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柳的童年二三事

小小农 2018-08-16 17:32:50

1.剪发

这个礼拜天,柳柳过得很不快乐。她答应剪头发,因为这是新学校的要求,整齐划一是规定,新伙伴们都是短头发,而且新班主任只喜欢短头发的学生,但柳柳没想到妈妈的剪刀把变丑的戏法发挥到了她未曾想象到的境地,唰唰唰,过肩的长发眨眼间变成了五号头,柳柳便傻眼了,她尖声惊叫,“太难看了!哇。。。。。。”泪溃堤而下。

“白痴!就知道哭。”哥哥正蹲在地上修理他的弹弓,从自行车内胎上剪下来的几段黑皮带工工整整地摆在地上,他瞥了一眼柳柳,一脸的嫌弃。

柳柳觉得,她已经不是她了,本来是个十岁的樱桃小脸蛋突然膨胀成了两倍大的桃子脸,完了,真的完了。整个下午,她坐在板凳上,不言不语,对着衣柜镜里的五号头,苦苦寻觅可以峰回路转的后悔药,而这一年是1990年,接发什么的大概都是出离了想象的。

到了傍晚,柳柳又有了新的苦恼。她突然想起来了,学校的作业一个字都没动,100道口算题,要抄写五遍的20个词组,她烦躁,一个叹气声接着另一个叹气声。柳柳奶奶看见了,她老人家有话说,“告诉你多少次了,一叹穷三年。你别老叹气,福气都不敢进咱家门了。”

柳柳撅着嘴嘟囔,很有情绪,说的是什么,叫人听不大懂。她干脆趴在了小屋的老榆木桌上,哈欠接二连三地来打扰她,耳朵里全是窗外知了的叫声,她心烦气躁地用脚踢着桌腿,手上的铅笔铅迟钝地滑过草纸。

从客厅里传来报时声,全国全市全镇全村人一定要同呼吸的报时声:“观众朋友,这次新闻联播节目播送完了,感谢您的收看,再见。”话音落下去,柳柳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好在没白费力气,字歪歪扭扭填进一页一页的田字格,直到一并完成数学题,慢慢吞吞地,十点前总算完成了任务。

早晨,哥哥背着书包走了好一会儿了,柳柳还在磨磨蹭蹭找东找西。

柳柳妈妈问:“还不去上学?再不走,又得迟到了。”

柳柳不说话,偷偷地把一条妈妈臭美用的大方巾藏到书包里,放进去没多久又悄悄拿出来放回到了原处,她还盯着爷爷的草帽发了一会儿呆。

柳柳的妈妈头上卷着烫发杠,端着洗脸盆去屋外倒水,在门外,她看见柳柳站在院落的一角抽泣。

柳柳妈妈嗤了一声,甩出盆里的水,泼出了个很漂亮的弧形。她扭头看柳柳,眼睛里隐含着一丝怜惜,转瞬又满不在乎地催促道:“剪个头发你也哭鼻子,就你各色,短头发哪儿不好看了?学校的规定总是要听的,不然就没书念了。再说,你们同学都跟你一样,你看她们哭了吗?别哭了,再不走,就真迟到了。”

柳柳极不情愿地抬腿迈开了步子,用手背擦抹去脸上的泪,拖拖拉拉地走了。

2.交朋友

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柳柳家在镇上,她跑回家去吃午饭,午休时看动画片,坐在电视机前,只有这会儿她与哥哥可以相安无事,电视只有一个频道,她爱看《九色鹿》,重播了十多遍了,她依然爱看。

桂娟是柳柳新交的朋友,她住在小镇之外的村子里,她陪着柳柳走到校门口,靠墙站住,再不走了,她倚着围墙眯缝着眼睛朝大路望去。她说:“我还是不去你家了吧,我带了炒豆,我家也整天吃肉,都吃腻了。”她揣在衣兜里的手抖落了一下里面塞得半满的豆子。

“那我走了。”柳柳不强求,她窃喜,藏着事儿的小心脏突然跳得平稳了。之前她撒了谎,对桂娟说中午她家吃牛肉大饼,这话一出口,鸡大腿、红烧鱼、猪头肉也跟着张口就来了,当然,那不过是柳柳随口吹出来的牛。午后返校,柳柳的牙缝里塞着的是雪里蕻菜丝、高粱米水饭粒。

“你怎么了?”柳柳看到桂娟趴在课桌上。

桂娟不肯抬头,两臂环成团儿捂住脑袋不说话。

“你睡觉呢?”柳柳弯下腰,扭着脖子把脑袋伸到课桌下看。

桂娟摇头,还是不说话。

“你哭过了?”桂娟的眼睛有些红肿,柳柳瞧出来了。

桂娟没再隐藏情绪,抬起头坐直了,怆然地说,“贾品把我撞倒了,撞了我两次,兜里的炒豆都被撒光了。叫他赔我,他还骂我。”

桂娟的委屈,柳柳感受到了,她很生气。窗外有阵阵的哄闹声,跳皮筋的在笑,玩单杠的脸憋得通红,贾品腰上别着一袋炒豆,跟着几个同学正在一棵大柳树下拍洋画。

“你等着,我给你报仇去。”柳柳撂下话就跑出去了,桂娟的阻拦声在教室里轻轻地回荡,已经于事无补了。

贾品的炒豆被撒了一地,柳柳把塑料袋扔到了风里,贾品哇地大哭起来,柳柳得意地回头看了看站在教室门口的桂娟,桂娟面色难看,她对柳柳摇头。

柳柳没想到,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事,当天她与桂娟都受了罚。班主任杨老师严厉地训斥了她们俩,除了写检讨,还罚她们一人一星期擦黑板吃粉笔灰。桂娟不大喜欢跟柳柳玩了,说话也爱答不理的,玩丢沙包,有柳柳在,桂娟就不玩,玩动物棋对对吃,桂娟也会故意绕开柳柳。柳柳问桂娟咋回事?桂娟没好气地呛道:“杨老师是贾品他姑,你知不知道?谁让你替我报仇的?杨老师不会再喜欢我们了,都怨你。”

柳柳不太明白桂娟的意思,但她觉得桂娟说了一件重要的事。因此,柳柳也接受了桂娟的恶劣态度,连累桂娟挨罚是她错在先,她之前产生的一丝愧疚就此抵消了,不做好朋友就不做好朋友!

3.唱歌

“妈,我们班的春天,她老说自己活不长,说她有一种病,最多能活到15岁。”柳柳坐在屋外的木凳上,一边说一边用捣碎的凤仙花染手指甲。

“嗯。”柳柳妈妈随便应了一声,她在打毛衣,也在想她自己的事情。

“我们同学都羡慕她,觉得她可不一样了。一下课,他们就围着她转。”柳柳接着说道。

突然,柳柳妈妈站起来叫了一声,“爸,您出去啊。”

柳柳爷爷戴着草帽从屋子里出来,他黑着脸,显示出心情欠佳的信号。柳柳看到爷爷,本能地想要躲起来,手藏到身后,动作太大,不小心弄翻了白瓷碗里的花汁儿。

爷爷斜了一眼柳柳,吼道:“就知道臭美,还不去学习,衣架饭囊一个,出息不了。”

柳柳垂着头没挪地方,她等爷爷走远,希望他在外头待得越久越好,她还知道,妈妈也在等爷爷走出大门。几乎听不见脚步声了,柳柳和妈妈相视一笑。

“柳柳你怎么染指甲了?我去告杨老师去!” 田美满注意到柳柳的指甲的一瞬间,便火冒三丈了。

田美满是纪律委员,她喜欢她的工作,谁扎了耳洞,谁涂过口红,谁染了指甲,谁带了输液管做成的手镯,谁不好好佩戴红领巾,任何一种状况她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并报告杨老师。

“告去呗,就知道告状。”柳柳毫无畏惧地顶了回去。结果,柳柳被杨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这一天的最后一节课是思想品德课,任课老师没来,换成了音乐课。杨老师在午休前的第四节课上提前安排了下午的课程。

柳柳心里乐开了花,她喜欢音乐课,她喜欢唱歌跳舞,下学期选班委,文艺委员这块,她打算自荐一下。目前,她也有自己的计划,她需要充分地外露出她的文艺细胞。

丽丽唱完《小草》,威威唱了《敢问路在何方》,音乐老师问,“同学们,谁还愿意给大家献上一首有意义的歌曲?”

大家七嘴八舌地推荐这个推荐那个,就是没人提柳柳。柳柳伸长了胳膊举起手,音乐老师第一眼把她掠过了,柳柳不肯放弃,拉直的手臂来回摇晃着,试图引起音乐老师的注意。

“柳柳一直在举手。”坐在最后一排的大光大声喊道。

柳柳听到自己的名字,脸先红了,心,跟着雀跃地怦怦跳起来。

“那么柳柳同学来一首吧。不过,不能再唱那首《大约在冬季》了,情啊,爱的,咱们不适合唱,也不能唱。”音乐老师提前框了框柳柳那不羁的灵魂。

“好的,老师!那么我开始唱了。”柳柳咽了一下口水,又舔了舔嘴唇,猝不及防的一句“。。。。。我曾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她放开嗓子唱起来。

音乐老师用粉笔头敲着黑板喊停,停停停!柳柳装没听见,她想着趁机多唱几句,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学会的新歌,她觉得整个学校会唱这歌的没几个人,她因此满心骄傲。

音乐老师大概也是没有法子了,最后只好把手里的粉笔头当武器,精准地投掷到了柳柳身上,柳柳身手敏捷闪了一下,粉笔头与她擦肩而过。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柳柳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些扭头盯着她看的同学们,他们龇牙咧嘴,笑得很开心,她还看到了桂娟,桂娟白了她一眼就转头背对着她了。

“你坐下吧。”音乐老师摇了摇头,对柳柳已经无话可说了。

柳柳不甘心地坐了下来,接下来她听到有人愉快地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看到音乐老师愉快地听着歌曲,她失落地望着窗外,直到下课放学。

4.800米

放学回家的路,柳柳一个人走,她哥哥和几个男孩子从她身边走过,每个脑门上都挂着一个破书包,他们有说有笑,没人搭理她。与柳柳同班的女同学桓春艳,从后面追了上来。桓春艳是她们班里个子最高的,戴着一对银耳环,喜欢唱歌,降过一级,学习不大好,背地里老被人说三道四,说她早熟、感情丰富,桓春艳似乎不怕她们乱讲,还是独来独往,搞得更神神秘秘的。

“柳柳,一起走吧。”桓春艳说。

柳柳没拒绝,开心地拉上了桓春艳的手,她们成了朋友。

夏季运动会定在了这周的星期六星期天,班主任杨老师在周一的班会上统计学生们报上来的项目与名单,最后她发现百米答题这个空下来了,800米的长跑也没人报。

“800米,谁能跑啊?”杨老师坐在长板凳上,翘起二郎腿,露出脚后跟的小黑皮鞋挂在脚上晃荡,欲掉又不掉。她推了推卡在鼻尖上的近视眼镜,从前排扫视到最后一排。

讲台下突然炸了锅,前后左右议论纷纷,刚刚退落下来的热情的气氛,再次被推到了新的高度。

杨老师提高了音量继续说道:“这个800米啊,我们不能落下,隔壁班报上去两个了,咱们二班是咋回事?就这么认输了?这可不行!谁主动带头报一个,让大家看看你的本事。”

坐在中间排的于荷荷同学情绪高涨地站了起来,“老师,我报一个。”她的眼神坚毅,表情凝重,仿佛立下了军令状。

杨老师不甚满意地看了她一眼,不无担忧地说道:“于荷荷,去年400米你都没跑下来,今年你还想跑800米,这不是笑话吗。”

“可是,老师你总是说,我们得敢想敢干敢成功啊。”于荷荷眯着眼充满期待地遥望着杨老师,她是不戴眼镜的近视眼。

“是吗?我说过吗?”

“说——过!”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随即有七嘴八舌的补充:“上次,铺砂石路时就说过,可我们还是输给一班了。”

“好,好,好,于荷荷,给你报上。”杨老师口气不太好,显得极不耐烦。

在备课簿的活动计划栏里写下于荷x2的名字,杨老师又问道:“百米答题这个,班干部们咋都退缩了?”

二道杠学习委员袁圆站起来为自己开脱道: “报告老师,刚才我脚脖崴了,跑不了。”

杨老师的不满写在脸上,她不耐烦地做手势叫袁圆坐下,她看了看墙上开辟出的学习园地一角,三十二个学生,唯独柳柳的名字下面没有贴小红花。

“柳柳,你来跑。你看看你,一朵红花都没有,这个百米答题是得小红花的机会。”杨老师连批评带鼓励地说了一通。

“老师,我刚转学过来的,所以没得过红花。”柳柳起立,站得腰板直直地。

“你是刚转学过来的,这一点老师也没说啥呀。老师说你不积极,这是有道理的。你看董春天她们,昨天还去学雷锋了,去到敬老院助人为乐去了,你说你昨天干什么了?” 杨老师咄咄逼人地瞪着柳柳。

“我,还有我哥,我们跟我爸去折甘蔗了。”柳柳诚实地回答道。

“就是嘛。甘蔗是不是自己吃掉了?是送给敬老院了?还是拿学校来分给老师同学了?”杨老师问。

柳柳低头没说话。

杨老师接着说道:“柳柳你坐下,老师想了想,百米答题这个项目柳柳同学的确不能胜任,这个需要跑得快,学习还得好。光跑得快,题答不对,也是白搭。贾品,你来跑吧,让同学们看看咱班生活委员的能力。”

“姑,我不行,我妈不让我跑,我。。。我已经参加立定跳远了。”情急之下,贾品几乎忘了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了。

杨老师为了掩饰她的尴尬,硬生生咳了好几声,之后喝了一口茶缸里的凉白开,等班会气氛平静下来,她又点了两个同学的名字,最终定下了百米答题的参赛者名单。

后来有这么一段插曲。

运动会如期举行,800米长跑的发令枪预备开响时,柳柳她们全班同学都在找于荷荷,至于于荷荷在哪儿,后来有人说她就躲在学校厕所里,也有人说她跑回家了。到底是怎样的故事,已经说不大清楚了,总之,二班在长跑这项上得了零分。

5.鸡蛋糕

“给我跪好了。”爷爷说完这句话就回屋了。

柳柳跪在客厅的角落里,膝盖底下垫着奶奶的毛坎肩。中午,她偷吃了爷爷放在竹篮子里的鸡蛋糕,准确地说,是她跟奶奶俩人一起偷吃了专属于爷爷的鸡蛋糕。为了讲义气,柳柳没有供出奶奶来。

爷爷说:“你有偷就有抢,我要是不把你的毛病治好,我就不是你爷爷。”

柳柳不接受,垂着脑袋顶了一嘴:“我没偷也没抢,蛋糕不是你一个人的。”

爷爷一巴掌拍在了柳柳的后脑勺上,喘着怒气教育道:“还敢顶嘴,我说你偷了就偷了,再顶嘴一个,反了你了。”

柳柳气得慌,可不能哭也不想闹,她的不服都在心里头,凭什么你能吃,别人不能吃,凭什么你说得对,别人说得就不对。。。。。。

爸爸从供销社下班回来了,进屋看到受罚的柳柳,想都不想口头上补罚了一句:“又惹爷爷不高兴了,晚上别吃饭了。”

不是玩笑话,柳柳爸爸也是说一不二的主,柳柳的确没晚饭可吃,妈妈偷偷煮给她的柴鸡蛋,她是躲在被窝里吃掉的。

“妈,我爷怎么不去敬老院住?”柳柳一边系红领巾一边问,每每系红领巾的时候,柳柳的气就跟着不顺起来,怎么系都系不好,系不好要挨骂,系好了让老师纪律委员看不顺眼了还是要被骂。

“别瞎说,小心挨揍啊。你爸说了他得给你爷养老送终,才不愿意送你爷去敬老院受罪。”柳柳妈妈呵斥道。其实几经改版,二三十年后的口号已从"只生一个好,正府来养老"变成了"自己老人自己养,不推正府不推党。"由此可见,柳柳爷爷柳柳爸爸都是有实力的能高瞻远瞩的党员。

“到时候他想去,人敬老院也未必要他,他又不是当官儿的。他就想着自己,我们都不喜欢他,他不知道吗?”柳柳本能地说道,童言无忌,其实就是说出了皇帝新装的秘密。

“嘘。。。。。。快上学去,不然又迟到了。”柳柳妈妈看见奶奶从睡房里走出来,拧了一下柳柳的胳膊。

柳柳烦躁地瞪了妈妈一眼,红领巾她系不好,拽下来一撇就打成死结,她解开了重系,心里想的是,这红领巾喜欢为难她,系不好就等着到学校挨批吧。她又想,老师说红领巾是用烈士的鲜血染成的,她不敢想了,太吓人了!是真的?血淋淋的东西正裹在她的脖子上,她努力挣扎着逃离了恐怖的乱想。

总算系上了,不好不坏,柳柳单肩背起书包走了出去,她从镜子里看到奶奶了,故意装作没看见,她对奶奶是有意见的,她觉得她的仗义根本没换来奶奶的感动,奶奶不仅默不作声,从前一晚到这一早还无缘无故说了她好几回,说她爱站门槛,等着不长个吧,还怪她洗脸巾没拧干净就挂脸盆架上了。

哼,奶奶很不够义气,柳柳对着奶奶“哼”了好几声,她也不太确定奶奶能不能明白她的不满。

去学校的路上,柳柳碰到了桂娟,柳柳主动示好,她去挎桂娟的胳膊,被桂娟甩开了。

“哎呀,你离我太近了,我不舒服。”桂娟说。

柳柳移开小半步,照着桂娟的意思给彼此留了空,然后,她无所谓地没话找话,尽力去纾解桂娟对她的恶意。

“你们俩走得可真慢。”不知何时,海英从后面赶了上来,她在柳柳与桂娟的肩上各拍了一下。

柳柳傻傻地笑。

桂娟热情地拉住海英,挎上海英的胳膊向前疾步走去,她的意图很明显,柳柳不仅被晾在了一边,柳柳与她们的距离仿佛也被拉开了。柳柳感觉到了,她很失落,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行动,只是把步子放得更慢了,不知不觉,桂娟与海英进了校门,柳柳还在三四十米外的地方漫步着,大概又要迟到喊报告了。

柳柳的确迟到了,喊报告也没让进教室,在班级门外罚站,有高年级的三道杠大队委拿着本子挨个班级检查早自习情况。柳柳看见他哥哥也站在外面受罚了,他背着手望着天,胸前没有红领巾飘扬。

6.课堂上

语文课上,柳柳又挨批了。

杨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蜜蜂引路》,讲到“列宁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路边的花丛里有许多蜜蜂”。老师问,“谁能用一边。。。。。。一边。。。。。。造个句子?”同学们纷纷举手,柳柳也举了,她举得很高。

杨老师用教鞭指着柳柳说道:“你把手放下,看看其他同学是怎么举手的?不成体统!老师有没有说过举手的要领?都拌饭吃了?两个手臂要放到课桌上,左边放平,举右手,贴着脸颊立起来,学会了吗?”

柳柳怯怯地点了点头,同学们好似捡到了乐,哄笑起来。

杨老师又用教鞭敲了敲讲座,她喊道:“注意了!”扭过头来看热闹的同学又齐刷刷地把头扭了过去。

柳柳偷偷地松了口气,然而,她的好运气仿佛也堵在路上,在她需要的时候迟迟没到。

刚被杨老师教育过,没过多久,柳柳竟然惹了其他的麻烦。杨老师说:“请同学们拿出练习本,归纳总结一下《蜜蜂引路》这篇课文的中心思想”

柳柳写好后,规规矩矩地把右手臂支到课桌上,演示了她快速吸收知识的能力。

“好,你来说一下。”杨老师满意地指了指柳柳。

“《蜜蜂引路》告诉我们,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列宁不应该常常派人去请养蜂人来谈天,养蜂人可能很忙,再说,他应该自己去,那样他就不会不知道养蜂人的家了。”

柳柳照着自己的练习本读,都是她用心写出来的,是她认真思考过的,所以她读得铿锵有力,她自我感觉很好,放下练习本,满心期待着杨老师的夸奖。

“好,你先坐下。”杨老师脸上笼罩着一层无奈的不悦的神色,她的眼神从柳柳身上移走,扫到了学习委员袁圆那里,立即说道:“柳柳同学归纳的中心思想,不对啊!袁圆,你来说说。”

袁圆傲慢地站起来,高扬起略短的脖子,她抛掉打在练习本上的草稿,流利地背诵道:“《蜜蜂引路》告诉我们,列宁是最伟大的人,他具有非凡的观察力与判断力,他那么热爱思考,那么聪明,那么机智,我们要向他学习。”

柳柳的嘴唇在翕动,心里不服气地嘟囔:“你怎么知道他伟大,你又不认识他。”

“很好,很好!接近标准答案了。”杨老师迫不及待地称赞道,从她的表情可以判断,已经是多云转晴了,她大概是从爱徒的出色表现里找到了教书育人的意义。

“接下来,我把中心思想写到黑板上,同学们把它抄下来,课下要多读几遍,明天语文课我找人背诵。”杨老师就此布置了一道语文作业。

她转身写黑板时看了一眼柳柳,她对柳柳的问题是充满忧虑的,转校生可以成为“差等生”这个理由并没有完完全全地安慰到灵魂工程师的灵魂。

7.冬香

吃过晚饭,柳柳与哥哥坐在小屋里写作业,一张桌子被他俩用小刀划开了楚河汉界。

仿佛一颗流星划过,停电了,屋子里的一切包括柳柳与哥哥,登时掉进了黑窟窿里。哥哥趴在桌上喊:“妈,停电了,给我们点根蜡!”

柳柳妈妈小心翼翼地拿着一根滴着蜡油的红色蜡烛走进来,对柳柳说:“冬香来找你玩了,她说在外面等你。”

“她回来了?”

柳柳的眼睛亮了,冬香是她的朋友,也是在这所新学校能找到的唯一一个老朋友。前段时间冬香去了外地,听说她后妈想把她送出去,柳柳想着以后大概不能相见了,未曾想还有重逢。

可是,摊在眼前的一大堆未完成的作业,让柳柳犯了难。哥哥很得意,柳柳遇到麻烦,这就是让他开心的一大乐事。

柳柳有了把作业放一边,先出去玩的想法,她偷偷瞄了一眼哥哥。

哥哥贼兮兮地威胁道:“你去玩呗,你一出去我就告诉咱爸你作业还没写完就去玩了,你还得跪着。”

柳柳狠狠地瞪了哥哥一眼,跺着脚走到屋外,与冬香嘻嘻哈哈闹了一会儿就把她送走了。

冬香重新回到柳柳所在的班级,柳柳又有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她觉得这个新学校也没那么让人讨厌了。但有人不那么想,冬香的同桌桂娟就很生气,她愤愤地抱怨:“我一个人一桌,还没待够呢,冬香竟然回来了,她不是走了吗?干嘛还回来,太让人生气了。”再看冬香跟柳柳走得那么近,桂娟觉得她们是在合起伙来气她,想着想着便气上加气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柳柳挤过人群看过来,刚刚去了趟厕所,回来就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冬香你怎么了?”柳柳蹲下来帮冬香捡地上的书本、文具。

冬香不说话。

桂娟站在一旁大喊大叫:“有人生没人养,你就是不要脸的小偷,偷我的香橡皮,凭什么不让我翻你书包?我一定要告诉杨老师。”

快去找杨老师,有同学飞奔出去,到办公室去请了。杨老师来了,她解散了围观的同学,关上门,启动班会,严肃认真地展开了抓贼行动。

冬香宁死不屈,她不承认她是小偷,她说她没拿过桂娟的橡皮,她向老天爷发誓。

桂娟不依不饶,她出示了准备好的人证物证,她说有人看见桂娟把橡皮藏到了书包里,那人就是她自己,之后她打开文具盒,向杨老师展示了没有香橡皮的文具盒。同学们一阵唏嘘,看着冬香失望地摇头。

柳柳很难过,为自己没法帮到冬香而难过,她不相信冬香是小偷,她站起来向杨老师保证:“冬香不会拿别人的东西的,去供销社买东西,里面没人卖货她都不敢进去,怕别人说她是小偷。我保证,她不是小偷。”

“好了,好了,柳柳你给我坐下。是不是小偷由你说了算吗?你瞎保证什么?”杨老师厉声阻止了柳柳的“路见不平”。

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杨老师经过深思熟虑,有了破案的方案。她决定各个击破,她把三十一个学生一个接一个地叫到外面单独谈话,但没给冬香自辩的机会,她让其他的学生回答三个问题:1证明自己不是小偷。2说出一个自己认为的最佳小偷人选。3提出一个捉贼的法子。

很快,案情水落石出。杨老师倍感欣慰,同学们的理解力、配合力都是一流的,让人侧目的。杨老师站在讲台上公布结果,23人认为冬香是小偷,29人要求翻看冬香的书包。鉴于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冬香承不承认,她都被锁定成了小偷,是同学们集体抓出来的小偷。

对于柳柳给出的不同看法,杨老师直接忽略了,事实上,在教室外她又教育了柳柳一番。柳柳说:“桂娟怎么知道香橡皮在冬香的书包里?是她放进去的吧。”杨老师非常不喜欢柳柳的自以为是,反驳道:“不放书包里能放哪儿,是你,就刨个坑把它埋起来了吧。这么笨!”听杨老师说自己笨,柳柳也就没自信地闭上了嘴巴。

翻书包的过程很顺利,香橡皮轻轻松松地被找到了,同学们欢呼雀跃,冬香的脸色,白得瘆人,她木然地坐在座位上。柳柳伤心地盯着冬香看,她更难过了,她的想法没变,她始终相信冬香不是小偷。

8.小红花

“快放假了,小红花你一个都没得,你想办法了吗?”桓春艳问柳柳,俩人拿着铁簸箕去倒垃圾。

“没有。不能让我哥知道,他肯定会跟我爸说,那我就惨了。”柳柳苦恼地说。

“这个星期天去镇政府擦玻璃吧,你叫上冬香,我们三个一组,然后让他们写个表扬信。你觉得呢?”桓春艳提议道。

“好啊,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呢?”柳柳充满感激地看着桓春艳。

“我们得早点去,中队长她们好像也要去。”桓春艳说。

“她们都有那么多小红花了,还去干嘛?”柳柳不解地抗议道。

“想表现呗!有七个小红花,放假前向杨老师推荐自己,下学期就能选上当班干。”桓春艳撇撇嘴,不屑地说。

柳柳没说话,她心情有点低落,当前一个小红花都没有,这糟糕的情况让她看清了自己与文艺委员这个理想目标之间的距离。

周日,按计划行事。柳柳、冬香、桓春艳早早去了镇政府,值班的工作人员还没醒来,她们就开始洒水扫地擦玻璃了。值班的人醒来后,站在走廊上苦笑。

“你们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打扫过了吗?”

“叔叔,我们是镇一小,二年二班的学生,昨天来的肯定不是我们。”桓春艳大大方方地说道。

“好,好,好,是不是要表扬信啊?”值班的人打了个刚睡醒的哈欠。

柳柳、冬香、桓春艳齐齐地点头回应。

“来吧,都叫什么名字。。。。。。”

三个人跟着值班的人进了办公室,报上姓名,恭恭敬敬地站到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值班的人奋笔疾书,最后,顺顺利利地拿着《表扬信》离开了政府大院。

这封表扬信是有效的。柳柳得到了可以回家免跪的一朵小红花。桓春艳凑齐了七朵,是冲着下学期的文艺委员去的,似乎充满了希望,她没告诉柳柳,她的很多事情都是不与人分享的。冬香并不在乎那朵小红花,她的想法很简单,柳柳要她做的事情,她都愿意做。

期末考试结束,暑假到来了,柳柳拿着写满评语的小红本悠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做好了挨骂的准备,这的事件她是能够面对的,如何度过无忧无虑的暑期生活这才是值得她费心的。

柳柳同学:

“该生热爱劳动,学习尚认真。缺点是,课堂上太活跃,问题太多,没有时间观念爱迟到,集体观念也不强,不够遵守纪律,思想上需要更进步,不能够全面地团结友爱,爱好一些不太利于身心健康的音乐,望积极改掉这些缺点。

杨老师 评

小小农
作者小小农
58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小小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