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之旅:感受粗野主义乌托邦建筑的魅力

Fag1Ch 2018-09-15 02:25:25

粗野主义亦称“野性主义”。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主要在欧洲、日本等地流行的一种建筑设计倾向,通过真实地表现结构与材料,暴露房屋的服务性设施,以夸张粗重的混凝土构件、暴露不加修饰的结构和设施为形式特征。——摘自百度百科

集体生活的宿舍楼是时代的产物,是国企所配备一系列的体制内生活设施的一部分,随着国企改制以后就消失了。这也是只有父辈和我们这一代才会有的记忆。因为父辈工作原因,国有大型企业下集体居住所配套的一系列安置,有点跟从苏联老大哥建造共产乌托邦的感觉,自从03年国企改制之后,使得大批厂房及之类的设备闲置废弃。

Block 63

New Belgrade,Serbia

Original photos from Akari,Post production by me.

在贝尔格莱德几乎随处可见粗野主义建筑群,呈倒L型坡面的楼顶设计与山城重庆白象居居住区的露天活动天台十分相似。


办公楼,金色玻璃和混凝土搭配富有神秘感。
造型独特的酒店

Eastern City Gates of Belgrade|Rudo buildings

Location:Belgrade,Serbia

Built in 1976

Architect:Vera Ćirković

Engineer:Milutin Jerotijević

由三座85m高、每栋28层的大楼组成

突出的视觉感受及典型的粗野主义风格被认为是贝尔格莱德标志性的建筑之一


Western City Gate|Genex tower

Location:Belgrade,Serbia

Built in 1977

Architect:Mihajio Mitrović

夕阳下的Genex tower显得十分魔幻
GENEX TOWER远眺
仰视
楼底
楼底
楼内

据说是70年代东欧最摩登的建筑之一

现塔的一侧为居民楼,另一侧为Genex公司所有

经常能见到巨大广告BANNER覆盖在整个大楼的一侧


Abandoned Sports Hall

废弃的体育馆

体育馆门前是一大片空地,一路伴随此起彼伏的狗吠声而来,现场环境非常黑暗,根本看不清路面。
正门进入后能顺利上到二楼
Welcome to the SovietUnion time
主观台空间很大,镜头原因,没能展示全局。

在体育馆呆到差不多晚上10点,跟路边玩耍的几个初中生闲聊了一会后主动带我到了附近乘车的地方乘

坐赶往市区的末班车

交谈中得知初中生Teodora的梦想是“GO CHINA”

在兄弟国家贝市的一周多时间里能感受到当地居民对中国人民的好感以及对中国的向往

废弃的体育馆

Stratište Memorial Complex |纪念碑犁沟

Location: Jabuka, Serbia (renamed "Apfeldorf"by Germans during WWII)

Year completed: 1981

Designer: Nebojša Delja

纪念碑路边的流浪狗

纪念碑入口有一个约1M高的混凝土圆形塔,上面曾有一块铜制圆盘(在2013年期间被偷,至今下落不明),刻着一首诗:“The stars were in the beginning, The stars will be there at the end, Red will the furrow be”,诗中提到的"Furrow"是指纪念碑的形状,形如犁挖掘深入土地后的样子。它代表着富有的农业传统和当地普通劳作人民的历史。纪念碑的耕种和收获的主题也旨在唤起这一事实——当地人民抵抗轴心国的斗争,无数受难的人民被葬于此。

纪念碑的位置比较偏僻,周边也很荒芜。从市区乘坐公共交通到这里有些费时(需要转3次,最后一次乘车的时候因为目的地没有公交车站,是司机临时在路上停车放我下去的),问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考古学家的奶奶,她说十几年前去考察过这里,现在都没什么人去了。

从纪念碑回来的路上被人搭车捎回了镇上,在一处汽修店问了店员后发现前文提到的体育馆也就在附近,便步行前往。


Popina Monument Park ('Mausoleum to the Fallen Insurgents'; "The Sniper") 狙击手的枪膛

Location: Štulac, Serbia (along road to Popina)

Year completed: 1981 (3 years to build)

Designer: Bogdan Bogdanović

这座纪念碑位于 Karljevo西南方向的Popina路上,旨在纪念1941年游击队与德意志国防军部队之间的首次正面对抗交锋。

1981年10月12日正式向公众开放,纪念Popina战役40周年。

该建筑由四个元素组成:一条长约80米的纪念走道,以及由辉长石块组成的三块巨石,其中两块巨石为圆柱形(约9米高),中心独石为三角形状(约20米高) 。通过三个巨石,是巨大的圆柱形开口对齐通道,形成枪管般的空间。正是因为这种“隧道效应”,这座纪念碑才得到了“狙击手”的绰号。

The sniper
65787d9dc529c2cc74167d4e7f6931c6

因为搞错了路线,乘坐大巴到另一个城市,然后临时问路转乘才抵达到这里,结果司机认为我是直接去纪念碑所以把我丢到了附近村边的路上。村里好像也没有住宿可寻,很多房屋都是关闭状态。当时天色近黑,看到的几个居民又无法沟通,在路边想搭车也搭不到车,幸运的后来遇到了一个查票的大叔也要回镇上便一同前往了。临时在BOOKING订了住宿后联系到了一位的士司机大哥IVAN,与他商量着能否把我送到纪念碑山下,然后回去的时候我再提前通知他过来接我。谈好了价钱后就出发了,在交谈中得知学校夏天会带学生去纪念碑那里野炊和做一些宣誓什么的(好像儿时的少先队?)抵达后,IVAN执意要留着陪我,说要对我的安全负责,他不放心。当时心里就又觉得中塞二国果然是兄弟啊,有这么多好心人。理所当然的,司机大哥也参与了我的拍摄,其中人物背光那张图就是IVAN帮忙打的。

当时下着暴雨,感觉整个9月塞尔维亚一直都在下雨,除了第一天到贝尔格莱德的时候出了太阳。走到山顶大概是晚上9点多,等雨变小足足等了3个多小时。加之我会使用PS,拍光绘都是一次成像,非常耗费时间,很多细节地方需要不断测试效果,最终结束拍摄跟IVAN回到镇上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在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就是在停车的那几个小时,IVAN的计程车依然是在计费中。。。)


DRINA RIVER HOUSE

Bajina basta,Serbia

在Drina河上的一个小屋,曾上国家地理杂志,每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往(但是整个镇子好像都没有见到游客)

这所房子是由一群游泳的年轻学生们于1968年所建。当时,他们需要一个在河岸上的休息地,于是他们带来了木板。在之后的时间里,他们又把屋顶墙壁和房子都搭建了出。每年的洪水期间,小房屋都几近摧毁,然而,每一年它又被修复,继续孤独地在水中屹立。


从贝市到西部边境Bajina basta小镇住了一晚,感觉这里是一个十分悠闲的小镇,适合度假。

第二天跟民宿主人女儿的男朋友MILAN的车绕国家森林一圈,一路经过了Sargen Eight,Mokra Gora等地方,从

木头城开始就一路暴雨,能见度很低。

木头城的火车站之一

Kadinjača Memorial Complex

Užice, Serbia

位于前往Ucize路上的Kadinjaca山坡

Built in 1977-1979

Designer:Miodrag Živković

纪念建筑群见证了1941年11月29日Užice 武装向德军发起了强烈抵抗,战士们在Kadinjača战役中牺牲,德国军队突破了Užice的最后防御。

该建筑群是一个复杂的建筑博物馆形式,包括建于1952年至1979年之间的部分。

1979年纪念建筑群进行了扩建,并于1979年9月23日正式开放。

在纪念碑上刻有Užice诗人Slavko Vukosavljević写下的诗歌:

My Native country, did you know? There is a whole battalion killed ... Red blood blossomed through the snow cover, cold and white.

At night snow overblown that also. However, in the south ... Military walk ... fourteenth kilometer will fall, but never will

Kadinjača.

纪念碑路边的不明动物

Hotel Zlatibor

Location:Uzice,Serbia

Open in 1981

Architect:Svetlana Radović,often referred to as being the first Montenegrin female architect

凌晨2点半的拍摄花絮

Mausoleum of Struggle and Victory

Location:Čačak, Serbia

Built in 1976-1980

Designer:Bogdan Bogdanović

Cacak组建的纪念公园,坐落在Jelica山上,是为了纪念当地在二战期间无数死去的士兵和平民。纪念碑由3个12米高的木石牌坊似的建筑组成,内壁装饰着620个远古神兽兽头,这座建筑外观形状酷似机甲堡垒,具有神秘主义感。

在其中一块大石上刻着铁托的一句话:“The greatness of a nation is measured by how it struggles through the most difficult of days.”

同时,研究课题《PAST, LESS PREDICTABLE THAN THE FUTURE》也将此地作为课题内容的一部分。

cacak

到达Cacak依旧下雨,在路上问一个酒吧老板纪念碑位置的时候,旁边的警察主动要求开车送我到纪念碑山坡底下,这二人一开始以为我是日本,打招呼的时候就说c u lala,还挺严肃的样子。虽然我说过了不是,走的时候那酒吧老板还是忍不住对我说c u lala~搞得大家都有点哭笑不得。

Mausoleum of Struggle and Victory这个名字跟当地人说可能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是什么,说是要告诉他们Spomenik Palim Jgracima才会知道你要去的地方在哪里。这里距离城镇不远,步行20+min差不多就能走到。但是我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修整,钢梁螺杆十分影响美观,就不放全貌的图片了。


Bubanj Memorial Park, "The Three Fists" (Спомен-парк Бубањ)

Location: Niš, Serbia

Year completed: 1963

Designer: Ivan Sabolić & Mihajlo Mitrović

NIS三拳

Niš的这个spomenik建筑群是为了纪念1942年2月至1944年9月纳粹军队在此地区屠杀的1万多塞尔维亚,犹太和罗马人。

三拳纪念碑位于市区附近的公园,公园比较大。晚上在这拍摄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开车过来吵架的情侣和几只流浪狗,其中一只很不友好地还叼走了我一袋东西...


最后

用一张帅气的特斯拉来结束此次的旅程吧


我的相册-Urbex|Another Serbia&Bulgaria

Fag1Ch
作者Fag1Ch
6日记 33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添加回应

Fag1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