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英语学习重大发现

Bienemaya 2018-07-10 22:17:55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我又补充了一部分内容在文章最后。如果喜欢就请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让大家一起围观这个“民间语言学爱好者” 。


最近,我一直在使用某App学习英语,目的是纠正自己的发音,提高英语表达的流利度。

本来我想先暗暗努力个一年半载,待某天学成个大神小怪之类的,再把经验教训一一总结出来,那样既有说服力又特别励志。然而,今天早上,当我跟往常一样跟着手机读英语的时候,就仿佛牛顿突然被苹果砸到—— 顿悟了! 我发现了美式英语发音中的一个天大的秘密。这项发现,在我十多年的英语学习中都不曾想过也未曾听任何老师、专家提起过,因此我想它可能是极具开拓性、前瞻性的。如果我不赶紧把这好东西发表出来,恐怕没过多久就会有与我不谋而合的朋友也会发现这个秘密。那样我还怎么作鼻祖呢?

我要当第一个说出来这件事的,即使只是个雏形,是抛砖引玉,是一些没有深厚理论支持的主意,我也要当这个第一!

发现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用app模仿跟读一句话“With me as an advisor you won´t go wrong.” (道歉:这句话在作者公众号中语序写错了)意思是,有我这样的参谋你不会犯错。它是在一个男生请一个女生作他的时尚顾问时,女生对男生的回复。

我发誓,基于我绝对音准的耳朵和至少中等偏上的模仿能力,我把每个元音都发饱满和准确了,辅音的误差也小到难以辨别;另外,因为句子短小,语调也模仿得八九不离十。但是,反复对比我的录音和原音,怎么听我的发音都还是浓浓的中国风,不似原音那么轻松、调皮而气人。

当我们各种感官都打开时,注意力往往无法集中一处。这个道理不是我说的,早有人讲。我深以为然。于是,闭上双眼,屏住呼吸,细细地再一次品味我的发音与原音的区别。这一次,我终于感受到了那微小的差异——用德语的表达最贴切不过了,是指尖上的微妙感受!(Fingerspitzengefühl)

它是什么呢?是气!当我发go这个音的时候,我一步到位地说沟或够,但(录音中的)母语者则是先从丹田运气,然后慢慢将气顶到鼻腔,开始哼唧,此时发出微弱的、类似手机振动的声音。但是非常短。然后,鼻子的气和嘴又一起使劲,在嘴里咕嘟片刻,最终冲出来划到“沟”这个音。如此这般发出来的音,才圆润,才像美式英语(或许英式也差不多,但我没有学习过不敢妄言)。而不是中文这样字正腔圆,每一个字都只有一个明确的位置,在正常说话时不存在滑音、装饰音和气音等情况。

这还不是我发现的全部。当一个词读完的时候,你以为读完了,依然像中文那样,抓一下就立即松掉—— 是!不!对!的!编筐窝篓全在收口,句子结尾才见真功夫。结尾处理好,会产生余音绕梁的感觉,让你整体发音顿时变成环绕立体声。比如wrong,母语者说完之后,要把wrong出来的气重新收回鼻子。联系到刚才的go,这个词组读起来,从气送出到收回形成一个小的循环,就像画了一个圆——很圆满!

考虑到上文的表述太过学术和抽象,下面要通过打比方来让大家更深切的体会到这种感觉。

我们从小就学过狗叫。没有高超口技天分或能力的一般人,学狗叫无非是“汪汪汪”——人听见,知道你在学狗叫,但是狗听不懂,因为你忽略了用气。或者也许它听懂了,毕竟是它的母语嘛,在这方面他的理解力和敏感度都是高的。但嫌你口音太村儿,故意装听不懂。

你再回想一下真正的狗是怎样叫的。是不是如我上文分解描述一般,有送气和收气这两个重要的环节?暂且用汉字粗略地描摹一下这种声音其实是“呵~嗯~呜~嗷~汪~呢”。看,这么掰开来看,我们学的狗叫只有一个音,但人家其实发了至少六个音!那听起来效果能一样吗?

综上所述,我的总结是:英语的发音更接近狗叫,而不是汉语的发音。我知道这种观点听起来很刺耳,但希望大家理解,我纯粹是在表达一种感受、描述一项发现,不带有任何种族歧视。

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我迫不及待地给曾在美国留学8年的妹妹打电话。她听着听着,开始激动了。我知道她会激动——她应该替我感到骄傲和自豪。可我没想到她激动到狂笑不止,完全不再听我进一步的解释。后来又听她在电话那端开始骂人,好像是因为笑得太厉害把手机震掉地上了。

我怕她以为我在搞笑。等她冷静下来,我认真地问:“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我说这个理儿?”她吐出刚刚存在嘴里的一口笑气,顿了顿回答我说:“不是”。

好吧。虽然她以一贯的鄙视态度又一次否认了我,但我并不认为她有评价的资格。常年浸泡在母语者环境中(对她来说就是美国)的人,未必比我们这种远离那个环境的人更能体会到自己母语与外语的差异。因为我们的疏离,产生了冷静客观的观察角度。正因此,才可以体会到一些更细微的感受。正如孔子所说:“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在厕所蹲时间长了,腿麻脚麻,也感觉不到周围气味了。谁最能感觉到厕所的气味?是那些一直站在外面,突然进去一下又出来的人!

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无法将上述发现继续深入发展成方法论。但我有感觉,这项发现或许对语言学、仿生学等各种学科的研究都有一定的价值。也许我的读者中就有研究这些学科的大神。我愿意贡献这份初始灵感给你们作研究的引子。当然,如果在未来,你们用我的灵感发展出伟大理论时,能在论文的“鸣谢”或“历史沿革”部分,稍微提一下我的名字,那么我将更加欣慰和感激。


补充:

之前被"重大发现" 冲昏头脑,很多问题没有说透。即使是我已经有感悟的处于初级阶段的感受也没有说透。加上最近受到了一些朋友的反馈,我想在这里进步阐述一下我的观点。

很多朋友跟我讨论了中文与英语发音位置不同这一重要的问题。不得不承认大家悟性很高,我明明是故意弱化这一观点——因为它虽然很重要很对,但并不是我发现的呀。之前我在大学学声乐时老师就提过了,后来又看过一些资料也表明这一发现早已不新鲜。

我的发现的核心是,英文“词断而气不断”,一个单词发音“山路十八弯”,但每个弯拐得那都是相当自然。我们学习的时候,一开始难免过于夸张而使得听起来效果不佳。但不要紧,我相信熟能生巧( practice makes perfect !),只要我们打开耳朵,用心用脑勤练勤对比,英文发音一定会越来越自然、地道(natural)。当然,我说的这一切都以特别在意自己的发音为前提的。我个人对外语学习的自我要求是读准确,流利,词汇使用得当,表达丰富,语法基本正确(上面几项是根据我目前的情况,可能也是大部分中国学生的情况,按重要程度降序排列的)—— 在这一切都做到的基础上,有余力再细究发音的自然和地道。这是题外话。

如果狗叫的比喻不能让你特别清楚地体会到“词断而气不断”的感觉,大家也可以参考一下中国书法中的行书草书的写法。书法上讲“笔断而情不断”,我们可以看到那每个笔画之间自然的连接过渡,而不是我们普通学生写字那样十几根棍棍呆呆地摆在一起。

英语的单词说出来是像枣核形状的,轻——重——轻(是分解地看单词,不是整个句子);而中文(普通话)的单字则是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一步到位。如果我们听大段英文,会感觉它像丝绸一般润滑,像瀑布一样一泻千里,即使有重音也不是像中文那样粒粒分明,不应该有太突兀、太牙碜的感觉;中文恰恰相反,即使说得再快,也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始终是有颗粒状的。如果把中文说成一锅糊糊,就错了。

(至于我最“爱”的德语么,说起来既不像丝绸,也不像珍珠,而是像扯!丝!绸!滋滋啦啦。也像骑摩托上街,突突突地很有冲击力。)

有朋友给我提意见说,我的“发现” 只适用于北方方言与普通话。南方方言譬如吴侬软语还是非常有腔调,并且也有余音绕梁的效果的。

这一观点我部分赞同。确实,中文我参照的主要是普通话。地方方言由于国内范围太广,具体发音和语调也是千差万别的。不过,这种差别与中文总体和英文之间的差别相比,还是小了点。举例来说,我大学时经常听宿舍湖南、江西的同学给家里打电话,于我而言像外语一般叽里咕噜听不懂。但即使他们说得再快,我听到的也是“叽叽喳喳”,颗粒感较强,而不是像上文所说的“一泻千里”。

我之前说的英文单词单独发音像狗叫,其实整片听下来更像是猫叫。

谁不信,可以去试试。听听母语者的英文,再听听猫叫。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原文发表于个人原创公众号:玩玻璃球的荒原狼

欢迎大家关注,留言!

Bienemaya
作者Bienemaya
3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0 条

查看更多回应(60) 添加回应

Bienema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