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花(四)作为酒吧服务员服务过的日本人

陈绿 2018-09-14 13:32:35

我们店里时常会有“过客”到来。所谓过客,就不是固定客人,有一部分都是从日本来中国旅行或者出差的人,不论是朋友推荐或者带领,还是通过那种日本人特别爱看的带有消费信息的免费发放的印刷品,他们总之是找到了这里,在离开前的最后一夜或者倒数第几夜来喝一次酒。

s哥特别重视这样的客人。他的理论是,长期在中国的日本人都中国化了,已经降低了标准,说我们好,根本不算啥,如果有一个完完全全刚从日本来的客人,喜欢我们店的酒,尤其是服务,那才是厉害。

我们还真的是得到了很多这样的赞扬。

有一天,进来了一个“李小龙”——他长得真的很像李小龙,只是个子很高,气质偏日本,是来中国出差的,英文特别不好,中文只会说“谢谢”。来了就坐在吧台,要了酒和吃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孤儿见了亲妈一样依恋地看了我一晚上。我们的s哥和c哥人虽然好,但时常有点“拉皮条”的属性。岔开说一句,服务员们都是有固定粉丝的,这个和日本国内的情况差不多,很多客人是为了你来的。因为喜欢你才过来,而且比较公开,为了你点贵的东西,请大家喝贵的东西,增加店里的收入。所以遇到哪个人喜欢哪个服务员,只要是对方看起来不过分,s哥和c哥都是极力撺掇、助攻,并且还要时常暗自传授“如果喜欢你的客人今晚同时到了你怎么办”这样的技巧,也是无语。

总之,我想去照顾别的客人的时候,s哥就拉我回来,一定要陪着这个日本李小龙。日本李小龙第三天就要走了,在s哥的鼓动下,想要第二天约我出去。

被洗脑得很爱店里的我就答应了,李小龙当晚点了挺多很贵的东西,并和我约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地点。

我答应好了,带他去后海逛游。用日语居然拼了一整天,累的我要死要活。当然,小哥哥其实是特别好的,请我吃饭之外,除了在一个711门口看到了冈本避孕套,非常认真地邀请我“晚上一起住,用完一盒”之外,没有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他请求的很认真,我也拒绝地很认真,然后伴游继续进行。

死都没想到,特别不爱谈政治的我最终还是被带到坑里,小哥主动问为什么中国人恨他们,我特么。。。。。

我说你们侵略我们,杀了我们那么多人,道个歉都不愿意,我们难道还要感谢你们吗?

小哥急了,急了的日本小哥也很优雅,和我解释他们的想法,战争是双方都受害的。我说滚你妈(中文),那至少你先打的啊?小哥又急了,和我在后海边上那么美的风景中开始了激烈的来回争论。

不得不骄傲的说,我的逻辑真的太好了,用日语都能干倒他。小哥最后退到了最后一条我没想到的防线:甲午海战我们欺负了清国,我们只向清国道歉。二战中中华民国是战胜国。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两者都无关。

我特么。。。。正准备把他踢到后海里,一个遛弯的北京大爷过来了。大爷说,hello,are you japananese?

我说大爷,我是中国人,这个才是鬼子。大爷说,哎呀,你快和他翻译,那个福岛的事情,我们都很同情啊,日本人民很了不起,坚持住。

我。。。。

但是大爷太真诚了,我不得不深呼吸然后停止了辩论,给小哥翻译了一下。小哥顿时泪眼婆娑,对着大爷就是一阵鞠躬。还说,中国人太善良了。

我还能说啥呢。

晚上,我带他去了我的秘密花园:原来辅仁大学的后院,《邪不压正》里面彭于晏刚回来的那个夜晚的花园的戏,不知道是不是在那里拍的,总之非常像。小哥被中国式的美和神秘震撼了。最后,特别优雅地申请能不能签一下我的手。

我同意了。

后来小哥也没有做什么,非常绅士地送我上车,留给我各种电话号码和邮箱。然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面。

他回国后,我没有回过他的短信。小哥就是那么典型的日本人之一,优雅,守规矩,帅气,干净,容易感动,但觉得自己没对不起我们。

陈绿
作者陈绿
3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陈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