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败

万古如长夜 2018-11-02 15:17:02

自己的智商不高,没有考取985、211之类的名牌大学,而且在学校成绩也是一般,就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人;情商似乎也并不怎么高,虽属善类,从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本来自己想和别人开玩笑,但说出的话却让对方听着很不舒服。记得大学期间,暑假学校组织下乡活动,带队老师(刚毕业)和同学闲暇之余一起打双升,当时是6个或8个人打4副扑克,他和几个打得好(或是班干部)一组,貌似又抓了一手好牌,得意地对别人说,我们这是梦幻组合~我在旁边观战,闻言就笑道:“是做梦加幻想啊!”老师刚毕业,在同学面前还是颐指气使,大家对他多有不满,也会趁聚会时每次故意灌醉他,但没有人这样扫他面子,坍他台的。

清明时去看望姑妈,表妹夫朋友乔迁新居,请他过去看看,便顺道带我一起参观。房间布置很好,装修也用了心思,尤其天台封闭成室内,让每个人都觉满意。我当然先不吝赞赏一番,然后大家坐在一块闲聊时,我环顾了下客厅,也是热心建议:“装修都很好,就是客厅颜色太素淡了些,要是多点鲜艳和暖色就好了。”说了之后,又想着人家已经装修完成,亟待入住,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看他朋友便有些讪讪的,自己也顿觉不好意思起来。回去的路上,表妹夫就说我,人家新装修完,乔迁搬家是大喜事,我说那些话不太合适。是呀,不合适,自己说了也白说,徒增别人不快。

我的性格大约就是这样,说耿直吧也不完全是,就是有时说话前没有仔细多想想,说得好听是无城府无心机,不好听就是脑回路短,说话不考虑时宜。自己总结起来,大多时候和交往平平的人言谈甚少,过从不密,反倒相安无事,既非君子之交,却也恬淡如水,可得长久;而自己想着可做朋友,进一步深交大有“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之意,然而自以为到无话不说的地步,言谈之间少有顾忌,但却未审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否可交之友,往往交浅言深,自己肺腑之言,或者玩笑之语,在别人却觉分外刺耳。如此渐渐累积,自己盼望情笃友坚,却不料渐行渐远。

再者,自己不知如何拒绝别人,而且在有余力时,也是想着能够帮助到别人的,但有时情逼势格,没有做到预期的结果,反而也易得罪人;本来是一片热忱,最后做了坏人,相交一场可以作为朋友的人也致反目。比如,某作家签售书,朋友千里之外想要而不得,我恰好能够联系书店购得签名本,作为居间中人,联系购买并转账付款等,结果朋友收到却非签名本……虽经再次联系,一番折腾后终得签名本,但却觉尴尬,似乎朋友之谊也淡了些呢。再如,在日常中我觉得工作和生活是分开的,在工作中要坚持原则该怎样就怎样,而在生活中抛开工作,与同事多沟通、帮助;但在工作中的坚持毕竟也是要得罪人,在生活中若是帮助别人还好说,而求别人帮助时,往往会让人家觉得如此帮助你,而在工作中却也没有半分让步,真真是个“白眼狼”。

就像,我刚刚买了自己公司而且是自己所在项目的楼盘,本来一股热血冲劲满满,想着在施工期间可以顺便做些改动,达到今后自己装修的目的,就省了翻工的折腾和等待的时间,幻想着或许不等交房,自己已经可以舒舒服服地住进去了。但是把自己的想法和同事聊聊,再听听他们对装修改造的意见,他们都建议我在改动前,先和领导商量一下,这样和其他同事及施工单位沟通起来也方便得多。我觉得很有道理,便去找了项目领导,谁知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开始说不做大改动,只移移插座是可以的;后来说着说着又说公司部门较多,轻易会有传言,别的小业主就叫自己员工搞特殊,闹起来没法收拾,大领导怪罪下来都不好,就说干脆还是等交房后,你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吧。

我一下就很失落,买自己公司的房子,完全就是和外人买一样,没有任何优惠,然后还是摇号排队,没有买到最便宜的房子(虽然后来觉得位置确实不太好,即便买了大概也会后悔);现在依然不能提前做改动,更无法提前交房入住。细思起来,虽然是公司规定和政府要求使然,但只是想有一些灵活的方便也不可得,也是自己之前的工作有时也拂了项目领导的面子,而且大家都认为是因为我而搞走了他的心腹干将,当然对我很不满意,只是在工作上大家公对公,他也没什么把柄可以抓我,所以相对还是客客气气;而一旦自己有求于他,便可以趁机拿捏。或者他也并没有针对的意思,只不过不愿成我之美。说起来,如果换做别人,或许他会好好帮助一番,而对我却不必——并不是指责对方不好如何,而是反思自己性格或情商不够圆滑,总是得罪人,才让自己也常碰壁。

比如,我和别人同样是作为居间人,帮忙对方一买书一卖书,差不多同时交付,但都无结果,对方可以抹下脸来,什么话都说尽,最终要回了钱;而我因为对方破脸在先,竟然不好意思再去问我卖书的钱怎样,至今仍无结果,书钱两空。人文金未正式发行前,据传要凭证明才能购买,先是书友自己按捺不住各种炒作,后来出版社看水涨船高,撕掉装订好的版权页,定价从1980涨到2980,这种没品的不用说了。我也是在微信群中认识一古典文学研究的网站负责,之前他带我去参加白先勇在上海的讲座,见到了胡文彬、宁宗一、郑铁生等诸位大家,并托宁老找白先勇才帮他要到签名,因此对其也是诚心接纳;后闻其说能开到介绍信大量买到人文金,对此深信不疑,并将此讯只告诉引为朋友的对方和另一朋友,于是聚资订购4套。当时定价尚是1980,后来涨到2980,另一朋友便觉太贵不要了,我们各分两套并补足差价。到2018年5月份人文金正式发行后,认识的这位却迟迟不能发货,最后确定只能给一套,其它的无法供货;拖延几月后,人文金因限制销量不佳,后投放书店实体和网站,合伙购买人自己另按定价购置多套,对此溢价便有不满,而对方又不能发货,边催促要钱。

我也是对网站负责人的不靠谱无可奈何,既吹破天放大话能弄来几十套,最后却连多一套都没有,且迟迟不能退款;我也催问多次,就如网上流传借3000元而拖近一年的段子何其相似,他总是说手头不便,一拖再拖;我虽不欲和他撕破面皮难堪,想着以后还继续做朋友,买卖不成情谊在,而对方却不管不顾,立逼要钱,说话也逐渐难听起来。我从中调和,一方面把他的话传给对方,增加压力要钱,一方面还要缓和他言语尖锐,怕对方一怒不睬,反而落空;对不能给书也不及时退款的情况很恼火,但要不来钱只能软磨硬泡,而他的话难听之极,自己也尽量理解,给他说对方毕竟还帮过忙签名白先勇,他说一码归一码,这就是不讲情面了,但当时关系仍在维系,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就这样挤牙膏式地一点一点往回要钱,期间我与他的关系差到极点,几成反目,原来相互换书也都反悔(因他是台版书,估值较高,我的书相对普通,他要的也一时未能找出,故觉不等值),这我也知曲在我,好在他的钱终于要回了,我的钱尚拖着未要回呢,最近才知道对方的网站关掉了。

也是在差不多时间稍后,他也是有消息和渠道有人收书,便广告同好,大家都把不要的书趁机处理,有此大好机会,一劳永逸解决,包括我在内,对他都是非常感谢。也是在当时关系正好,相互诚心结识,我去他处,带我参观书房并换书,也很承蒙招待。适逢其事,帮他一起处理、出主意,也是希望自己所有的朋友都能越来越好;他说了其他人寄书给他,也只能等别人把钱给他,他才能再赚钱给寄书的人,我对此十分赞同,当时也看到对方付他第一笔钱,但因这批我的书不多,也就和我没什么关系,后来的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接着第二次又寄一批共500多本书给他,也有快半年了,正好发生他索要人文金退款的事,后来催逼甚急,而对方又不能马上给钱,于是给他说两面的钱基本相当,也可作抵,这样他不用着急催钱,我找对方缓急可便,资金往来也更简单。他仍是说一码归一码,不惜反目把自己的钱要回,但我寄书给他的钱却从此如石沉大海,究竟是给对方没,或是对方没给钱,抑或再不愿处理我的这批书,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而看他现在意气风发,各种花钱无丝毫犹豫,既为朋友一场替他高兴,又因不知情况如何,虽觉连句话也没告知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但既成反目,自己又不好拉下脸去问。

“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自己情商有限,脑子不够灵活,反应亦不够快,说的话未必能正好说到别人心坎上,往往是给别人帮腔的话也能被当做抬杠,想想还是一人独处的结果。但凡一人独处久了,默想多于说话,自己在做事时,忽然想起一件事,便会静立半天去回想过往展望未来,回过神来仔细一想,多想无益,还是先把手中的活做完再说,才又重新闷头干起来。甚至,当和别人说一句话时,尚未得到对方答复,自己便已顺着话头联想到别的事,或者脑补了一段情节,再突然问出后面所想的一句话,让人莫名其妙无所适从。这大约就是跳跃式思维,也是因为平常疏于与人往来,也想能够断绝一切与人的往来和纠葛,像古人一样独来独往,便可少掉许多烦恼。

归根结底,无论是自己给别人带来不快,或是感受到别人后的失落,都是自己太过认真的缘故,对事情看得太重太执着。如果不是太想着和一个人深交成为朋友,便不会说太多和做太多,自然也就不会得罪人,也就没有与朋友交恶的失落;同样,对于别人的话也不太认真,少一些执着争竞之心,便能更好与他人相处。有时自己会因对方一句话而恼怒,展开一场争论和口水战,这样最后已无胜负,只让旁观者看到两个人的偏执;但若一味对于别人的攻击和嘲讽忍让,却也易让更多的人来踩一下,所谓“墙倒众人推”;若是对每个冷嘲热讽的人都针锋相对,以使其他人再不能“老太太吃柿子——尽捡软的捏”,倒显得自己心胸狭小,和每个人都过不去,无容人雅量。不过现在自己渐渐对于类似的情况不予睬会,已无办法能够让所有人满意,更遑论存有偏见之人;只要没有对大多数人不利,自己该怎样还是怎样,某些人的攻击和嘲讽也会自觉无味,倘若对嘲讽攻伐能够一路坚持下来,倒也算得本事。

自然,我觉得自己总是失败的,没有交好朋友之道,即使一腔热忱别人又看不到;而言语失格交恶别人,也自是我的处理方式不到。因为自己在意别人的多,做事拉不下情面,越是这样就越让自己陷入难堪的境地;所以渐渐还是少说为妙,多听听别人的,自己本来读书就少,亦非科班出身,连个野狐禅也算不得,对一些书或人、事的评论自不足论,凡事看淡一些,或许在或有或无的交往中,才能更长远地有讨论得失、相谈甚欢的人。

万古如长夜
作者万古如长夜
44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万古如长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