叭叽“海上花”

fhskfdhlaksa 2010-04-12 15:34:48
侯孝贤拍《海上花》,因为朱天文,朱天文写海上花的剧本,因为张爱玲,张爱玲对此书的喜爱,和胡适卞之琳等人的推介有关,没有人可以一蹴而就,面对前人的遗产也许谦虚比妄自菲薄来得更实惠,因为谦虚会使你仔细品味前辈的工作,而你将会从中不断发现之前没有捕捉到的小秘密,是为阅读乐趣的一种。

当然,即使没有读关于《海上花》的任何评论,我仍然觉得小说的格局比电影更让人心动,尽管电影去掉了齐韵叟那段,朱天文明显按照张爱玲的“指示”在安排剧本,已是聪明过人,但是小说最有趣味的空间关系和章节之间人物的行动和串联,却消失于电影字幕标示地理位置的黑幕中,同时消失的还有本来纵深感就不强的社会阶层的横切面。电影最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在于长三们陪着各自相好吃酒摆台面时,基本都是无语的“景观”,看上去不过大同小异的妓女罢了,一旦回到“卧室”(闺房),她们被遮蔽的性格才逐步显露出差异性来,实际上,侯孝贤只做了这两种空间的交替工作:“男人的世界”(开放、社交、公共舞台)和“女人的世界”(隐秘、私人、儿女情长),这种形式的安排和选择并没有错,如果说枯燥的话,那么这种枯燥和无趣恰恰是这些人物生命状态的本质体现。但于我而言,卞之琳总结的那套有趣的叙事结构才是这个故事形式上的精华和特征所在,这在电影中是看不见的,此外,侯孝贤的摄影机仍然太“摆设”太死板,这是诠释这个故事最理想的影像方式吗?以自己机械的美学标准衡量一切题材的做法始终是要被打上问号的,这种问号同时也应该被打在所有受“作者论”文化侵蚀的电影创作者身上。

张爱玲评《海上花》的时候说到几个细节,感叹那时候这些商人和官员生活空虚无聊,除了打打茶围捧捧妓女也没有其他娱乐和话题,其实今天的男人们真的都认为手里拿着单反开着车泡着妞就不空虚无聊了吗?即使那些最有钱的人,游艇直升飞机房车别墅酒窖私人海岛或者改天飞月亮飞火星,他们就不空虚无聊了吗?我们无法面对两人相对无语的那个空洞时刻,因为我们明白这种无聊才是生命的本质,我们必须不断地逃离这个无法面对的时刻寻找更多“貌似不无聊”的时刻,才能沾沾自喜地活下去,《海上花》的闪光点在于,它举重若轻地呈现了生命的细节和无聊的本质。
fhskfdhlaksa
作者fhskfdhlaksa
26日记 33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fhskfdhlaks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