加装了防辐射能力更强的保护罩。始于1986年的封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漫长工作可以暂告一个段落了。耗资15亿欧元,建造时长20年的新石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可移动金属装置,重 36000 吨,约为埃菲尔铁塔的四倍。但是新石馆预计使用年长为100年,据专家估计,完全消除这场浩劫对自然环境的影响至少需要900年(这还是大胆的猜测),而持续的核辐射危险将持续10万年。百年之后的技术如何,现在不得而知。

那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各自扎根于数百年来截然不同的历史、地理、文化和经历中,陷在对抗的沼泽里不能自拔的时代。它们习惯于透过怀疑的面纱窥视对方,并常常对彼此的意图和行动作出错误的预判。核武器被认为是最有效的威慑力量。到1982 年,两国战略武器所具有的爆炸威力之和,已经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的 100 万倍。1991 年苏联解体后,一片支离破碎的图景慢慢浮现。老旧的列车把核弹头从东欧和中亚拖回了俄罗斯 ;仓库里储存着数以吨计的高浓缩铀和高浓缩钚,无人看管; 原子弹工程师走投无路,流落他方。

鸟瞰整个普里皮亚季,居民楼早已人去楼空,唯有植物野蛮生长。

冷战已经结束了

但是,它的遗产依然与我们相伴。


地球上最大的生态灾难诞生了独特的亚文化群体,以至于众多影视和游戏题材都将此处作为取景地。

能量文化宫 PALACE OF CULTURE ENERGY

废弃酒店 Hotel Polissia

血娃娃

游泳馆 Swimming pool

以上几个图是否在游戏里见过?


纪念碑 Monument to the Firefighters

纪念事故发生后进入灾区的消防员/清算者

普里皮亚季路标 Stone road sign of Prypiat

建于1970年的普里皮亚季,曾有几万居民的城市,现俨然已成为鬼城。

废弃的体育馆 Athletic stadium

对应口号:强壮、勇敢、敏捷!

废弃的幼儿园 Rustic kindergarten

散落各种娃娃的幼儿园
爱丽丝的大狮子

废弃的学校 School No.3

废墟现场直播

废弃的学校 The ruins of the School #1

灾难后散落的课本,文字依然清晰可见。
美好的童趣一去不复返

无人的禁区已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


CCCP警官学校

“WE WANT YOU!”


苏联未来主义宣传壁画


Pripyat游乐场,世界上最著名的废弃游乐场,还未运营就被废弃。原本计划在1986年5月1日开园,然而4月26日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使得这一切变为泡影。在第二日,游乐场仅仅开放了几个小时,当地居民就接到了疏散命令。
从未转动过的摩天轮

废弃码头旁的咖啡厅


废弃的医院

暖阳照射下的病房显得异常的安详。虽已没了病人,但是这一切似乎都在康复之中。

据说医院的地下室还存着放大批器件,因为没能及时清理,所以现的辐射依然很大,不能进入。


DUGA-3雷达

控制室

DUGA-3 又被称之为“啄木鸟” “莫斯科之眼”,个人觉得这是禁区内最值得一看的景点,没有之一。

DUGA-3作为早期预警雷达设计,避开了传统雷达直线传播的弊端,利用电离层对8-25MHz的反射效果,可进行视距外的导弹探测,但相应发射和接收装置也庞大无比,DUGA-3就是第一代此类雷达,但其也因功率大,干扰电台而臭名昭著,被称为“啄木鸟”。 高达100多米的巨大雷达拥有超过6000km公里可怕的探测距离。同时它的耗能和功率也是十分惊人的,一部DUGA-3的雷达开机后,其功率可以达到10000千瓦的水平。给其供电就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整座雷达信号由26部发射机发出,一座发射机就有一栋小楼那么大! 电脑游戏STALKER(潜行者)中,有一个关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情节。这个游戏大尺度还原了当地地貌,包括Duga-3天线阵列。游戏中,天线阵列被称为“大脑加热器”,一个需要玩家关闭的大范围思维控制设备。俄罗斯啄木鸟也出现在History频道中的That's Impossible节目中,作为一个疑似苏联用的天气控制设备。在BBC Horizon纪录片中,神秘的特斯拉、安德烈米切洛夫斯基推测“啄木鸟”实际上是苏联的思维控制发射器,作用于民众,使其保持冷静并且思维理性。而事实上,一定频率的波长确实有助于消除人类脑中的反抗情绪,使受害者处于一种蓦然稳定的状况中,便于管理和控制。

无人机在此处飞行时因信号干扰而多次失联迫降,在空中悬停时机身也是晃动状态,并且云台电机显示过载,无法控制云台转向。


废弃的夏令营 Summer camp

第五十号夏令营房-白雪公主与她的小矮人们

这里有上千座这样的小房子!就现在看来,这里也是一个非常棒的度假地方,但却是以灾难的形式保存下来。


废弃的渔场 Fish farm

养鱼实验室

5号6号反应堆旁的冷却塔

涂鸦来自澳大利亚艺术家,为了致敬灾难后首次进入禁区的摄影师。
一根根耸立的支柱好似通天的墓碑

一些杂乱

报纸
一把椅子,适合看报。
图纸
草图
废弃工厂
废弃工厂
废弃修车厂

鸟瞰普里皮亚季

野蛮如植被,静谧似鬼城。

趁着南航里程够,兑换了1张飞阿塞拜疆City structure|Azerbaijan的机票,在巴库停留4天后便前往了基辅。出发前几个月也联系了几个当地玩家,咨询了关于stalker way潜入的信息,但报价不菲(4天3夜的价格:单人团1000欧,2-3人团800欧,不包括过夜的装备。)之后还是选择参加了2天1夜的正规小团。在切尔诺贝利晚上住的是相当苏联风格的老式宿舍楼,附近只一处杂货店,买东西需要排队。

虽说是2天1夜的行程,但是可看的地方还是很多。早8点从基辅的独立广场出发,在车上观看了近2小时的纪录片,抵达禁区前签完“生死状”就来到检查站,检查完护照之后正式进入禁区。(禁区内有几个检查站,每次进出都要下车。往返时也需对人体的辐射含量进行检查,如果不达标准需要返回“清理”再重新进行检测,直到达标为止。)


关于辐射问题:

切尔诺贝利及附近的普里皮亚季在2011年后对游客开放,开放区域辐射已经降低到了人体可接受的范围内(除部分地域峰值会突然飙升)。只要不是长时间停留,辐射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据说一个月以内都没事。禁区里的工作人员也是保持一段时间离开该地区,之后再返回工作。

在放射区内两天的行程吞咽或吸入放射性物体的几率相当的低(只要跟随制定路线和安全规定)。即使真的发生了吸入或吞咽,这个放射性物体的原子在体内衰变(解体)的可能性也非常低。因为辐射区内的放射性原子会从人体中快速被生化移除,其速度要比他们物理解体快成百上千倍。即使分解和随后的辐射仍然发生在身体中,所产生的损伤会激活身体中一套强大的生化保护体系。这些保护机能一直在我们体内每天修复身体的伤痛,包括到处都存在的自然辐射。健康身体中的这些机能会修复单次的辐射伤害,在辐射区内指定路线和遵守辐射安全规定的情况下短期停留会将辐射负面影响降到几乎为0

有关切尔诺贝利及苏联未来主义建筑一些参考资料:

Soviet Modernism

"Superstructure": 11 Projects That Defined Kiev's Soviet Modernism

Soviet Architecture

Frédéric Chaubin:CCCP

切尔诺贝利历史纪录片(YOUTUBE)

SoloEastTravel


接下来让我们把镜头回到基辅

斯大林地铁隧道

隧道入口
隧道从头到尾十分的长,而且周身都是水淹没着,在森林里大概穿行了2个多小时,最终还是没有进入。
隧道尽头,已完全被水淹没。

废弃大楼,偶遇一位大爷。

防辐射地堡 Special bunker for scientists

会议室
宣传海报
档案

这个地堡比较特别,因为它不是给人使用的,而是为了保护计算机防止受到电磁辐射而建造。

建造时间:1970s

地点:基辅

内部有点像地下研究机构,内置巨大法拉第笼(fareday cage)

进入可以说相当考验身手,因为有一处入口完全只够腰间穿过,背包搁置在入口没带入。在那不幸把卡片机的镜头挡板给压破了,所以倒数第二张图拍成那样,在此之前在阿塞拜疆爆了一个广角镜头。

此地堡并没有完全废弃,工作日会有人员在里面作业,地点在居民区内。


基辅地下排水系统 Nicolskaya drainage system

地点:基辅

建造时间:1916

属于50km地下排水隧道的一部分。很多地方需要持续弯腰前行,背包穿行十分辛苦...


Salyut酒店 Hotel Salyut

地点:基辅

建造时间:1984

建筑师: Avraam Miletskyi, N. Slogotska, Volodymyr Shevchenko.


The UFO building
A monument to Soviet modernism and the space age

“飞碟”研究所

The 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lso known as "The flying saucer"

地点:基辅

建造时间: 1971

建筑师: F. Yuryev, L. Novikov

工程师: A. Pechenov, L. Kovalev, L. Kovtun, N. Coffman


废墟是终止的使节。

但它却在废弃的那一刻获得新生,在时空的虚无中默然静立。

它是对生命最真实的揭露,它停滞着,静默着,

在短暂的历史文明中存在着,回归自我。


更多图片请见

我的相册-Urbex|Another Ukraine

张一方
作者张一方
6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30 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添加回应

张一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