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我们,终会走向理想国

Misi 2018-06-14 20:55:26

即使多年后,我依旧喜欢大学刚毕业时的自己,带着一股蛮劲,一份不知天高地厚的心,揣着仅有的1000块,不顾一切反对的声音,只身一人逃去了上海。

沪漂近4年,我放弃了拥有的一切,选择了归零重来。

01.为了梦想,去远方

2014年,那会我还是个怀有梦想的纯真青年。我跟我妈说,我要去北京,因为那里有更多的影视工作机会。我妈觉得北京太远了,让我去上海,我就顺了她意。

把这个计划告知我爸时,他极力反对,说:“女孩子不要去长江以北的地方。”(在广东人眼里,南北概念真的是模糊的,小时候我觉得广东之外的地方都是北方。)

因为我爸不同意,我妈也开始反对了,她的意思是,反正不会给我一分钱,我要有本事那就走吧。我正惆怅去哪弄够上路的盘缠,结果老天爷特别善解人意地让我发了一笔“横财”,我写的一句文案挣了2000块。

“我要走了,我有钱了。”我告诉我妈,让她帮忙瞒着我爸。

2000块,1000块用来准备要上路的东西,买了一张广州到上海的硬座,为了省一百多块,没舍得买硬卧,剩1000块留着去上海。

02.放弃梦想,先挣钱

历时16小时25分的火车硬座,次日中午时分,我终于腰酸背痛到了上海,简单洗漱后就马不停蹄地奔去面试了。我在来之前就安排好了多个面试,想要尽快找到工作,先解决生存问题。

那天的第一场面试,也是我人生中最窘迫的一次面试。

应聘的是制片岗位,拿着我嫩得发芽的作品,假装胸有成竹的样子。结果我得到的是一句不太真诚,还带着戏虐的话:“你可以做个制片助理,实习期1500一个月。”

1500一个月是什么概念?还不够付郊区租房一个月的房租,更别说生存问题了。

那一天的心情,就像是美好梦幻的泡泡,被现实无情地戳破了。我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头,使劲给自己打气,不许气馁,不许放弃。

那个时候真的很穷,手上的钱都要掐着花。我住在由住宅房改建的青旅,一个上下铺床位也要1000块一个月,那里聚集了很多跟我一样初来上海打拼的同龄人,就像一个热闹的小家。为了省钱,我养成了买菜做饭的习惯,每天早起做好午饭再带去上班,试过一个星期只花50块钱。本来觉得我已经够惨了,多年后我一个男同事说,他刚来上海的时候,每天只吃得起榨菜馒头。漂泊的不易和心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深有体会。但那时真的是穷得只剩下纯粹的快乐啊。

在梦想的职业里挣扎了近三个月,尝试了两份工作后,我向现实屈服了,选择了跟专业、梦想毫不相关的工作,为了活下去,为了不向家里低头,为了在这异乡证明自己。

那个当年给我开了1500的HR,我永远感谢她看不起我的目光,让我奋起直追,用了一年半载的时间,拿到了她口中那个数字的超十倍薪酬。唯一遗憾的是,我不再做着跟梦想相关的事了。

03.爸,我去远方了

刚到上海的半年,我一直是瞒着我爸的,我们很少联系,唯记得有一次通话,他问我在哪。我故作镇定,说,在深圳呢。

我妈问了我好多次,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爸坦白去上海的事情。我总是支支吾吾拿不定主意,因为内心深处,我有点怕他。

后来,我参加了人生第一次春运,那是来上海后第一次回家,机票太贵舍不得买,火车硬卧又买不到,只能咬咬牙撑过30个小时的硬座。那天正好是情人节,坐我旁边的大哥买了很多零食带回去给妻儿,分了我一块德芙巧克力;那对只抢到站票的夫妇分了我一个嘉兴的粽子;我在夜里收到人生的第一笔年终奖。那一天的心情,快乐兴奋得像空中飘扬的泡泡。

春节在家的某顿午饭上,我突然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爸,我去上海工作了。”

我爸的反应很平静,大概是觉得我能独立生活了,他也放心了吧。我也不知为什么会毫无准备就告诉他,可能是经济独立了,有点底气了。

04.在旅行中捡回梦想

自从离家去了远方,我就再也没有依赖过家里的支持,经济独立后,我开始迈向更远的远方。旅行,它之于我的意思可谓是生命的二次重塑,不仅让我看到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遇见了对我人生有着非凡意义的人,还让我重拾了梦想。

在路上,我又重新拿起相机拍照了,准确点说是带着思考去拍照。

旅行给我的最大惊喜之一是让我更早地回归了梦想,当年为了挣钱饱腹而不得不放弃的梦想,但我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并觉得这是当时最好的选择。就像以前上学时,老师让我们写剧本创作,焦头烂额也想不出什么好东西,那时的人生经历实在太少了,视野太窄又如何去创作呢。

现在,我奔向远方,无形中我的三观都在发生着变化,我看人事物的镜头也逐渐丰满而饱含情绪。兜兜转转,我总算找到我的归途。

我一个朋友说,我命中注定要做这件事。他是我来上海前找工作时认识的,见证着我一步步走过来,在我没有灵感的时候会启发我,在我需要帮助时无声地推我一把。

2014年,来上海前,我抱着对未来的不确定和不安全感,让他形容一下上海。

他说:公平。

05.这不是想要的生活

上海的确是个公平的城市,在这里,你可能会遭到排挤、蔑视、打压……但只要你坚持不懈地认真、用心付出和争取,这个城市一定不会亏待你。

我的朋友圈和公众号大多数发的内容都非常正能量,甚至会给人造成一种假象:我经常在外旅行,生活过得多姿多彩。其实,我只是没有过多地把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往外宣泄。

不少人问我怎么有钱有时间天天在外面玩?钱是自己挣的,时间全靠挤。来上海的第一年,我实现了年收入六位数的目标,这背后的付出只有自己清楚,当时的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除此之外还要花时间打理我的副业挣外快。可能刚通宵加完班就急奔机场去旅行了,休假期间也保持工作不失联。

2016年,我遇见了一群善良有爱的人,开始跟着他们到处跑,做力所能及的公益。走过了不少深山地区,见到了很多难以想象的贫穷、无奈。也是从那时开始,他们慢慢影响了我,“为什么要挣钱”,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除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去更多的地方玩,人生是不是该有更多的意义。

去年五月,我跟着公益团队刚从香格里拉的深山回来就接到调岗安排,让毫无销售经验的我转岗背了一身业绩压力,夜里还要倒着时差跟国外对接,但我却喜欢这样的挑战。

后来我开始接单拍照,变得更忙了,每个周末和难得不加班的夜晚都在忙着拍照、修照片,可以自我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切看似很好,钱也越挣越多,生活正朝着积极美好的方向发展。然而,今年4月,我辞职了,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到了三十岁还在为年终奖而闹得不欢,不想因为工作太忙而导致生活失衡,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该是时候去做点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了。

06.重新开始吧,生活!

这些年,我一边旅行一边寻找和等待,找合适的人做喜欢的事情。

后来,遇到她,一个和我相当match的女生,我们性格截然相反,但能力互补,最关键的是符合人类长远相处逻辑:处得来聊得来能包容。她叫咿布,跟我一样辞职了,不同的是,我还在漂着,她选择了离开魔都回家。在我的说服下,我们决定一起开展属于我们的小事业——贩卖世间好物,分享旅途故事。

因为我俩都有着多年的电商经验,所以还是打算做回老本行。我们给网店取名叫“觅旅”,人生就像一场旅行,我们永远在寻觅着、发现着生活的惊喜。

辞职后的时光,不仅是在日光之城拉萨晒太阳喝甜茶发呆,还有远赴尼泊尔学习的日子。这是我第三次来尼泊尔,特意来登门拜师学艺——我们的克什米尔围巾供应商,我更喜欢称他作“老师”。

我每天在店铺里从早待到晚,不厌其烦地做着重复的工作:叠围巾。每来一批客户都能把店里的货品掀得个底朝天,最开始我这叠围巾的三脚猫功夫还比不上老师两个男员工的细致,后来我可以记住每个货品的叠法、陈列位置。用小学生三年级作文总结:通过叠围巾这件事,我学会了从零开始,从做好每一件小事开始。

我每天都在耐心地等候下午的到来,因为只有这时候老师才有空给我传授知识,他给我讲得很系统很透彻,从识面料识绣工到整个市场的流转、运作,我就像个小学生一样专心致志地听着。那段日子简单又快乐,因为每天都在吸收新的知识,觉得特别幸运能遇到他,愿意真心诚意地带我入行,授予我新知识。

咿布说我精力太充沛,可以从早到晚不休息一直忙,虽然那段时间每天都不挣钱,还在花钱,但我觉得特别值得,我的生活终于开始了新篇章,向着喜欢的生活出发。

民工Misi的工作照

除了围巾,我们还在持续扩品,货比三家、沟通议价这些都是我负责的主要工作。有一次,一个国外供应商给我发样品图,最后竟然发了一张特别恶心的图片,还疯狂拨语音,我毫不客气地把他拉黑了删了。作为一名女性,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外出旅行,都应该学会自我保护。我跟咿布说,这样的供应商,不要也罢,品质不好的直接pass。

就这样,我们两个女青年小心翼翼地在新领域摸索前进,开启我们的新生活。

07.想和你一起经历世间所有的美好

前几天,我哥给我发语音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趁年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别让自己后悔就行了。人生短短几十年,眨眨眼过了。

我回复他:谢谢你懂我。

当初辞职这事我妈极力反对,她担心没了稳定的工资,我会生活困难。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90后老阿姨辞职浪迹天涯》,其实我不鼓励任何人贸然辞职去做些不现实的事,你一定要有明确的目标和做好为之付出的准备。

如果有理想国……

我希望年轻的时候独自绽放,而将来能和喜欢的人在喜欢的城市过喜欢的生活,我们一起经历世间所有的美好。

关注我,看更多路上的故事

微信公众号:story-photo

微博:Misi-密斯

Misi
作者Misi
31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Mis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