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养慈悲心,此生多珍重

午歌 2018-11-05 15:42:39

1913年,浙江省崇德县举行会考,作文题目是“五金之中何者为贵论”。石门湾考生丰子恺逆向思维,以“贱金贵铁”的新颖立意,引起督学徐芮荪的注意,徐督学决定专程到石门湾会一会这个丰子恺。未料这一行,竟决定了督学长女徐力民的一生。

徐芮荪早就闻听崇德县第一小学堂里的丰子恺学业成绩优异,素有“小画家”之称,这次“面试”,徐芮荪发现,这位能写一手好文章的少年,长像英俊,谈吐优雅。询问之下,发现丰子恺竟是自己同科秀才丰鐄之子。徐乃宣爱才心切,迅即央人到丰家为长女徐力民说媒。当时丰鐄已故,丰母钟云芳觉得徐家乃崇德望族,自感家道中落,便婉言谢绝这门亲事。后徐乃宣再次央媒上门说亲,钟云芳终为徐家诚意所感动,才最终应允了这门婚事。

1918年二月,丰子恺与徐力民大婚。徐家全副嫁妆,除四橱十六箱、枕山、被山等,连米、水甚至做寿材的木料也用红绫包裹随嫁。此外,徐家还陪嫁了一个名叫爱凤的姑娘及姑娘日后出门的嫁妆,意思是这一生不必麻烦男家。新娘陪嫁之多,一时轰动石门湾。后来,丰子恺东渡日本留学,也得到徐家的大力资助。从新婚燕尔到留学分别,从故乡缘缘堂田园生活到抗战时的颠沛流离,丰子一生与妻子相濡以沫,恩爱如初。徐督学慧眼识英才的故事,也传为佳话。

丰子恺一生成就极多,他是中国现代画家和漫画家,被世人尊称为中国漫画的创始人,他是散文家、书法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同时还是一位翻译家,翻译过大量的日俄文学经典。朱自清、郁达夫、巴金、叶圣陶等名家,均对丰子恺的文章和漫画赞誉有加。日本汉学家吉川幸次郎则说,丰子恺是最中国的中国人。

丰子恺自画像

这样一位著述丰厚、成就斐然的文艺大师,人生之路并不像他青年时期的姻缘佳话一样一路顺遂,支撑他穿越战火离乱,在艺术上苦心孤诣经年不改的,正是他单薄身躯下那颗“长养慈悲,珍爱持重”的赤子之心。

丰子恺出生于1898年11月9日,由于父亲的早逝,母亲很早便独自扛起起拉扯他兄妹六人的重担,家里经营着一爿小染坊,生意勉强可以维持,但丰子恺却因此得以拥有了画画的颜料。他从小就展露出对颜色的敏感和绘图的天分,他在一本《千家诗》的插图上涂色,用笔蘸上染料涂一只红象,又涂了一个蓝人,再涂出一片紫地,画面立即变得鲜活起来,丰子恺心花怒放,只要有机会,就躲在楼梯底下的小桌子上涂画个不停。

私塾里的同学们纷纷来向他讨画,而他总是来者不拒,一概满足。私塾的先生还给他一张孔子像,命他画一张放大的着色图,丰子恺一口答应下来,回到家中,他和姐姐用九宫格放大的方法,将彩色的孔子像画了出来。后来,这副画像就挂在私塾的门口,每天早课时,同学们纷纷在丰子恺手绘的孔子像前鞠躬礼拜,丰子恺也跟着鞠躬礼拜。那时,他“小画家”的名声已经在乡间远播,小小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1914年,丰子恺以第三名的好成绩考上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其实他当时一口气考上三家高校,原本有志于学习物理、化学等应用科学,但考虑到家中经济困难,最终选择了可以全免学费的师范专业。

在师范学校,丰子恺遇到了李叔同、夏丏尊、单不厂、姜丹书等名家大师,其中李叔同对他影响至深,一直是丰子恺人生的艺术导师和精神楷模。

当时,留洋归来的李叔同已然名震海内,丰子恺对这位大师非常恭敬,而李叔同也对这位面目清秀、谈吐文雅的青年才俊格外关爱。有一次,丰子恺因与一位态度蛮横训育主人发生口角,互相推搡起来。盛气凌人的训育主任,立即要求学校召开会议处理此事。会上,训育主任痛斥丰子恺冒犯老师忤逆不敬,主张立刻开除丰子恺。这一次,一向沉默少言的李叔同先生挺身而出,他说,学生动手固然不对,但也说明了老师教育的失职。他愿意亲自带丰子恺当面来向训育老师道歉,希望学校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看丰子恺是可造之材,将来必大有前途。现在开除学籍,无异于毁灭人才。”在李叔同的积极斡旋下,丰子恺才得以保全学籍,继续求学。此后他更加发奋读书。

有一天,时任班级长的丰子恺向李叔同汇报工作,李叔同忽然对丰子恺开口说道:“你的图画进步很快,我在南京和杭州两处教课,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进步快速的学生。”

丰子恺绘弘一法师像

听到恩师对自己的肯定,丰子恺的心狂跳不止。在后来的回忆中,丰子恺这样写道:“当晚李先生的几句话,确定了我的一生。这一晚,是我一生中一个重要关口,因为从这晚起,我打定主意,专门学画,把一生奉献给艺术。几十年来一直未变。”

1918年,李叔同先生在杭州虎跑寺出家为僧,法号弘一。出家前,先生把丰子恺叫到身边,郑重地将自己的诗词手卷赠送给他。其中一阕《金缕曲》中这样写道:

“长夜凄风眠不得,度群生哪惜心肝剖。”

看到这样的话,丰子恺禁不住眼眶红热了,他深知李先生不论何时何地,都放不下苦难中的华夏苍生,老师心头喷涌而出的爱国赤诚,也引燃了丰子恺胸中生生不息的精神之火

1928年,丰子恺准备画50幅护生画,以庆祝在下一年即将50岁的弘一法师的生日。弘一法师叮嘱丰子恺,要心存大爱,这些画当以护佑苍生为主旨:

“画集应是通俗的艺术品,应以优美柔和的情调,让阅者生发凄凉悲悯的感想。”

1929年2月《护生画集》第一集在上海出版。丰子恺的笔法简约凝练,弘一法师的题词通俗易懂。丰子恺用发自内心的艺术灵感,呼应着老师广大慈悲、天地圆融的胸襟。这本以师生之谊发端,旨在美育众生、感应天地的画集,一经推出,便风靡了大上海。

护生画集

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石门湾突遭敌机轰炸,仁厚的丰子恺毅然决定带着全家老小、姐姐及堂弟一家、表亲一家甚至染坊里的学徒一起逃难,这个庞大的逃难团,一路乘船、乘汽车、乘火车,跋山涉水,颠沛流离,一路照顾大家的丰子恺费尽心力,逃难至重庆时,竟然连头发都白了。虽然每日都要躲避日军飞机的狂轰乱炸,随时都有潜在的生命危险,可丰子恺仍不忘在生死存亡的喘息之际,撰文、作画宣传抗战救国,在武汉辗转休整期间,他还编辑、出版了一本《抗战漫画集》,颇受当时读者欢迎。

为了节省物资,丰子恺只用唯一的一支狼毫笔在极小的宣纸上作画,落墨前,他会用碳条勾勒出大致的布局,再慎重下笔。1939年,流亡中的丰子恺为纪念弘一法师六十岁寿辰,在炮火连天中绘制完成护生画续集60幅。

抱病中的弘一法师,收到画作异常欣慰,他写信和丰子恺约定:在1949年即自己70岁时作《护生画集》第三集图画70幅,如此类推,到他百岁时作第六集100幅。

收到恩师来信,丰子恺诚感责任重大,家仇国难,不知何日所终,面对老师的约定和绵延40年的允诺,深思整夜之后,丰子恺以拳拳之心写下八个字:

“世寿所许,定当遵嘱。”意思是只要我能活下来,一定完成老师的嘱托!所言随简,却振聋发聩。然而世事难料,不到三年,弘一大师却在福建圆寂了。

抗战结束后,丰子恺和家人从重庆回到上海。一家人挤在只有一间屋子的寓所里,附近的住房也挤满了人,空气很差,家里人几乎都得了肺病。丰子恺忙于创作和生计,竟两次晕倒在地。上海的中国画院请他去当领导,他再三推辞说,只想潜心画画,无意担任领导。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丰子恺坚持翻译了夏目漱石、石川啄木等日本文学名家的作品,以及被誉为“日本《红楼梦》”的古典长篇巨著《源氏物语》,他还和小女儿丰一吟合作翻译了俄国作家柯罗连科的长篇小说《我的同时代人的故事》,以及《音乐的基础知识》、《中小学图书教学法》等教育类图书。

丰子恺一向充满对童心的珍视和守护,一言一行都饱含对子女真、善、美的教育。而他一生也是这样一个充满童真的人,以饱满的赤子之心,对艺术孜孜以求,对生活珍重慈悲。60年代初,丰家的条件得到改善,家里买了电视机,丰子恺无私地把它放在楼下,以方便周围的邻居观看。家中的保姆换上了高血压,丰子恺当即出资承担了所有的医药费,并每日敦促她午睡休息。家人回忆说,丰老在路上看到有蚂蚁列队搬家,他便在地上放一把方凳,提醒路人走过时,不要踩到蚂蚁。丰老一生践行着珍重慈悲的大爱之心,正如他在《护生画集》第三部的序言中所写:“护生者,护心也。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

1965年,丰子恺在完成翻译《源氏物语》的同时,也完成了《护生画集》第五集90幅画的创作,那时弘一法师已然过世23年,而距离他90岁诞辰尚有四年。一年后,“文 革”爆发,丰子恺的文章和画被定为大毒草,被下放到农村接受改造,期间繁重的劳动和恶劣的待遇让丰子恺染上腿疾和严重的肺炎,被准许病休回家。

1973年年底,也许是对自己健康状况恶化有了预感,75岁高龄丰子恺毅然加快了《护生画集》第六集的100幅画的创作步伐,要知道当时他已经极度虚弱,家人让他多休息,他却每天早上4点钟偷偷起床作画,《护生画集》的第6册,就是丰子恺先生这样隐瞒家人,暗中创作完成的。此时距离他和老师约定的时间还有6年,而距离他在1928年动笔创作《护生画集》第一集的时间,已经整整过去46年。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46年的时间,一颗伟大的灵魂在世间独自坚守着师生二人当年的约定,踽踽独行,痴心不改。2年后,在华山医院,丰子恺安详地离开了他一生深情眷恋的人间。而他终生秉持恪守 “长养慈悲心,此生多珍重” 的精神之炬,中将照耀后世,长燃不熄。

2019年11月9日是丰子恺先生诞辰120纪念日,丰子恺“此生珍重”散文经典套装已正式发布:

丰子恺“此生珍重”系列丛书

长养慈悲心,此生多珍重

午歌
作者午歌
99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午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