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花》作为酒吧服务员服务过的日本人(二)——欠债,多毛,连服务员也不用理会的九州大叔以及服务员要干嘛

陈绿 2018-09-13 11:40:33

我正式上班是个春日的黄昏,当时,三里屯路边的桃花刚刚开了没几天。老板S和C是常在店里的,然后他们俩轮替着每周各自休息一次。他们不是店长,叫做“马斯它”,就是master的日语发音,也就是和“大将”差不多的意思,《深夜食堂》里大家就那么叫小林薰。

我换好衣服后,接到了第一个任务,拿着去毛器把门口的地毯仔细弄干净。我两三天会学习一个新的任务,大概一个多月其实才全部掌握。现在就一起说一下。

我们作为服务员的任务包括:1.六点开始,拿去毛器弄干净门口的地毯;2.分别将两个加湿器加满水,并且调好角度;3打开音乐;4将昨天清洗、消毒的抹布放在该放的地方;4头天晚上将所有的凳子放在桌子上或者吧台上,第二天下午六点则先打扫地面,然后,以地面的砖缝作为标记,摆放好椅子。5将男厕所的便器放入香球,将女厕所的手纸叠成三角,6将所有昨天收到的零钱,以吧台的棱作为依托来回滑动,变成特别光滑整洁的,用来找给顾客7,叠好热毛巾8,检查冰柜里的冰块、各种调酒的材料,例如薄荷叶、苏打水等等是不是足够,然后补齐。9将菜单和记录纸摆好。10协助厨房刷昨天的餐具。11快到七点的时候,点起门口代表营业的灯笼。12为有存酒的客人及时找到存酒,并提醒可以买新的酒了。

差不多就这样了,我七年后还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日本人教得太有秩序,太认真了,简直是洗脑般。然后我们会说一下今天的情况,有没有预定,有什么活动,或者有什么问题需要改成,最后,大家一起握手聚气,用日语大喊:今天也要加油啊!

客人少的时候,会派一个服务员站在门口,客人多的时候就不用了,无论谁来,都用日语大喊“欢迎光临”,走了要大喊“慢走”。和普通日料店差不多。所有的服务员都站在吧台内,但是如果有人在吧台外的桌子上喝酒,就分一个出去站在窗边,专门应付那边的客人,需要加点什么之类。客人来了,立即去送一根蜡烛,送热手巾,送菜单,并且我们要背客人的名字,是否有存酒,有什么爱好,最近发生了什么,都要和他们聊一下。看着客人快喝完了,也要用微妙的、礼貌的又不是那么热情的目光或者话语问问要不要再多要一些。客人如果吸烟,那么烟灰缸绝对不能有超过两个烟头,必须随时换。客人走了之后,要立即收拾桌子。

旁边有个单间,也是我们酒吧的,是个唱ktv的地方,会有人包场,那个地方就更加难伺候,因为去多了怕打扰,去少了服务不周到。做服务员真的是个学问!

服务员是不能坐,不能靠墙的。有时候客人会请我们喝酒吃东西,那也必须站着。说实话简直考验体力。

啊,这段是不是特枯燥,我要补充一下我们酒吧人员构成:我,中国汉族,落魄女演员;m,日本长大的中国朝鲜族姑娘,h,达斡尔族和蒙古族的混血中国姑娘,j,中日混血姑娘,我们四个是服务员。s和c是马斯它,一个东京人,一个“萨摩藩”的,鹿儿岛人。主厨小厨是前店长haru的老公,haru是日本华侨第三代。还有一个厨师小w,后来他弟弟小小w也来了。另外有个厨房的阿姨。其实服务员之间也有宫斗,以后顺便八。那么,明天正式开始介绍我遇到的日本客人啦!还是从那位大叔开始!

YA桑是我服务员生涯接待的第一个客人。他在那天,刚过七点的时候就到了酒吧。所以我的老板S哥向他介绍了我,并且教我怎么念他的名字。他长得就像一头棕色的熊,穿着暗色的衣服,个子不是很高,(175左右吧也不矮)可是很壮,头发是卷的,脸圆圆的,什么都圆,眼睛、鼻头、嘴巴——肤色很暗,像拉丁裔,春天就穿上了短袖,露出来的胳膊上全是毛。YA桑非常和气,笑意盈盈,显得很慈祥(我猜他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似乎很愿意作为我培训的参与者。我也尝试着在其他服务员和老板的指导下,尊敬地用日语念他的姓氏,并且等他坐在吧台后,认识了一下后面整排酒架上他的存酒。恭敬地将烟灰缸放在他的右手边,放上热手巾,然后低眉顺眼地站在他对面的吧台内。像YA桑这样的客人,有时候会喝存酒,那么就只需要付一点服务费,因为酒钱付过了,有时候还是要点一点别的酒,比如朝日或者麒麟。

YA桑的中文特别不好,基本上就不和我说话了。但他真的好可爱,人少的时候,所有服务员当然都陪着他站在他对面的吧台里面,他会和大家聊天,人多的时候,就顾不上他了——我们的习惯是,如果客人选择在小桌或者大桌坐,就要尊重客人的隐私,除了站在窗边的服务员“暗中观察”外,不去打扰,但坐在吧台的就一定要陪着说话,人家选择了吧台,就是选择和服务员聊天的。

YA桑有一句口头禅,“YAYAYAYAAYA”,进来的时候,坐下的时候,开始喝酒的时候,喝完一口的时候,抽根烟的时候,都要发出“YAYAYAYAAYA”的声音,表达舒适的感受,或者是自己和自己对话吧。

叉开一句,日本人都有点口头语,老板C哥的口头语是“难带哟”(怎么这样呀),S哥的口头语是“头你噶哭”(首先),后来总结了midori(我)的口头语是“玳瑁乃”(虽然但是)。我们经常会学彼此的口头禅开玩笑。

YA桑也是“萨摩藩”的人,和C哥是老乡。C哥也是肤色很暗,卷头发,但是非常瘦,长着特别大的脑门,锥子脸,高鼻子,大眼睛,像日本画里的妖怪。他们自己开玩笑说,徐福下东洋,先去鹿儿岛,所以他们是秦国人,就长这样。实际上那个地方民风剽悍,特产就是矿工和妓女,特别能打,二战时日本军队按照籍贯进行编制,萨摩藩的部队是“破南京首功部队。”我当时终于见到活人了,立即明白了“剽悍”的意思,还特意发短信与《1944:松山战役笔记》的作者余戈老师讨论,余老师也挺激动,说是找时间来看看“萨摩藩”的鬼子。但终于还是太忙了,没来。

时间长了,发现YA桑和其他的日本客人不太一样,首先,他不太注意穿着,有时候衣服也好像不太干净,存的日本酒,单卖也就是30元一次,其实很便宜,单点的酒也不过是朝日生啤,35一大杯,很少点吃的。S哥后来告诉我,客人多了的时候可以不管YA桑,他烟灰缸里的烟头超过3个没问题。因为YA桑是“自己人”。

但朝鲜族小妹M则告诉我,大家都躲着YA桑,我们店已经是对他最礼貌的地方了。他没有工作,也因为某个很狗血的原因不能回日本,没有钱,经常问见过的客人借钱……

但YA桑在我心里还是那么温暖,说着“YAYAYAYAAYA”,像熊一样坐在吧台,在他面前从来不用担心做错什么,他永远都笑着,指着写着“萨摩藩”的日本酒瓶子,用日语问我,midori那酒上写着什么啊?

我说,萨摩藩啊。

他说,yayayayaya,那是我的老家啊。

晚上预告:日本男人与中国陪/酒/女/

陈绿
作者陈绿
3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陈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