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逃脱:越小的空间,越大的戏剧张力

泽帆 2018-06-13 10:55:39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短视频,一辆油罐车在悬崖边掉头,因路面窄小,车子每次掉头,车尾总是悬空,伴随着“坠崖”的担忧看完全视频,最后的成功掉头,让人大舒一口气。

这个一分多钟的视频经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Facebook上迅速引起了200多万人次的分享。

视频之所以能吸引人提心吊胆地看完,并形成这么大的传播量,并不是因为司机的胆大心细车技高超,真正的原因,在于“悬崖”的存在。

外媒关注中国老司机!油罐车被困窄桥,车尾悬空霸气掉头_腾讯视频

同样的道理,钢丝放置的高度越高,观众的数量就会越多。在纽约世贸双子大厦412米的高度上走钢丝,自然引起全球瞩目。

以油罐车掉头视频作分析,平凡的小人物(司机)最后成功逆袭(掉头),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常规构成。但将这个行为放在死亡阴影下进行,就是一个绝佳的叙事范本。

因为对“死亡”的普遍恐惧,观众会全神贯注地代入其中。

路边的悬崖,车子的笨重,油罐可能引起的爆炸,让人物置于极端到不能再极端的境地,如同余华在《活着》序言中对“千钧一发”的解读:“让一根头发去承受三万斤的重压,它没有断。”

2016年有一部荣获多个影展奖项的短片《曲面》,讲述一个女子醒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面倾斜的曲面上,往下是不见五指的深渊,稍不注意就会被黑暗吞噬。而她左腿骨折,双手流血,在奋力向上攀升时,天空下起了雨。

细究我们噩梦的核心,除了挫败感(考试)、羞耻心(在人群中赤裸),剩下几乎都是死亡阴影。

这也是为什么场景单一、缺少起承转合的《曲面》能唤起观众心理和生理恐惧的原因——它完美地复现了观众有关死亡阴影的“噩梦”。

人们既害怕看它,又想看它,这就是恐怖片的特征。

写处于悬崖边上处境的人物,让他“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是一个成功的惊险故事须具备的要素。

互联网有一条定律:浏览量会随着页面更新频率的减少而下降。即是说,人的注意力会放在不断变化的事物上。

延伸到故事的层面,在越小的格局中展现惊险,爆发的戏剧张力就会越大。但这样的故事因为场景单一,创作者须用密集、巧妙的戏剧性,才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一旦成效,好处亦明显,因为视角的固定,观众代入人物处境,容易聚焦注意,并感同身受。

《活埋》就是这类电影的典范,电影时长95分钟,全部在一个狭小的棺材空间中进行。

主角保罗从黑暗中醒来,借助棺材中摸索出来的物品:笔、打火机、小刀和一部快要没电的手机进行呼救。

随着时间的推进,他一点点得知了自己被活埋之谜,然而最致命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自己被埋在沙漠的何处,最后终于听到挖掘的声音,主角和观众刚燃起庆幸,结局揭示,等来的却仍是绝望。

棺材中的“黑暗”是剧情的组成要素,因此电影画面时常出现的“黑屏”,不仅赋予了叙事的节奏,也给观众带来更多的惊险和压抑。

在这样小格局、独角戏的电影中,抛出的谜题和解谜的过程尤其重要,戏剧性一般也是围绕人物的身世展开。

就《活埋》呈现的悬念来看,观众至少会产生三个疑问:一,在被困棺材之前,主角保罗的故事。二,施害者活埋保罗的目的是什么?三,保罗怎样利用有限的道具得救?

编剧解谜的水准,决定电影的成色。虽然最后的答案仍然落在较为俗套的政府阴谋上,但因为设置了棺材这个史上最小困境的场景,给电影加了不少分。

在电影《狙击电话亭》中,场景变作电话亭,既然是电话亭,那打电话的声音和内容就成为推进故事的重点。

通过话筒另一边的声音,主角史都慢慢清楚对方要惩罚自己的目的,伴随枪上膛的声音、瞄点在史都身上的游移,史都知道自己的生命被掌控在对方手中——这也是他不得不呆在电话亭中的原因。

电影镜头一直聚焦在史都身上,就算插入其他事件,也是用分屏来实现。观众因此看着史都从一开始的狂妄,到犹疑,接着气急败坏到最后的恐慌。

他一方面要弄清对方的身份和位置,一方面要解决电话亭外的妓女、皮条客、警察和妻子的问题。枪击事件将故事推至高潮,在生死关头,史都最后向妻子的忏悔就显得真诚和动人。

“密室犯罪”是推理小说中最经典的谜题之一。

密室犯罪的特点,在于凶手利用环境条件完成犯罪。

如果一个故事的展开需要借助场景,那么场景中“材料”发挥的功效越多,这个场景的价值就越大,故事就越丰富和有张力。

在《活埋》中,场景棺材的最大功用是它自带“死亡”的属性,观众轻易就能感受到压抑的气氛。

在《狙击电话亭》中,场景电话亭的最大功用在于它的“通话”,又因为是公共设施,为场景外的人员加入提供了便利。

借助场景展开叙事,那同一个场景,在开头和结尾一定呈现出两种样貌。

在大卫·芬奇的《战栗空间》中,电影一开始用了7分钟的篇幅介绍了房间的面积、楼层、电梯、避难室、电话线和监控。这些为后面贼的闯入作了铺垫——它们都发挥了作用。一座第一天入住的崭新套间,经过一夜破坏,成了碎瓦颓垣。

如果有意创作一个密室故事,不妨先将密室的格局画好,让人物利用屋内条件活动,创建有用的房间,去掉多余的摆设,甚至为了让屋内的人物行为合理,可以无视部分现实因素。

比如创造一个不断逼近的房间,在火车内再添置一个厢房,或者让房屋呈倾斜状。

等故事结束,通过对比前后的空间反差,可清晰看出人物在屋内活动的轨迹。

密闭空间闯入外敌,致使人物的命运蒙上死亡阴影。这类故事的经典作,一定非《异形》系列莫属。电影场景设置在飞船内,呼应海报的宣传语:“在太空,没人听得到你的尖叫”。在封闭狭小的空间中,外星怪物异形的闯入,致使船员陆续死亡。

主角蕾普莉要战胜异形,不仅借助了场景内的“道具”,还利用了场景外的太空,最后将异形吸出舱外。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一次访谈中坦诚自己的幽闭恐惧症。

“在参演恐怖片的时候,你必须让演员们与自己内心最深邃的恐惧产生共鸣,因此我将布景中的飞船舱室一再缩小……我通过这种手法来向演员们传达自己在狭小密室中的焦躁不安。”

这条法则放在观众身上同样受用。

将一个惊险故事的场景空间缩小到适当的尺寸,变成人物的困境,在空间内添置几样有用的道具,再笼上危机。

这样的故事有先天的观众缘,因为当死亡临近时,每个人都会使出浑身解数。

尝试用有限的材料编排故事,因小和少而纯粹,有时甚至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创作者经常提到“做减法”,因为当你能在一间房间内制造乾坤,那更庞杂的故事就更不在话下。


相关豆列:密室逃脱>>

欢迎补充此类题材电影,我会陆续更新豆列。

公众号:闪电舞台

泽帆
作者泽帆
44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泽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