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风扇随想

Bienemaya 2018-08-02 06:46:27
来自话题 夏天的味道

持续高温的夏天,本来坚持在德国不使用任何制冷设备的我,今天热得实在受不了,还是搞了个电风扇来。

风扇一开,幸福感立刻提升到百分之百。之前是零。

不知道谁说的心静自然凉,境界太高。我只觉得,凉下来心才能静。

由于此前忍耐了两个星期的酷暑,此时风扇带来的清凉让我尤为珍惜,感动。甚至忍不住赞美它。

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小风儿,我愉快而清醒地学习了一段时间。

学着学着,思绪又开始飞了……

这种似乎一切都圆满的状态,让我想起读本科暑假在老家休息的日子。那时候姥爷身体很健康,我又没有学业压力,虽然生活里总是有不断的小烦恼,但总的来说很幸福。

姥爷是对我最好的人。没有之一。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只举一个例子:

夏日午后,我以一个大字型懒散地躺在家中凉席上,数着秒混日子时,姥爷开门进来,看见我这德行,只会嘿嘿笑一声,说:“看给她舒服的”。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开。

换成姥姥、爸、妈,见到此情此景,一定会说:“这么懒,以后可怎么办啊”。

大部分的家长都是看不惯孩子高兴的。似乎孩子一高兴,就意味着完蛋了,未来前途尽毁了。而姥爷好像从来不在乎我的前途,虽然他也经常用我的成绩出去炫耀,但从来不会因为我懒散而忧心忡忡唉声叹气,说一些有的没的让我心烦的话。

虽然全家人都不止一次跟我说:在外身体最重要,你开心就好,其他的无所谓。但只有姥爷是最真心的,并且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后来姥爷得了心梗、脑梗,我只照顾了一个月,就出国了。

出国后,我给家里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几乎从来不主动打听姥爷的情况。我知道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知道那些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噩梦从来都没饶过我。几乎每周都要做至少三个与姥爷有关的梦,梦里的姥爷都是活蹦乱跳的,有时候还能像曾经那样用沙哑的声音跟我吵架。醒来我就会很痛苦。因为知道这些快乐的鲜活的情景不会再出现。

姥爷现在彻底糊涂了。他清醒时是一个特别怕热的人。我吹着凉风的时候,还在想:他现在是否能感觉到夏日的酷暑?在打开风扇或空调时,是不是和我一样能体会到无比的惬意?

这些年,我有时吃到好吃的东西,突然想到,姥爷只能吃特殊的好吞咽的糊糊,心里就堵得慌。

我甚至没有机会向他讲述,吃每一种食物时味蕾的感受。因为他已经听不懂了。

其实不需要特别好吃的东西,特别奢华的生活。我们爷俩都属于那种经常能在普通的日子里咂摸出滋味儿的人。可能是我既没有特别孝顺也没特别有野心吧,我没有很多人的那种遗憾:诸如,赚了钱却不能让家人享受之类;我只是想,如果可以跟清醒的姥爷再多过上几年最普通的日子,该有多美。

口渴时喝上一口略烫嘴的开水,早上打一碗新鲜的豆腐脑,配上敏感的味觉和感受力,这都是最好的东西。

我还想到此刻正在做的事情:写文章。过去,高中时,每写完一篇自我感觉良好的作文,常常在深夜,我会很不懂事地跑到姥爷那屋去找他看。他在阵阵呼噜声中被我摇起来,第一反应就是骂我一声“混蛋”,然后戴上眼镜,仔细地读起来。

他给我文章的评价常常都是正面的。哪怕写得跟屎一样,他也会看到积极的一面:不管内容怎么样吧,你写东西可真快啊。

初中时我还尝试写过青春爱情小说。因为没有任何生活体验,写得很假很恶心。到中途写不下去了,我就把写完的纸张撕下来,窝几下扔到垃圾桶。姥爷有一次发现了,还给我捡了回来,笑着说挺好的,继续写啊。我因为被他发现在写“爱情”有关的东西,而他还在笑,感觉很丢脸,没好气地责备他怎么能偷看我扔掉的纸,然后气呼呼地走开。

现在,我好不容易在德国找到一份实习。虽然是像螺丝钉一样的工作,但如果让姥爷知道了,他一定会特高兴地出去跟亲戚、邻居炫耀。

以前我特别讨厌姥爷这种炫耀。他经常在学习不好的孩子家长面前故意问人家孩子的考试成绩。人家没兴致谈这个话题,很烦,已经回避、打岔好几次了。姥爷根据情势估计别人不再可能问及我,忍不住就主动跟人家说,我们家某某今年又考了全学年多少名,全市多少名……对方只能尴尬地迎合姥爷说,呀你家孩子真厉害。其实心里不知道多膈应。而姥爷才不管别人感受呢,只是满足地笑着。

他一辈子都没为自己的才华和成绩炫耀过一点,尽管他实际上很有资格去炫耀。一个低调到土地里的人,因为我而变得“嘚瑟”起来。我过去很不理解,姥爷后来为什么会变得肤浅和虚荣,我还自以为是地“教育”过他几次。这几年才慢慢明白,他老了,变成老小孩了,内心的很多真实情绪都掩饰不了。而让他最在意的人,正是我。我的一点“好事儿”都够让他高兴一阵子的了。

现在,我多希望能告诉他我的这点好事儿,让他出去跟老伙伴们嘚瑟嘚瑟。别的都不为,为的是他又能像孩子一样高兴一会儿。虚荣又怎样呢?让人笑话又怎样?重要的是他高兴。

因为姥爷的病,我更容易想起一些无法解决的命题—— 人的生老病死。没有人,没有一个理论、一个宗教确凿地告诉我们,生活、生命到底都是什么玩意儿;我们用心、用情地活了一辈子,最终到底都滚去哪儿了。但人类比动物悲哀的是,明知自己终究会死,但还得打起精神好好活着;明知自己的父母长辈甚至子孙后代也都会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为自己在乎的人操尽了心。

有时候想到人的渺小,想到那么多的“无能为力”,想到自己一生经营的全部感情、人际关系最终都不了了之,真的很沮丧又很想骂人。虽然不知道该骂谁。

凉风又在抚慰我。它让我感受到自己真实的活着,特别舒服和踏实。我想,就好好的在这世界里待着吧,尽可能的做好手头的事,爱该爱的人。未来不值得去焦虑。因为什么样的未来都抵不过每一刻真真切切体会得到的“此刻”。

图片为我的家乡,边境小城丹东。夜景不比法兰克福差


感谢阅读!

想看更多我的文章,请移步公众号:玩玻璃球的荒原狼

Bienemaya
作者Bienemaya
3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5 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添加回应

Bienema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