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爱他如命的男孩

七月 2018-08-17 14:45:03

她爱的男孩,没有名字。

01

艾美喜欢了12年的男孩,要结婚了,在婚礼举行前的第18天,她收到了男孩婚礼的邀约。虽说是喜欢了12年,也有几年没曾联系了。

人成年后,再也不能像上学的时候那样,一心一意。

不说五彩斑斓的世界里,会遇见怎样更好更帅气更有才华的人,仅仅为了生活的奔波,为了工作和事业,为了不尽的焦躁和烦恼,也无法让艾美全心全意去爱心中那个男孩了。

从2008年夏天分开,到2018年男孩的婚礼,期间他们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概有2次吧,男孩曾来过她所在的城市看望她。

一次是大学刚毕业的圣诞节,艾美极度窘迫的时候,他来了。

他背着相机,带着一脸灿烂地笑容,走进了艾美的生活。艾美带他去城市里最热闹的商场,一起在圣诞树上写下载满各自心愿的卡片。

男孩灵巧地用手中的相机,拍下了站在圣诞树旁的艾美,他说,艾美,祝你越来越好。

艾美不知怎么地,站在人来人往的圣诞树旁,泪湿了双眼。

实习半年,工作一年,自己还是一穷二白。一个月微薄的房租都付不起,更别提想买什么漂亮的衣服和包包,曾经骄傲不可一世的自己,在踏进社会大门的时候,被现实击的粉碎。

艾美问男孩,你说,我真的会好起来吗?

艾美和男孩并肩走在城市最美的街道上,街道两旁火树银花,头顶星空点点。男孩拿着相机不停拍,想要将美景定格,而一旁的艾美却在为明天上班要写3千字的文章眉头紧锁。

艾麦在这个公司工作四个月了,每天都要写3千字的文章,文章写完之后还要按照领导的意思修改无数遍。一开始的时候她还热情满满,下定决心要把工作做好,哪怕每天早上6点起床,坐近2个小时的地铁去公司上班,她还是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拼命去工作。

可是过了3个月,艾美工作转正了以后,她突然感到有些疲惫。

每天写,每天改,不变的工作流程,永远在变的修改意见,有时候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她想过辞职,可是她不知道辞职之后自己要去哪里,就连这份工作也是大学的学姐介绍的,现在用的11寸的笔记本电脑也是学姐暂时借给她的,租来的房子里到现在还没有连上网,自己每天打开电脑只能看看讲书法历史的CD。

当时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离开自己所有的好友和亲人,和自己恋恋不舍的男孩,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艾美站在最美的街道上,看着男孩的背影想。

男孩还穿着球鞋,还留着遮住眼睛的长发,还像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还是曾经自己喜欢的样子,而自己呢。穿着批发市场80块钱淘来的棉服,背着100来块钱劣质的包包,家徒四壁,身无分文。晚上一起吃饭的钱,也是从异地赶来看自己的男孩付的。

虽说认识多年,无需见外,可是想到自己连尽地主之谊的能力都没有,艾美还是不免心寒。

突然一阵风吹过来,艾美陡然地打了个寒颤,她大步向前跑了几步,跑到男孩身边,靠他近一些,就不会感到冷了吧。

记得上学的时候,冬天在教室里的艾美,每次午睡醒了以后,都会感到冷。

这个时候,她就会写纸条给男孩,让他下节课坐在自己的身边。男孩高高大大的,坐在自己身边,艾美就感觉没有那么冷了。

想到这里,艾美将自己的左肩半倚着男孩的右肩,和男孩若即若离的并肩走着。

男孩第二次来这个城市看艾美的时候,是她过25岁生日。走的那天,艾美去车站送男孩,男孩进站之前,转身微笑,伸开双臂对艾美说,来,我们抱一抱吧!

如果此刻感受过男孩手臂的温暖,艾美可能不会等到下一次再见男孩的时候才去拥抱。因为她现在好冷,好冷。

她看着路边排排站的路灯,其中有一盏灯熄灭了。就像艾美此刻的心情,黑寂寂的。

长大竟是那么的可怕吗,即便最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也还是会孤单无助痛不欲生。

艾美将右手伸进了左手的袖管,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臂。

然后隔着劣质的棉服,抓紧了男孩的手臂。

明天早上男孩就走了,自己又会回归以往的生活。此刻想起每天早上6点小区通往地铁的那条路,觉得好凄迷好寒凉;想起每天晚上坐在10来平米的房间,对着11寸的电脑看书法视频的自己,觉得好孤独;而艾美又觉得男孩走后的夜晚,肯定会安静的像是会有鬼魂出没。从小到大自己最怕鬼了,她想到此,心里怕极了,怕的想哭,可是她还是松开了那个抓紧手臂的右手。

是啊,他们早已各有生活了。不管艾美多么的害怕与无助,都不能再去依赖男孩了。

02

艾美都没来得及难过,婚礼就结束了。

2年未见了吧,男孩又瘦成了自己刚认识他时候的样子。他笑着温柔地接待艾美,拿她当知心的朋友般照看着,艾美给了份子钱,说了些应酬的无关紧要的话,吃了一顿食之无味的酒席,拍了一次同学的合影,婚礼就结束了。

艾美被男孩最好的哥们方文开车送回了家,回家的路上,方文放了一首歌,旋律刚一响起,艾美的心在瞬间就碎了。

“那女孩对我说,说我是一个小偷,

偷她的回忆,塞进我的脑海中……”

这首歌,曾经男孩坐在她身旁唱过无数次。方文是故意的吗?故意让她想起,故意让她伤心,故意让她难堪?

她是不会哭的,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哭了,方文肯定会告诉男孩,男孩已经结婚了,她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

曾经方文和他们,在学校是关系非常好的铁三角。甚至有时候艾美觉得,方文比男孩对她还要细心。那种下雨送伞,天冷加衣,病了给你买药,考试砸了陪你补习的男生,谁会不喜欢呢?

艾美抬头看着方文的侧脸,他5年前就结婚了,却丝毫没有当爸爸的痕迹。

方文结婚之后,他们一直毫无来往,只在猛然的一天,方文突然加上艾美的QQ好友,说要来找她。艾美以为他是开玩笑,结果在当天夜里她接到了方文的电话,说他到了。

艾美当时在表姐家过周末,表姐的孩子和父母都在家,她也不好半夜出门。

第二天中午,她起晚了,匆忙赶到和方文相约的地点吃饭。

方文点好了菜等她,大概过了20多分钟,艾美还没弄清楚方文来找自己的原由,方文就说他买了中午的车票,要去车站,饭就不陪她吃了。

艾美一个人吃完了一桌子难吃的泰国菜,嗯,她真的很不喜欢吃泰国菜。

从那以后,方文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一直到现在,艾美都不知道方文那次到底是在做什么。

后来艾美想问,再后来忘了问,现在是问不问都无所谓了。他已经是一个3岁孩子的爸爸了,已经是一个从喜欢唱周杰伦的歌到喜欢唱汪峰的歌的大男人了。

他们曾经的小情绪,在当下的生活里,荡不起一点涟漪。别说方文,就是在自己喜欢了那多年的男孩的婚礼上,自己不也是一滴眼泪都没有吗。

时值冬天,方文将车窗大开着,艾美感觉冷,可也不想开口多言。

“一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宝贝,

久了之后,她变成了眼泪……”

歌声随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盘旋在耳,沉浸在音乐中的艾美,丝毫没有发现他们的车速比路上其他的车开的都要快。

03

“艾美,我要结婚了,一个很平常的女孩,很爱我,”

“艾美,你现在的男朋友是你喜欢的吗,你真的爱他吗?”

“艾美,你一定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嫁给爱情好吗?毕竟你和我们不一样。”

艾美挂掉了男孩的电话,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男友商南,她抚摸着商南的脸,在心里问:“自己真的可以嫁给爱情吗?”

这是男孩最后一次给艾美打电话,2年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当天晚上艾美还有些感伤,可第二天自己穿着高跟鞋踏踏踏的走在公司里为了前途浴血奋战的时候,早已将这些小情小调抛之脑后了。

这样一忘,就是2年。

期间艾美还在等男孩结婚的消息,可消息一直未来。艾美想过,可能他不想让自己知道吧,也可能他没有举办婚礼旅行结婚了。难不成,他没有结婚,又分手了吗?

商南说,艾美,我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手上那3个小酒窝。

商南,一个成熟地稳重地爱着自己一切却与男孩截然不同的男人,自己是怎么让他走到自己身边的呢。

自己不是喜欢穿着帆布鞋,大步流星走在街道上的大男孩吗?岁月真的会让人心性大变吗,自己真的会爱上自己从未想过会爱上的人吗。

商南喜欢和艾美散步,喜欢散步的时候牵着她,领着她,背着她,抱着她。商南的出现,不但驱赶了艾美生活里所有的孤单和无助,还弥补了艾美内心深处的寒冷。

和商南在一起的这2年,艾美甚至都没有了孤单和寒冷的感受。

这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吗。艾美一次次问自己。

在艾美吃尽了苦头,尝尽了险恶,披荆斩棘闯出一条光明大道的时候,商南像是从时光隧道里突然跳出来的哆啦A梦,为艾美27年的寒冷生活带来了光明和温暖。他带着刺眼的光芒屹立在艾美的世界里,似是要永垂不朽。

艾美哭过,当她第一次真正感到幸福的时候,她狠狠地哭过。

她常问商南,你会爱我多久?

商南说,爱你到死。

她常问商南,你喜欢我吗?

商南说,艾美,我喜欢你的一切。

在漫长的岁月里,你如何丢掉了你心爱的男孩,真的,连你自己都不清楚,都不知道。

04

夜里12点,艾美和男孩坐在6楼的楼梯上,这是艾美在这个城市搬过5次家之后的地方。现在她已经25岁了,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5岁自己将要成为一个大女孩的时候,男孩也刚好在身边呢。

男孩说,艾美,我们这样子,好像刚遇见的那时候,无话不谈,彻夜不眠。

大概是因为有几年没见的缘故,艾美觉得男孩还没有晚上和他们一起吃饭的男同学陈晨熟悉,还没有那个男同学了解自己。

毕竟陈晨和自己在一个小区住过一年,毕竟陈晨一直和艾美待在同一座城市。

而男孩,离她十万八千里,几年见一次,她早就什么都变了,变的不管她和男孩两个人多用力的去融入彼此,都还是不行。

晚上吃饭回来的时候下雨了,陈晨和艾美撑同一把伞。从饭店到家,10分钟不到的路程,陈晨半个肩膀全湿了。

陈晨把伞都倾斜到了艾美这边,艾美当然知道,她只是觉得男人真的没必要,正常一些就好,没必要做出这种想要感动别人其实只是在感动自己的把戏。所以一路上她都没开口说话,就让他淋着吧,成全他。

男孩问艾美,那个男同学是不是喜欢你?

艾美拨了拨额头上的头发,笑了,她对男孩说,成熟以后的我们,都最爱自己。

车站人潮汹涌,灯火可亲,男孩转过身说,艾美,抱一下好吗?

艾美凑上前去,和男孩互相拥抱了一下。很久了吧,大概从高中毕业分开的那个夏天,他们再也没有拥抱过。

上一次亲昵是什么时候?

方文结婚的晚上,冬天,很冷,临走的时候,艾美和男孩坐在车子后面。

艾美哆嗦地对男孩说,我手冷,你帮我暖暖。

长大以后,我们为何如此吝啬呢,吝啬微笑,吝啬拥抱,吝啬承诺,吝啬表达。

“你今天穿的T裇真好看!”

16岁那年,艾美看到从篮球场上跑过来的男孩,笑着说。

05

他病了,你知道吗?车里的方文突然转过头打破了沉默。

艾美晃了晃脑袋将自己从回忆里拎出来,你说谁?

他病了2年,2年里进了无数次医院,差点死掉。

他痛的快死掉的时候,还若无其事的打电话给你,还希望你幸福,还期待你活得是自己,呵呵……

他为了见你,结了一次婚,你信吗?

他为了见你,努力吃了好多难以下咽的药,好显得正常一点,你信吗?

方文咄咄逼人的说着,不容艾美插一句嘴。艾美看得出方文此时并不希望她说什么,即便她有一千一万个问题想要问他。她急切地看着方文的嘴巴,等待着他把所有的秘密全部说完。

难道被爱的人,就一定要被所有人保护好吗?

即便他快死了,他为你毁掉了自己和另一个女孩,还是要你一无所知的去过幸福的生活吗?

方文将车速加快,艾美感到窗外凛冽的风划的自己的脸生疼生疼。

艾美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说,不管怎样,方文,现在我有些冷,你先关上车窗好吗?

方文有些愤怒地说,你终于开口了,你终于主动向我开口了。

那么多年,你为什么不问,当初我为什么匆匆去找你,又匆匆的走掉了?

你已经结婚了,后来做了爸爸,我觉得这些都没必要去问,艾美抱紧自己颤巍巍地说。

方文带着哭腔说,艾美,你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我都和别人结婚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说完这些,他像是真的要哭了一样,艾美想也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毕竟,现在该哭的是自己,方文又哭什么呢。

去找你的那天,是我太太查出有身孕的第一天。我想再挣扎一次,再尝试一次,在还没有孩子之前,混蛋一次,我想试试,我们能不能在一起,我想看看,我到底有多爱你,是否可以爱你爱到抛家弃子。

方文双手攥紧方向盘,狠狠地说。

这些年,以为你们有情人终会成眷属,一退再退。和初恋结婚也不错,忘了你也好。

还记得吗,在我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出门送你,你前一分钟认真的祝我新婚快乐,转身上车就把双手交给了他。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心死了。我打算好好过我自己的生活,祝福你们。

可能是天意吧,用我的婚礼把你们绑在一起。你们回去的时候,起了大雾,就像现在一样。那天你们没能回家,你和他在一个房间里住了一晚上,对吗?

那天晚上,艾美和男孩的确住在一个房间,只是当男孩从隔壁房间打牌回来的时候,艾美已经睡着了,衣服都没脱。第二天早晨醒来,他们就开车回家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艾美都想不通,自己和男孩之间怎么会如此干净呢?12年,12年来,自己就主动握紧过那一次手,就那一次。

方文在一旁大笑,然后开始大哭。

他说,艾美,我们一起去死好不好……

车子在大雾弥漫地马路上,发出一声巨响。

艾美将右手伸进自己左胳膊的袖子里,使劲地掐了一下自己。她想透过自己刚从国外买回来的昂贵大衣去抓住点什么,只是顷刻间觉得自己全身失去了力气,像是漂浮在水中。

谁没有遗憾和后悔呢,我爱的男孩。我不后悔爱过你,也不后悔错过你。此生,此刻,我最后悔的是,在刚刚分别的时候,我没有伸出手去抚摸一下,你那张眷恋不舍的脸……

- 爱的,不爱的,都散了,都算了。-

七月
作者七月
132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七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