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络诈骗后,我迷上了裸聊

真实故事计划 2018-10-12 15:08:50

因为每次视频不露脸,老顾客都叫我“秘女”,也有人叫我“小奶猫”。看着这些称呼,我默默地打上一行字,“我是一只四处流浪的野猫”。

故事时间:2018年

故事地点:安徽某四线城市

高考结束后,我到合肥一家电子厂打暑假工。从晚上8点到早上9点,连着上夜班,赚了1万3千元。

我给弟弟交了学费,还从网上给父母买了衣服和零食。父亲在电话里斥责我乱花钱,家里什么都不缺,但我内心知道,他是开心的。

我的家庭与众不同。父亲比母亲大了32岁,而母亲从小因小儿麻痹症瘫痪。全家出门时,一个佝偻的老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痴傻女人,我和弟弟拉着手紧跟在后面,这样的组合走在街上赚足了回头率。

父母的结合,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然而在那个视生命如草芥的年代,是件很正常的事。不嫁给父亲这个老头,母亲的结局更为悲惨,留在世上平白遭罪,也许早已去了。

这样的家境,自然一贫如洗。我高考不理想,只能去了附近一所大专,离家近,学费低。初开学,周遭的同学上课自习都在玩手机。我小心翼翼地克制着自己,认真上课,不想像他们一样堕落。

去年10月,我在QQ空间看到网友“周瑜”发消息:交一笔“入会费”,就可以通过淘宝刷单赚取佣金。我心动了,打完入会费,还没买几件货,“周瑜”就消失了。

我一个人坐车去市区报警,能提供给警察的只有“周瑜”的QQ信息和几张聊天截图,最后不了了之。

为了弥补亏空,我慌乱间找到一个宣传网络投资的网友。前期拿钱投资,缴费以后每天返还10块钱。网友说投资越多赚得越多,我把身上的钱都投了进去。收益1980块后,那个人再度消失。

作者图|“投资”后,拉我入伙的人消失了

几个月打工挣来的钱和父亲给的生活费都打了水漂。这一次,我没有报警,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整夜睡不着觉,百度过割腕和服药自杀的方式,终究没有实施。

我着魔一般,在网上搜索快速赚钱的法子。

一晚,网友黎姐发来一个下载邀请码。她告诉我,这是一个轻松交友还能快速赚钱的软件——“X聊”。

刚注册好个人信息,就有视频电话打进来,我按下接听,视频中露出了男性的下体。愣了两秒钟后,我迅速挂断电话,气冲冲地找黎姐质问:“你让我下载的是个什么东西,是让我去当小姐吗?”

“什么小姐不小姐的,这里来钱快又容易。就跟男人聊聊天,打打电话,聊币都可以提现的。别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你不露脸,没人认识你。我都挣了一万多了!”

听完黎姐发来的语音,我动摇了。

我又返回那个聊天软件,学着其他用户把昵称改成了“等你来撩”,头像换成性感美女照。很快就有人找我聊天,我一一敷衍,发现收益余额已经有几十块钱了。

这使我又惊又喜,谄媚回复完一个大叔后,得到他发来的一个几十块钱的礼物。我瞬间心花怒放,给他连连发了几个“爱你么么哒”。

我把长发披散下来,开了美颜滤镜后,脸变得漂亮,隆起的胸部也确实引人想入非非。我心想:赚够两百块就卸载。然而,不接视频电话,不跟男人们聊荤段子、性生活,他们不会理你,更不会送礼物。

赚到第一个200块,我没有卸载,开始习惯听男人们夸我“长得漂亮,身材好,声音好听”。毕竟,从未有人这样夸过我。

从小,父亲在窑厂里干苦力养活一家,教育的方式就是狠心打骂。考试没考好,作业没做完,看电视乱调频道,打碎了碗,一不留神就会挨巴掌,有时候是鞋垫、树枝、皮带、棍子甚至针。

我学会了看人眼色说话做事,在亲戚家吃饭,没有父亲的允许,我是万万不敢动筷子的。我听话不闹事,成了邻里言谈中的好孩子。可每次挨打,看着身上的一道道伤口,我都生出离家出走和自杀的念头。

父亲特别反感我和男同学接触。有个男生顺路跟我一起上学,被父亲看到,他罚我在家跪了几个小时,并揪着我的耳朵警告,“再跟男孩子一起走,打断你的腿”。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男孩找我。

长大后,只要一接触异性,我就浑身不自在,仿佛得了“异性恐惧症”。从小到大,我上学都需要申请贫困补助、穿的是亲戚家不要的旧衣服、始终活在周遭怜悯的眼神下,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别人对我的好。

读大学后,室友都交了男朋友,可我不敢跟现实生活里的男性接触。从初中起,我就学会通过QQ在各地检索好友,加了很多陌生网友。我像是被分裂了人格,在别人面前是个文静听话的女孩子,在网上讲话风格大胆外露,享受男网友们对我嘘寒问暖的关心,陪我解闷逗趣的聊天。

转眼过了三个月,我跟数不清的男人深夜裸聊。我想着法子从平台上提现出陪聊费,想把被骗走的钱挣回来。

我开始享受聊天时对方的赞美和满足感,并听从他们的指挥,“衣服往下拉,再露一点”;享受在屏幕对面,坦诚相待的那种赤裸裸的性愉悦。我也试着主动勾引其他男性用户,并在其他软件上如法炮制。

白天,我依旧在课堂上飞快地记着笔记,去食堂里打最便宜的饭。不上课的时间里,只要有人想看,我就能迅速关上卫生间的门褪下衣衫给予满足。室友们抱怨我在卫生间待的时间太长,怀疑我长痔疮,被我哈哈哈大笑予以否认。

夜晚的在线用户是白天的几倍,我早早地洗漱上床,放下遮光帘。打开手机上那个粉色的软件,加载页面上出现字幕“X聊,发现身边美好每一刻”,屏幕上的亮光反射着我因长期熬夜而长痘的脸。

几秒钟过后,出现一个粉红色的首页,信息列表早已嘟嘟地响个不停,未接视频来电也有不少。我一条条回复着消息:“哥哥,妹妹有事来晚了。”不一会,有视频打入,我戴上耳机和口罩,散下头发拨到胸前,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胸部以下的部位。

作者图|裸聊软件的聊天界面

我注册了很多色情聊天软件、直播软件,甚至微信漂流瓶,遇到无数同样寂寞的人。了解了这些平台的规则后,我更加得心应手,将自己的用户信息编辑得格外裸露,隐晦暗示性器官的用户名和头像效果最好。

在“X聊”,男性用户想要与女性用户私信聊天或通话,需要购买“聊币”。“聊女郎”则收取相应的陪聊费用。标价较高的“聊女郎”,半小时的视频聊天会有一万多聊币的收入,折合成人民币一百多块钱。人气较高和服务较好的“聊女郎”,一天能收入一千多元。

在夜深人静、室友都熟睡了的时候,我在不同的软件上陪不同的男人聊骚,根据他们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露出除脸以外的各种身体部位。

有一些人不满足只视频,要约我出来,我拒绝了。我心里始终有一条底线:不露脸,不见面。他不满意,说要包养我,拿着十万块约我出去玩一天,我再拒绝。

他就说:“婊子装什么纯?穷逼学生的日子有什么好过的?跟我过一夜,让你爽一月。”

我只能假装听不见。但时间久了,心里会很难受:我怎么就成了婊子呢?

这些聊天软件我都加了密,不敢让人发现。我战战兢兢,特别怕碰到认识的人,每次视频聊天前都要戴好口罩、耳机,像个穿上盔甲去赴死的士兵。

因为每次视频不露脸,老顾客都叫我“秘女”,也有人叫我“小奶猫”。看着这些称呼,再盯着自己的指甲,我有时会默默地打上一行字,“我是一只四处流浪的野猫”。

在一次直播中,我认识了胖子,他在四川,说自己是做工程的,未婚。起初,他跟其他客户没什么两样。他不怎么上裸聊软件,但只要上线,就一定会找我。在软件里,这被称为“only you”。

我们会聊彼此日常的生活。有一天他问我:“你在哪个学校上学?下次我出差去那边,给你买好吃的。”

“不好意思,不约的哦,玩玩而已,不出来卖的。”我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只聊天,不见面。曾经在裸聊过程中,有人说要包养我,也有人拿着十万块约我出去玩一天,我都拒绝了。

更重要的是,我害怕和人产生现实中的连接。

胖子不为所动,依旧天天缠着我,开了视频却什么也不做,只是跟我聊天。

我问他究竟想怎样。胖子反问:“你真的不知道吗?”

最后一次视频时,我说我忙要挂了,胖子说能否等一下,他想给我唱首歌,之后就不会来烦我了。

我顿了顿,听见胖子的声音透过耳机传了过来,是《董小姐》。

“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就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唱完之后,他说:“别玩这个了。你是一个好女孩,以后也要做个好女孩。就这样吧。”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在胖子给我唱歌的瞬间,我莫名地感动,从小到大,还未曾有人这样给我唱歌。

后来,胖子的确再也没来找过我。

四个月来,我每天都在不同软件上不停地刷新消息,生怕错过任何一条,像得了怪病一样。和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心里也充斥着负罪感。可我还差了很多钱。我越来越厌恶这样的自己,厌倦这样的生活。我特别害怕有一天,扫黄打非办将正在视频的我抓住,我可能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最终,我还是把聊币全部提现,注销了账号,还差八千块才能补上亏空。

看了那么多不堪的男人,我在现实中更抵触异性了,连对视都会觉得恶心。暑假学车时,教练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教习时需要肢体接触,我很厌恶,条件反射地往后缩。

现在,我每天很早就躺下入睡,作息规律,认真上课,认真生活。每每看见被曝光的“国内某某涉黄平台被捣毁”、“花季少女涉足黄播”之类的新闻,既心有余悸又怅然若失。我很庆幸自己没有等到无可救药的时候,才知道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作者李佳佳,大学生

编辑 | 崔玉敏

真实故事计划
作者真实故事计划
33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3 条

查看更多回应(53) 添加回应

真实故事计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