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子改变的一段人生旅途

阿依达 2018-11-11 15:38:11

我整个在美国读法学院的生涯,仔细推敲起来,都可能是受到了一个骗子的影响。我跟好几个人讲过又讲过这个故事,至今我都觉得不可置信,而今天终于将它写了出来,或者可以又名我是为什么能够读哈佛法学院的。

那是2014年,我刚刚经历了法学院的第一次申请,LSAT分数172(LSAT是考法学院需要的标准化考试,相当于GRE和GMAT,满分180分), 梦想学校是宾大(因为我本科离宾大比较近,当时觉得过去读书的话搬行李比较方便,并且我也挺喜欢费城这座城市——看到这里你就明白我当时对于法学院的规划和申请简直是相当肤浅和大意的,第一次申请惨遭滑铁卢当然也是自作自受),没想到却惨遭waitlist,而拿到的最好的offer是纽约大学,所以决定间隔年重新申请。之所以决定不去纽约大学,一方面是感觉太贵(虽然拿到了Dean's Scholarship,但也还需要一年交五六万美金(现在记不得具体是多少了),我是国际学生还拿不到学生贷款,所以会大大降低我父母的生活质量。而另一方面是因为,本科时一个企图性侵我(幸好没得逞)的傻x当时正在纽大读研究生,我处于奇怪的自尊,觉得被同学们说,“你跟xx去一间学校啊”是件奇耻大辱。所以追本溯源,我的法学院生涯最早可能是收到了性侵的影响(也许回头也应该写写文应该记录一下这件事)。

重新申请法学院其实是个相当冒险的决定,意味着如果我第二年进不了比纽大更好的学校,或者拿不到更多奖学金,将很难向父母和自己交代,决定拒掉纽大和其它法学院offer的过程,其间也是经历了种种纠结抑郁,对生活的拷问,暂且不表。我也决定要重新考LSAT,拿到更高的分数,因为美国法学院申请走的大致是国内高考的路数,基本只看LSAT和本科GPA(当然如果你已经是个名校博士或者奥林匹克运动员什么的就另当别论了)。而事实证明重考这个决定是非常错误的。

我参加完本科毕业典礼,一回国就去考了第二次LSAT。结果非常不幸,我扑街了,考的时候自我感觉还不错,结果出成绩一看居然比我第一次考试要低三四十分(是的,你没看错,而LSAT最低分是120,也就是说我当时离人类最低分也并不遥远),严重怀疑是涂错了答题卡。而在2014年的时候,每个考生两年内只允许考3次LSAT,且每次成绩都要被递交给要申请的学校,所以我第二次考试就相当于作了个大死,除非我第三次考试能考得比172还高,证明第二次扑街不是我的真实水平,不然我不要说去到比纽约大学更好的学校,就是进入其它前14名的法学院都难。

所以我便忙不迭开始了第三次LSAT的备考,准备三个月后赴香港考人生中最后一次LSAT。这时我根本失去了选择权,即便是有千般万种的不情愿也必须重考一次,来给招生官证明我第一次成绩并不是偶然的,而第二次扑街的分数也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水平。彼时我加入了个国内申请法学院、备考LSAT的微信群,是通过寄托天下找到的,里面的同学们互相加油打气,也互相帮忙解答不懂的LSAT逻辑题。我与尼克同学(化名)就是在这个群里认识的,他是X旦大学的高材生,本科期间就在联合国下属机构当志愿者,毕业后更是做了一段时间战地记者,深入中东战乱地区,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而他第一次LSAT据说就已经考出了174这样的好成绩,十月份再考,显然是冲着180去的,是群里的大神。

一转眼就来到了十月份,我与群里的几个小伙伴齐聚香港考场,而当时我每套模拟题(当时好像80多套?)也都刷了不止一遍,到后期每次模考成绩也都能拿到177+、甚至常常180了,感觉较之前进步最大的是逻辑题部分,从错七八个变成基本不错,阅读一直都是错两三个左右,但游戏题一直是我的软肋,一紧张就容易头脑空白。所以虽然是最后一次机会,但我考前并不觉得压力山大,前一天还和朋友们吃吃喝喝。

没想到,考试当天,我又扑街了。第一部分还是第二部分就是游戏题,一共四组大题,前两组还好,到了后两组我忽然变得一个都不会,而且越急越不会,大脑嗡嗡响,眼看着表盘上指针一分分划过。结果就是,两组题一共10道还是11道题,我都只做了每组题的第一道(因为那个是可以代入数字一个个算出来的),其他的八九道题我都直接选了D。

所以刚考完试,我就准备下午就把成绩取消了。而我也知道,如果取消了这次成绩,我的LSAT就是172和一个13x/14x(记不清了),运气好的话可能被排名低一点的前14名学校录取。但如果不取消成绩,首先我瞎蒙了整整8道题,且不能保证其它部分的题会错多少道,很可能会拿到一个160多分的成绩,完美向招生官证明我第一次的成绩只是昙花一现的超常发挥,然后能去到什么学校就不得而知了,或者需要再浪费一年,或者就不读法学院了呢。

从考场出来,我和小伙伴们准备坐车去中环吃饭(我把取消成绩的申请书都打印出来放在包里了,等着吃完饭就邮寄了),这时其中一个小伙伴带来了我们久闻大名的尼克。尼克也是当天考试,但在另一个考场。结果在吃饭的过程中,一堆小伙伴们就七嘴八舌开始与尼克对题,因为知道他成绩好,把题与他对一遍应该就能知道自己答得如何了。我听着超级不爽,考都考完了,还对什么题,其次就是,我一个扑了街准备取消成绩的人,这种对话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啊,还不如去看占&中。没想到,对着对着,我却来了精神,因为我发现他们所有对过的题,我和尼克的答案都一模一样。我就进一步把我自己稍微有点不确定的几道题都与尼克一一对过了,发现竟然也几乎一样,而稍微有一两个与他不一样的地方,我也当即就明白是自己选错了,而尼克选的才是对的。

我们从中午一直对题到了傍晚,感觉把大家能想到的题目都拼凑了出来,而我竟然发现,其实除了那8道瞎蒙的游戏题外,我其他答案都和尼克差不多,应该没有错多少。那么假设一共错了10道题的话,还是可以拿到170的,也能证明自己是170+的水准,估计重新录取个纽约大学还是有戏的。当然,这么做风险也是相当大的。晚上我前思后想了一夜,辗转反侧,终究还是没能将取消成绩的申请单邮寄出去。

两个月后,我收到了LSAT成绩,173分。虽然折腾了大半年,最后只比第一次考试提高了1分,可以说是非常失败了,但我拿到分数的时候激动和快乐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是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那次考试,尼克说他考了178。

申请法学院的过程中还有一段小插曲,我参加西北大学法学院的面试之后,对西北大学印象非常好,并且得知如果申请early decision被录取的话,它家会给全额奖学金,但early decision就意味着录取了就必须去,以后哪怕是拿到了哈佛耶鲁斯坦福的offer,也必须放弃。我对此非常动心,想要发信给西北的招生官把我的申请改成early decision,因为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拿到前6名法学院的offer(在我申请法学院的时候,法学院还是按照前6,前14,前20这样的阶梯区分的,不知现在是不是还这么势利),而免费读西北也太诱人了。但我还是有一颗非常snobbish的心,怕自己万一真的走了狗屎运被前几名的学校录取了,以后会不甘心,所以又陷入了纠结。我都将给招生官的邮件写好亟待发送了,这时,我鬼使神差地就想到了尼克,于是在微信上问了问他,如果他是我,会怎么做。

尼克作为一个成绩和经历都碾压我的学霸,并不太向往前6名的学校,而一心想去一所天气寒冷但非常非常美丽的法学院(不写名字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知道),好像也early decision了它家,所以应该会给我比较共情过的建议。没想到尼克却支持我不要early decision西北,说人生就一次,应该为梦想冒一些风险,并且相信自己,之后才能不后悔。所以我又辗转反侧,哀哀难眠,但最终也没有寄出那封要early decision的邮件。

又过了几个月,我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算是给父母有了一个交代(其实也不能弥补我这一年的浪费,如果其它同学问我要不要间隔年重新申请,只为了提高几名法学院名次,我会劝他们不要这么做;当然哈佛给了我一部分钱和学生贷款,暂时解决了我家的经济问题,这可能是我间隔年的意义吧)。竟然真的像尼克说的,如果我当时选择early decision了西北,之后应该会很难过吧(我可能还好,但我父母一定会耿耿于怀)。而尼克也被自己一直喜欢的法学院录取了,根据他们法学院的官方报道,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一刻,尼克正在喜马拉雅山某峰的峰顶。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尼克的身份却被揭穿了。一开始是他本科的同学将他指认了出来——原来他并不毕业于x旦,而是祖国西南部的一所大学。之后便是一些读法学院的同学,他们找到了尼克的社交网站信息,发现尼克在号称于中东做战地记者的时期,他的定位却一直是在国内。后来他做战地记者的照片,也被美国某记者的粉丝们曝光是盗了这位记者的图,而导致他后来被法学院勒令退学(但他在朋友圈里的说法是他想要离开法学院,做个全职战地记者,看看这个世界)。而那次他与我一起考的LSAT,据说他也并没有考178,而是考了164左右的成绩。

众人在北美法学院群里议论纷纷,声讨他造假,庆幸于他被学校开除。我十分讶异,一时间无法相信,我尝试着将香港的相遇,我们对题的经过和盘托出,但怎么也无法组织好语言。直到今天,在他造假事件证据确凿的今天,我也不能真的相信他当时考了164,因为明明我一道题一道题地跟他对过的,而他的答案都与我一样!难道整个过程,其实都是我自己与自己在对着答案,而他在看着我的脸色做反应嘛?那我只能说他真的是个天才人物,因为我(以及当时的一票朋友们)一点端倪都没察觉出来。

而我对他被开除的遭遇也是心情复杂的,因为怎么说呢,没有他,我应该不会保留自己的成绩,不会被哈佛录取,甚至不会去到法学院读书。而可笑(和有些可怕)的是,在这些大大小小对我比较关键的节点造成影响、改变了我一段人生旅途的人,居然是个骗子,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而充满感激,还是该后怕,只觉得人生相当奇妙。

当然了,留学圈林子那么大,骗子其实我见过的也不少,而他们对其他人或多或少也是有过影响的。比如申本科的时候我们那届有个大神叫胡筱曦,说是被剑桥大学录取的大神,家里富可敌国,结果骗了一些留学生的财产跑路了。我在8年前他被曝光之前曾经在一个cuus(一个申请美国本科的论坛)的聚会上短暂地见过他一面,我讶异于自己在cuus上屈指可数就说过几句话,而他居然能一一记着,现在想来,做一个骗子也是需要极大的心思和天赋了。而寄托天下的某大神洛宾,号称GRE满分,LSAT179 ,被哈佛耶鲁法学院双双录取都选择不去,后来也被证实是假的。不过他在寄托上发的如何考GRE/LSAT高分的帖子,可是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许多同学按照他的经验,拿到了LSAT高分,上了名校,也是令人哭笑不得了。

现在我和尼克仍是微信朋友(他删了许多人,许多人也删了他),我时常在朋友圈看到他发布的在南美、中东的照片。也许他退学之后真的做上了记者,也许他真的在周游世界,体会不同文化里的生生死死。我有尝试过在他朋友圈下面留言,就好像我不曾知道他是个骗子那样,问他过的好不好,他却没有给过我任何回复。

而我却真的还蛮私心地希望,他可以过得好,或者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好。

阿依达
作者阿依达
15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16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2) 添加回应

阿依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