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大师,谁排第四?

胤祥 2010-04-20 19:12:06
最近读唐纳德·里奇的《小津》,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这本书称日本电影三位巨匠是小津、黑泽明和沟口健二。昨天看老塔的《牺牲》纪录片,老塔谈到那些”创造世界,而不是模拟世界的导演“是布列松,然后就是黑泽明和沟口健二,老塔倒是没在日记里提到过小津,难道他没看过?不过以老塔之刻薄(且看他批伯格曼、费里尼、安东尼奥尼、杨索、格拉西莫夫、邦达尔丘克……),大概又要说小津无聊了吧。由此想到一个问题,其实在对日本电影史的叙述中,尊小津和尊黑泽明,是一个根本的立场问题,就好比在谈论亚洲(不包括日本)电影的时候,尊阿巴斯和尊侯孝贤的区别,再延伸下来则是对阿比察邦、曼查多、河濑直美和贾樟柯、是枝裕和、李沧东的评判。当然这不单单是法国人的事儿,不过回到日本语境里,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小津和黑泽明入围旬报十佳的次数,小津明显占优,而在不同年份评价的日本百大佳片里,第一名的位置上《东京物语》和《七武士》则缠斗不清。形式分析的基本观点是,小津的视听语言更具日本性(比如最著名的跳轴和某种程度的反continuity),而黑泽明则是在西方视听语言的框架之内创作,另外则是某种”自我东方主义“,如把莎翁悲剧移植到日本语境和将民族文化当做奇观展示给西方人(跟当年中国批张艺谋的论调差不多)。论国际电影节得奖的话,黑泽明坐拥金狮金棕榈,差一头金熊便”黄金大满贯“(但1958年《战国英豪》获银熊奖最佳导演奖),还有三座奥斯卡小金人(两座外语片,一座终身成就奖),战绩辉煌;小津则完败,三大电影节0入围0获奖,不具备“大师资格证”,但是由于他的粉丝很多,粉丝很强,以德国大师文德斯为首——文德斯还专门跑到日本拍了部纪录片《寻找小津》,若干年后北野武在《导演万岁》里还不忘对此事吐槽,加上深受法国人喜爱,小津终于在身后收获一片崇拜。据吐槽说侯孝贤和小津是”被粉丝“的关系,侯孝贤在被人说继承小津之前,其实没怎么(一说根本没有)看过小津……当然小津诞辰100周年的生日献礼片由侯孝贤执导,侯导还是颇做了一番功课的。说来说去,这个事儿还挺好玩,所谓文无第一,究竟座次怎么排,那是电影史观定的调子;而具体到日本人自己排出的座次变化,恐怕还是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状况密切相关。

第三名似乎没有什么争议,2007年12月,法国《电影手册》杂志评出了“世上最美的100部电影”,《东京物语》排名14,《雨月物语》排名16,《七武士》则排名57(30名以降都是24票)。黑泽明《罗生门》冲出国门走向世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当年还是荣誉奖]+金狮)之后。《雨月物语》威尼斯银狮奖。沟口的日本性也很突出,据说标志视听语言是”从右向左摇“,但是小津以必杀的跳轴绝技独领风骚,沟口的时空观说到底还是建立在所谓”连续性“上。再后来则是衣笠贞之助的《地狱门》获当年戛纳大奖(当年还不叫金棕榈),这事儿成为埃及准大师尤索夫·夏因毕生憾事,在戛纳60周年的短片里还不忘怨念(都50年了……)。不过从来没人把衣笠贞之助放在第四的位置上。那么第四的候选人都有谁呢?这么几个:成濑巳喜男、内田吐梦、 木下惠介,接下来的第二梯队则是大岛渚、今村昌平、小林正树。市川昆和深作欣二都不甚够格,诸如北野武宫崎骏就算了。当然,还有纪录片大神小川绅介——他往哪儿搁呢?然后,这又变成一个原则问题,到底以什么标准?要论国际电影节和国际评论界的认可,那大岛渚和今村昌平显然更牛,在挺小津的一派看来,那显然是成濑巳喜男更优。所以”三大巨匠“的提法还是有道理的,哈哈。容我再翻几本日本电影史,看过的两本(法国人写的《日本电影导论》、和日本人写的《日本电影100年》)里面都挺木下惠介,而成濑巳喜男的位置十分模糊,这事儿就有意思了。
胤祥
作者胤祥
335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胤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