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30天

沈十六 2018-10-22 20:30:55

非常不典型的游记或攻略,只是想把记忆里深刻的瞬间记录下来。

所以,这是一篇散漫而自由的回忆。

在清迈,我看到了许多动人的黄昏。

写在前面:

说是30天,其实有几天跟朋友飞去了芭提雅和曼谷。

综合来说,我最喜欢在清迈的日子,晃晃荡荡,吃喝玩乐。

1.未抵达

五月份的时候,我在重庆住了一个月,期间跟江凌、盒饭君吃饭,听江凌提起清迈。之前从未出过国,倒是因为之前在旅行杂志和美食杂志工作的关系,去过国内很多城市。但总觉得走马观花,所以辞职后经常跑到感兴趣的地方小住,包括拉萨、北海、腾冲、乌鲁木齐等地。总之,是莫名其妙定下了去清迈的事。

从重庆回家之后,我拖拖拉拉办了护照、港澳台通行证(原本打算从澳门飞,机票便宜)和签证(旅游签)。后来有事去了上海,在上海出发的。

七月份开始在网上查喜欢的房子,最后订了个距清迈古城20公里远的乡下小独栋。在网上跟房东沟通的时候,问他附近有没有游泳池,他说步行五分钟就有一个度假村,在里面游泳50铢/次(10块钱),心里想着够安静、能游泳,已经满足了条件,就下了订单。

在出发之前,托房东联系了一个接机的当地司机。从机场到住的地方,他收费400铢。

入境过程很顺利,排队等了十分钟,工作人员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就盖章了,停留期60天。(一般是在飞机上填好空姐发的入境卡,下飞机后有工作人员提示排队就好了。)

我在国内没有换泰铢,带了4000人民币,到机场后在ATM机取了2000多泰铢,够付车费和几天的日常花销。

泰国绝大多数地方可以刷卡,遍地都是的711可以用支付宝付款,很多药妆店和咖啡馆也能用,不用太担心现金不够的问题。

2.这里的人都很爱微笑

清迈空气很好,抵达绿小院的下午,多云,有风。

有一个照顾房子的阿姨,她不会说汉语,英语也不好,但人很好,我需要什么都能及时帮我。

我最关心的是附近游泳池的位置,但很遗憾,阿姨说度假村的游泳池在维护,要到十月份才修好。

心情好失落。

把行李箱搬到行李架上,拿出常用的东西,用三脚架拍了几张照片。进洗手间的时候吓了一跳,在墙角发现黑乎乎的一团东西,凑近了看是成群结队的蚂蚁,就差没喊出来。

我立刻在aribnb上联系Tor,问他怎么办。没一会儿刚才打扫房间的阿姨带着一瓶杀虫剂进了院子。

我们打了招呼,她去卫生间处理蚂蚁,我检查房间其它地方是否也有蚁群。

下午四点,肚子有点饿。按照谷歌地图提示,步行1.3公里,去旁边村子吃了一顿意大利餐。虽然Microfarm有厨房,但我没买食材,去餐厅比较方便。

但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吃sole&luna,两周后朋友来,我再带她去,餐厅就挂着休假的牌子了。但意外发现对面咖啡小馆的泰茶很好喝,比在清迈古城尝过的任何一家都喜欢。

大概住在村子里的外国人很少,总之,我去买个东西都显得引人注目。从餐厅回来的路上,遇见一个杂货店,想着要买洗衣液,就走了进去。我买了几个鸡蛋、一瓶洗衣液(买的时候就看到有衣服图案,没有仔细看,后来发现是84消毒液,捂脸)、豆奶、牛奶。结账的时候对方在计算器上打出45,我想买了一堆,也不确定是泰铢还是人民币,就掏出一张1000泰铢的纸币递给对方,大叔明显惊讶了一下,但还是对我笑了笑,慢吞吞从抽屉里抽出一打纸币,找给我900多泰铢。

我有点过意不去,又觉得自己十分富有!

最逗的是晚上睡觉,上次去重庆住的民宿,刚好楼上在装修,每天八点半准时响起电钻声,对我这种要睡到九点多的人来说,简直是荼毒。隔天就在淘宝下单了一个耳塞,效果卓然,挽救了我脆弱而宝贵的睡眠。

去清迈前,倒是拿了耳塞,但当天晚上没有戴。一开始以为听着虫鸣鸟叫能睡着,也懒得从包里掏出来,但一整晚睡得迷迷糊糊,半夜还听到猫叫春的幽怨声。

没有试过之前,很想找个纯原生态的地方住着。试过之后,我有点怀念安静温柔的夜晚。

不知道是不是乡下都比较招鸟,从Microfarm出去,左拐,走到三岔路口,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面聚满了鸟,叫声特别大。我喜欢在日落前到村口看风景,每次路过都觉得神奇又聒噪,一点都不怕人的鸟,和此起彼伏的鸣叫。

不知道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是否和我一样有副管用的耳塞。

3.下雨,牛肉面,送给我的香蕉和泰国报纸

有天早上,天有点阴沉,我骑车右拐,打算找个买水果、买青菜的地方。

骑了500米,遇到一个摊子。一个穿长袖T恤的阿姨在煮东西,我没有停留,又朝前骑了一会儿,但没有什么发现,肚子咕咕叫,又骑车返回准备吃点东西,顺便打听一下路。

阿姨四十上下,脸上有种健康的亮泽,手脚麻利,用简单的中文问我:“牛肉面?”

我用手比划,一碗。

她让我稍等一会儿。

这个摊子在一块小石子空地上,旁边是马路,对面是稻田,地头上还有个在翻土的老伯。

我等待的间隙,一侧的院子里走出来一个老婆婆,她自然地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示意我倒水喝,我摆摆手。

不到五分钟,阿姨端上一碗清淡的面,几块肉,几个丸子,一份宽宽的白色粉。味道很鲜美,但不是面粉做的,更像米粉。

快吃完的时候,老婆婆递给我一个白色杯子,阿姨说是豆浆,她给我介绍,那是她妈妈。

我道谢,还跟她说:“好吃。”

用软件问她卖水果的地方,她比划了一下,但我不明白。

她直接脱下围裙,示意我把车停在原地,跟她骑摩托车一起过去。估计那秒我脸上有遮不住的惊讶和欣喜。

泰国车辆靠左行驶,我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坐在后座,骑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说是菜市场更像是小镇某条街道的路边商店,我买了几样水果,阿姨买了肉和丸子,还带我去一家炸香蕉片的地方,她买了五袋,送给我一袋。

返程的时候下了雨,噼里啪啦落在脸上,我哈哈大笑,她也笑,两个人头发、肩膀都湿了。

我把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等待雨停。

清迈的雨,要么很大,砸在房顶有很实在的声响,但这种雨来的急停的快,运气好还能见到彩虹;要么很小,稀稀拉拉,但要下上半天,最适合躺在床上看书或发呆。

老婆婆看着我买的香蕉,大概觉得不够新鲜了,返身回家用报纸包了几个塞到我那个大塑料袋里。我有些过意不去,她按着我的手,让我收下。

好一会儿,我就在做凳子上,阿姨在摊子边准备食材,阿婆来了又走,汤锅里冒着热气,我看看远处,又翻翻手机。

时间过得很慢,雨下的无声无息。

4.出发,去塔佩门

我对如何用更省钱的方式去古城仿佛有点执念。

在aribnb上问Tor,他说可以到村口木屋处等待黄色的双条车,20泰铢一个人,终点在瓦洛洛市场,距离古城步行大概十分钟。半个小时一班。

有天早上,我吃过早饭,背着双肩包,到村口等待。但不知是不是运气不好,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到一辆,我怀疑自己等错了地方,拍了一张照片发给Tor跟他确认。

没想到让我等一小会儿,说自己也要去城里,可以稍我一段,直接到塔佩门。

上了车,我见到了Tor的妻子,她在城里的医院工作,是个护士。她瘦瘦的,笑起来很可爱。

快到瓦洛洛市场前,Tor的妻子下了车。

街道繁华起来,路上能看到很多欧美人。

在寺庙门口偶遇的小孩们

整个清迈给人的感觉很清新,许多房子是彩色的,白、粉、蓝、灰、黄,都很适合拍照。当然,最好看的是寺庙,金碧辉煌,非常惹眼。

Tor问我有没有目的地,我说自己就是闲溜达,想吃小菠萝、想看场电影。他告诉我自己下午两点钟返程,如果那时候想走,可以给他发信息。不过,我后来玩得很开心,一点钟的时候告诉他自己会乘双条车回去。

塔佩门是清迈古城的唯一遗迹,红色砖墙,广场上散布着白鸽,很适合拍照。

我去的时候,刚好有人穿着汉服路过,抓拍了一张鸽子起飞的场景,特别喜欢。

进大门,左拐,旁边有家药妆店,叫M Cosmetics Thailand,如果需要购买防晒喷雾、洗面奶、面膜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那是我和朋友转了许多家门店后,发现价格相对公道便宜的。

不拐直走的话,可以尝一下非常好吃的当地烤鱼店,忘记名字了。不过位置在一个小巷子里,看到王辣辣酸辣粉的牌子,拐进去,直走一会儿,看到一家门口有炭火烤鱼的店进去就好了。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家,是有天我独自再来古城的时候,背着三脚架走在路上,遇到一个独自从珠海来的中国姑娘,她喊住我,用英文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很快,我俩就结伴晃荡了起来。

她名字里有个彤字,就叫她彤彤好啦。

中午,我和彤彤在那家店里点了大份烤鱼,一份鸡汤,一份烤牛肉,一份烤猪肉,两碗米饭。

那是我跟Tor和他朋友一起吃的午饭外,最好吃的一顿泰餐。

我俩边吃边瞎聊,她对泰国啤酒跃跃欲试,问我要不要点一瓶。我说好啊。

我们一人要一罐当地啤酒,味道很浓,让我想起“夺命大乌苏”。就这样,我们干掉了一桌子菜,吃得特别愉快。而且很实惠,才400多泰铢。等后来朋友来,我还带她也吃了一次。

这是朋友拍的,对,对面坐着我。

遇到彤彤的那天下午,我们就一起在清迈古城溜达。她想要到塔佩门拍照,吃过饭拐过去,支好三脚架,我负责给她按快门。

我们还买了鸽食,洒在地上,会吸引一群“不劳而获“的灰鸽。

吃晚饭前,我去了一次预定的民宿,把背包放下。又打车到彤彤住的“see you soon ”酒店。我俩在楼下的餐厅喝过椰子水,比外面卖得贵,而且不算好喝。不推荐。

清迈的落日,会有粉色的晚霞。

彤彤之前在曼谷和普吉岛玩了几天,清迈是最后一站。她说自己看错航班时间,给清迈预留的时间太少了,只有两天,索性就一天溜达,一天报个旅游团。

晚饭我们决定去宁曼路吃,在古城的西北方向。按道理说,五点会合,一个小时内,我们俩肯定能吃上饭,但走到中途,彤彤突然想起来在网上咨询的团要提前到实体店缴费,而那家实体店在塔佩门附近。距离我们当时所在的地方蛮远的。

不过返回路上,我们很幸运的遇到了同一个品牌的分店,彤彤报了团,我们再次向宁曼路出发。

一开始没有决定打车过去,绝对是个错误。

我俩走得精疲力竭,最终也没有到达想要打卡的Mango tango。隔天我自己去了。

炸鸡?不行。

疯狂面馆?看起来人好少。

麦当劳?跟外面的条纹大叔和张影吧。

自助火锅?啊,人好多,好像很好吃!

然后,我们俩选定了当晚的用餐地点。

第一次吃当地的火锅,锅是砂锅,清汤,蘸料很泰国,甜辣,酸辣,我试了几种都不太习惯。

青菜很新鲜,鱼肉、鸡肉、牛肉什么的都在保鲜柜里,自己去取。

好像是99铢/人,但酒、水、冰块都单独算。我们两个人最后花了不到300泰铢。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怎么会如此相信一个陌生人呢?就是因为她看起来很善良很可爱?或许是吧。至少在她邀请我一起玩的时候,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吃饭,一起去寺庙,一起聊各自觉得有趣的事。

她带了拍立得,我们各自替对方拍了一张照片。

我的手拍出来有点奇怪哎,算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火锅就有朋友一起吃吧,哪怕是异国他乡,也要找个能一起吃火锅的人啊!

最后离开的时候,我们打了两辆grab,但没想到,我刚坐上车,她就钻了进来。一脸惊慌,说,司机让她朝前走一点(前面的话,路灯不亮)。她明明看到对方车牌刚刚驶过,又点开对方头像,觉得面色不善,就取消了订单。我俩刚好顺路,就说把她放在塔佩门那里,中心地段,人多,热闹,她走回酒店也用不了十分钟。

那一刻,我就在想,原来我们都担忧有坏人啊!

但幸运的是,我们都没遇到。

5.你好,宁曼路

曼宁路的小摊子。

宁曼路靠近清迈大学城,其实步行去有点远啦。

那里有很多有趣的网红小店,吃、喝、玩、购物都很方便,很多人那里拍照打卡。如果从古城过去的话,跟红色双条车说去玛雅,对方就知道了。

不过,我第一次去清迈城区的时候,并没去曼宁路,主要在古城内闲逛。

包括但不限于:

在寺庙旁边的摊子上买了一袋小菠萝吃,甜,三四口一个。

在二手书店买了两本二书。

为了去洗手间,在星巴克点了一杯咖啡。(在泰国的话,当地的咖啡馆售卖的咖啡都比较便宜,而星巴克是原价,价格约当地咖啡的3倍。)

中午饿了,就在一家看起来都是当地人的餐厅吃了饭,后来看大众点评,的确是个人气店。

等到下午,我步行去瓦洛洛市场,也是清迈的唐人街。坐上回Micro farm的黄色双条车。车有点旧,薄薄的皮座椅和靠背,细长的车窗开着,我坐在最里面的位置。返程稍微有点堵车,四点钟刚好有放学的学生,她们穿着夏天的校服,过膝长裙,白色T恤,扎着头发,手里拿着饮料和手机,嘻嘻笑着钻进车里。我戴着耳机,在听陈绮贞的歌。

双条车的速度时快时慢,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上车时不需要付钱,下车时再跑到窗口递给司机20泰铢。

我呢,一开始不知道这些,上车前就问了司机大叔价格,塞给对方20泰铢,等到下车,他或许不记得我了,又问我要了20泰铢。所以,第一次坐双条车,我比别人多花了一倍的钱。

6.我为什么去旅行?

旅行是一场探索——探索陌生的风景和未知的自我,也是将问题和惊喜打包的实践课,必须真实学过才能知道到底有什么。

我生活中不太擅长跟人沟通交流,只有跟熟悉的朋友在一起才会多说些什么,其余时间更喜欢安静地待着。在异国他乡,总要吃饭、出行,不会泰语的我,只能用蹩脚的英文跟当地人沟通。我一开始会有些担忧但去了之后发现,不管是去杂货店购物,还是去路边餐厅吃饭,好像都没有太大问题。不会讲的单词就用软件翻译;对方不懂英文,就用手比划,最后总能得偿所愿。一个月旅行结束,还跟房东一家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们不要惧怕未知,总要去进行尝试,结果好坏很难预料,但去做了之后才知道。

这是旅行教会我的。

人都是多面的,有时候我们自己都无法获知到底有多少面,只有遇到事情,有所刺激时,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应。而跳出生活舒适圈的旅行,就是一种刺激方式。

而旅行有时又真的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我很喜欢的一个日本女作家新井一二三,就是个特别热爱旅行的女孩。她的作品《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讲了很多自己旅行的经历和趣事。

新井从十四岁开始单独旅行,中学时代,拿到日本青年之家协会的会员证,买当年日本国有铁道的周游券去各地走走。“心中稍微不安的等待,也是独自旅行的滋味之一。”

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太多钱,但还是想尽办法去看看。

许多人都说,旅行需要钱,是有闲有钱人的事情。

我不否认钱能让一段旅行更舒适,但没有足够多的旅费也同样能完成一次旅行。

所以,不要把没钱当作不去旅行的借口。

无法出国,就在国内行走;无法长途,那就去城市周边;不能独自出发,就三五好友结伴。

只要愿意,总有各种解决办法。

新井一二三也不是一直在路上,她也是借助各种便利来旅行,年轻时曾到中国留学,就转遍北京和上海,后来在加拿大安稳上了六年班。

那段日子,她从高层办公室能望见安大略湖,但呼吸不到外面的空气,最终还是辞职去旅行。

或许攒够了旅费,就从五大湖开始,“去圣劳伦斯河边,到大西洋,又去北美大陆和太平洋,在亚热带英国殖民地熬了三年半”,才回到东京。

她的旅程特别丰富,既去过凡·高美术馆、安妮·弗兰克之家,也在维也纳畅游;既去过布拉格,也参观过纳粹集中营;既感受过古巴的独特风光,也看到了当地物质的贫乏;既独自旅行逍遥自在,也有三代出行的稳妥仔细。

但她并不是那种沉溺于旅行中的无脚鸟,而是知道“旅行不需要每年出国,而是对远处的憧憬,想发现另类生活的渴望。”

它是打开视野的窗口,也是一种“自我的精神修炼之旅”。 旅行让她成为了一个更开阔、自由的人。“就是在那漫长的旅途上……亲朋好友都还记得我,但是我已不记得从前的自己了。”

说起来,旅行又不仅仅是精神放松,更是跟自己独处的机会。有时,它还可以帮人疗愈伤口。

很多人知道微博上的“蕾拉小姐”,可能就是因为她上一段感情,和陈赫相恋十几年,但婚后不久就出现感情问题,陈赫发表长微博《我错了》。后网上爆出更多他的负面新闻。只是当全网在攻击他出轨、渣男的时候,许婧却说“他只是个脆弱的孩子,却是我的亲人”。感情的事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外人又如何分个是非对错。

但许婧应该很庆幸自己除了爱情之外,还有所热爱吧。她没有停留在过去,而是继续起身旅行。

“人生,过去的都是财富,迎接的都是可能性。”

“在这个独处的世界,没有什么能干扰你。”

爱是宝藏,也是利刃。

它让我们拥有最柔软的所在,也能刺得人鲜血淋漓。

当我们被伤害,出走像是逃离,但也是全新的开始。

在蕾拉身上,我看到的是:女孩啊,你既可以囿于爱与厨房,也可以去往山川湖海。

生活本来就是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时候,或许我们人生没有那么大的变故,但鸡毛蒜皮的小事多了也容易让人心烦气躁。

旅行是远离那个状态,重新放空自我,调整心态的过程。旅行是某种空隙,让整个人钻进去,获得一丝新鲜空气。走在路上,跟自己的内心对话。这既是对勇敢面对日常生活的奖励,也是让自己换个环境的全新冒险。

不过,旅行并不意味着一帆风顺。

旅行达人新井一二三也在旅途遭遇着各种问题,“有一次在东马婆罗州密林里,抱着发高烧的小朋友深夜赶车赴过穆斯林医院;也有一次在北京前门饭店的套房里,抱着闹脾气的小朋友白白地耗过整整一个星期。”

而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可能会丢失钱包,可能会遇到不够整洁的旅馆,可能会为不合胃口的饮食而皱眉,也可能会在火车上发现躺在你隔壁床铺的熊孩子聒噪不已。无助,不安,气愤,烦躁,情绪五味杂陈。

但也会拥有崭新的收获,吃到香辣的火锅,喝到甘甜的茶水,睡过旁边就是森林的民宿,见到跟自己完全不同肤色、文化的异国居民等等

欣喜,满足,放松,触动,也会纷至沓来。

这就是旅行啊,不是什么宏大的愿望,也不是某种特别的谈资,它就是你丈量世界的开始,去满足好奇,去释放天性,去早日去往心中所想,去感受完全不同的文化!

这样你会变得丰富、包容、谦逊、热爱生活。

我很开心自己经常能去喜欢的城市小住,每个地方给我感受都是不同的。如果不去经历,单凭视频、书籍上的信息根本无法体会。

只有走过、尝过、交谈过、亲眼目睹过,那些东西才是自己的。

而且,不要停止旅行的脚步。不要给自己设限。

二十岁的新井一二三可能刚刚踏上去往莫斯科的火车,三十岁的蕾拉小姐曾站在莱茵湖畔看风景,四十岁的阿雅也正奔赴去往不同国家的路上。

我想,每个人最初都如同一张白纸,度过的每一天都是某一笔的色彩,日常是某种黑白分明,旅行是别样的色彩,哪一种颜色都很重要,但我们要去把它画在人生的纸上。

女孩们,去吧,去计划或开始一段旅行。

并记住,所有出发都是为了抵达更好的自己。


未完待续

沈十六
作者沈十六
93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沈十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