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杂记

若存 2018-09-17 23:25:20

把广播汇集了一下。

回了家才有空收拾在泉州的心情。上三图是在开元寺见到的菩提树。傍晚过去,风吹木叶,哗哗作响,抬头一看是两株青绿高树,走到树下才知道原来是菩提树。拾了几片落叶夹在书里,都已经干了。图四、六是在九日山延福寺请的一册经折装的圆觉经,九四年莆田广化寺所印。图五是在泉州各景点取的明信片,做的颇为用心,除了开元寺的全被取光,其他的似乎都少有人问津,所以来推广下。

泉州人。给人特别悠闲自在的感觉。市舶司的管理员奶奶,金鱼巷里的大爷,狗狗睡得很甜,第二天我去又见到它在巷子里溜达,后面供奉的似乎是观音+关公+财神。。。洛阳桥附近刘氏宗祠里打麻将的大叔。有天晚上骑自行车在小巷子里面乱逛看到的景象,路灯昏黄,大家就坐在外面乘凉,似乎还有小朋友嬉闹的声音,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开元寺里敬香的老人。元妙观里拿毛笔写字的大妈。

泉州的文保碑有意思。五六十年代的,八九十年代的都留着,一块不扔,而且八十年代的文保碑形制都蛮特别,下面有两根石柱,顶得高高的。字呢,有很多是像伊秉绶的方便面体,别有一种古拙意趣,不知道是谁人手笔。

洛江区洛阳桥。去年见过蔡襄万安桥记的拓片,不知道怎么得了个是四块石头并排的印象,在蔡襄祠里转悠了一圈也没找到,悻悻而去。就看到了两边都没水,沙土里全是牡蛎的洛阳桥,早说我涨潮的时候来啊!顶着烈日从桥南走到桥北,还是没看到蔡襄的碑。想想不死心,又回了蔡襄祠,走到后厢看到一位管理员。我就问他,那四块宋碑呢?他说,前面就是啊,就两块,一边是旧碑,另一边是后来新仿的。当时我非常震惊。宋碑这么新?到现在我也很困惑。

海交史博物馆,十二点午饭完即前往,先看了常设展,陈设以宝蓝色为主,赏心悦目。看完以后,本拟接着看宗教石刻,但是一走进才发现竟然在维修,相当失望。又去问了前台的小姐姐,她说,下午两点半有一拨预约参观者,到时会开,如果不急,可以等到那时。那时才一点半,我也不愿意干等,看到灵山圣墓离得很近,就去扫了辆单车往圣墓一游,快三点的时候才回,真的等到了开放,也不知道算不算幸运。不过里面其实并没有在维修,希望海交馆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区别对待为好,不然真是令人空往!宗教石刻陈列馆中的展品,以吴文良先生民国期间所收为基础,建国以后考古发掘者亦在其中,多基督教、印度教石刻。基督教石刻中又多墓志,元代墓志上的天使往往改造自飞天形象,花纹也带有中国的因素。墓志铭更是兼有叙利亚文、八思巴文与汉字,很有趣。更让我有触动的是一方元兴明寺也里可温教石碑,其文有云:匪佛后身,亦佛弟子。无憾死生,升天堂矣……管领泉州路也里可温掌教官、兼住持兴明寺吴咹哆呢口思书。耶稣基督而称佛,教堂而称寺,主教而称住持,西人而吴姓,凡此种种,无不是文化交融初期的现象,与佛教初入中国时之格义实无二致。如果长此以往,大概文化会又出现一种新面目。但是不知何故,似乎极少见到明代的宗教石刻。再接下来能看到的就是清代基督教传教士的墓碑,这些墓碑则大多是以十字架为主体形象,附以英文记录,几乎看不到任何中国的因素,应该说到此时已经呈现出一种文化侵略的姿态,而距离文化交融越来越远了。

九日山的登台庙。下山的时候正好看到有道士领着一群妇人做法。妇人们依次给了钱,绿的五十的,还有浅黄的二十的。然后黄袍道士就很快地拎着筒走进去,妇人们则紧随其后。我就跟进去绕着看了看,还是个“先进宫观”!另外还有块“奉茶文明单位”的牌子。这个倒真值得一说。门口有个大茶壶,里面装的是大麦茶还是什么的,忘了。当时下山的时候正没水了,拿出杯子装了半杯,不烫也不凉,真解渴。这种奉茶在泉州各处寺庙观宇都能看到,真是好风俗。记得侧厢还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道士在吃饭,我还借着他的洗衣池洗了把脸😂

还看到不少弘一法师的遗迹,也趁机写写。先是去清源山寻访弘一法师的舍利塔,只知道在山上,具体位置也不清楚。上山以后也没什么游人,就我一个人闷头走,虽然四点多了,还是酷热难耐,当时我心里就想啊,到底还有多远啊。走着走着忽然一转,抬眼就看到一尊弘一法师的雕像,端坐在岩石之上,背后竹林萧萧,天空蔚蓝,当时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平常去庙里,至多烧个香,那天破例跪下在舍利塔前,给他老人家拜了三拜。第二天去开元寺,又参观了弘一法师的纪念馆。究竟是为什么会从一个男扮女装演茶花女的风流少年子变成了一代律宗大德的呢?真让人好奇啊。馆中的相片尤其喜欢下面这一帧,有慈悲相,我盯着看了好久,仿佛可以感受到那种目光的注视。最后一天去承天寺,又见到了弘一法师示寂处,真是一榻萧然。之前看资中筠先生写文章说,李慎之先生看弘一法师的书法,会感动落泪。感人一至于斯,我想已经不仅仅是字本身而是字里字外那种精神的力量了。

若存
作者若存
325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若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