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我们最幸福

2018-06-24 23:47:22
来自话题 旅行

谎言是真相编造的

朝鲜,北韩 不想涉及政治话题,可一旦叫出她的名字,注定折射出潜意识中的政治倾向。 朝鲜对于称呼自负又敏感,称大韩民国为「南朝鲜」,自称「朝鲜」或「北朝鲜」。 国际媒体有种不成文的默契[1],称大韩民国为「Korea」,以至于朝鲜被称为「North Korea」,仅在前面加上方位词以示区分。 朝鲜人似乎心知肚明,于是对外一切使用「DPR KOREA」或「DPRK」(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平壤时报

很容易在朝鲜商品的包装袋上找到例证,「Made in DPRK」或「Made in DPR KOREA」。

购于光复地区商业中心的某朝鲜品牌牙膏

商品包装纸

化妆品包装盒

入住平壤高丽酒店(Koryo Hotel),双塔式建筑,属朝鲜特级酒店[2] ,系朝鲜面积第二大酒店,仅次于羊角国际酒店(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高丽酒店位于平壤市中区东兴洞的苍光大街,步行至平壤火车站仅需3分钟。荣光영광Yonggwang地铁站位于酒店附近,乘坐地铁的人们路过此地,他们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我们这些「非我族类」的外来游客,而我也暗中偷窥着他们左胸前的那块徽章。


长泉合作农场一农户家墙壁上的领袖相

左胸前的那块徽章 即便现今取消强制性,朝鲜人的左胸前总有个印有领袖头像圆形或旗帜形的徽章。 一块小小的徽章能够清楚地分出「非我族类」,满足了人类天性需要的自我定位与安全感。对于朝鲜民众而言,佩戴徽章是国家民族传统,是「爱国」的体现。如此一来,这块徽章与「爱国」画上了等号,更成了外人不可触及的圣物。既是圣物,必然也是统治者巩固政权的便利工具。

朝鲜人常佩戴的三种徽章

朝鲜人敏锐嗅觉到外国游客对徽章的特殊情怀,便有了纪念徽章的出现。

每枚5-7RMB不等


高跟鞋与包臀裙 朝鲜自古有「南男北女」一说法,是有道理的。肤白的「北女」对高跟鞋有着谜一般的痴狂,从中学开始穿,即便每天步行五公里也无法动摇她们爱美之心。浅色职业小西装配一条黑色膝上包臀裙,一头过肩的微烫卷发,全身不超三种颜色,便是白领「北女」的标配,散透着优雅知性。「纤腰减半缘罗裙」来形容「北女」一点不为过。

平壤女中学生


凹陷的两腮与帆布鞋 六月的平壤街道里看不见穿短裤的朝鲜男人(以下称:北男),金属链手表,黑色手提公文包,一双正装黑皮鞋,尼龙衬衣配长款深色西裤。与「北女」相比,「北男」有些寒碜,垮肩的衬衣,凹陷的两腮,黝黑又苍老,似乎容貌是识别阶层的最简单方法。

然而,普通阶层「北男」脚上的那双Keds Champion同款帆布鞋和头戴的那副gentle monster 2018年主推POXI 02同款窄框墨镜,才是「北男」的时尚代表。「北男」一定想不到,在另一个语境里,他们拥有的一切会被颠覆。


我们最幸福 提供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住房,正如2015年朝鲜官方口号,

以革命首都平壤市为榜样,使全国转变成为社会主义仙境!

朝鲜实行十二年免费义务教育,包括1年制学前教育、5年制小学教育、3年制初中教育和3年制高中教育。义务教育结束后,朝鲜学生通常有三种选择:当兵、上大学或参加工作。大学升学率在30%左右。 本次行程共拜访了:长泉合作农场幼儿园, 大诚六九中学,平壤国际足球学校和朝鲜最高学府金日成综合大学。

抵达平壤国际足球学校时,孩子们正在午训

平均年龄在12岁左右

在平壤国际足球学校受训的孩子年龄大约在7-12岁之间,满12岁需经过考核合格才可成为职业球员。学校硬件设施齐备,有邀请国际教练来校交流访问的机会。

另一旁在训练的女子足球队

上文化课的孩子

朝鲜对外宣称,本国人婚前和与父母同住,结婚后由男方向政府申请住房(仅居住权,不可交易),一般房子为两室一厅,无需装修拎包入住,面积在100平以上,根据家庭人口数量增加可申请扩大,每月仅需缴纳使用费,占工资2%~3%(普通朝鲜人平均月收入约为1000RMB左右)。

长泉合作农场一户三口人家


联合舰队式楼房

现实比虚幻更离奇 宏伟的林荫大道,连接大量的广场和绿地,各式各样的未来型高层住宅楼在两旁拔地而起。继苏维埃政权坍塌后,朝鲜独自研创新式建筑,在未来科学家大街或黎明大街你可以看到「主体建筑」的典范。站在平壤街头,朝式建筑与斯大林式的地标建筑、赫鲁晓夫的五层板楼、勃列日涅夫式住宅楼[3]纷然杂陈,刻意的对称构造搭配上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4]的电影配色,现实比虚幻更离奇和怪诞。

阳台上摆满花卉

平壤的虚幻来自感知。站在酒店房间,我向下看,整洁宽阔的路面,等间距的行道树,一切都是新的,没有痕迹,没有灰尘,没有路牌。唯有在光线最充足的地方,色彩的真实特质就会在光线下被最清楚的看见,我才感到真实。 朝鲜的经济属计划经济,一切为国家公有制,不存在私营、私家车,不存在任何私有财产。所以你很难在道路上看到醒目的商铺招牌。 平壤地铁站因深入地下,有些潮湿。始发站复兴站上车,车厢里站满了人拥挤昏暗,没有安全拉手,车窗是开着的,整列车厢竟没人说话,只听到轰隆轨道摩擦声响。几个刚上车的黝黑年轻频频回头偷瞄我们,又转身和旁人窃窃私语着什么。车摇晃着厉害,我们随着惯性左右摇摆,与朝鲜人一同目视前方。 “第五站到了,我们下车。”

过路站一位保洁阿姨

自制平壤地铁路线图


自行车与小猪佩奇 山地约占朝鲜国土面积的80%,自行车成为朝鲜人最佳的代步工具。当中国内陆刮起共享单车时,制造商便把过时的自行车高价销往了朝鲜,印有爱玛和雅迪的品牌的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频频出现在平壤的街头。你常会见到蹲在路边的朝鲜人,旁边停放着一辆较新的26寸或28寸的女士自行车;又或是在路边草丛里整齐地停放着几辆自行车,年轻人围成圈盘腿而坐在一旁的草地里闲聊。

开城老城区

在大同门旁的街边公园,偶遇一对双胞胎,她们衣上的山寨「小猪佩奇」成为团友争相拍照的对象。没有互联网的「仙境」,不代表因此没有讯息的传达,朝鲜并没印象中的封闭。


没有互联网的仙境 朝鲜是有互联网的,但不对本国国民开放,仅外籍人士可申请,朝鲜国民使用朝鲜内网——「光明网」。没有互联网,朝鲜人是怎么生活?

购买的朝鲜邮票

书信邮寄仍是朝鲜主要通信方式之一。

光复地区商业中心

光复地区商业中心,是一家中朝合营的商场,也是整个朝鲜唯一一个允许外国游客合法兑换朝币的地方。 USD:朝币=1:8000 EUR:朝币=1:9411 JPY :朝币=1:70 CNY:朝币=1:1253 商场共三层,一层有类似家乐福的大型超市,主要销售食品生鲜、日用品和家电,有进口商品;二层销售服装鞋帽、建材家居、乐器等,三层提供餐饮服务,并设有免费的儿童乐园。遇见不少平壤市民会来此就餐、购买生活用品、食品和服饰,是在平壤最有生活气息的地方。

朝币

购于商场的牙膏包装

很难想象,在无互联网的环境下,朝鲜本土设计师是如何设计的,印刷工艺有烫UV,但字体印刷不清晰,图片像素低,盒子压版也不准,但我仍很好奇设计的过程。

电车上没人低头,好奇的望向窗外。

凯旋青年游乐场

朝鲜的娱乐较为单一,游乐场便成为平壤人夜生活的重要一站。

当然,还有遛狗。


一九八四 近些年,有关朝鲜的书籍,屡屡看到从朝鲜逃出的人——所谓「脱北者」,出面控诉集权下的朝鲜真实面貌,他们的勇气与官方政权的暴虐无道形成对比,戏剧性的题材能满足大部分人的猎奇心态,也强化了一般人的既定印象。一名年轻脱北女性逃离后,在美国攻读大学并四处演讲自己的经历,获取出场费用,出版的自传常年排销量榜首。「脱北者」的自述真假难辨,历史的真与故事的完整和动人未必可以共存。某种角度上说,当下的「新移民者」是委婉形式的「脱北者」,偏见与歧视不会因同情心减少。不要失去思考的权利和能力。

亲身去朝鲜,用自己的眼睛是比耳朵更有力的目击者。 尊重不一定是接受。


注释: [1]此处国际媒体为泛指,China Daily英文版中使用的是「DPRK」。 [2]特级酒店:朝鲜酒店没有星级制度,按等级降序依次为:特级酒店、一级酒店、二级酒店、三级酒店等。其中,特级酒店目前有三家,分别为:羊角国际酒店、高丽酒店和妙香山酒店。 [3]勃列日涅夫式建筑,前苏联建筑风格之一,指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的建的新式建筑,特点在于房屋的墙由整块混凝土组成。 [4]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美国导演,擅长水平对称构图,利用大胆梦幻的纯色块渲染电影情结气氛。电影代表作「布达佩斯大饭店」、「月升王国」、「天才一族」、「水中生活」、「穿越大吉岭」;广告视频代表作「聚会」(H&M)

沵
作者
1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