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么早就立体了?!那些2000年以前的3D电影

大奇特(Grinch) 2018-06-24 13:10:28

早期的3D电影

这篇关于早期3D电影的普及文章断断续续地终于写完了,现在把它们汇集成一篇。3D电影全称Three Dimension,意在长度和宽度外,再增加一种深度。它并不是新奇的发明,1839年,英国科学家查理.惠斯顿根据“人类双眼的成像不同”发明了一种立体眼镜,使人们的左右眼观看同一图像时产生不同的效果,这就是今天3D眼镜的原理。卢米埃尔兄弟曾把他们的《火车进站》制作成3D,于1903年公映。从那时起到1946年,3D电影一直处于试验阶段。

1922年9月27日,公认的世界首部3D故事片《爱情的力量》(The Power of Love)在洛杉矶大使饭店公映,它采用了红绿立体电影模式,遗憾的是当时上座率不佳。制作人在向院线经理推销该片未果后,影片渐渐被人淡忘。现在,该胶片已经遗失。

《爱情的力量》剧照和宣传照

1930年代由于经济大萧条,3D电影反而开始引起了人们的兴趣。1936年雅各布·莱温赛尔(Jacob Leventhal)和约翰·诺林(John Norling)为米高梅公司拍摄了短片《奥迪斯寇皮克斯》(Audioscopiks)带来3D的首次成功,短片在《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前放映,观众需佩戴一副红绿眼镜(后期过渡为红蓝眼镜),对银幕上的物体产生立体感,荧幕上的一个人在掷棒球,棒球直冲观众而来,使人不由想低头。这个效果在当时非同凡响,还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短片提名。1938年,又发行了一部《新奥迪斯寇皮克斯》(The New Audioscopiks)。早期的3D电影以展示立体效果为主,常以指向观众的枪、扔向观众的物体为噱头。从艺术角度来看,3D的优势对于已经习惯了平面2D的观众来说,是将舞台剧与电影合二为一;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利用光学错觉的电影魔术来吓唬年轻观众和老龄观众。

1939年,《奥迪斯寇皮克斯》的导演之一约翰.诺林拍摄的一只长达15分钟的3D动画短片《In Tune with Tomorrow》(又称:Motor Rhythm)在当年的世界博览会放映。据影史学家推测,另一位停格动画师查理.鲍尔斯(Charlie Bowers)也拍摄过类似的3D动画,也曾在当年的世界博览会放映过。《In Tune with Tomorrow》还曾在50年代初的3D热潮中被雷电华电影公司重新着色上映。

米高梅红绿眼镜与宣传照

米高梅于1941年推行了新的3D技术Metroscopix:使用两台摄影机代替双眼,平行拍摄,双机间距恰恰与双眼间距成比。将左机拍的胶片染红,右机拍的胶片染绿,再将两片进行重叠复印,拷贝片上可发现两个几乎重叠的红绿影像。放映时,观众佩戴红绿眼镜,红的在右眼,绿的在左眼,透过绿镜片过滤去银幕上的绿色影像,红镜片过滤去红色影像。于是左右眼所看到的都是自己平时观能所看到的那一部分色彩,如平时看的一样,通过视觉神经的融合,产生立体感。

50年代的3D电影

1952年,Natural Vision(天然视觉)的3D技术问世,原理与Metroscopix相似,也是通过视觉神经得到立体感。但与前者不同的是,后者虽然用两台摄像机制作成代表双眼所看到的两套底片,但并不是染成红绿色复制成同一个拷贝片,而是分别印成两个拷贝片,以两台放映机同时放映(双机3D):两个影像在银幕上复合,而观众要戴上偏光镜看电影,偏光镜把银幕上重叠两层的影像,分别过滤去一层,将剩下的传入神经中枢,融合而产生立体感。

天然视觉3D问世后,轰动世界,出品数量相当客观。加之好莱坞在二战后所感受到的巨大威胁就是电视夺取了电影观众,1950年代初期观影人数锐减,各片场大为恐慌。3D电影是他们当时应对的主要策略。50年代是彩色电影的全盛期,1952至1953年更是3D电影风起云涌的两年。1952年11月,影史公认的首部彩色3D故事片《博瓦纳的魔鬼》(Bwana Devil)出现,它采用的就是Natural Vision 3D。宣传时号称能让观众体验到“狮子在腿上,爱人在怀里”的奇妙感受,因此吸引了大批观众,据说排队的人跨越了好几个街区。对于影片效果,却褒贬不一。电影公司曾经一度宣称这是第一部3D电影长片,影片的编剧、制片、导演Arch Oboler也是在几年后才很惊讶的发现《爱情的力量》才是第一部3D长片。

《博瓦纳的魔鬼》宣传海报,以及对3D技术的解释

一时间,3D几乎成为当时电影热卖的护身符。迪士尼、福克斯等大公司也先后加入了这股潮流,迪士尼还把3D技术带进了迪士尼乐园。从1952年到1955年,各电影公司先后有50多部3D影片发行:哥伦比亚公司的《Fort Ti》,华纳的《血战羽毛河》(Change at Feather River)、《月光大盗》(The Moonlighter),雷电华的《魔鬼山谷》(Devil’s Canyon)等,其中最出名的是《电话谋杀案》(Dial M for Murder)、《蜡像院魔王》(House of Wax)、《黑湖妖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刁蛮公主》(Kiss Me Kate)和《蛮国战笳声》(Hondo)等。

50年代的一些3D大路货

那时的电影海报也喜欢凸显“立体”的感觉——美国首部大片厂(哥伦比亚电影公司)1953年投拍的3D电影《黑暗中的男人》(Man in the Dark,1953),艾德蒙·奥布莱恩就在预告片里也是大说特说"3D是神马?",纯粹拍了些3D噱头以加强立体感——雪茄、蜘蛛、剪刀、镊子、拳头、坠落和过山车,现在看来既好笑又可爱,这些设计都不如它的电影海报出彩。我就只放一张吧,感兴趣的朋友去搜索下它的其他海报。

《黑暗中的男人》海报之一

3D电影的题材多局限在能体现3D冲击效果的恐怖、惊悚、科幻类影片,内容乏善可陈。更关键的是技术因素,从题材的选择、拍摄、剪辑、洗印到发行放映的荧幕、放映机,3D电影需要特殊的技术要求,否则难以保证品质。即使影片品质较好,在当时的条件下,3D眼镜是被动的,观众观看电影时,仍常常产生眼睛疲劳甚至头昏脑胀的感觉。放映技术是最重要的——经常会出现两台胶片放映机不同步的现象,不幸的是,当时的放映水平经常忽略了这些标准。还有对图像亮度的要求,通常画面太暗会引起眼睛的疲劳。宝丽来公司再1953年秋天进行过几次实地测试,发现在50%的影院都会出现放映不同步的问题,所以当时很多3D电影虽然片长很短,中间都会有短暂的“休息时间”,这也就导致了50年代3D电影票房遭遇滑铁卢以至于迅速消亡的最根本原因。1955年,宣告了这股热潮暂告一段落。

昨天、今天的观众

顺带提一句:1953年的西部片《绝岭三雄》(Gun Fury)原片是3D,反派朝主角投掷树枝、石头和当前3D影片惯用的扑面而来的表达方式一样。然而本片导演拉乌尔·沃尔什和《蜡像院魔王3D》(House of Wax)的安德尔·迪·托斯一样,是个独眼龙,他们根本没法看到自己影片的3D效果。

《绝岭三雄》剧照

导演安德尔.迪.托斯&导演拉乌尔.沃尔什

60年代的3D电影

3D电影在50年代后期的下滑之后,60年代几乎销声匿迹。60年代的3D可以分为两个阶段:60年代前期几乎处于休眠状态,以《九月风暴》(September Storm)、《怪体》(The Bubble)两部为主,仍然沿袭50年代B级片的特点;后期仅凭一部《空中小姐》(The Stewardesses)彻底让3D起死回生,让软色情3D成人电影在70年代大行其道。

虽然3D电影在60年代初并无几部,但3D影院吸引了观众的目光。因为此时一种被称之为“空间视觉3D”(Space-Vision 3D)的新技术被开发出来,这项技术的起源来自于罗伯特·文森特·贝尼尔(Robert Vincent Bernier)上校,一个在3D电影史上被遗忘了的创新者。他发明的Trioptiscope空间视觉镜头已经成为近三十年间3D电影生产和展览的黄金标准。视觉立体电影呈现双重影像,一个影像重叠在另一个影像之上,只需为一台投影机安装一个特殊镜头。并在技术上消除了以前双机投影的调校,只是色调偏黑,不生动的偏振式(偏光式)3D影像,不像早期的双机3D放映,可以保持完美同步。

1960年9月9日,二十世纪福斯还发布了一款配备西尼玛斯科普式(CinemaScope)宽银幕立体镜头的双机摄影机。由爱德华·阿尔皮森(Edward L. Alperson)和导演拜隆·哈斯金(Byron Haskin)率先在电影《九月风暴》(September Storm)中使用了这台摄影机拍摄。影片以水下寻宝为情节,在西班牙的巴利阿里群岛取景,尽管是二十世纪福斯这样的大公司拍摄,这部电影的票房成绩却表现不佳,不仅摄影糟糕、剧本混乱,在3D技术上也出现了重影等问题。

《九月风暴》

这一时期的3D电影取决于观众的口味 - 大多数3D电影制作者开始开发“性”这一类型,包括《亚当和六个裸体女神》(Adam and Six Eves,1962)和当时还是新人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执导的《服务生和交际花》(The Bellboy and the Playgirls,1962),看起来1962年真是色情电影业的好年景。这些电影仅为电影制造商带来了微薄的利润,但其实并没有推进3D技术。不过这一切,在1966年之后发生了改观。

六十年代的美国电影业正随着世界格局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六十年代中期以前,涌现出休伦港宣言、柏克莱1964年自由言论运动和反越战的新左派,还有文化起义,即沿着垮掉一代文学、摇滚乐、禅、迷幻物品以追求个人感性解放的嬉皮,到六十年代末皆被归入反叛文化之中。美国的电影业在也受到了巨大影响,此时好莱坞黄金时代已经远去,人们对大片不再热衷,独立电影开始受到追捧。美国的年轻导演们都以法国新浪潮为榜样,力图拍出洋溢着鲜活气息、青春无悔式的小片。《雌雄大盗》(Bonnie and Clyde,1967)、《逍遥骑士》(Easy Rider,1969)迎来了“新好莱坞”时期。

3D电影也是如此,B级科幻片《怪体》(The Bubble)仍然沿袭50年代3D电影的特点,讲述一对夫妇乘坐的飞机受到了神秘气流的影响,当他们来到一所小镇时,发现这里的人都行为古怪。这是采用的是空间视觉3D系统(Space-Vision 3D)的偏振式3D电影,也是第一部2.35:1宽银幕格式的3D故事片。

《怪体》海报

《怪体》

《怪体》的时长由最初的112分钟逐渐被压缩,1976年的重映版变成90分钟,之后再度被削减为75分钟。这是因为3D眼镜佩戴时间过长,容易造成视觉疲劳。后来的DVD版本恢复为90分钟的时长。尽管此时的3D仍处于停滞状态,但三年后年就发生了改观。1969年7月公映的3D情色片《空中小姐》(The Stewardesses)让3D再度时髦起来,制作成本10万美元,却收回2700万美元的票房收益,这在当时绝对是一本万利。这种关于空姐的剥削电影。它针对的只是一定的受众,最初放映时被列为X级电影。大部分人还是奔着新技术下荧屏上的“裸露”镜头而来的。70年代的3D几乎被一窝蜂的情色、色情包围了。

《空中小姐》海报

《空中小姐》的票房宣传海报

《空中小姐》采用了“立体视觉3D”(Stereovision)技术,发明者是世纪精密光学(Century Precision Optics)公司的创始人克里斯·J·康登(Chris J. Condon)和导演小阿尔·西利曼(Al Silliman Jr)。他们开发出简单实用的便携式单机3D摄影机,该系统可以将两个影像并排合成在一个正常的35毫米电影框架内,用变形镜头来放大图像的宝丽莱过滤装置中。让观众的两只眼睛获得的影像并观察它们之间的差别,使之获得明显的深度感,建立特征间的对应关系,将同一空间物理点在不同图像中的映像点对应起来,这个差别,也被称作视差(Disparity)影像。之后经不断的改良,在80年代日臻成熟,最终被用来拍摄多部像《大白鲨3D》(1983)这样的3D电影,带来80年代一股新3D热潮。这几部电影因为尺度问题,我就不放截图了,请见谅。

《空中小姐》后来还以70毫米3D制式放映过。此后的25年间,大约有35部影片采用了“立体视觉3D”技术。2009年,《空中小姐》还在克里斯·康登和导演艾德·梅耶(Ed Meyer)的配合下,在XPAND 3D、RealD和杜比3D影厅中放映。

其他3D电影还有同年12月公映的《摇尾巴》(Swingtai),是一家16毫米软色情公司投拍的3D电影,不过这部影片可以说是3D影史上一次糟糕的尝试,它专注于“进入式3D”镜头和极端的特写,如贴近乳房和挥舞鞭子的镜头。

《摇尾巴》采用色差式3D技术(color anaglyphic),配合使用的是被动式红-蓝(或者红-绿、红-青)滤色3D眼镜。这种技术历史最为悠久,成像原理简单,实现成本相当低廉,眼镜成本仅为几块钱,但是3D画面效果也是最差的。色差式3D先由旋转的滤光轮分出光谱信息,使用不同颜色的滤光片进行画面滤光,使得一个图片能产生出两幅图像,人的每只眼睛都看见不同的图像。这样的方法容易使画面边缘产生偏色。

中国早期的立体电影

这个部分我们再来横向了解一下咱们中国早期的3D电影。其实从1959年起,北京就开始研制3D电影了,那时候我们管它叫“立体电影”。

1960年,国内第一台35毫米立体电影摄影机就问世啦,并且拍出第一部可供影院上映的双机立体电影纪录片《漓江游记》,后又拍摄了《杂技艺术表演》等立体影片。上影厂和八一厂也在这一年拍摄了立体纪录片《青春的旋律》《欢乐的童年》《黄浦江畔》和《北京的春天》。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则拍摄了彩色立体木偶动画片《大奖章》,讲的是森林二十多种动物开运动会的故事。时长24分钟,这是我国第一部,也是仅有的一部木偶动画立体电影。

《大奖章》

片中充分展示了各种体育项目,包括足球赛、跳木马、跳高、撑杆跳、越野赛跑等,构思上有点儿像是迪士尼的《龟兔赛猫》(1935)。批评了骄傲自大而失败的驴子,表扬了虚心获得成功的小熊和猫。

影片采用双机+定格拍摄,充分利用运动项目自身的特点,突出布景的景深和动作的层次。既具有立体电影令人身临其境的特色,又有木偶片的幽默、轻松的风格。

《大奖章》

《大奖章》

大家都知道,1962年上映的《魔术师的奇遇》是中国内地第一部立体真人故事片,不过长度只有47分钟。毕竟,在当时的条件下,立体眼镜是被动的(还是红绿镜片,注意是红绿不是红蓝),观众观看3D电影时,戴着一个犹如儿童玩具一般的特制眼镜,常常会产生眼睛疲劳甚至头昏脑胀的感觉,所以那时的立体电影时长都不会太长。

《魔术师的奇遇》

该片是由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由著名导演桑弧(代表作:《哀乐中年》《假凤虚凰》《太太万岁》)导演,陈强主演。

桑弧导演采用了“巧合与错过”的典型叙事,以老华侨魔术师陆幻奇解放后回国寻子为线索,反映解放前后的社会反差,让故事妙趣横生又引人深思。

《魔术师的奇遇》

影片并非是全片3D,而是在特别片段才会加入立体效果。这样不会另观众的眼睛感到特别疲劳。 影片播放时,观众不时因为扔扑克、空中钓鱼和杂技飞人等场景而惊呼。桑弧导演还特地以3D手法致敬了卢米埃尔兄弟的《火车进站》,当年的观众看到银幕上的火车进站,会吓得尖叫离座,桑弧将之引入3D电影,更添效果。

还有一场戏,钓鱼竿伸向银幕,从镜头外掉了一条大鱼,仿佛是从观众头上钓出来的。在回忆的镜头里,还有警察拿起一把水枪射向观众,都是有趣的设计。

《魔术师的奇遇》

魔术师在找儿子的过程中找到了上海杂技团,在这个典型的环境里,把前来帮助他的人误会成旧社会要追捕他的人,在追捕的过程中,充分把杂技团的包括蹦床、跳伞、跷跷板在内的道具与人物行动结合起来。

《魔术师的奇遇》

《魔术师的奇遇》从1962年7月1日起在上海首家立体影院——东湖电影院上映,连续放映了4年。

它只能说是中国内地的第一部3D剧情片,香港早在1953年就推出过3D电影——那时也是美国3D的鼎盛时期。香港导演邝赞对电影技术很有研究,他自己研制了一副三菱镜,为香港国家片厂拍摄了立体电影《淘金记》(1953),是香港拍摄的第一部粤语立体电影。

不但技术上成功了,就是内容也很充实,故事注重轻松讽刺,讲述表兄弟俩到大城市碰运气,希望大捞一笔衣锦还乡,岂料处处碰壁, 才发觉做人应脚踏实地。然而,这还不是香港首部3D电影,同年上映的由赵树燊为香港大观片厂执导的《玉女情仇》比《淘金记》还要过早开拍。

《玉女情仇》海报

《玉女情仇》是拍摄的第一部立体国语片,也成为香港影史第一部立体电影。故事讲述一个年轻人因情仇误杀了父亲之后,慌忙同少女驾车飞逃坠崖。两人受了重伤,送进医院昏迷不醒。探长知道凶手受伤,到医院录口供,才发现事情另有蹊跷。

同样是这一年,邵氏也拍摄了公司的首部立体电影《黑手套》(又名:梦里惊魂),是一部奇情凶杀片,是个大胆的尝试。可惜,上映时受到观众的冷落,票房惨败。

《黑手套》(梦里惊魂)海报

至于中国内地的第二部立体电影呢,直到十九年后才推出。主要因为技术、资金、人才等诸多方面的限制制约了立体电影的发展。再加上十年动乱的“文化沙漠”,立体电影淡出了观众的视线。

1981年,北影厂导演刘秋霖和秦志钰拍出了我国第二部立体故事片《欢欢笑笑》。这是采用平机偏振式立体电影技术拍摄的35毫米彩色立体电影。

《欢欢笑笑》海报

故事讲述烤鸭师傅杨欢欢和杂技演员柳笑笑的既幽默又曲折的爱情故事。惊险刺激的杂技镜头成为3D设计的主要场面,当时有一种说法是“气球伸手可得、竹竿戳上鼻尖”。杂技表演也成了80年代立体电影的一道风景,影响了后来的一批立体电影。别忘了,1960年的立体短片《杂技艺术表演》就已经意识到要这么做了,《魔术师的奇遇》的高潮场面也发生在杂技团。

《欢欢笑笑》

《欢欢笑笑》公映后,立体电影在国内迅速普及,那时候的立体眼镜是一个纸壳做的眼镜框。不过偏振技术的眼镜在观看时需要正襟危坐, 不能随便乱动,不然也会不重合。

1983年,北影厂的杨启天和张祖诚联合导演了人与动物联袂主演的相声喜剧《快乐的动物园》,动物园是相声电影钟爱的场所,这部也不例外,相声演员姜昆、李文华负责旁白,教育家孙敬修老先生也出镜演出。

大象长长的鼻子、长颈鹿的舌头、孔雀的羽翅、熊猫的皮毛、猴子的长臂和长长的竹竿几乎伸进观众席,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躲闪。影片透过游客低素质的举动,再对比动物的礼貌,来反思人类的陋习。

《欢乐的动物园》上映时张贴的海报 及剧照

《快乐的动物园》在当时属于儿童电影,不过很多成年人抱着对“立体电影”好奇的心态也会去看,影片在20多年后还在学生群体中重映过,很多当年看过的家长带着孩子去电影院看这部影片,觉得既趣味盎然又寓教于乐。

1985年,珠江电影制片厂也推出了一部立体电影《靓女阿萍》,与以往不同,这部影片比较偏文艺。它通过农民乐园的女总经理阿萍热情帮助回国观光的华侨排忧解难,侧面展示了改革幵放使广东城乡发生了深刻的変化。片中射箭、篝火等场景是比较突出的几个立体场景。

《靓女阿萍》

此时,还有1985年首次引进的西班牙和意大利合拍的西部枪战片《枪手哈特》(Comin' at Ya!,1981)和1988年引进的美国立体动画片《奥林传奇》(Starchaser: The Legend of Orin)两部外国片,据说前者还通过电视进入我国千家万户,作为立体电视节目播出。关于两部影片,我会在下文详细介绍。

《白日焰火》

大家还记得《白日焰火》里,廖凡和桂纶镁在电影院看过的立体电影吗?从银幕上的声音就可以辨识,他们看的是1986年的武侠片《侠女十三妹》。其实影片还删去了一场戏,影院外有《侠女十三妹》的海报。

《白日焰火》删除片段中出现的《侠女十三妹》海报

在娱乐、武打枪战片的大潮引领下,动作题材更适合拍摄3D场景。《侠女十三妹》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彩色立体宽银幕电影,取材自清朝的文康的百花小说《儿女英雄传》。

当时,北京608厂研制出可以装在阿里摄影机前的“双镜头立体分光摄影装置”,并用单机拍摄了《侠女十三妹》影片中的部分镜头。不久后,影片的导演杨启天导演拉来了日本投资,由北影和日本迁光学研究所联合拍摄。日本电影人对合拍这部影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特别提供当时最先进的双镜头分光35毫米单机立体摄影装置,并派出了导演村川透(代表作:《苏醒的金狼》《野兽之死》)和摄影等一干人马组成合作班底,完成了我国第一部单机偏光立体电影。公映时,采用立体电影和普通电影双拷贝发行。

《侠女十三妹》

影片在布景、道具和武打招式的设计上,有明显的立体感,即便现在看普通2D也能看得出设计感。与同时期那些当代“杂耍”片相比,它的呈现方式相对还是比较自然的。

《侠女十三妹》

它运用了一些道具作为前景,突出空间上的层次感,这是早期美国3D电影的普遍做法。

《侠女十三妹》

《电话谋杀案》(1953)

而打斗方面,也有与50年代3D西部片共通的地方。

《侠女十三妹》

《绝岭三雄》(1953)

特别是十三妹大破能仁寺那场戏,躲避机关的效果达到极致,以当时的眼光来看,观众会觉得眼花缭乱。

《侠女十三妹》的能仁寺机关戏

其实,用立体电影拍武侠片已经不是首次,早在1977年8月,台湾富华影业公司就尝试用红蓝3D技术,拍摄了台湾首部立体电影《千刀万里追》。导演是张美君,风格类似于胡金铨的名作《龙门客栈》,讲述明朝一位王爷遭到东厂锦衣卫的追杀,躲进寺庙中,在众人的帮助下与大反派决一死战。

题材虽不新鲜,但立体的打斗场面相当突出,骏马奔腾的场面相当壮观,尤其还有各种武器的展示,包括飞向银幕的弓箭、投掷的石子、和尚的袈裟变成的“棍棒”,锦衣卫将血滴子飞出银幕等。

不过,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仍然会伴有恶心的感觉,况且影片的时长已经有94分钟。红蓝镜片最早是美国针对于50年代黑白片的,到了彩色片时代就会色彩不清晰,两色的影像叠合也不太稳定,就会对观众造成不适。

我们现在再看这些影片的2D版本,也会觉得很别扭,包括中间几段超自然元素的打斗场景,演员行动笨拙,移动物体都很刻意,然后来来回回无聊的打来打去。

《飞刀万里追》中的血滴子场面

不过那是1977年,《侠女十三妹》是1986年推出的,北影厂和日本的技术是采用偏光立体技术,既降低了制作成本,清晰度也好过红蓝技术,而且观众不会感到不适。虽然整体效果比红蓝稍好,但仍存在重影及画面不清晰的问题。

不过《飞刀万里追》当年在台湾、香港及日本公映后,产生了极大的反响,不仅荣获第十四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优等剧情片奖和最佳男配角奖,还曾在法国戛纳电影节做市场展映。

这一年是台湾立体电影大爆发的一年,影片的导演张美君再接再厉执导了另一部立体武打片《十三女尼》,成为台湾第二部3D立体电影。这一年还有另一部3D武打片《南北双侠》(The North And South Chivalry)。

《十三女尼》的美版、台版海报

香港导演罗维(代表作:《精武门》《唐山大兄》)受到台湾3D武打片的影响拉来了《千刀万里追》的摄影师陈荣树,请古龙编剧,由尚未大红的成龙身兼主演及武指,共同打造了香港第一部3D立体功夫电影《飞渡卷云山》。

《飞渡卷云山》的香港、韩国和美国版海报

武打片是很适合3D的,影片有一些3D的视觉表现手段,如掌法、刀剑、石块等。

《飞渡卷云山》

片中也有成龙落入密室,躲避各种机关弹出的飞蛇。还有一行人金山遭遇伏击,石头砸向镜头等场面。

《飞渡卷云山》

不过《飞渡卷云山》的拍摄周期很短,当时一部立体电影所用的胶片,是2D影片的两倍,3D的后期又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结果却不受观众待见,在香港遭遇票房惨败,庞大的投资付之东流,立体武打片在香港并不受待见。但三年后在韩国公映票房进入前十。

对于立体武打片来说,3D立体效果仍是以演员朝镜头做武打动作或是投掷兵器这种方式来表现立体效果,即便34年后的华语首部IMAX3D武侠片《龙门飞甲》(2011)也没有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龙门飞甲》

继续回到内地的立体电影上,在《侠女十三妹》之后,珠影又在1987年推出了一部谐趣功夫片《洋妞寻师》,描写一个名叫凯蒂的外国姑娘,远渡重洋,来中国学习武术,拜师学艺的故事。同样有一些动作设计上的立体感。

《洋妞寻师》

1987年,立体电影的票房已经出现下滑的趋势,毕竟多数电影不太注重故事,只是为了3D而3D。长影在这一年拍摄了儿童惊险题材的立体电影《湖心岛之谜》,是关于小朋友智破犯罪团伙的电影。

此外,上影厂的《驯狮三郎》和西影厂的《他,我们见过》,两部和马戏有关的立体电影。

《驯狮三郎》除了马戏团的立体场面外,还有一场墓地戏,一块块的墓碑也很有立体效果。

《他,我们见过》在场景选择、道具设置上都被塞得太满,把3D作为一种奇观,有些过于卖弄了,而且并不注重故事内容了。有一场消防员一个接一个跳进窗户的戏,还有慢镜头特写,实在很可笑。

《他,我们见过》

此外还有西影厂的《恐怖的鬼森林》和北影的《仗义小伙儿》,这些不再注重剧本的立体电影很快就淹没了。

《湖心岛之谜》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们还引进了一部台湾的立体电影《立体奇兵》(1989)。台湾经济受挫,电影业一路下滑,台湾金格影业公司再次利用偏光立体技术拍出《立体奇兵》试图救市,但无奈故事傻乎乎的,煞费苦心的立体效果也不能挽救台产影片的票房暗淡。自此之后,3D立体武打片乃至3D立体在华语电影圈都少人问津了。

《立体奇兵》

70年代3D电影

继续来介绍70年代的3D电影。进入70年代,3D产量随之提升,不过3D并不赚钱。整个70年代的3D要么是软色情的成人电影,要么是B级恐怖片,要么就是两者的结合。比如安迪·沃霍尔的监制的《行尸走肉》(Flesh for Frankenstein)就是这样一种高级的结合范例。3D仅仅被用来作为一种噱头,让人们去看些低预算的电影。

《奶昔船长》

1970年11月公映的《奶昔船长》(Captain Milkshake)是一部以约占为背景的情节剧,导演理查德·克劳福德的创作理念是用彩色3D拍摄战争动作场面,以提高越南的现实感。而美国的“另一个世界”的现实则用黑白和2D拍摄。

它的3D部分采用的是偏光式3D技术,也被译作偏振式3D技术(polarized segments),配合使用的是被动式偏光眼镜。偏振式3D不是60年代的新技术,它在1953-1954年3D热潮时,已非常吃香。偏光式3D技术的图像效果比色差式好。偏光式3D是利用光线有“振动方向”的原理来分解原始图像的,先通过把图像分为垂直向偏振光和水平向偏振光两组画面,然后3D眼镜左右分别采用不同偏振方向的偏光镜片,这样人的左右眼就能接收两组画面,再经过大脑合成立体影像。

《面具》海报

这是一部加拿大在1961年拍摄的恐怖片《面具》(The Mask),故事讲述一名精神科医生被一个阿兹特克面具逼到要疯掉的地步。无法抗拒的声音一直在告诉他“戴上面具”,医生陷入了这可怕的深渊。拍摄时采用2D黑白,但要表现医生被面具所唤起的梦幻世界,这些场景就要用3D来表现。该场景由特艺彩色公司来负责红绿3D。

《面具》在英国上映时,片名被改为"Eyes of Hell"。美国1971年重映时也采用了这一片名,这是第一部广泛在美国上映的加拿大电影。2015年,经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与新泽西州3D电影资料馆的全新修复,新的3D数字格式于首次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亮相。

《面具》采用的是补色3D技术(anaglyphic segments),它是所有3D中最经济的。它利用颜色过滤镜片来分离左右视图。但是因为眼镜的滤光效果不完美,左右眼视图往往无法完全分离,进而导致“重影”。此外,对3D眼镜的依赖,也是限制补色立体技术广泛应用的一个重要因素。

《面具》黑白2D版画面,可以想象彩色版该画面有多骇人

旧片重映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文森特·普莱斯和查理士·布朗逊主演的50年代经典3D电影《蜡像院魔王》在这一年重映,看得出3D重映可不只是某些国家的特殊情况。

另外,1971年11月公映的《疯狂的庇护》(Asylum of the Insane)是只有部分片段是3D, 也是比较早的3D和2D共存于一部电影中的,它的3D部分采用的是补色3D技术(anaglyphic segments)。

这一时期,在票房上表现优异的3D电影还有1973年的《监狱女孩3D》(Prison Girls)。女子监狱类型的剥削电影蔚然成风,不过这部电影只有很少的场面是发生在监狱中……即便如此,这部电影拥有70年代软色情片的典型元素,它的出名主要原因是它被宣传为“第一部3D成人电影”。

《监狱女孩3D》海报

《监狱女孩3D》票房宣传海报

有一部叫做《我,怪兽》(I, Monster)的影片值得介绍一下。

《我,怪兽》海报

它利用的是“普尔弗里希效应”(Pulfrich effect)来提供一种特殊的3D体验的。在这里科普一下:1922年,德国物理学家卡尔·普尔弗里希(Carl Pulfrich)通过在滤光片中观察摇动的小球得出了普尔弗里效应理论。他通过滤镜观察左右摆动的小球,发现小球不止左右摆动,还能自由前后运动。普尔弗里效应说明人眼在暗光、暗镜头的作用下看到的物体影像会比通常情况下延长,这时候,暗光和暗镜头的摄影器材就相当于一个滤镜,人们通过他们拍出来的影像会让观众产生错觉。比如说,布拉德·皮特明明刚刚微笑完了,嘴角已经垂下,大家左眼看到的图像是垂下,但是右眼看到的仍然是上扬的嘴角。当然这个延时只有几毫秒,但是这样足以制造出3D的效果。《我,怪兽》于1970年拍摄,1973年4月才公映。

皮特测试图

普尔弗里希效应测试图

在《我,怪兽》这部电影中,观众佩戴的3D眼镜的右镜片要比左镜片暗许多。这是因为人类的大脑视觉系统在处理暗刺激的时候会比处理亮刺激多花一点时间。所以暗的那只眼睛看到的物体会比亮的那只慢一拍,属于一种视觉上的错觉。这种3D在电影拍摄上需要一些聪明的摄影技巧和编排,保持前景向右移动、背景向左移动,才能使这种3D体验成为可能。

《我,怪兽》

《行尸走肉》(Flesh for Frankenstein)是70年代3D电影中比较有名气的一部了。因为它是由由安迪·沃霍尔监制,保罗·莫里西导演的。安迪·沃霍尔除了拍摄了实验电影史上非常著名的一批纯粹实验影片以外,还长期作为监制出品小制作的B级剧情片。并且本片的制片人还是意大利最著名的制片巨头卡洛尔·庞蒂。这部影片上映时被列为X级,现在已经成为CULT电影的经典,但大部分观众看到的都是2D版。原片为空间视觉3D(Space-Vision),电影制作者是想让观众更加明确片中的性与暴力。同时,这还是为数不多的发行过3D录像带的影片。

《行尸走肉》海报

《行尸走肉》票房统计

80年代3D电影

70年代的3D电影因为充斥着大量质量拙劣的软色情,就不做过多介绍了。我们直接进入80年代,在早期的3D电影史中,1953-1955年1981-1983年左右,则被认为是两个黄金时期。

其中,80年代的3D热潮始于西班牙和意大利合拍的西部片《枪手哈特》(Comin' at Ya!,1981),国内80年代也曾引进过,是第一部引进国内的3D立体电影。

《枪手哈特》海报

用3D技术拍摄西部片在当时是一项冒险的提议,毕竟3D在当时的商业片领域基本停滞了,只存在于软核色情片当中。几乎没有电影公司愿意投资一部3D商业片,即便制作,成片也很难走进影院,多数以录像带形式发行。

好在,《枪手哈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为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电影市场打开了大门。

故事讲述一对刚要结婚的新人,婚礼被一对劫匪兄弟破坏,他们绑架了新娘,并开枪打伤了新郎。丈夫康复后,想方设法救出他的新婚妻子。

将枪对准观众的牛仔,会联想起默片时代的《火车大劫案》

影片在丈夫和妻子、劫匪和银行家之间以玩笑的方式结束了前半小时的沉默。尽管喜剧风格与其他部分格格不入,但接下来的动作场面,开始没完没了的对镜头带来冲击,包括飞镖、蛇、枪、豆子、老鼠、矛、手、蜘蛛、保龄球、蝙蝠、枪管、剑下楼梯、溜溜球、风车、金币、苹果皮、火、箭和婴儿等,不断从银幕上超观众飞来。

物体扔向观众的3D方式是对观众的公然挑衅,这种方式在现在的3D电影中已经司空见惯了。

《枪手哈特》

抛开3D,只看平时的摄影,它从近距离特写到长而华丽的全景镜头,看起来也很棒。如果没有3D的新奇感,这部电影就是一部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

《枪手哈特》

当时的3D,制作成本和放映成本都很高。本片主演之一托尼·安东尼自己发明了一种廉价的投影镜头,使影片的放映成本降低许多,影院老板因此愿意放映本片。

第一轮放映下来,3D眼镜经销商发现3D眼镜要卖光了,老板们这才意识到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商业机遇。补货后,《枪手哈特》又做了多轮放映,北美200家放映影院共计票房收入1200万美元。

《枪手哈特》

美国版的预告片甚至没有展示电影的内容,而是示范了3D技术。《枪手哈特》在2011年三十周年之际,转换成更为现代的3D,由此成为第一个传统3D转制现代数字3D电影。

导演费迪南多·巴迪和他的团队趁热打铁,又拍了一部3D电影《夺宝龙虎榜》(El tesoro de las cuatro coronas,1983),影片曾于80年代在央视电视台播出过。

故事讲述一群冒险家聚集在一起,寻找一些神秘的宝石。

《夺宝龙虎榜》

《夺宝龙虎榜》绝对是为了3D而3D。就其本身而言,它在当时非常成功。几乎没有其他80年代的3D电影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不过,它并不是一部好电影。

《枪手哈特》的成功让3D电影重新焕发光芒,也让50年代的3D电影重新复映。《蜡像院魔王》(HOUSE OF WAX)、《电话谋杀案》(DIAL M FOR MURDER)、《宇宙访客》(It Came From Outer Space)先后在1981、1982年、1984年复映。

当时的3D,主要受到恐怖片的青睐。一些美国恐怖系列片借第3集的名义,打着双关语的宣传手段以“3D”形式推出。如《十三号星期五3》(Friday the 13th Part III)、《大白鲨3》(Jaws 3-D)和《鬼哭神嚎3》(Amityville 3-D)等。

80年代的一堆3D电影

《地狱犬》(Dogs of Hell,1982)是这批电影中最先上映的。但是1982年3月上映的《寄生魔种》(Parasite,1982)以“第一部3D未来怪兽电影”的噱头脱颖而出。

“第一部3D未来怪兽电影”《寄生魔种》

这是一部平淡无奇的B级片,寄生怪物也很廉价。不过从B级片角度来看,它没那么糟,挺恶趣味,也有些可取之处。特效大师斯坦·温斯顿负责影片的特技效果,这些怪物看起来像是《异形》(Alien)的低配版。

它拥有大量俗气的血腥暴力镜头,如怪物突然穿过老妇的脸,血液从穿过汽车的钢管中滴出来等。我们从这几张动图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立体感。

《寄生魔种》

当时,那时的3D还是不可避免地扔向银幕的物体。在《寄生魔种》中,还有一些慢动作和有趣的角度,包括开场的噩梦情节和追踪镜头等,都使影片3D场面看起来更加专业。

《寄生魔种》

《13号星期五》是非常受欢迎的系列恐怖片,戴着曲棍球面具的詹森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反派角色。1982年8月上映的《十三号星期五3》推出了偏光式3D版本。

《十三号星期五3》海报

片子一开始就有一些展现3D技术的噱头,不过很快新鲜感就消失了,接下来就是看过一、二集的观众所熟悉的暴力场面。

看过2D的朋友,很明显能够看出它为了营造3D效果而设计的那些场面。比如下图詹森的大手伸向银幕,我们把画面分割为三部分,看一下詹森左右手和脑袋的前后景深,层次感是显而易见的。

《十三号星期五3》

片中还有不少难忘的3D场面,最难忘的一幕是一个角色的眼球弹到银幕上。如果看3D版应该会很棒,看2D版显得就很拙劣了。

《十三号星期五3》

还有詹森破窗而入的镜头,也有一种冲破银幕的感觉。50年代的3D电影的海报就有电影人物冲破银幕的设计方案,这场戏可以说是把那种设计运用到了电影当中。

即使没有3D技术的突破,第三部在剧情上也会比一或二略好一丢丢。

《十三号星期五3》

不过呢,成也3D败也3D。我们现在看2D版还是觉得那些立体场面傻乎乎的,它就是不断向镜头扔东西,这只会把你带离电影,影响了电影传统的呈现方式。现在也有蓝光3D的版本,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肯定会另有一番滋味。

这不是个例,平时在电视上观看一些国内拍的武侠3D的2D版本时,也能有这种感觉。

这一时期的电影还有一部科幻片《禁地大战》(Spacehunter: Adventures in the Forbidden Zone,1983),是一个非常过时的西部片架构的太空冒险片,既不如同时期的科幻片,也不如《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那样的乌托邦公路片。初看时甚至没有意识到它是3D的,不过片头、片尾的设计倒是很3D。

《禁地大战》的片头、片尾效果

"大白鲨"系列也推出了3D版本——《大白鲨3》(Jaws 3-D,1983),导演是和斯皮尔伯格合作过的美术总监。

这一集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新奇的海洋世界风格的主题公园中。可以用3D手段展现一个最先进的水下设施以及各式各样引人注目的娱乐活动。

《大白鲨3》海报

这一集肯定是狗尾续貂的,但是它用3D捕捉到了一些诸如鲨鱼穿梭、海豚跳跃、水溅镜头、滑水跳跃、鲨鱼爆弹和喷雾器的画面,如果观看3D版本,定有可看性。

《大白鲨3》

《鬼哭神嚎3》(Amityville 3-D,1983)则是一部更加愚蠢的电影。这集导演是美国老牌导演理查德•弗莱舍,他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包括《海底两万里》(1954)、《朱门孽种》(1959)、《神奇旅程》(1966)、《勾魂手》(1968)、《虎!虎!虎!》(1970)和《绿色食品》(1973)等,他还有一个伟大成就是发明了光学错觉技术。

这次,他通过3D效果来制造恐怖,然而,对于一部恐怖片来说,这些立体效果看起来特别老套和无聊,比如3D的苍蝇,3D的飞盘,为什么要去着重拍它们?感觉它的3D效果只是把背景和主体前景区分开来,而不是像其他电影那样飞出银幕。不过大家现在看到的都是2D也就无所谓啦,但是看的时候还是会分心。

《鬼哭神嚎3》

还是截取几个感觉还不错的画面吧:

《鬼哭神嚎3》

1985年的美国立体动画片《奥林传奇》(Starchaser: The Legend of Orin),有如太空歌剧一般的宏大场面,这是派拉蒙电影公司1985年出品的世界第一部3D动画片,曾于1988年由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引进。

《奥林传奇》海报

故事发生在2985年,在地下世界的深处,人们被暴君zygon奴役,但是新生的英雄奥林可以使用一把神话般的剑。它的故事和风格就像《星球大战》一样将传统武士片赋予现代科幻的色彩,它肯定有借鉴《星球大战》的部分,最明显的就是激光剑。

《奥林传奇》

它的动画效果和拍摄效果都很好,编剧的对白功底也令人惊讶,鉴于它是一个动画片,这一点就显得更加引人注目了。

这部电影的大部分动画都是在1.85:1画幅的框架下进行的,但是当时的单条3D投影系统需要2.35:1画幅比例。结果,许多镜头显得异常紧凑,在某些情况下,角色的头部只得被部分切断。

影片总长150分钟,对于一部立体电影来说,有些太长了。很多朋友小时候都在影院看过,应该是足版的。

《奥林传奇》

3D的这股第二春也影响了一些音乐MV的拍摄,比如科波拉和迈克尔•杰克逊就拍摄了一支3D音乐短片《EO船长》(CAPTAIN EO),大家应该都看过,有的人可能不知道它原本是3D的。

这支短片从1986年到1996年在美国的迪士尼主题公园上映。杰克逊去世后,这一景点又回到了迪斯尼乐园,不过2015年12月它在最后一次放映后,又消失在了观众的视线中。

《EO船长》

90年代3D电影

当80年代的3D热潮褪去后,除了IMAX公司的几部IMAX 3D短片外,90年代的3D电影屈指可数。不过有两部不能说是3D的“3D电影”倒值得好好说道说道。

第一部便是《猛鬼街6》——

很多恐怖片在80年代初就以3D版本推出了第三集,新线电影公司算是后知后觉了,它们直到1991年才将《猛鬼街6》(Freddy's Dead: The Final Nightmare)加入了3D的噱头。

不过,《猛鬼街6》并不是完全意义的3D电影,在电影院放映的版本中,只有影片结尾,从女主角玛吉戴上特殊的3D眼镜的那一刻起,到她摘下眼镜的那一刻,是完全采用3D技术拍摄的,大概有13分钟(总时长105分钟)。

《猛鬼街6》

这一手法,是参照“互动噱头大师”威廉·卡索1960年拍摄的《13幽灵》(13 Ghosts)中的互动形式,我之前曾多次介绍过。两部片的观众被要求与电影中的角色在同一时间佩戴上眼镜,看到某种效果。对于《猛鬼街6》来说,既无新意,也有意思。

再来科普一下,《13幽灵》的主角佩戴一副眼镜即可见鬼,电影公司做了一款红蓝滤光片的过滤眼镜发给观众,观众配合情节加以佩戴。红镜片会加强鬼魂的颜色,而蓝镜片会过滤掉。如不佩戴,鬼魂只能依稀可见。

《十三幽灵》中主角佩戴的见鬼眼镜

给观众佩戴的眼镜(左)和它所看到的效果(右)

《十三幽灵》的见鬼眼镜取决于观众看哪个颜色的镜片,要么在屏幕上看到鬼,要么太害怕或不相信有鬼,就选择看不到它们。它的工作原理是,鬼被着色为蓝色,蓝镜片自然过滤掉鬼魂,红镜片看银幕上的蓝鬼也就浮现出来了。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使幽灵“出现”或“消失”。

现有的DVD版本是2D黑白,不过蓝光版独享红蓝滤光版,还附赠了一个过滤眼镜。

《猛鬼街6》借鉴了这个概念,带给大家一种互动体验。玛吉戴上3D眼镜(后来这枚眼镜隐形了),“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进入弗雷迪的大脑中,去追寻弗雷迪的变成杀人狂魔的原因。

由此,影片先让眼前一副原本平面的画变得立体起来,然后显现出一道门。玛吉进入后,影片采用了类似迪士尼主题公园或环球影城那种过山车似的运动长镜头,前景还有飞来飞去的物体与主背景区分开来,让观众对3D体验所有代入。

《猛鬼街6》

玛吉刚戴上3D眼镜之后,以第一人称视角

让观众代表了玛吉,真正开启这场3D体验

过山车式跟踪长镜头

玛吉和弗雷迪搏斗有点儿VR的意思了,看看她在两个空间中的动作:

《猛鬼街6》

后来还有各种展示立体纵深的场面,比如角色们选择用哪一种武器杀死弗雷迪,每每都要将之朝向银幕比弄一下:

《猛鬼街6》

还有弗雷迪的“橡皮式”胳膊。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情节,忍不住会笑出来:

《猛鬼街6》

不过,这些3D场面破坏了电影用视听展示故事的魅力。导演瑞秋.塔拉蕾原本希望弗雷迪的死能更具有史诗意义,却受到了3D的限制。3D电影的拍摄过程非常困难,以至于所有的焦点都从弗雷迪的死亡中消失了。事实上,他死亡的方式并不是在拍摄前就想出来的。

根据塔拉蕾的说法,“这一切都是关于‘我如何制作一部3D作品?’”,而不是“我怎样才能让杀人狂弗莱迪变得有趣?”这真是太可惜了,因为这让弗雷迪的死没有之前任何一部电影中的‘死亡’那么史诗。”

《猛鬼街6》

《猛鬼街6》这13分钟片段,观众佩戴的是老式的立体色眼镜(红蓝镜片),附一个3D版和2D版的视频截图。

《猛鬼街6》

涉及3D的情节在当时推出的大多数录像带版本中都被删除了,只留有2D情节。

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美国的3D电视公司就已经开始推出3D录像带了,专门针对当时已经下映的3D电影。3D电视公司通过邮购的形式销售了许多3D录像带和3D眼镜。不过呢,这些录像带无法在当前的3D高清电视或任何其他高清电视上播出,因为它们是过去的模拟视频。而且,3D录像带的技术质量有点低于大型制片厂的普通录像带版本。

但是,针对《猛鬼街6》这样的2D+3D,电视公司还没来得及展开对策。当时只有英国的租赁版录像带包含了3D效果,还赠送了5种不同的红/蓝3D眼镜。当然,现在的DVD及蓝光版都保留了3D镜头,有设备和条件的朋友可以看下。

在2D影片中有限的使用3D是一种很有趣的噱头,关键要看如何运用。今年我们还将有机会看到毕赣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是怎么玩转2D变3D的。

《地球最后的夜晚》海报

在介绍第二部电影之前,我想先拿两部同时期影片举例,我们便可以看到它们之间的差距。

90年代的真人3D电影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它们的制作往往都很低廉。比如1995年的警匪片《寻求庇护》就是是一部在各个方面都很糟糕的电影。3D是它唯一的亮点,尽管在2D中观看它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明显的效果。

《寻求庇护》

这部电影的3D更适合展示空间的层次感,你可以从中看到还没有被摧毁的世贸中心的3D空中影像,就连预告片都特地保留了世贸中心和自由女神的镜头。

再举一例是1997年的B级片《鬼精灵出笼》(The Creeps), 这是专门拍摄低成本B级恐怖片的满月电影公司出品的,以低成本的粗制滥造而闻名遐迩。

故事讲的是科学家将文学名著中的鬼怪——德古拉、弗兰肯斯坦、狼人、木乃伊赋予生命,但过程中出了点儿问题,它们都变成了小矮人(真是低成本)。全片出场人物不多,场景也很单一,只能依靠一些内景的陈设、道具的摆放来突出立体感,对于3D的表现还在原地踏步。

用的招数还是把物体伸向银幕

靠一些物体作为前景的层次

据IMDb的资料显示,《鬼精灵出笼》还是采用立体视觉3D技术(StereoVision 3D)拍摄的,用克里斯·康登立体视觉镜头拍摄的35mm电影。蓝光版(2D版)画质还是不错的说。

抛开3D,它的故事也不值得一谈,对于这种B级片来说,一个角色都没死,甚至没伤一滴血,实在不科学,演员的表演也特别糟。

了解了这个时期3D电影的特征,再看下面这部就会有脱胎换骨的感觉,虽然它是一部不能说是3D的“3D电影”。这部影片就是大家最熟悉不过的皮克斯的动画片《玩具总动员》,由华特·迪士尼影片公司和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合作推出。

这部电影当初是用三维制作的,但它却是以2D上映的。当时迪士尼还是只认可传统的二维手绘动画,皮克斯想要标新立异,用计算机生成三维,虚拟摄像机通过数字空间移动,捕捉每个人物和场景的质量和尺寸。当时的影院还缺乏影片缺乏以这种方式放映的高科技投影机(也就是现代3D,后来的RealD 3D)。

《玩具总动员》海报

现在看《玩具总动员》第一集,还是能看到维度的感觉。比如伍迪顺着楼梯扶手下滑、巴斯光年展示自己的飞行能力时,在过山车轨道转了一圈,腾空飞起又降落的场面,还有小绿兵的戏都很有纬度。这部影片的3D感知是一种把观众吸引进去的体验,而不再是有东西飞向银幕的感知。

《玩具总动员》

不过三维效果对于当时的技术来说,还是非常高难度和复杂的。所以有些具有拍摄难度的地方就通过巧妙的技巧避免了。例如头发的动态效果,所以安迪、希德和莫莉都是短发,而安迪妈妈的头发总是绑在一个简单的马尾辫上。还有飞溅的水滴,当伍迪把他燃烧着的脑袋扔进一碗麦片粥时,观众看不到任何液体。我们再对比后面几集,效果愈加明显。

国内是在1996年引进了《玩具总动员》,虽然它是一部不能说是3D的“3D电影”,但它还是影响了后来的一系列三维电影和真正的3D电影,包括《虫虫危机》《蚂蚁雄兵》都是三维制作,《虫虫危机》是第二部由迪士尼与皮克斯制作的三维电影。

《虫虫危机》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RealD 3D动画片是2000年的《小鸡快跑》。直到2009年,迪士尼-皮克斯才推出了3D版的《玩具总动员》和《玩具总动员2》,后者在1999年上映时也是2D版。尽管最初的电影是三维制作的,但转制团队还是花了近18个月的时间来转制这两部《玩具总动员》电影。

《小鸡快跑》海报

90年代的其他3D电影主要是短片,多用于主题公园的3D展示,比如《终结者2-3D:超时空战役》、《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和《布偶电影3D版》(MUPPET*VISION 3-D)等。

《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Honey, I Shrunk the Audience)是放在迪士尼乐园的,该短片是在迪士尼电影《亲爱的,我把孩子放大了》(Honey, I Blew Up the Kid,1992)和电影《亲爱的,我把我们缩小了》(Honey, We Shrunk Ourselves!,1997)之间推出的。

讲述一名获得了“年度创作奖”,在颁奖会场上,他向观众展示了他的微缩枪。可是不留神,把在座的所有观众都给缩小了。虽然观众后来恢复了原来的大小,教授的宠物狗却变大了。

《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3D》

1995年,卡梅隆召回《终结者2》主演开始了《终结者2-3D:超时空战役》(T2 3-D: Battle Across Time)的拍摄。虽然全长只有不到12分钟,却耗资6400万美元,于1996年上映,至今为止全世界上只有3个以内的影院能完整演义这个电影。

又过了十多年,3D才迎来了又一次繁荣。这要归功于2004年首部IMAX3D《极地特快》(The Polar Express)和2009年的《阿凡达》(Avatar)创造的神话,当然,这些就都是街知巷闻的事情了。

大奇特(Grinch)
作者大奇特(Grinch)
74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大奇特(Grin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