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细节》为谁而写?

江南一根葱 2010-04-16 17:41:02
         
          《民主的细节》为谁而写?

《民主的细节》从严格学术的价值标准来看,几乎一文不值,换句话说,如果在研究生的讲堂上如此上课,那么在没有人情方面考虑的情况下我肯定选择逃课。这同样适合于诸如《货币战争》这样的书。

从更加旷阔的社会史角度讲,中国社会似乎正在越来越趋向阶层的定型化。这种定型化的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方面是“屁股决定脑袋”。不过这个趋势与这里相关的是这个一个对脑袋的独特要求:要求脑袋不仅仅是能够说出屁股的要求,更为重要的是要把这种要求说的漂亮、圆满,说出这个屁股想说而没法说的各种感受;进一步的,最好还能说成是所有屁股的要求。从这个角度讲,《民主的细节》《货币战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换句话说,现在最为热卖的一些书籍(除了上面提到的两本,还有诸如郎咸平的许多书、陈志武的《金融的逻辑》)其实压根就不是普及什么“知识”,而是用漂亮的文字和圆滑的逻辑来说出一些阶层的心声。当然由于所有这些都是发表在公共论坛上,所以并不存在用价值中立的标准来要求它们这么一回事。所以,一开头说《民主的细节》从学术标准上看几乎一文不值这根本不是要去贬低它,而是相反只是想说它其实是与学术无关,而且某种程度上讲正是因为它能够做到与学术无关而能够吸引更多受众。

不过,这里有一个与学术相关的地方,即刘瑜的头衔(“哥大政治学博士以及剑桥的讲师”)。如果说这个头衔在《民主的细节》的“成功”中也扮演了很大的角色,那么可就要替哥大和剑桥的学术悲哀了。在这点上,梁文道就聪明多了,他直截了当的宣称“并不把自己当做学者”。

这么说来,学术似乎也太“曲高和寡”了吧?的确如此。因为学术的曲高和寡正是学术能够独立的前提,在这里惟有“理智的诚实”,必须面对各种“不方便的事实”(即与个人的党派意见不相合的事实)。但是这并不是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为这种说法根本上乃是士大夫这个教养阶层所滋生的品味要求之体现。在士大夫的君子理想中,“知识”教养的自豪感与官僚进阶理想相互推进而结合在一起。一方面,“知识”教养给官僚身份添彩,甚至连李鸿章这样务实的人物都会因为自己写的一手好诗而自豪不已;另一方面则是官僚身份给“知识”添彩。在这样一种文化中,最终正是由于知识得到了不该得到的“社会威望”反而禁锢了知识本身,或者更客观的说是导致知识的发展方向是朝向注重礼仪及修养型的“教养”。另一方面,“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这话本来是想说各个其他领域的价值的,但是却需要用“状元”来象征。

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果要为自己的知识分子角色赢得尊严,那么既不是从为老百姓说话那里,也不是从为民族大义那里赢得,而是从为学术的推进这一信念那里赢得。


江南一根葱
作者江南一根葱
1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江南一根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