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旧信

卫有疾 2018-06-26 09:42:32

如果没有电子邮件的记录,恐怕生活的观念总是一层层叠过去,再也想不起来有些是自己说过的话了吧。

========================

Y同学:

来信已收悉。中国之大,各地不同。我们这个地区的晋升途径又有异,我们在各科室兼职(也上课)的青年教师一般都是初来乍到,不得不被征用,不带有任何晋升的色彩,都希望早日摆脱,由新晋老师接任。我校主流的晋升途径是班主任——年级主任——科室主任——副校长及以上。主要还是学校体量小,没有发展出专业行政队伍的规模,也谈不上什么教研队伍。四线城市定位都很明确,是没有专家的城市,我校虽然也有几个名师,但殊为可笑,因为他们几乎都是不读书的,对于教和管确实很擅长,但是上限很有限。你们学校大,形成行政路线和教研路线的分野,从你几封信的内容来看,你已经厌恶了行政路线的发展,但对教研路线却又没有十足的信心?我觉得关键在于是否能找到乐趣吧,相比于把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上课给我带来的乐趣更大,所以我决定摆脱班主任工作,至于上课能不能上的好,上成名师,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现在觉得矛盾,因为你还是一个颇为上进的人,这种上进是几十年生活带来的,想要与之割裂极其困难,也许你很难看到同龄的同事有什么事业上的发展而无动于衷,即便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发展苗头。譬如你敏锐地意识到历史学科在学校中的被冷落并耿耿于怀,在我这里,历史学科也是被冷落的,但是我很少去在意学校在资源分配上的不公,很少去注意一些主流学科老师的趾高气扬,很少去注意学生对历史愚蠢的轻视态度,相反,我倒时常庆幸我们组的氛围宽松,大家都发展各种兴趣爱好或在外经商,大家基本都不批改作业,不搞题海战术(当然也有学校暗示我们要给其他学科让路的原因),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做一名语文老师,否则单单批改作文就要令我呕吐了。我泰然处之的原因之前我也和你叙及,我始终认为历史是少数人的学问,是更少数人所有缘得到的馈赠,如果满街都是圣人思想家,那还成什么世界?

主任觉得为难,可能你之前很多勤劳踏实的行为成为他眼中积极的信号甚至是许愿,在彻底认识到你的态度之前,他还是会存在这样的疑问。

关于朋友,你近读世说新语,必读到这一则

“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观。宁割席分座,曰:“子非吾友也。”——《世说新语·德行第一》”

古人的朋友未必有这么严格,但至少向往这样的标准,道不同不相为谋,但现在我们口头称的朋友,又有多少是按照自己标准选择的呢。当然人脉的称呼是更准确的,也不带感情色彩,是利益交换,不能把它赋予朋友的期待。譬如你们的校长,要做事很方便,他各类社会资源很多,但大多数都不是他结交来的,而是他的位置赋予他的,没有这个位置,他能凭借个人魅力做这么多事吗?恐怕很难。他与他的人脉之间,相互也不会认为是朋友。交往关系,总是由低的一方决定的,你把人当朋友,他把你当利益关系,你们就只能是利益关系了。

崇尚简单自在的生活自然好,但也不说明多交朋友是错的,交友多少,最好合乎秉性,譬如胡适生性喜交游,朋友遍天下,但不能说他无学问,虽然学问的深邃,肯定是不及陈寅恪这样的学者,但他有他的价值,他牵头了很多学术活动,提携了很多后进,这样的工作,也很重要。但一般人来说,总会抱着一种多交朋友总是好的观念,盲目地去交朋友,而不去检讨这些人脉到底有何用,对想要在任何群体当领导的人来说,群众基础是很重要的,人脉是他经营的目标,对经商的人来说,多结交朋友能让他多一些信息,这对他的发展很重要,这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就而言,我不希望花那么多时间在别人身上,我也怀疑有些结交朋友的人是因为一种虚荣,就像你知道有一类人拼命的买书却不看书一样,三教九流什么朋友都有,固然是对于人杰的描述,但也有可能是在跨度过于大的群体上浪费了过多的时间。

因为个人太容易受到社会评价的影响,比如前面的管宁和华歆,管宁道德高尚,但一生未仕,是一个布衣学者,华歆官拜宰相,位极人臣。虽然很多人会表态崇尚管宁,但心里未必不倾向华歆。华歆这类人在现在的中国实在太如鱼得水了,首先他们智商品味都很高,否则华歆不会有和管宁在一起学习的机会,其次他善于察言观色,捉而掷之去说明他有一瞬间的犹豫,这个犹豫来自于身边的管宁。这样的人在中国不成功是不可能的,他的丧失标准很有可能被认为是大英雄的不拘小节,大家在佩服管宁的同时,却想认识更多像华歆这样的人,因为华歆让人喜,管宁让人畏。

自我的认识,何其难也!古人云早问道夕死可矣,我觉得指得就是对自我的认识,求索是痛苦的,但至少说明自己还是一个清醒的人。我觉得工作倒是我释放自己的一个好方法,因为我可以不再工作上投注任何感情和期望,我对自己写作的期望总让自己生活在不安中。工作时我能感受到一种机械的快感,虽然不是每时每刻如此。

看你说到雾霾问题,我昨天晚上开车回W城,雾也很大,腾云驾雾似的,在一个荒山野岭里,我忽然看见一个旋转着蓝色伞的人,我车灯照过去的时候,看见他一蹦一跳地走路,穿着蓝色的高筒雨鞋,但附近并没有什么村庄,也没有下雨,我不知道是否见到了奇怪的东西,因为车速很快,我来不及思考,就又滑到茫茫黑夜里去了。

祝 生活愉快!

2016年

卫有疾
作者卫有疾
42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卫有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