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家七年,我终于逃出吸血的原生家庭

真实故事计划 2018-10-10 11:30:25

养家七年,我终于逃出吸血的原生家庭

柔柔23岁业余插画师

山东普遍重男轻女,自从有了弟弟,父母的爱明显倾斜了。我想靠逃学来吸引他们注意,可越是这样,父母越不喜欢我。每次父亲发火,母亲不但不阻拦,反而会撺掇他多打我几下。

初中一毕业,我就被送去表姨家打工。在小作坊里,我一个人要同时看七台机器,每天工作13个小时,织袜子的毛线把手指割得满是血口子。表姨不允许我出门,也不允许我休息,偶尔和修机器的师父说几句话,都会被她看作我要勾引人家。回家后,父母更是把这当成一件丑闻,每天不给我好脸色。

我第一次逃跑,从家里偷了500块,坐车到天津找同学。她在一家KTV里坐台,告诉我只用点歌,陪酒。我没有别的退路,只好跟她一起上班,先挣点钱再说。后来我生病,老板娘很照顾我,我也发现确实没有乱七八糟的事,索性留了下来。

半年后我才给父母打了第一个电话。他们听说我想给家打点钱,终于停止了咒骂。我开始供父母生活和弟弟上学。我已经没有读书的机会了,不能让他也失去,所以拼命挣钱。

一晃3年过去。自从我打钱回家,父亲就不工作了,每天喝茶打牌。同年弟弟休学,问他理由也不说,我急了:“你对得起我吗?知道这学费怎么挣的吗?”他说:“我没花你的钱,是爸妈的,你管不着我,你滚出去!”父母竟也没有斥责他。

我一气之下开始了第二次逃跑,狠下心不再回家。过去每个月会寄三四千,现在只给1000块保证他们基本的生活。我算是逃跑成功了,想对那些没跑掉的人说:不要给自己太多枷锁,因为你所谓的道德,锁住的只是自己而已。


典型差生逃去炒币,身家从八千块飚到一百万

私钥先生23岁某数字货币交易所COO

我起初想摆脱学校、工作的束缚。学校教学太过陈旧,大学四年我一直逃课,是班上挂科最多的学生。

比特币是我逃跑成功的关键。去年5月比特币勒索病毒出现,引起我的好奇。了解行情后,我果断把刚入的单反卖掉,又找朋友借,凑够了炒币的本金8000块。

当时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市场混乱无序,我第一桶金是跟着游资赚的。投进去所有的钱,第三天涨到了2万多。后来我接触到了ICO,发现数字货币真的可以应用。我参与的项目,开盘时最高翻了25倍,2万多块钱一下子变成了50万。

炒币并非一帆风顺。去年9月,央行联合七部委认定ICO是非法集资,很多持币者一下失去了信心,我也消停了一阵。结果过不久,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因为政策漏洞死灰复燃,我重操旧业,资产飙到了百万。

从学校逃跑让我找到了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投身区块链让我快速地实现了财务自由。这两年,我也从区块链行业的投机者,变成了建设者,辗转在区块链媒体和数字货币交易所之间。其间风云变幻、纷扰纠葛,难为外人道也。


逃离没有尽头的奇葩相亲,终遇真爱

张冬冬28岁央企HR 怀孕9个月

和大部分中国家庭一样,父母不允许我大学恋爱,毕业就开始催结婚。我妈算过命,说我要找一个大3岁的人,所以很不喜欢我当时的男朋友。男友则认为学业比娶我更重要,还和小女生玩暧昧,失望之下只好分手。

我妈乘胜追击,开始催我相亲。那时候我想,真爱这辈子是无望了,随便找个顺眼的人过吧。

进入相亲市场后,才发现婚姻的功利,完全是物质交换。十几次相亲下来,我掌握了一套熟练的自我介绍模板,每次都像在面试。我遇到过很多奇葩的相亲对象,其中一个被拒绝后,半夜爬上我家的空调外机,敲窗户把我弄醒,说:“我觉得你需要再想一下,我这么好的条件,你去哪里找!”这种事讲给父母,他们的反应只会让我更受伤:“人家小伙子很喜欢你啊,条件也好,你考虑下。”

最靠近结婚的一次,是对方来我家过春节。我一下崩溃了,太陌生了,这人根本不是我想要的。那段时间我和父母矛盾很激烈,他们总说自己年纪大了,道德绑架。

真正的逃跑是遇到我老公。我刚好换了新单位,他小我整整四岁,一相熟就很快在一起了。然而这次,父母、朋友都不支持,认为他刚出校门,没有定性。

“我就是想好好谈一场恋爱!以前的生活我都不想要了!”

大概是运气爆发,我赌对了真爱。我的人生规划是26岁结婚、28岁生孩子,现在我正好28岁,怀孕9个月了。人生的大计划完成对我非常重要,老公也愿意配合我。

对于逃跑,我想说真的很值得。人生只有一次,不要委屈自己。该逃跑的时候一定要勇敢,否则你连碰到真爱的机会都没有了。


逃离名校光环,还是继续“高大上”?

橡树22岁常春藤名校毕业

我一开始的逃跑是物理空间上的。大三去欧洲交换,在米兰的教堂,无数个耶稣慈祥地盯着我。我一下子毛骨悚然,跑了。后来去都灵王宫,展厅里尽是骑士盔甲,恐惧感卷土重来,我又跑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大四找工作,我考虑过咨询行业。名校嘛,好像就该干这个,否则大家会觉得你这学白上了,学费都赚不回来。招聘会那天,我穿上最正式的衣服。签到大厅里满是西装革履、妆容精致的人们,用浮夸而虚伪的语气相互打着招呼。我站了一会儿,扭头就跑出了会场。这次逃跑让我觉得特别羞耻:为什么要从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地方跑出来?

后来我理解了,根源是我害怕这些场合里的权力隐喻。教堂、王宫、招聘会,都写满了欲望,每个人想尽手段往上爬。另一方面,我害怕这些东西表面光鲜,内里缺乏足够的价值。

我一直在逃跑,但我对逃跑本身始终不安。当我下定决心要去支教以后,我跟所有人讲,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不愿承认自己在逃跑。回国之前和同学吃饭,他们聊得很开心,我却加入不进去。我一个人跑上楼,把自己锁在房间。我没法进入律所、咨询公司一类“高大上”的地方,又放不下“好学生”的光环,怕从此和他们不再属于同一个世界。

我现在承认,支教确实有逃跑的意味,但我不希望它仅仅是我的避难所,我希望能对得起未来两年要做的事情。

最后要说:逃避可耻,但有用。


离开“娇生惯养”的舒适区,在世界尽头寻找独立

目瞪口呆28岁视觉设计师

我主要是逃离舒适区。22岁以前全靠父母,27岁之前全靠男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都依着你。直到去年和男友五年的恋爱关系结束,我离开父母只身来到北京,突然发现必须一个人面对所有事情。

开始很艰难,我不会开厨房的火,不会洗衣服,不会换床单,生活里的各种小事都能瞬间把我击溃。有一天下雨打不到车,我想:“天,我怎么会这么惨,男朋友不要我,现在连车也叫不到。”这个事情让我抑郁了一两个月,还想过自杀。

我花了很长时间重新审视过去和家人、恋人畸形的依赖关系,最后我逃去世界尽头寻找答案。去北极的时候,在莫斯科转机碰到抢劫,整个人很狼狈,但当我抵达零下45度的冰雪之地,看到夜里的极光,突然发现那些小事都不算什么。后来我又去了南极,看到了很多超出认知范围的生活方式,有人六十多岁还在环游世界,有人把南极当作人生最后一个圆梦地,也有人特意攒一年钱来南极体验,只为了回去装逼;

这次逃跑让我得到了彻底的成长,从一个很安全的象牙塔里逃离出来,终于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很多事以前会说太难了,不想做,现在反而会推着自己去实现。


3个月的婚姻,却花了2年打离婚官司

小乖23岁文职

我今年23,前夫25。年纪小,我们对婚姻一点概念都没有,谈了一年恋爱就过家家一样结婚了。婚前其实已经有了问题,但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们订婚了,实在没有勇气退婚。

结婚第一个月,我怀孕了。他沉迷打麻将,常常半夜才回来,衣服都要我帮忙洗。让他去买叶酸,好几次半路拐去打麻将。第二个月,自然流产。我开始对他失望。

身体好转后,我们一起去外地上班。这时才发现,他毫无生存能力,需要什么就马上打电话给我,基本上5分钟一个电话,打到我接为止。因为工作没接到,他就会揪着问:“为什么不接电话?你上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有一天男同事借我电脑查资料,被他看到,他开始质问我们的关系,说一些特别难听的话。我愤怒之下给了他一巴掌,他直接就回了老家。

我想逃离这段可怕的婚姻,之后两年没再回过家,不知道怎么和亲戚解释。两年间我攒了一点钱,找了离婚律师。从16年到18年,三个月的婚姻,花了两年打官司。最后一次开庭是这个月9号,他索要赔偿,我同意了。不就是要钱吗?我给。

今天是我恢复自由身的第14天。我想说,一定不要稀里糊涂结婚,因为最后逃跑,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本期策划:鲁瑶、赵普通

真实故事计划
作者真实故事计划
30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真实故事计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