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童年阴影 | 来克没有出去 因为成人的世界就是座魔方大厦

冯克雷德宇斯 2018-06-06 12:31:46

原来郑渊洁和导演们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通过魔方世界里怪诞的现实、可笑的规矩、荒唐的秩序、和虚伪的面具,暗暗告诉了我们——成人的世界真实的模样,就是座魔方大厦。

本文于2018.06.01首发于公众号 WanderMore

谨以此文献给在成人的残酷世界仍保留一颗童心的超龄儿童们。

Happy Kidult’s Day : )

20年前的6月1号,无疑是我作为小学生最开心的一天。

这天学校不用上课,我穿上妈妈刚从上海买给我的小皮鞋,和小伙伴们去公园里打弹珠射气球开碰碰车嚼碎碎冰,玩到天黑全身是汗才舍得回家吃饭,免不了要被妈妈责怪几句,小小年纪就不爱回家,整天在外面疯。

但每天的傍晚时分我却是十分愿意呆在家里的。

放学后的我总是一路小跑,到了家就一屁股坐在电视前,等着“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金字招牌亮起。

从小就爱惊险刺激和胡思乱想的我,尤其爱看冒险与奇幻类的题材。

其中《魔方大厦》,凭借其诡异的画风和奇特的脑洞脱颖而出,百看不厌。

前几年,《魔方大厦》更因为网上热议剧中一些细思极恐的细节,而被奉上神坛,一跃成为童年阴影传说至尊。

玻璃人和截肢手术

装在罐头里的爸爸妈妈和当权的儿童们

饮弹“自尽”的来克

故事是这样的。

主人公来克被妈妈训斥,关在屋里不准出门,他怒摔魔方后被魔方老人带进了魔方世界。

在郑渊洁的原著设定中,魔方大厦由26个方国组成,来克在经历了26段不同的冒险后回到了现实世界。

而动画片中来克的奇遇却在第10集戛然而止,原因不明。

就这样,来克被永远地留在了魔方里。


20年后的儿童节,重温童年阴影。

记忆一下子就被开场的爆炸声惊醒,紧跟着是浓烟里传来的阴森笑声和更为诡异浮夸的贝斯和键盘交响。

长得神似王朔的主人公顶着一脸奇特的入殓妆容现身,宛如噩梦般猎奇魔幻的故事线在毕加索式的怪诞画风下大幕拉开。

嗯,完全是童年阴影中熟悉的那个配方那个味道。

适应了这阴阳怪气的画风后,一口气看完10集,终于明白了儿时阴影中的恐惧和不安的来源。

除去截肢手术的惨叫、密闭高温的棺材、幽灵司机的怪笑、青面獠牙的图腾、围捕与囚禁这些视听层面的吓人元素,直到现在才看懂的是,原来郑渊洁和导演们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通过魔方世界里怪诞的现实、可笑的规矩、荒唐的秩序、和虚伪的面具,暗暗告诉了我们——

成人的世界真实的模样,就是座魔方大厦。

1

“你不是整天盼着长大吗?

如今我们真的长大了,应该高兴啊。”

小时候最害怕的一集,不是网上呼声最高的断腿掉耳朵的“玻璃城”,而是几乎没有什么恐怖元素的“神奇的日历”。

它让小小年纪的我,对长大的期待和时间的流逝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畏惧的心理。

故事并不复杂,来克穿越到一家日历公司,遇到力力老板。他的日历有几页,用日历的人就有几天。

力力老板受到来克启发,推出定制日历,根据顾客的个人需要,一年想要多少天,日历就有多少页

来克和小伙伴都嫌时间过得太慢,老是长不大,大人去玩的地方都不能进,毫不犹豫买了一年一个月的日历,并且把自己多出来的时间让给了时间不够用的老爷爷。

于是来克过上了梦寐以求的一个月过一次生日,吃一次蛋糕的生活,每天在各种游乐项目中尽情消磨时间。

没多久,他长出了胡子,头也秃了,很快就变成了拄着拐杖的白胡子老头儿。

来克跟一起变老的伙伴说,“你不是整天盼着长大吗?如今我们真的长大了,应该高兴啊。

然而俩人却发现蛋糕也吃腻了,游乐场再好玩也玩不动了。

自己却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到头来只是白活了一场。

他们去找力力老板,想买回时间。

力力老板说:“可时间你用多少钱也买不来啊”。

追悔莫及的他们此时方知时间的可贵,嚎啕大哭。

好在拿走来克时间的老爷爷一点也没舍得用,最后关头把时间全部还给了他。来克才得以返老还童,有了重头活过的宝贵机会。

就是这么一个浅显易懂教育儿童不要虚度光阴的小故事,看完却让人心里不是个滋味。

儿时的我何尝不是像来克一样,整天盼着长大,盼着脱离爸妈的管束,热衷于想象着外面的世界、长大后的远方是多么精彩。

终于考上大学离开了安逸的小城,来到繁华大上海。可能觉得还不够远,又一路漂洋过海飞到了更遥远的大洋彼岸。

弹指一挥间已是一个人离开家的第12个年头。

长大了,也去到了远方。

可又开始想家,开始怀念被爸妈庇佑的无忧无虑的童年。

小孩子嫌时间过得慢,大人嫌时间不够用。

往往还没回过神来一辈子就过去了,没有像来克一样重头来过的机会。

当年和来克一样,哭着要找爸爸妈妈的小屁孩,现在大概都已为人父母。

而光阴还是像一条汹涌向前的河流,奔流不息。

心里还是希望,来克最后找到了回家的路,回到了妈妈的身边。

2

长大就是学会带上头盔保护自己

不再以真心示人

有这样一个国家,这里人人都藏着防人之心,于是都戴上头盔,去吓唬别人,隐蔽自己

久而久之代代相传,戴头盔变成了法律规则,不戴的人要被抓进监狱,强制戴上头盔。

强制执法

连电视和招贴广告上的模特戴着头盔

更可怕的是头盔戴上了就摘不下来。于是一到晚上,整个国家就传来此起彼伏的摘头盔的惨叫声。

戴头盔的人们好奇头盔下的脸到底长什么模样,于是有人偷偷贩卖不戴头盔的“明星照” ,也有人偷偷购买私藏,再暗自把头盔画成照片上脸的模样聊以自慰。

听上去是不是荒诞无稽?

细想一下,头盔城难道不就是现实中成人社会的真实写照吗?

为了不被打倒,不受伤害,我们戴上面具,学会伪装自己,从此不轻易让人看到自己真实的内心。

我们都戴着头盔,只是时间久了,伪装已经成为日常,习惯了,就忘了。

虚伪的面具替代了真实的自己,我们完成了所谓成长的蜕变,接受了社会的规则,终于在成年人的游戏中游刃有余。

动画片中的来克在故事最后高喊:“我知道你们并不想戴头盔,只要大家都能相互帮助,真诚相待,就能够摘掉头盔。

仿佛给了继续戴着面具活在这荒诞现实里的懦弱的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真诚的力量”

3

“如果不能说真话 还不如当哑巴”

相信看过《魔方大厦》的人,一定会对“夏河银行”这集印象深刻。

这个国家只有欢声笑语,没有仇恨、痛苦和烦恼。

只要进一趟夏河银行,无论是身上的、还是心理的痛苦,都能被轻松解除,所有负面情绪都被封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

于是整个社会一派歌舞升平,无论是大街上、媒体上、还是家里,都只有一张张载歌载舞的笑脸。

“你也乐,我也乐”

这样的景象有没有觉得眼熟?

一个靠压制和隐藏反面声音而维持的太平盛世的假象,每个人都像被洗了脑的正能量机器。

有趣的是,作者在一派和谐的声音中塑造了“怪里怪气”这样一个长相酷似姜文的反叛者的形象。

他厌恶虚伪的笑脸和赞美歌颂,到处惹人发怒,只因为他觉得痛苦的叫声比唱歌还好听。

怪里怪气有预谋地对体制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反抗。他砸烂了夏河银行的机器,释放出了库房里积攒的所有负面情绪。

一夜之间,没有夏河银行的真实社会瞬间被争吵与打斗声充斥,人性的丑陋又被暴露了出来。

“打打打!打得稀巴烂!”

不过故事的结尾延续了讽刺,夏河银行短暂瘫痪后又恢复了运作。

唯一清醒的另类正常人——怪里怪气,也最终也被强制进行了改造,换上了“真诚”的笑脸,成为了体制内的良民。

被改造后的行尸走肉般的笑容

在另外一集《三探樱桃塔》中,原本被毒哑的村民们,吃了黄樱桃后恢复了说话能力,但却一开口谎话连篇。

于是作者又借来克之口说出了“不能说真话还不如当哑巴”的当头棒喝。

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其实郑渊洁一直都在说真话

比起编织一个完美的童话世界,他更愿意告诉我们人生的真相,鼓励我们做一个独立思考和敢于说真话的真实的人。

过早地透露人性的恶、现实的残酷和社会的无奈,打破了孩童们关于世界的美好幻想,一直都是郑渊洁和他的《童话大王》被诟病为少儿不宜的“罪状”。

然而我却觉得,这一直是中国社会里最缺乏又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庆幸我的童年有来克这张怪异却不乏勇气的脸陪伴成长。

我想,将来等我有了孩子,一定会跟他/她一起再看一遍《魔方大厦》。

END.


本文于2018.06.01首发于公众号 WanderMore

原创内容,欢迎转载,严禁抄袭

漫游/闲逛/偶遇/怀古/白日梦/乱弹琴

还有很多事我还想对你说

冯克雷德宇斯
作者冯克雷德宇斯
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0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9) 添加回应

冯克雷德宇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