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路上有花:作为酒吧服务员服务过的日本人——假钞大叔与唐诗大叔

陈绿 2018-09-14 18:14:43

骗子大叔的假钞

继续讲“过客”。有一次也是下雨,店里也没什么生意,我们都准备关店门了,忽然来了两个大叔,一看就是刚从日本来的——刚从日本来的和在中国呆过一阵的“鬼子”气质完全不同,我也和老板学会了辨认的技能。s哥和c哥都特别高兴。因为当时,没有客人,却两个老板两个服务员,包括厨房三个人陪着空店,他们很焦虑。

这两个大叔很快开始了天南地北的聊。一副做大买卖的架势,并且还点了店里最贵的酒。说是贵当然也就一杯(大概一节指头的高度)不到两百。但那也让人高兴啊!岔开说一句,我们店里卖清酒、烧酒、威士忌、梅酒、葡萄酒香槟还有一些鸡尾酒,另外就是朝日和麒麟。不同的酒用不同的杯子装。梅酒是红色的玻璃杯,据说一个杯子两百多,特别像纪录片里那种,烧酒是蓝色玻璃杯,威士忌黑色,调的酒,比如莫吉托、乌龙海都是大玻璃杯,葡萄酒和香槟酒当然就是约定俗成的那种杯子,清酒是小陶杯,还有个篮子装着,让客人挑,挺文艺的,每个都不一样。然而,最贵的日本酒如果点了,就要用店里的金色杯子,超浮夸,我一共就见过两三次用,其中就包括这俩大叔。

俩大叔聊得特别高兴,还点了吃的,不出一脸拉皮条欲望的s哥和c哥意外,他们很快就表示非常非常suki(喜欢)我,并且花样吹起来,把s哥和c哥都骗住了。这里再叉开一句,日本男人对中国女人呢,就像美国男人对越南女人,中国男人对北朝鲜女人一样,带有一种yy的情色兴趣。我们另外两个老板有时候带日本刚来的客人过来的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找一个日语好的店员,比如m去点单,但是找我去旁边站着,开始提问:你们猜midori是哪国人啊?

——“当然是日本人啊!”

——“日本哪里人呢?”

——“当然是北海道人啦!”

——“阿哈哈哈,不是呢,是中国人呢!”

就是这样一两句非常无聊的话,客人能笑十分钟,伴随着“四高义”(厉害)的赞叹,不知道“四高义”什么,我们那两个不太来店里的大老板就高兴死了。然后一坨人开始感慨,“那自卡西义”,就是怀旧,怀念故乡的意思。不知道离开几天有啥好怀旧的,不知道看到一个他们觉得像日本姑娘的中国姑娘有什么好怀旧的。

总之,这俩大叔也进入这个状态了,甚至提出了要带我去日本。当晚确实还是花了一些钱吧,并且执着地塞了几百块钱给我。

s哥和c哥都带着猥琐的笑逼着我收下了,不顾我的民族尊严。但那俩大叔喝得歪歪扭扭走的时候,还让我用最高礼仪去送——粉某个服务员的客人走的时候,这个服务员亲自帮他们开门,并且伴随到电梯口。

夸张的是,当晚回家,我就发现那都是假!钞!

第二天我告诉s哥和c哥,他们张着大嘴坚决不相信,然后连忙跑去办公室检查我们自己的小钱柜。那个结果我忘了,好像就没告诉我。但从此再也不敢和我说能看透客人,并且日本人讲信用啦。

泪眼朦胧的唐诗大叔

还是讲个过客。有天晚上来了一个日本大叔,背着个双肩包,但是我们c哥和s哥收到名片后——日本人超爱给人家名片,问题是他们真的认真收着而且看。还有一个,他们超爱看那种免费的列着信息的书,可能真的是习惯收集情报。再叉开一句,日本人真的超级八卦啊,《蜡笔小新》里,美芽和一堆家庭主妇唧唧歪歪根本不算啥。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吧,直男大部分不喜欢八卦,可是日本男女不分,统统无比八卦,所有客人但凡我提一个字,c哥能讲出半本小说来,啥都知道——anyway,说回这个大叔,c哥和s哥顿时敬意丛生,他到底是谁我就不说了,总之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还刚从日本来——对不起我被洗脑了还没好,觉得刚从日本来特别高级——不顾店里众多的顾客,立即把他捧了起来,拼命陪笑鞠躬。

而大叔很快也表示suki我。捂脸。c哥和s哥就说相声一样配合着吹起了我,尤其要吹捧一下我是北大毕业的。大叔一听简直太高兴了,忙问我会不会读唐诗。我说ofcoz啦,小菜一碟。你要听吗?

大叔并没有,他说要找个好的时间,于是先和s哥c哥继续聊唐诗,c哥和s哥就谄媚了起来,还开始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是第一次听日本人背唐诗,也惊住了。然后他们就一起“那自卡西义”(好怀念啊)起来。

大叔很豪气,请我喝了酒,然后说一定要找个特别的日子再来看我。

大叔离开中国回日本之前,真的又来了两次。听我侃点儿我知道的日本历史,s哥和c哥太爱大叔了,因为大叔花钱好大方,所以连我也盼着大叔来,因为大叔一来,我就负责陪着他狂聊,不用再干别的活了。

终于,大叔最后一次来到了我们店。正式地,鞠了躬请求我为他背诵《丽人行》。我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啊,这诗我会啊,不然可糗大了。我也庄重地戏很多地鞠躬然后同意。大叔简直是屏住了呼吸,同时店里还有至少七八个客人吧,竟然同时停止了谈话。s哥和c哥则人模狗样地看着我。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我就开背了。大叔竟然很快泪眼朦胧,几度要开口,都被自己的哽咽阻止了。

最后,大叔激动地不停鞠躬,然后给了我人生至今为止位列最豪华夸张top3的一句表扬:“midori桑,真诚地谢谢你,我此生都没有想到能够有今晚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好像回到了向往的大唐,听杨贵妃本人为我念诗。我可以回到日本,愉快地死了。”

我:。。。。。。。

陈绿
作者陈绿
3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陈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