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son choi(转帖旧闻,想起点什么就补充点什么)

白辽士 2010-04-14 10:48:58
《黄耀明谈蔡德才》

在『人山人海』中 , 如果說和明哥淵源最淺的是『 at 17 』 , 要數淵源最深的 , 相信應該就是蔡德才了。

「正如我在最近『獨樂樂人山人海音樂會』中所說 , Jason 和我的合作時間的長短比劉以達更加長 , 在『達明一派』最後一張唱片中我們已開始合作 , 他幫我們彈 Keyboard, 『達明』的第一次演唱會中 Jason 也是 Musician 之一 , 雖然如此 , 但在這差不多十年的歲月中 , 我仍然覺得和 Jason 在音樂的合作上還是試得不夠 , 可能是因為我們很 " 小產 " 吧 ? 而且和劉以達合作時我們九個月就可以出產一張唱片 , 在這幾年我可能會十九個月才推出一張唱片 , 所以是很不同的。」

可以形容一下 Jason 給你感覺嗎 ?

「我自己覺得 Jason 天生是一個很有音樂感的人 , 他所寫的旋律是很 "Elegant" 的 , 我們和阿 Vee 常說笑覺得 Jason 很容易就會寫出一些很簡單但又很好聽的旋律 , 很出奇不意也不落俗套 , 從他的手指所按出來的和弦都是很高級的。有很多我的歌都是和他合作寫的 , 我常笑說大家一聽其實就可以聽出來 , 因為比較 " 土 " 的部份多數是我寫的。」

Jason 看上去好像是很害羞的人 ...

「 Jason 當然不是害羞的人 ! 我想『人山人海』的成員都有不擅交際的特質 , 不容易與人熟絡。我反而覺得他是一個很貪心的人 ...( 笑 ), 甚麼也想要 , 工作遊樂戀愛樣樣都想在同一時間擁有 , 不說不知 , Jason 其實是一個萬人迷來的 , 很容易就被別人愛上。」

是嗎 ? 是不是和他彈得一手悅耳的琴音有關 ?

「我想也不一定是這個原因。當然 Jason 在音樂上有絕佳的思維 , 卻又充滿感覺 , 他作曲與編曲水平都有很高的水準 , 也許他的演奏技巧並不是最好的 , 但這不就是『人山人海』的特色嗎 ? 因為我們比較著重音樂的感染力 , 有無 Feel 對我們來說是比較重要的事。」

(转自人山人海官网http://www.peoplemountainpeoplesea.com/special_20011213_001.htm








《蔡德才:有才便是德的音乐人》

發條青蛙 发表于 2008-07-16 10:29:41
(硬盘上N篇N年Ctrl+C/V下来的文章,陆续贴上来存档)

《Amoeba》#30July1996文:CF
 
要是一首《春光乍泄》在年头的各大颁奖典礼令黄耀明的歌唱事业更加耀得精彩明得灿烂的话,那么一同合作的蔡德才也当然不可能会是无才便是「得」,在这个众声主流地喧哗的乐坛里,以同样的乐器弹奏出编排出同样流行的不一样流行曲,非主流地。主流/非主流,要说的不是将两者二元地对分,卷标纵然是无谓却又无可避免。毕竟一个人或一件事也得总有身份,正如一人分饰两角的蔡德才,既是在舞台上狂喜跳跃的音乐人又是在写字楼里西装笔挺的律师,两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不相衬的身分,却实实在在同属于一人。亦正如一首歌,往往可以通过百变的编排来丰富成更多的版本,最明显不过的例子便是《春光乍泄》般一曲多版,要真是歌如其人,蔡德才当然也可如此。
 
音乐人(律师版)
「入U时自自然然地拣读law,一方面是家人的意思,另一方面是自己也不抗拒,因为当其时自己正读开理科,不想一下子转读距离太远的文科。就是这样九零年在英国毕业,九一年开始实习,直到现在。」
就这样子当了律师,只是律师二字始终似是以律行先的职业,与一向爱「犯规」的非主流音乐好象好不协调。难以想象的是蔡德才却有另一番论调:「其实两者之间很类似,冲突很少。譬如做律师都很有创作性,如整理文件需因应法律的情况而定,无论在语言、过程等可以和音乐一样creative。」可是说句真话,关起了门便跟办公室外面分截成两个世界,即使工作是如何有趣,也似乎和音乐扯不上任何关系。
 
究竟蔡德才怎样在律师生涯中加强对音乐的触觉?
 
「当然音乐人与律师的生活很不同,分得较开,或是两者没有提及彼此,但是不会就这样断开两个世界。音乐本身并不是那么实在,形式而已,抽象点来说,是宏观的哲学。」那么宏观的哲学又是甚么?也许要站远一点,将蔡德才与音乐的历史从头看起,更能以大见小,望得更加清楚。
 
音乐人(耀明版)
「五岁自己学弹琴,到了中五中六去打band,开始写歌,八七年还参加了A.B.U.比赛。之后却去了英国读书,一去便是三年,虽然不是完全静止状态,但已很少创作,只有两首从不发表的歌。」不发表还不发表,多年以来蔡德才玩的都是电子音乐,跟许多人一样都是听达明一派长大,只是蔡德才的音乐也是由达明一派开始——
「回来后,从进念的剧场认识了黄耀明,大家的思想、嗜好也非常接近。第一次便是在「达明一派我爱你」的告别演唱会里做programming。之后和独立发展的黄耀明plug了第一首讲述父权的《你真伟大》上台。创作的当中很多时作曲、编曲都不分开,不像外面一样分批制造,而是teamwork。最大的得着是自己的作品得以圆满地有渠道发展。」
与人分享相信是极多创作人的最大心愿。谈到蔡德才最满意的作品却不是大热的《春光乍泄》,而是遗落在《愈夜愈美丽》一碟中尾部分的《下世纪再嬉戏》。不过毋用等待下一个世纪,只要有看过六月商台的「达明又一派音乐会」的话,也能目睹由蔡德才为轴心的普普乐团在台上认真地嬉戏的演出,实在叫人「你情我愿」地难忘。
 
音乐人(普普乐团版)
 
普普的名字就是pop的意思,可是怎样才算是pop?从蔡德才一贯的电子风格到普普乐团的guitarpop,摆明车马奏出的却不是四大天王的pop。「我常常觉得香港的musicscene太细,要用音乐去维持生计是要put很大的努力,而量太多质便不好。」量与质仿佛是永恒的对峙,然而慢工出细货的普普乐团又会怎样实践为pop下的定义?
「普普乐团要表达的就是『无野』,不要具体,不要言志,只讲生活上的感觉,轻松一点较好!音乐上自己喜欢玩声,用sound来营造气氛,「口岩」feel。并不是靠准确、难度来制造美学的标准。」从自主性大的电子音乐过渡到以结他为主的popgroup,除了蔡德才外,还会有前AMK的阿琛及Minimal的Veronica,盼望他们计划推出的EP,真的能够扩阔pop的定义,在一九九六,有人滥调地说好歌太少乐坛太闷的香港。」
「意念上,不同时间会有不同看法。」蔡德才说。
 
音乐人(蔡德才版)
蔡德才版也许就是身为音乐人自己的originalversion,问他觉得觉得自有甚么样的德怎么样的才,他腼腆又慬慎地才答了:「德方面,觉得自己比较客观,不会将个人的价值观硬套在别人身上,让别人有很多空间。在才方面,个人对音乐上的声音比较敏锐,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对一个音乐人来说。」
 
文件名称:蔡德才Jason.doc
启蒙人物
15岁:达明一派、浮世绘、小岛
(明白到音乐的制作上,中文歌也可实践到这地步。)

25岁:
黄耀明
(在他身上学到如何制造一首流行曲)
西班牙怪鸡大导艾慕杜华(Almodova)
(以前自己很严肃,看到他处理事物的态度后,自己便好玩得多了。)

偶像
15岁:松田圣子、中森明菜、小泉今日子
(过气或等待回气的不再青春少艾,令人开窍知道偶像是可以单靠包装,已经很好玩。)

生存基本法
做人要持开明态度,绝对没有绝对。

(转自http://xfile99.ycool.com/post.3022270.html#






《黄耀明与蔡德才合作的日子》

他說:「自從有份作曲編曲的《春光乍洩》在幾個頒獎禮連連奪獎後,便多了些唱片監製來找我。」

  我也坦白說:「我也是為了這個原因,才敢向上頭提議找你做訪問,不然……」說到此,彼此相對一笑。

  約了蔡德才在怡東酒店做訪問,說定我會穿一件黃耀明的T恤,好教他容易找到目標。有賴黃耀明,他來到怡東,舉頭一望,已經望到我的座位所在。

  收到他的卡片,才知他是位律師。「律師和音樂人像是不大相干。」「我又不大覺得,都是要『作嘢』的嘛。」蔡德才並認為,在時間分配上,他搞音樂算是業餘的,但論到態度,卻是專業的。我則想到,其實絕大部份寫詞人不也是用業餘時間來專業寫詞嗎?

  總以為跟黃耀明一起搞音樂的人,一定從小到大聽許多前衛的東西。但蔡德才道:「其實我以前聽很少歌,去英國讀書前,聽的都是中文歌,八十年代初東洋風勁吹時,也聽很多日本偶像歌手的歌。也正是那時多聽了些中文歌,深受『浮世繪』、『達明一派』等組合的影響。」

  小蔡德才呢?

  學的原來是鋼琴,且是自願的,而不是父母為了一己的虛榮逼子女學琴的那類「畸事」。他說:「在五、六歲幼稚園時,便常常去彈老師的鋼琴,故此父母便索性讓我學琴。到中四已有八級水平。」

  到中六,他卻開始對流行曲產生興趣,開始與同學組band,多是玩keyboard或當主音。中七還與一位朋友組隊參加ABU,作品打入了決賽,惟最終由「藍戰士」憑《豈有此理》奪得冠軍。

  少年蔡德才負笈英國三年,九零年回港,對音樂興趣依舊濃厚,碰巧這時通過「進念」認識了黃耀明,又適逢達明開「拆夥」騷,劉以達極需找人幫手做音樂程序及彈鍵盤,由此開始了蔡德才與黃耀明的長期合作。但蔡德才表明,其實當年也曾與別的音樂人合作過,如區新明。

  談到跟黃耀明合作,蔡德才的說法可能教很多讀者意外:「其實合作至今,我們都是渴望弄出來的作品賣錢的,有顧及市場的遊戲規則的,因為畢竟簽了大公司,不想公司虧本。」

  蔡德才謂,他開始與黃耀明合作搞音樂後,便知道要想市場的問題,卻未懂得去「計算」,幸得黃耀明給予許多具體指示和提點,如音樂結構該如何重複,當中應有一句很易讓人記得着的旋律等等。這些都是蔡德才以前不曾為意的。

  我很疑惑的道:「但是,很多人都覺得黃耀明的唱片並不商業?」

  「可以這樣說吧,我們做歌,還是有些基本考慮的,首先,要做便得做自己喜歡的東西,其次也總想炮製些讓人聽來有新鮮感的東西,但這多是在編曲方面,旋律上是不會弄得太古怪的。」

  與黃耀明合作了幾年,蔡德才覺得黃跟他很相似,都不是完美主義者,容許作品不太完美。他以《一千場戀愛》為例,他們無論如何修改,總覺不完美,很是沮喪,但時間已很緊逼,結果「掙扎」成現在錄出來那個模樣,有種「總算完成」的感覺。通常,這類不完美作品過後回望,他們會覺得不太壞。

  蔡德才說:「與黃耀明合作,很多時意念都是他的,他雖然不會玩樂器,卻非常熟悉樂器性能,很多具體意念如該用甚麼音色該弄出甚麼聲響,都是他作指引,我只是實際執行者。」蔡德才躍躍欲試,趁獨立音樂開始「熱賣」,想組一隊樂隊,獨立地做音樂,但他發現不跟黃耀明一起做音樂,信心竟是弱了,也做得很辛苦。

  跟蔡德才談本地歌手,發覺他的看法與黃耀明很相似:女歌手比男歌手有趣得多,男歌手都很悶蛋。他形容幾個最紅的男歌手多是影視界出身,取向很不音樂,但轉念又覺得這說法很不公平。半晌,他又道,或許可以用「機緣巧合」來形容為何男歌手如此悶蛋。「是市場不容許男歌手偏離大路。其實郭富城近期已開始『較偏』,但仍很多人說他唱得不好,可我覺得他已唱得很好。……香港市場對男歌手的寬容度似乎很低,聲線要字正腔圓,形象要健康正面,稍多些變化就給貶為『妖』。近期,許志安也開始有所表現,開始打破這悶局。」

  蔡德才很認同我補充的一句:「這現象其實不折不扣是性別歧視,對男性歌手的壓制。」

原刊於1996年2月2日的《香港經濟日報》
原文(FR:黃志華BLOG):http://blog.chinaunix.net/u/14418/showart.php?id=400691
转自蔡德才小组





《你情我愿蔡德才》
摘自:号外 1996-7-1


一切都是从黄耀明《信望爱》唱片讲起。

  Jason蔡德才与黄耀明缘起进念,自此以后,二人开始了紧密合作,由《达明一派我爱你》告别演唱会做Programming开始,二人合作无间。自言是达明一派音乐浸大的Jason,更义无反顾替独立后的黄耀明作音乐创作及编曲。或者独立后的黄耀明处于探索,Jason归纳此碟未能如《愈夜愈美丽》成功的原因是:「有许多元素不够Mature,例如在Technical Control上有点失控,一首歌长四、五分钟都是冒险的,因为我们玩的叫PopMusic。」当然,行外人看还有那个叫「宣传」的原因都是不容忽视的。

  就是深明甚麽叫Pop Music,Jason意会到一首歌之所以Pop,之所以能够Hit起来,最重要的是Melody。就算在编曲层次上也是如此大家可以玩得天花乱坠,但大前提也是要易听易唱,那管你的Multifier如何劲。「玩遊戏就要考虑遊戏的胜算。」因此总结经验,Jason在往后的创作路向是考虑流行元素结合自己口味。

  不知大家听过《天花乱聚》版里由Jason带领下普普乐团负责的《你情我愿》后有何感觉?这种改编效果欣赏吗?还是原汁原味的好?其实普普乐团的成立,大前提就是Jason想搞一些限制少一点的,属于自己的Pop Music,而基本组合则由他自己、前AMK成员许惠琛及VeronicaLee组成;现正埋首他们的第一张EP。

  关于此碟推出发行日期,Jason说虽没有确定,而且对华星「Play Music」的悄然引退感到可惜(这类概念式唱片公司在外国很流行,但偏偏香港容纳不到,怪谁呢?),但对于能够一手一脚创作自己的音乐,语气都是充满乐观和自信的,那管几时才出呢?「或者会自资出版发行宣传。」Jason如此说。

  对八十年代的改编风气,笑言自己都「好钟意松田圣子同小泉今日子架果阵时!」的Jason,将那时改编歌的编曲方法称为「执歌」,但Jason另一方面却绝不反对改编歌----皆因改编歌技巧都可以好原创!例如王菲的《菲靡靡之音》就是Jason归类为「原创」的作品,理由是「有用脑、有考虑」。果然是音乐人。

  还以为一切音乐人都爱、都会玩结他,但实情是蔡德才不太懂玩结他,创作都是由他从小就爱的钢琴负责﹔是故在Studio内见到那个M(Multifier)伴着他影相,一向柔声细语的他罕有地大声说:「我吾M架!」真趣緻。

(转自http://www.inkui.com/a4/2000/2000288.html






《人山人海十年三部曲之蔡德才》

健崔=文 2007年6月22日

这位人山人海中资格最老的一代音乐制作人,今天依然忙碌。最近他和胡恩威合作的多媒体舞台剧《路易簡的時代和生活》刚刚上演,在其中,他为了这部90分钟的戏创作了长达一个小时的配乐,并且由他领衔演出,蔡德才把自己看作是进念二十面体的编外成员。“我和人山人海的其他制作人一直在和进念做合作,其实我们也是进念的成员,但是不是经常活动的那种。其实人山人海最初的成立也和香港话剧界有着莫大的关系……”于是蔡德才用不熟练的普通话一字一句地讲起了人山人海的过去。 1997年2月黄耀明应香港艺术节邀请于演艺学院举行 “黄耀明人山人海音乐会”,以多媒体手法混合舞台剧演出,同年5月于在香港体育馆举行两场“创作人山人海演唱会”。1999年黄耀明和亚里安、梁基爵、蔡德才等人合组制作公司“人山人海”,除为主流歌手制作歌曲外, 也替非主流乐手 /组合出版唱片。蔡德才觉得成立这样一个厂牌似乎是自然的事情,追溯他们这几人的关系,要到1990年前后。当时留学归港的蔡德才结识了黄耀明等人,当时达明一派正要举行他们解散前最后一场演唱会,于是蔡德才也加入了进来。就这样,他们这群有着同样音乐爱好的音乐人开始了的合作,而黄耀明的首张个人打碟中的几首名作便出自他手,从《每天你愛多一些》到《春光乍泄》。蔡德才回忆起第一次和黄耀明等人的合作:“当时我刚从国外回来,很幸运地认识了他,他问我有没有兴趣来合作,于是我就成为了演唱会的programmer,就这样,我认识了后来人山人海的主要成员。”现在,人山人海的这几位原来还都在为自己的事情忙碌,蔡德才说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室,只有他和李端娴会经常霸占着人山人海的录音棚。“人山人海是一个很小型的公司,我们这些人除了做音乐制作人外,还会做一些行政管理工作,公司的大小事情都是我们自己来打理。”目前旗下最“赚钱”的艺人就是之前提到的青春女子组合at17,“原来人山人海只有黄耀明一个歌手,这几年知道人山人海的人才多起来,因为我们推出了at17和Pixel Toy,我想我们做的是独立厂牌中的流行歌手。”

回想多年之前,蔡德才还是一位正正经经的摇滚青年,在网络上随便一查就可以看到那张他留着短发在夹Band时期拍下的摇滚叛逆者的照片。而他本人对自己事业最看重也是曾经的乐队时期。“我最早的时候有一个乐队叫AMK,现在我和原来的吉他手四方果依然还有一个组合,叫普普乐团。我们在1990年就认识了,之后就一直在做音乐,四方果在AMK之后还在坚持做音乐,而普普乐团是我们做电子流行乐的组合。”蔡德才的经历很能代表一大部分香港音乐人的经历,从摇滚乐盛行的1990年代到后来成为流行歌手背后的创作者,他们在幕后的工作似乎更加精彩,有人说这是因为香港社会的流行文化太过强大的原因。蔡德才想了一会,说出了他对商业一事的看法。

“现在香港的情况是,尽管这里市场很大,但得不到很好的支持,于是艺术家只能自己来解决上生存问题,于是大家就纷纷加入到商业项目中来。有人说在香港的音乐人中很难找到一个独立的艺术家,但是对于人山人海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想并不是说商业就一定不好,我常常在问自己:你怎样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身份,或者位置,这很重要。有时候最好的方式是你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改变主流的想法,人山人海的特色就是不喜欢自己固定在一个位置上,我们想做的事情很多,我们喜欢玩,玩音乐,玩所有好玩的事情……”

人山人海不像是一个传统的音乐公司,也不是一间冰冷的录音室,它是一个跨越了多个领域的香港音乐制作人的聚会,或者说大家把这里当做了自己在中环的一处客厅,过来坐坐,有时候那些唱片也就这样有了眉目。

(转自http://www.mindmeters.com/arshow.asp?id=2837






《“有了她们,好像人山人海得到了延续”——— 黄耀明》

——大表哥蔡德才

类别:娱乐八卦 作者:黄长洁 原创 浏览量:240  发布时间:2009-07-12
版次:RB05 版名:声色周刊 聚光 稿源:南方都市报

    “我应该算是这个大家庭的大表哥,感觉跟这个家庭不是那么紧密,但因为大家兴趣爱好一致,所以经常会跟这边走得比较多,跟他们玩在一块,”蔡德才说。

    “申办公司时,所有文书都是我准备的,就那么几张纸”

    蔡德才进来了,他戴了一顶有点爵士风格的帽子,打着招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稍事休息,当我进入他的办公室开始采访他时,他已经换了一顶帽子,这是个爱漂亮的人!蔡德才的办公室里有不少公仔,有些是歌迷送的。一个幕后的音乐人,为何能吸引这么多粉丝呢?蔡德才自有他的魅力。

    我是读法律的,还是学生就登上了红馆,同学认为我在吹牛

    蔡德才是读法律的,与音乐好像相差蛮远。当时还是大学生的蔡德才,爱好音乐,会用课余的时间与“进念二十面体”乐团接触,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了黄耀明。

    “那时候黄耀明正计划做达明一派的演唱会,就是在红馆,他们解散前的一次。当时我在香港大学还有一年的法律课程,他知道我做音乐,就邀请我去,说需要一个做电子乐器的乐手,那我受邀请第一次就去了,上了红馆的舞台,”蔡德才回忆时带着浅浅的笑意,当时还是学生就登上了红馆,实在如做梦一般,当然也有同学认为他是在吹牛。之后蔡德才一边读书一边跟达明一派做音乐,毕业后顺理成章进了律师行当律师。

    回香港之前,蔡德才在英国生活多年,英国生活让他喜欢上英式电子风,一边做律师一边玩电子音乐,让蔡德才觉得有些“两面派”,“我跟玩音乐的人不会说我的职业,在我职业圈我更不能跟别人说音乐。还好我有一个律师朋友他也喜欢音乐,我说我要做专辑,他就帮我这块,才感觉不那么孤单。”

    香港艺术中心人山人海的表演后,黄耀明有意自组独立唱片公司,于是蔡德才与黄耀明一起,成为最早的创办人。1999年,蔡德才辞掉了律师的工作,成为职业音乐人。

    10年来最难忘申办公司那天

    蔡德才是律师出身,所以要成立人山人海音乐制作公司时,所有文书上的工作全部由他负责做,现在回忆起来,他竟然认为那天是10年来最难忘的一天。

    “所有的文书都是我准备的,我在律师楼把它准备好,然后交给同事要她帮我打印出来整理好,”蔡德才回忆说:“她望着我,很吃惊,‘你这样就做一个公司啊,就这么几张纸,也太可笑了吧’。当时因为急着要这些文件所以不觉得,但现在回头想,好像确实是太简单了。我记得我站在打印机旁,担心自己这样是否能真的把公司办下来,因为同事这样嘲笑嘛?毕竟申办公司很容易,弄点文件,交点钱申请就可以了,那接下来呢?那种感觉就是你努力了很久,但别人告诉你‘别天真了’……还好,人山人海走到了今天。”

    睡房就是录音室,没地方坐,只能坐床上

    at 17的第一首歌《始终一天》是在蔡德才的睡房录的。回忆这个,蔡德才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低头笑了,似乎在说,这有什么特别吗?只是那次刚好是睡房+录音室罢了。

    “当时是在我家,我不觉得奇怪啊,我是在我睡房工作的,所以睡房就是工作室,”蔡德才笑着说:“当时就是很简单,她们两个就是很随便来了,坐在我床上啊,房间没地方坐啊,只能坐床上啊。”

    当时蔡德才家并不大,问起他家里人是不是很烦,“我家里人很了解,而且来了很多次了,所以也不会给白眼什么的,所以大家不会觉得生疏。”只是那次录音没能那么顺利,因为雨声实在太大。“那里只是一个我的工作室,放一个麦克风就开始录音了,所以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当天雨下太大了,雨声录进去很难处理,只好放一放,不能再录,等雨停了再录吧,”蔡德才的冷幽默让空调房更冻了。

    这10年,我只记得快乐的回忆

    人山人海的这10年,蔡德才说自己都只记得快乐的回忆,那些遗憾都没有放在心上,已经不记得了。这10年,蔡德才成为香港乐坛重要的幕后力量,也拥有了众多的粉丝,人山人海表演之后,常有歌迷上前来送礼物,问起他,为什么幕后人士能拥有幕前歌手那么多粉丝,他低着头笑,“真的吗?我不知道,可能因为大家都真的喜欢音乐吧。”

    这就是人山人海魅力所在吧。

(转自http://gcontent.nddaily.com/8/b0/8b0d268963dd0cfb/Blog/3b7/ec73f3.html






《香港独立音乐厂牌十年核心成员共话乐坛发展人山人海》
(截取JASON部分。)

蔡德才提到,十年前的香港还有一个独立厂牌叫“声音工厂”(Sound Factory),但相比之下,“声音工厂”更接近传统唱片公司的架构;而“人山人海”则像一个社区,同事们的关系“介乎朋友和乐队之间”。

那时候,学法律出身的蔡德才,白天干“正事”,晚上做音乐。演唱会开完了,“达明一派”二人因为音乐路向的分歧渐大,决定解散。黄耀明便开始寻找新的班底,酝酿个人专辑。他与蔡德才在舞台上合作得颇愉快,于是找后者写些歌“试试观”。
可歌写出来以后,黄耀明觉得风格“不大同路”。蔡德才接着翻出了一首自己从没发表过的歌,同时两人聊天,聊到了David Sylvian(英国乐队Japan的主唱),发现原来两人都喜欢他。
“从那一刻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如今,早就是全职音乐制作人的蔡德才,依然负责公司的法律事务。

蔡德才最初听音乐,听的都是流行曲,当时鸣做“粤语时代曲”,“丽莎、关正杰他们”。到他十几岁时,有段时间日本歌在香港很红,他就开始狂追中森明菜。后来在朋友的影响下,蔡德才开始听英国的流行音乐:“宠物店男孩”、“威猛”乐队听得最多。

蔡德才认为,香港独立厂牌的模式跟十年前并没有大的变化,但现在发表音乐的平台宽广了很多,今天唱片公司的走势其实已很危险,“发表作品并不一定需要唱片公司,用网络就行。所以,现在当有新的艺人加入时,有时我们会反问:真有必要加渗透我们吗?”他提到最近刚刚解散了的独立乐队“永远的柴可夫斯基”,“在香港独立乐坛看来很有趣的:这个乐队的整个计划正是以网络作为平台,这对我们是很大的启示。”

蔡德才说,不久前他们通过网络招募自弹自唱的音乐人,观中了一个男歌手,最近会加入。另外还会有新的制作人入来。蔡德才的感觉是,这十年里最大的难处是“人手不够”,而且“毕竟是小公司,钱不够花”。因而他们需要考虑得很实际,发挥创意去寻找筹集资金的门路。“香港的流行曲制作减少了,这是事实,但那样我们可以转而做剧场音乐、广告音乐,将来也会为展览会做音乐。除了做音乐,也会出一些吉他谱和产品,与赞助商联合做宣传。”

(转自http://www.51jitapu.com/hechangpu/7824.html





《关于蔡德才》
           ——《东方新地》(1996年11月10日) 文/刘家敏
蔡德才 爱傻
  正在筹算找一个「好正」的男人时……一位唱片公司的公关大力推荐一个叫蔡德才 (JASON) 的男子,追问她怎样正,她一言以蔽之:就是CUTE得好正!仰慕之情,溢满於那甜丝的语气中,记者抱著十二分期待去访问他。

FEEL & 得
  蔡德才的CUTE叫女性有多「窝心」还是有待证实,但他的底细确有点叫人另眼相看,原来他早上是西装笔挺的律师,但放工换上一条穿窿牛仔裤後,他就是 一个爱唱爱跳的音乐人,更是黄耀明背後的男人,作品如「春光乍洩」、「每天你爱多一些」等都是两人结晶,除了跟进念剧团同声同气外,他自己又是一队叫「普 普」电子乐队的成员。他说参与进念演出和搞音乐创作,是他用来表达其品味和生活态度的一种途径。
  跟JASON 谈至正男人谈到尾声之际,他方才说自己其实颇抗拒「至正」这个形容词。
  「『正』这个字叫我联想到一些好『佬』或『麻甩』的感觉,一个男人对我来讲吸唔吸引,根本不在於他是正或唔正,而在於他跟我o岩唔o岩FEEL,他得唔得!」
  男士们,你自问又得唔得呢?

铁 & 丝
  关於男人的得与唔得,很多人都会立刻联想到男人的性能力,但记者却立刻联想到男性杂志《ESQUIRE》中的一个心理测验,题为「你是一个完完全全的 男人吗?」若答「是」的愈多,得分愈高,愈接近一个所谓的完全男人。记者从那个心理测验中抽取了其中几条问题来问JASON。
  (一)如果你的女朋友/妻子比你赚得多,你会很快乐的接受这个情况?
  (二)你曾经有一夜情,亦没有因此而歉疚或後悔?
  (三)你曾在看电影时哭?
  (四)你曾为女人而哭?
  (五)你曾令女人哭?
  JASON除了回答关於男人流泪和对一夜情的态度外,他不愿及不懂正面回答这个心理测验的大部分问题,原来又是因为他颇抗拒这个心理测验的前题-所谓完完全全的男人。
  「我根本就唔同意同唔锺意所谓『完全的男人』(COMPLETE MAN)呢个概念。以前好多所谓『好男人』同『好女人』o既概念,其实只不过系被传统定型,我反而觉得传统上认为好MAN的才是真正的男人或好男人这个概念,其实有o的落後。」
  JASON说对他真正具吸引力的男人,在外表上尽管怎样刚硬如铁,但内在其实大多温柔如丝,心细如尘。  这种「铁与丝」的混合美,大概 跟剧团「非常林奕华」的林奕华以下这个说法不谋而合:「表面上是猛男,其实可以很师奶,身体与灵魂,九十年代已经分家了。」
  至於JASON心中的外形美,他的看法还是很男人的。
  「高大o的啦,多o的须啦,o系美学上始终都系好睇o的o既!o系五官上,我就比较锺意单眼皮同带o的傻气,大概系因为我不太喜欢那些精於谋算的男人吧!」
  关於男人流泪,JASON说男人哭的时候可以很好看。他深深记得立法局议员李华明在立法局选举中胜出後喜极而泣的一幕。
  「很好看呢!」
  而经常挂著傻兮兮笑容的JASON也从不会按捺自己的泪水,他想哭就哭,他为感情事哭过四、五次,为工作又哭过两次。
  关於男人的一夜情,是道德还是不道德,JASON说最在乎你自己是否已认清自己的立场,同时又了解对方的立场是否跟自己相若。
  「如果RULE OF THE GAME(游戏规则)不一样,便对彼此构成不必要的伤害。譬如对方原来觉得跟你上完床就是要跟你一生一世,但你自己却 只不过视为一场乒乓球赛,那麼便最好不要来这一套。但如果双方都有心理准备把一夜情视作打一场乒乓波,那便没有问题。」

童 & 真

  那怎样的男人又是JASON心目中的o岩FEEL和「好得」呢?
  「我觉得o岩FEEL同好得o既男人大前题就系要有童真,要够CUTE,永远有小朋友式o既好奇心同探索心,能够一路成长,又拒绝o系成长中让一些宝贵的素质丧失。」
记者追问这些素质具体来说是甚麼,JASON想了大半天,他作出了以下一些比喻:
  他应该仍然好孩子气,很好玩,或在墙上贴上好多萤光星星,睡觉前数呀,数呀!
  他应该仍然好浪漫,浪漫到可以漫无目的咁去旅行……
  他应该仍然好激情,激情到可以不顾一切而CRAZY FOR SOMETHING……
  在公众人物中,JASON有否遇过类似如此又得又o岩FEEL的人物呢?
  JASON又想了大半天,始终离不开跟他很「埋栏」的荣念曾(进念剧团掌门人)及黄耀明。
  「荣念曾,佢好童真!黄耀明嘛,佢好有自己哲学和态度。」
你情我愿蔡德才

 一个是替陈慧琳、郭富城作曲、编曲、监制唱片的音乐人。
 一个是与黄耀明合作作曲、编曲的音乐人。
 你猜谁比较商业大路?谁较另类小众?
 或者将音乐分为主流非主流、大路或小众都不是我们应该的做法,但一般来说这样分门别类比较易记方便,於是我还是随俗将音乐如此分类--谈甚麼音乐大同呢?
 先入为主,雷颂德是大路的、商业的;蔡德才是另类的、小众的。
 接触蔡德才在雷颂德之後,看见雷是一个充满热诚的人,於是满以为蔡更是只讲音乐理想不考虑市场的人,尤其是大家知道蔡德才在音乐路上的长期拍档是黄耀明。
 没有错,蔡德才有音乐理想,音乐热诚;但原来他更考虑实际需要--无论作曲或编曲都会计算准确。
 一切都是以为。
 一切都得从黄耀明《信.望.爱》唱片讲起。
 JASON蔡德才与黄耀明缘起进念,自此之後,二人开始了紧密合作,由《达明一派我爱你》告别演唱会做PROGRAMMING开始,二人合作无间。自言 是达明一派音乐浸大的JASON,更义无反顾替独立後的黄耀明作音乐创作及编曲。或者独立後的黄耀明处於探索期间,又或者黄耀明一向勇於尝试,於是极度 「非主流」的个人大碟《信.望.爱》终於面世。
 或许就是那份尝试合探索,JASON归纳此碟未能如《愈夜愈美丽》成功的原因是:「有许多元素 不够MATURE,例如在TECHNICAL CONTROL上有点失控,一首歌长过四、五分钟都是冒险的,因为我们玩的叫『POP MUSIC』。」当 然,行外人看还有那个叫「宣传」的原因都是不容忽视的。
 就是深明甚麼叫POP MUSIC,JASON意会到一首歌之所以POP,之所以能够 HIT起来,最重要是MELODY。就算在编曲层次上也是如此--大家可以玩得天花乱坠,但大前提也是要易听易唱,那管你的MULTIFIER如何劲。 「玩游戏就要考虑游戏的胜算。」因此总结经验,JASON往後的创作路向是考虑流行元素结合自己口味。
 不知大家听过《天花乱聚》版里由 JASON带领下普普乐团负责的“你情我愿”後有何感觉?这种改编效果欣赏吗?还是原汁原味的好?其实普普乐团的成立,大前提就是JASON想搞一些限制 少一点的,属於自己的POP MUSIC,而基本组合则由他自己、前AMK成员许惠琛及VERONICA LEE组成;现正埋首於他们的第一只EP。
 关於此碟推出发行日期,JASON说虽还没有确定,而且对华星「PLAY MUSIC」的悄然引退感到可惜(这类概念式唱片公司在外国很流行,但偏偏香 港容纳不到,怪谁呢?),但对能够一手一脚创作自己的音乐,语气都是充满乐观和自信的,哪管几时才出呢?「或者会自资出版发行宣传。」JASON如此说。
 对八十年代的改编风气,笑言自己都「好锺意松田圣子同小泉今日子o架o个阵时!」的JASON,将那时改编歌的编曲方法称为「执歌」,但JASON另一 方面却绝不反对改编--皆因改编歌的编曲技巧都可以好原创!例如王菲的《菲靡靡之音》就是JASON归类为「原创」的作品,理由是「有用脑、有考虑」。果 然是音乐人!
 

 还以为一切音乐人都爱、都会玩结他,但实情是蔡德才不太懂玩结他,创作都是由他从小就爱的钢琴负责;是故在STUDIO内见到那个M(MULTIFIER)伴著他影相,一向柔声细语的他罕有地大声说:「我唔Mo架!」真趣致。
《东Touch》(1997年4月22日)

个体户蔡德才

  说蔡德才或许有点儿陌生,说到「成日帮黄耀明o个个Jason」,相信脑袋开始有反应。本来创作不应扣帽子,只系 Jason确实彻头彻尾十分九时间都帮黄耀明,作品只要好不用多,《春光乍洩》足够教人神魂颠倒;擅长玩电子音乐的Jason,是另类还是主流?留待你发 现。

另类音乐人?
  访问在Jason家也是工作室进行,用「盛况空前」去形容一屋的淩乱最贴切不过,陪伴我们是药师丸博子--Jasono系HMV「巢番」o既精选碟。
  睇外表未必可以了解内里真谛,因为黄耀明因为玩电子音乐,Jason似被判死刑,被断定系「另类音乐」。
  「外界成日懒系咁讲罗!可能同大家一般听o既流行曲唔同,但我唔觉得好大分别,假如我同Virus比,我简直大路到死,可能我产量少,但其实大唱片公司用得你o既作品,另类得有限啦。」
  关於这个误会,Jason也承认「黐亲黄耀明就会俾人话另类」系原因之一,其实Jason听歌的口味真系跟你和我冇分别。
  「细个锺意听区瑞强、关正杰,大个o的同哥哥一齐迷恋日本偶像,佢锺意苦柿队,我锺意中森明菜、近藤真彦、松田圣子,出一张细碟就买一只,迷到癫。後o黎去英国读书听英国o野,近排就锺意听结他o野:Blur、Oasis、Pulp。」

黄耀明系好Partner
  要解剖Jason与黄耀明的关系,又确实几一匹布,首先要追溯90年「达明一派我爱你演唱会」,当年读完书返香港的Jason,跑去进念 「行行企企,搞下音乐」,与同样热爱电子音乐的黄耀明一见如故,於是去演唱会帮手做Programming、编曲、弹琴。
  「其实我o地o系一齐做音乐,无论作曲、编曲、填词都一齐work,因为佢个人好多意见,通常o的意见我都受落,真系会o黎我呢度大家对住电脑度。」
  二人合作无间,最漂亮一仗莫如〈春光乍洩〉,堪称代表作?
  「唔会(笑),最锺意及最好都唔系〈春光乍洩〉,不过系最红!(笑)若然说期待,我会渴望系自己队Band(普普乐团)o既作品,o个o的会比较有代表性。」
  虽然数手指Jason入行也有7年,只是长期客仔都系黄耀明,良久下来Jason在音乐圈也像过客,身处於「边皮」位置。
  「我少产嘛,始终我有工返(律师),未能全部时间放在创作上,做o野有时的确好繁忙,而且我绝对系慢工出细货,做一个黄耀明已占去大部份时间,可能你讲得o岩,真系好边皮。」

乐坛冇乜款式
  回复创作人身分,Jason自觉乐坛稍欠音乐款式。
  「款式即系Style局限了,好似较为重型或电子o野都好难做,做亲就变另类,乐坛只有Artiste冇乜Band,都系欠缺。」
  Jason的97大计除了继续黄耀明外,主要项目是他的乐队:普普乐团。
  「普普乐团系即兴的组合,基本成员系我弹琴及AMK的结他手阿琛,音乐已写齐欠歌词与编曲,进展系稳步上扬。」
  虽然Jason视普普乐团为代表作,不过自言在乐坛浮沉的他却没有视为野心之作,因为做落个款实在似做Indieo野。
  「对於自己队Band,希望做到一种自然、轻松,冇好重意识o既音乐,例如讲星期日起身周街行,睇下四周围呢种日常生活题材o既歌。」
  「依家o的歌经常刻意讲好多意思俾你听,冇乜美感,反而讲一o的不经意片段,可能更惹人共鸣,唔会咁著重所谓o既Message,外国乐坛早流行呢种写法,既然有机会做自己o野,咪试下罗。」

Jason创作歌曲成绩表

黄耀明〈那里会是个天堂〉、
〈你真伟大〉、
〈爱色〉、
〈过日辰〉、
〈每天你爱多一些〉、
〈爱比死更冷〉、
〈花非花〉、
〈春光乍洩〉、
〈一千场恋爱〉、
〈下世纪再嬉戏〉、
〈小王子〉
郭富城〈你是我的1/2〉
许秋怡〈电影少女〉
林海峰〈废话小说〉

Jason只识弹琴,家中收藏了7具新、旧琴;最常用Roland S750、Kunzwell两部Synthesizers,当然少不了电脑,TB303系做跳舞音乐o既班霸,Jason尤其爱用「旧琴」,皆因真声难求,牌子系Korg、Pofalane。

Jason大碟系列
达明一派 All''s
浮世绘 惟一出过o个两只碟,《月满繁星夜》、《知道不知道》
《变型虫》(1996年8月)
白辽士
作者白辽士
4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白辽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